一盏明灯照山村

第2章 低保审核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19-06-27 09:17:07

乔曦让旁边的小女孩囡囡回到里屋去,毕竟死的人是她的爸爸,现在她可能还不知道死亡的意义,可随着年龄长大这一幕很有可能成为她一生的阴影。

等囡囡犹犹豫豫的进了里屋,她这才对张瘸子的老妈妈补充道:“这一千块钱是国家给的安葬费,全国大多数省市都已实行了火葬。其实,把骨灰装进骨灰盒里,非但不会阻挡后人的相思,还会更容易保存下去。”

“原来那么多地方都已经实行火葬了?”张瘸子的老妈妈有些惊讶,想了想,终于点了头,“那就烧了吧,囡囡还小,我也老了,也没办法给她爸安葬,就跟着那些城里人一样吧!”

村长张守业脸上有些挂不住了,以前他也在村里推行过火葬,但他自己都排斥,也没有仔细去讲政策。现在乔曦这个驻村书记一来,就把火葬给推行了下去,让他心里不太舒服,皱着眉往四周的人暗示了几眼。

不管是火葬还是土葬总需要人搭手吧,没有人帮忙,到时候看乔曦这个小丫头片子怎么办,她总不会亲自去搬动张瘸子这个死人吧,而且也搬不动!

院子里的人都得到了张守业的暗示,虽然心里都想上前询问火葬的事情,这可是一千块钱啊,可因为张守业往日来的官威,谁也没有去动。

乔曦也没有想过要找谁帮忙,从包里掏出了手机,只是信号不是太好,出了门,在一处高坡上才勉强有了一点微弱的信号。

她翻出电话本,随后打给了当地的火葬场,恰好殡仪车正在大山另一头的村庄里做宣传,答应会尽快赶过来,她才挂断了电话。

乔曦回到了张瘸子家的时候,妇女主任钱喜凤已经去把低保户的名单拿了过来。乔曦接过仔细看了起来,总共有五户人家,每一户的年收入都在一万块钱以下,人均更少,这的确是符合国家低保户的标准。

不过,当她翻到一户人家填的表格,看着上面的家庭各种信息,眉头越皱越紧,到了村长张守业的身前,“张村长,你确定这户人家也是低保户?你们村委会之前都核实清楚了?”

张守业拿过那页表格,看了几眼,“这是我们村的老曹家,前段时间他把腿给摔断了,除了欠了一大笔的外债,家里也没有了进项。你仔细看看他们家的家庭信息,他们家有五口人,总共的年收入才一万多块钱,平均一个人一年才两三千多快,如果国家再不补贴点,他们都会饿死了。”

“上面填写的家庭信息我已经看了,而且看的很仔细。”乔曦声音冷冷的质问道:“正因为我把看的如此仔细,所以我才想问问张村长,这老曹家五口人不假,可是他们这一家人有儿有女,还有儿媳妇,全都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就哪怕老曹的腿摔断了,这么一大家的壮工,怎么会穷到要吃低保的地步?”

张守业脸色难看了起来,当时定下老曹家为困难户也是有原因的。老曹的腿摔断了以后,他那婆娘三天两头来他家哭闹,嚷嚷着要低保钱,要不就赖在他家不走。

他实在被逼的没办法,再加上老曹家的确有困难,就先把老曹家划到了低保户。

他没想到,乔曦光从填写的家庭信息上就看出了问题。这等于是在质疑他的工作能力,他有些不舒服了起来,村里的人情世故哪是那么简单。

这时,门外有村民跑了进来,大声的喊道:“村长,村里来了一辆殡仪馆的车子,应该是来拉张瘸子去火葬的。”

“是我打电话让他们来的。”乔曦平静的开口。

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向她,张守业还想在张瘸子没人安葬的事情上难为她,没想到她竟然把殡仪馆的车子直接给叫来了。

钱喜凤赶紧道:“我去把殡仪馆的车子领过来。”

她骑上自行车走了,没过多大一会,殡仪馆车子停到了张瘸子家的门口,除了开车的司机,还下来了两个工作人员,先是把一个透明冰棺搬了下来,随后司机朝着众人问道:“谁是你们这里的负责人?”

“是我!”乔曦大步过去,接过司机递给他的丧葬表格,回去一边询问张瘸子的老妈妈一边填写信息,然后在最后下面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程序办理完毕,殡仪馆的人把张瘸子的尸体搬进了透明冰棺里,抬上了车子。

总要有家属跟着去殡仪馆看着火化,还要把骨灰盒拿回来。乔曦回头看去张瘸子的妈妈,她正失神的看着装着他儿子的殡葬车,这一别就是一辈子,老泪不知不觉流了下来,让她跟着车去肯定不行。

小丫头囡囡也从里屋出来了,眨了眨眼睛,似懂非懂的也明白了些什么,忽然张嘴哭喊了一声爸爸,朝着殡仪馆车子奔过去。

乔曦赶紧从后面紧紧抱住了她,小声的安慰她,“囡囡不哭,爸爸只是暂时离开了你,等你长大考上了大学,爸爸就会回来给你庆祝的啊!”

囡囡那双漂亮的大眼睛已经哭红了,挣扎了好久,这才懵懂的转过头,稚嫩的声音问道:“姐姐,你说的是真的吗?爸爸到时候真的会回来看我吗?”

“会的,肯定会的。”乔曦的眼眶也有点红了,猛然扭头看去了钱喜凤,带着命令的口吻道:“钱主任,你现在就替代他们家属去殡仪馆!”

乔曦刚到小泉子村也没有多长的时间,但莫名间好像有了一点官威,钱喜凤也二话不说的就钻进了殡仪馆的车子,随着车里的哀乐声响起来,车子缓缓地开了出去。

乔曦原本是打算自己跟着去殡仪馆的,但是她眼下还有一件事情要去做,调查那个低保户老曹家到底符不符合低保要求。张瘸子这么困难的家庭都没有被评上,甚至需要张瘸子用死来争取一个低保户名额,她倒想知道这个老曹家有多困难。

“张村长,请带我去这家贫困户老曹家去一趟。”乔曦朝着张守业看过去。

张守业把手里的烟锅子在地上磕了下,不紧不慢的别在了裤腰上,领着乔曦走出了门。

他两个人走在了村里的一条条街道上,到处都是泥泞的土路,而且半边的村子修在山坡上,路上更是难走了几分,他们竟然用了二十几分钟才到了老曹的家门口。

老曹家是一个三间的青砖灰瓦房,这让乔曦的脸色开始变冷,这可比张瘸子家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乔书记,这房子是前几年老曹找亲戚借钱翻新了一下,据说到现在欠的钱还没有还上。”张守业叹了口气,把之前来调查的结果说了一遍,推开门走了进去。

“老曹在家吗?我们村的乔书记来看你了。”张守业在院子里喊了一嗓子。

乔曦打量着房子四周,张守业指去房顶说道:“乔书记,你看到他家的房瓦了没有?因为没钱换新的,都是用的别人家盖房子剩下的残次品,一到下雨天家里就漏雨。”

乔曦也看到了房顶的瓦片上盖着一块块黑色的油毡布,漏雨的房子盖上这些油毡布会好一点。

她跟着张守业进了里屋,老曹是个五十多岁肥胖的男人,一直躺在土炕上,右腿上结结实实缠着绷带,他咳嗽了几声,有气无力地靠在了炕头,“是村长来了啊,我这腿脚不好,就不下来了,你自己找凳子坐。”

张守业介绍了下乔曦,转头又问:“你那口子呢?怎么不在家里?”

老曹艰难的活动了下身子,“哎,她心脏的老毛病又犯了,就在刚才不久忽然喘不上气来,几个孩子急了,赶紧联系车子把她送去镇上的医院。”

“哎,老曹你们家过的真是不容易啊!”张守业回头看了眼乔曦,哼道:“乔书记,你现在都看到了吧。老曹这一家就是药罐子,挣多少钱都得花到医院里,你说他们家如果再不被国家照顾点,被选上贫苦户,这一家人就真的过不下去了。”

乔曦有些疑惑地看去了张守业,“张村长,我们村难道没有交农村合作医疗保险吗?在镇医院报销药费达到了百分之七十,为什么会出现把钱都花在医院这种事情上?”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玄奇]别这样大力的撕扯啊,才做的紧凑手术
  • [现实] 死亡凶间
  • [现代]新娶的媳妇得先进蛇棺……
  • [现代]畜生、别掰开,我只是你的姐啊!
  • [玄奇]每天深夜总有个性感小姐姐勾搭我
  • [现代]小姐姐你害怕就跟我睡吧!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