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师无门

第二章 李孟婉的病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19-07-01 18:52:33

以老爷子的脾气,这毛头小子只怕马上就会被赶出去了吧。

可,李万山不但没有生气,在听到林逸飞这番话之后,他的眼睛竟有些发红,颤声说:“小道长,您……真是逍遥子仙人的徒弟?”

林逸飞没多废话,把早就准备好的令牌拿了出来,给李万山看了一眼,便重新收好。

看到这个牌子,李万山脸色越发激动,一下子弯腰颤声说:“小道长来临,李万山迎接不及,请莫见怪。”

可谁知,李孟婉却打岔道:“爷爷,你别被他骗了,一个破牌子,肯定是假的,这小子就是个不要脸的色魔!”

这话一出,李万山的脸色立时剧变,他猛然喝道:“住口!婉儿,你立马给小道长道歉!”

李孟婉一愣,爷爷……居然骂自己,还……还让自己给这个臭不要脸的色魔道歉!

分明就是这个色魔占自己便宜在先!李孟婉满心委屈,美丽的眸子都开始泛红了起来,她咬了咬牙,狠狠瞪了林逸飞一眼后,转身哭着跑开了。

李万山却没有理会跑远的孙女儿,只是回头连连对林逸飞道歉说:“小道长莫怪,小道长莫怪,都是我教导无方,小道长若怪罪,就怪在老夫身上吧。”

李万山满头大汗,旁人不知,他却知晓,刚刚林逸飞所拿出来的,赫然就是茅山掌门人的令牌!那种令牌独一无二,不可能有人仿得出来,也不可能有人敢去冒充仿造。

因为,茅山上的那位逍遥子仙人,实在太厉害,简直就和仙人无异!

眼前这位小道长是逍遥子仙人的徒弟,手段定然也是通天莫测,他若责怪,李孟婉根本不可能有命在!

林逸飞倒是没在意:“没事,我们还是先谈谈钱的事儿吧。一千万零一百哦,别忘了那一百哦……”

他特地强调了一下那一百,周围一些保镖自是脸色古怪,早已看出这小子吃回扣之心不死。

李万山却很上道,连连点头,立马着人去准备钱财了。

他将林逸飞请到了正房,让人上茶上糕点,好好服侍着,对于茶,林逸飞不感兴趣,毕竟这山下的茶,和茅山上的比起来,就跟杂草泡水似的,不过那糕点……

林逸飞一口一个,这玩意儿可是好东西,能垫巴肚子,为了要债,林逸飞今天一整天都没吃东西呢。

李万山让佣人又多上了一些糕点小吃,也不打扰林逸飞,就看着他吃。

没一会儿,有人上来告知,钱已经准备好了,李万山这才笑眯眯地说:“林道长,钱,已经准备好了。”

提起钱,林逸飞立马警觉,抬眼说:“一千万零一百哦。”

李万山淡淡一笑:“林道长说笑了,当初逍遥子仙人对我恩重如山,区区一千万根本不足以表达我的谢意,所以我特意又派人多准备了一千万。”

林逸飞眼睛瞪大了起来:“多给一千万?”

李万山笑着说:“不错,其中五百万是给逍遥子仙人的,另外五百万,就当做林道长的盘缠,林道长切勿推辞。”

林逸飞哪里会推辞,他眼睛里都快要冒出星星来了!

佣人很快将银行卡拿了过来,林逸飞细细查看,果然是两千万!其中一千五百万给师父,另外五百万嘛……嘿嘿……

不过,林逸飞抬起头来,深深看了李万山一眼,咧嘴一笑:“无功不受禄,我看你孙女有病,应该是中邪了,就让我帮她驱邪,当作报酬。”

这话一出,李万山的眼神不禁变幻了一下:“林道长,你……说我孙女儿中邪了?”

林逸飞嘴角一勾:“不错,中邪了,而且因为时间太长,已经很严重了,若不及早驱邪,怕是活不了多久。”

林逸飞说话太实在,一旁的陈岩眉毛都不禁跳了跳。

李孟婉可是老爷子唯一的亲人,这小子却当着老爷子的面说李孟婉活不了多久,这未免也太不会说话了吧。

果然,听到这话,李万山立马颤声道:“陈岩,快,吩咐人……”

陈岩闭上眼,果然,要把这小子给赶出去吗?

但是下一刻,李万山的话传入耳中:“吩咐人,把婉儿叫来,立刻!”

陈岩一愣,抬头看看,只见老爷子满脸激动,眼眶中,甚至都有泪水淌出,这……莫非,那小子说中了?小姐真的有病?!

这件事,李万山一直隐瞒,直到如今,被林逸飞说出来,他心底的旧事又一次泛上心头。

他一把握住了林逸飞的手,老泪纵横:“林……林道长,你真能治好我孙女吗?”

李万山如此激动,倒是搞得林逸飞有点莫名其妙:“小小邪祟罢了,老爷子不用担心,我完全应付得了。”

见此,李万山心头也是不禁越发欣喜。

其实,关于李孟婉有怪病的事,他一直瞒着,从未告诉过其他任何人。

而面前的林逸飞却能一眼看出婉儿有病,说不定,他真的能治好!

没一会儿,李孟婉就得到了下人们的通知,赶了过来。

她之前被爷爷骂了,心里一直愤怒,此刻再见林逸飞,顿时又是瞪大了一双眸子,怒冲冲地盯着他。

因为有爷爷在,她不敢再骂这个色魔了,只想把自己的眼神变作刀,杀了眼前的林逸飞不可!

林逸飞没管李孟婉那杀人似的眼神,只是走到李孟婉面前,将目光投向了李孟婉那修长的玉腿上。

这一下,李孟婉彻底炸毛了:“你个臭无赖,色魔!爷爷,你看!他一来就盯着人家的腿看!”

老爷子皱眉:“婉儿,别说话,林道长是在给你治病!”

李孟婉一跺脚:“爷爷,他就是个骗子,而且我……我没病……”但是说最后三个字的时候,她的声音越来越小,明显也没多少底气。

可这时,一直盯着李孟婉腿看的林逸飞却微微皱眉,发出了一声轻咦。

“怎么邪祟跑了?难不成,那时候在后院被我拍了一巴掌,给吓住了?”林逸飞自言自语。

一旁的李孟婉却冷笑:“你接着编,刚刚在后院,你分明就是占我便宜,又说拍什么邪祟,你以为你自己是钟馗啊,还能捉鬼!”

对于李孟婉的话,林逸飞权当没听见,他转过身又说了句:“跑是跑了,但只是暂时的。你身上阴气过盛,用不了多久,那东西又会忍不住跑回来的,这样吧,我将你体内阴气掩饰住,以后那东西就不会缠着你了。”

说罢,林逸飞从自己随身的破包里取出符纸和一团黏糊糊的液体,同时,又让人去找条黑狗,取黑狗脖颈的血一碗。

狗血取来,林逸飞烧掉符纸,混合那液体倒入黑狗血之内。

制作完成,林逸飞将那碗端到了李孟婉的面前:“喝了,那东西就找不着你了。”

那碗里的液体粘稠,且兼之有狗血烧掉的符纸等东西,着实刺鼻腥臭,李孟婉只是看了一眼就作势要呕,又怎么喝得下去。

她咬牙,一脸嫌弃:“你根本不知道我得了什么病,随口吹牛,万一这东西有毒呢,我不喝!”

林逸飞一笑:“小姐,你中邪了,你所中的名叫倒阴步,只要在阴年的十月,四、十四、二十四号,晚上子时,你会在睡梦中出行,走去坟地,而且在走到坟地之前,没办法喊醒你。”

李孟婉一愣,因为林逸飞说的是对的,多年前,家里人以为她是得了怪病,可四处寻医,却都没办法,后来,爷爷找来了一位高人,才知道这不是病,是倒阴步!

但是,即使是那位高人,也没有办法治疗。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舔的好舒服
  • [现代]你是安了电动马达吗,撞得我花枝乱颤
  • [现代]爷爷别拔出来,人家还再没爽够。
  • [现代]这木瓜黑丝真难顶,看我怎么调教
  • [现代]别这样大力啊,快要到花心了!求放过
  • [历史]小娘们,今晚便宜你了!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