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为我为人人

八 划车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0-02-22 20:20:00

没想到是戴岳举报,此时何元文满脑子都是怒火,来不及思考便举起刀:“妈的,是你举报的?我砍死你。”

“来啊,朝这砍。”戴岳硬顶着伸头向前。

何元文咬咬牙,捉刀的手指动了几下,何元武急忙上前抱住他:“元文,使不得,和元博可以闹闹,和戴主任可闹不得。”这事真闹大追本溯源的话何元武可脱不了干系,是他放任何元文活动室营业的,先前吓唬吓唬何元博竖一下威风可以,但真要砍伤戴岳,那就不是族里老人出来说几句话就能解决的。

何元文挥舞着菜刀:“大不了坐几年,我还怕他不成。”

何元武死命抱住他的胳膊:“值得么?就为这点小事值得么?”

“这是值得不值得的事吗?”何元文大喝到:“这是姓戴的一个外来人骑在姓何的脖子上拉屎撒尿,你能忍我不能忍。”

何元武劝到:“让你不要开麻将室你偏要开,这完全是你自己惹祸上身,能怪得了别人?”

何元文眼珠快瞪出来:“我打了半生麻将了,刘集村的主任没经历十个也有八个,就是他姓刘的仗着人多豪横,也没谁敢逼我不准打麻将,他姓戴的凭什么?”

何元武勾了勾手:“都愣着干什么,还不过来帮忙。”

何家的几个兄弟‘哦哦’几声上前按住何元文,有人从他手上将菜刀夺了下来。

何元武挥手喝到:“先把他弄回去再说。”

几人抱着何元文,将他抬回了家,戴岳上前拉住何元武:“何主任,何元文现在正在气头上,我且先回避一下,你好好劝劝他,别让他做傻事,不然害的是他自己。”

何元武不住点头:“谢谢戴主任的理解。”

回到大队部坐了一会儿,并没有什么严重的消息传来,戴岳恢复正常的工作。想想刚才发生的事情,难怪先前两个驻村干部都灰溜溜的调回去,没点胆量村里的工作还真进行不下去。

晚上下班戴岳特地路过何元文家门前看了看,门口没人,也没看到何元文如往常那样坐在小卖部的收银台后面,想必是还在怄气吧。

第二天才上班,村里五保户付腊苟找上门,昨儿晚上家里突然断电,摸黑一晚上没人能帮上忙,所以请戴岳去看看。

戴岳检查半天,发现是付腊苟常烧水的插座老化,负荷不起导致短路,暂且将短路的线路掐掉之后戴岳叮嘱付腊苟先将就用着,自己马上开车去镇上五金店买了插座就回。

才到大队部院子里,戴岳发现自己的车与往日好像有点不同,上前看了一眼,原来整车车漆被人围着划了好几圈,引擎盖上写着‘狗曰的去死’,后面写着‘王八蛋’,整个车漆已经不成样子。

作为孤身一人的戴岳来说,这车就是他的老婆,他急忙开门打开行车记录仪,靠,果然是他。坐在车里冷静了一会儿,也许这次车子被刮花是个全面禁止麻将的好机会。想到这里,戴岳拨通了派出所李指的电话。

李指带着民警上门的时候,何元文正坐在小卖部里。

见到李指到来,何元文迎了上去:“李指,哪还用劳你连续上门,今天连打扑克牌的都没了。”

李指拉住何元文,民警上前将他拷住。何元文倒也没有太挣扎,只是轻扭几下:“这是怎么说呢?我又没犯法。”

李指掏出一张文件:“何元文,你涉嫌毁坏私人财物,且情节恶劣,跟我们走一趟吧。”

派出所里,何元文看到录像里自己气愤的将戴岳全车划花的样子,李指问到:“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何元文深恨自己被气昏了头脑,没有注意到戴岳的行车记录仪开着。

实际当时何元文冲到大队部只是想扇戴岳俩耳光泄个愤的,偏偏没遇到人,出门看见戴岳的车,既然没打到人,划车也是一样的报复。先前村里因为吵架各种报复的事情都有,但还从没闹到派出所过。

李指淡淡到:“你这是出于报复心理,而且刚才我问过了,全车重新补一遍漆差不多要五千到六千元,这个数额已经构成了犯罪,等着被起诉吧。”

何元文有些懵:“我只是刮了车漆而已,赔给他就是了,难道还要坐牢?”

李指冷冷到:“车漆而已?你知道破坏私人财产达到五千元以上就是犯罪吗?而且你的动机是打击报复国家干部,将会被从严从重处理,我估计是三年左右吧。”

何元文兀自不信,色厉内荏的说到:“你别吓唬我,不过是个赔钱的事而已,哪用得着坐牢。”

一旁陪审的民警冷笑一声:“法盲。”

李指吩咐到:“先将他办手续拘留吧,等材料完成就移交检察院。”

且说何元文划花戴岳的车子事瞬间传遍全村,其他姓都等着看好戏,何元武急得上蹿下跳的找戴岳。

终于在五保户付腊苟家里看到戴岳正在爬上爬下的给付腊苟改造线路,何元武讨好的上前打下手,递钳子、递螺丝刀套近乎,想找个机会说说好话。

偏偏付腊苟打量他几眼之后问到:“你是何家老二元武?村里的治保主任?”

平常何元武是不大理会五保户的,此刻只得耐着性子到:“付大爷,我是元武,小时候偷过你家地瓜的。”

付腊苟似乎地瓜被偷到现在都没消气:“我知道,全村就你何家的几个小子淘气,听说你家老五元文把戴主任的车子给砸啦?”

何元武偷偷瞟了一眼戴岳,见他仍是神色如常的在接线,便加大声音到:“老五只是一时糊涂,他不是故意的。”

付腊苟撇撇嘴:“什么不是故意的,元武从小就蔫儿坏,小时候偷地瓜被我逮住交给家长,受了教育之后用农药拌谷子将我养的鸡全给毒死了,这回戴主任就不能放过他。”

何元武又偷瞟了戴岳一眼,还好面色仍是没变化,不过他却不知道该如何替何元文辩解。

付腊苟继续说到:“要说这人啊,都是给了好不懂好,人戴主任是多好的人,一来就把补偿款的事情给解决了,我老头子身上好几个病眼看就挺不过来,得亏这笔钱让我能去医院好好治一治才能活到今日。再说你们何家,为了补偿款的事情和刘家闹得不可开交,戴主任一来就公平的把事给办了,你们不仅不知道感恩,还砸戴主任的车,照我说这种人都该天打雷劈。”

这节骨眼上何元武只能不停点头:“是,是,你老教训的是。”

戴岳接好了线装好插座,何元武忙凑上来收拾残局打扫清洁。

“弄好了吗?”付腊苟问到。

戴岳大声叮嘱到:“老大爷,您一个人住可得随时注意用电安全,有什么问题随时联系我,不要自己弄,好吗。”

付腊苟不住点头:“谢谢,谢谢。”

临出门的时候,付腊苟不知从哪弄出一包烟非往戴岳手上塞,被戴岳严辞拒绝。

付腊苟拉住戴岳的手感叹到:“好人啊,我这电坏了求遍家里的侄儿侄孙,都觉得我常年咳嗽肯定有病,年纪大了屋子里有老腥气,没一个人愿意帮忙,偏偏是个陌生人给我帮了忙,还是党会培养人啊。”

戴岳不是个感情丰富的人,不太善于接感叹的话,只是说到:“老大爷,您好好的,好日子还长着呢。”

付腊苟连连点头:“对,对,好日子还长着呢。”

实际上没费多大力就能让一个人感动,而自己也从帮助人之中获得了快乐,如果刘集村的人能够摈弃个人的小算盘,各姓之间能抛开那些鸡毛蒜皮的恩怨,建设一个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快乐新农村该多好。

出了付腊苟的门,何元武亦步亦趋的跟着,戴岳回头到:“何主任,你没事要办吗,跟着我干嘛?”

何元武面色难堪的笑笑:“戴主任,这何元文划车的事...”

“这事我说了不算,”戴岳打断何元武:“我问过李指了,何元文这属于犯罪,具体该怎么办已经超出了我理解的范畴。”

何元武讨好的笑笑:“就是法庭判刑也会根据悔罪表现酌情考虑的,是这么的,戴主任的车随你指定地方去修,该花多少钱都由元文出。车子被划你心里难过,我们可以赔钱弥补。”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戴岳平静的说到:“何主任,这下你意识到打麻将的危害了吧。就这几天,你和何元登因为打麻将吵架,何元博因为麻将赖账的事和何元文、何劲涛吵架,何元文因为怀疑何元博举报打麻将俩人要动刀子,你说如果没有打麻将,是不是天下太平?”

何元武不停点头:“是是是,都是因为打麻将。”

戴岳淡淡到:“还因为你办事不公,另外五家活动室你坚决不让人开,却对何元文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如果你从开始就制止,哪会闹到这个局面?”

“是是是,”何元武假意拍打自己几下:“这个认识非常深刻了,打麻将不仅会导致兄弟成仇,弄不好还得坐牢死人,而且以后工作中绝不能徇私枉法,弄不好也要坐牢死人。”

戴岳解释了一句:“何主任,不是我借这个事说你,而是我们坚决要抵制麻将这个害人的东西。不过何元文的事情我确实爱莫能助,你再想想其他的办法吧。”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叔,我婶婶昨天被我强行弄了…
  • [现代]美女如云,谁还做舔狗
  • [现代]你妹妹水多,弄着真舒服
  • [现实]王寡妇又润又滑,十里八村的汉子们都说好用!
  • [现代]老师,给我蹲下来张开嘴
  • [玄幻]不是让我继承宗门么,你让我做鸭是什么意思?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