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为我为人人

二三 请人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0-03-01 13:55:00

说起何元文,自从上次让他在村民大会作检讨颜面扫地之后,一直对戴岳退避三舍。

至于何泽鹏,应该是打过照面但是不认识。开会之前曾让何元武通知所有的年轻人务必到会,基本上所有人都到了恰巧何泽鹏没到,恐怕里面还是有原因的。

和其他人继续座谈之后,戴岳发现做电子变压器要靠谱一些。他详细了解了一下生产电子变压器的过程,里面有些技术含量,但不算难学,而且投资也不大。不过更深一些的东西刘登红他们也掌握不了,还是得咨询何泽鹏。

戴岳是个敢想敢干的人,散会之后他便厚着脸皮来到何元文家。

因为开着小卖部,所以何元文不会闭门谢客,不过戴岳的突然到来还是显得很突兀。

“元文叔,新年好啊。”没过十五都算年,戴岳主动打了个招呼。

在这里就不会伸手不打笑脸人了,毕竟有过过节,即使戴岳降低了辈分叫‘叔’,何元文仍是冷冷的到:“你来干什么?最近我可没做任何坏事。”

戴岳笑了笑,开门见山:“叔,我不找你,你家泽鹏在家吗?”

何元文‘嚯’的站起身:“怎么地,打压我不够,还要祸延三代?”

“没,没,”戴岳急忙摆手,仍是陪着笑:“我找泽鹏有点事儿商量。”

何元文撇撇嘴:“我家泽鹏与你素不相识,有什么事情可以商量?你还是走吧,我家不欢迎你。”

戴岳杵在原地探头看了看,何元文过来将他往外推:“走,走,我家不欢迎你。”

将戴岳推出去之后,何元文一副准备关门的样子。无奈,戴岳只得先回大队部再做打算。

捱到晚饭的点,不管怎么样,何泽鹏总得回家吃饭吧。这一次戴岳特地买了烟和酒,打算先给何元文陪个罪再说。

虽然禁麻和将何元文关起来戴岳做得没有错,但作为普通人的何元文只会记得饭碗被砸了,而且还当着全体村民悔过导致颜面扫地,他不会因为悔过就真的觉得自己错了。

对于戴岳来说,他并不认为自己是向恶势力低头,如果真能将电子变压器引进到村里,打破村民之间的壁垒且能给村民创收,与何元文搞好关系很有必要,更何况何元文自那以后一直老老实实的。他做事的原则一向是只要结果是好的,过程不偏离大原则就行。

再次来到何元文家,何元文正和他老婆在小卖部的收银台桌子上吃饭。

“吃饭呢,元文叔。”戴岳将烟酒放在桌子上。

何元文的老婆张水英不咸不淡的应了句:“戴主任来啦。”

“你又来干什么?”何元文抬起头,愠怒的到。

戴岳笑笑:“不干什么,这不自从上次和元文叔发生误会之后,因为太忙一直没时间和你解释解释,这不现在闲下来吗,当然就得说道说道了,免得误会越闹越深嘛。”

“哟,”张水英有些阴阳怪气:“戴主任可真会做人,大街上打脸,旮旯里道歉。”

这是一句本地的俗语,意思是当着许多人的面让人难堪,然后偷偷在没人的时候再道歉,看来不仅是何元文,他的家人对上次悔过的事仍然耿耿于怀。

“婶子这是说哪里话,”戴岳咂咂嘴:“上次的事我也是职责所在,身不由己嘛。”

张水英继续阴阳怪气:“戴主任的职责很大嘛,刘集村几百年的历史,就算从解放后到现在,没有五十个主任至少也有四十八个,从来没有一个主任不允许打麻将,戴主任倒好,一来就砸了我家的饭碗,还让我家给全体村民道歉。”

戴岳还欲解释,何元文将手中碗筷一顿,提起烟酒便往戴岳手里塞:“戴大主任,我们全家惹你不起,你总不能躲都不让我们躲吧,实在不行我们搬出刘集村可行?”

“元文叔,我没有那个意思。”戴岳急到。

何元文用力将戴岳往门外推:“不管你有没有那个意思,以后都不要踏我家的门口,你有什么政令,直接找四组组长何元武传达,我们一定遵守就是。”

戴岳苦笑着摇头,再次回到大队部。考虑一会儿,他拨通了刘登红的电话:“登红,你有何泽鹏的联系方式吗?”

电话里刘登红的语气很热烈:“戴主任,刚才何泽鹏给我打电话询问了白天开会的情况,我正要向你汇报呢。”

“哦,”戴岳问到:“他说了些什么?”

刘登红说到:“我把戴主任对电子变压器很有兴趣的事情说了说,泽鹏的意思是这个项目很适合村里,他也很高兴村里能有这样的好干部,想和你约个时间详细谈谈。”

戴岳试探的问了句:“何泽鹏有没有说过我和他爸的过节?”

刘登红笑了笑:“这个事情我们在外面打工的时候就听说了,当时泽鹏很气愤,不过弄清原委之后他认为戴主任做得对,而且还感谢你的宽宏大量哩,不然老何叔就得坐牢了。”

难得何泽鹏深明大义,这个机会一定要好好利用,戴岳想了想:“如果在村里谈的话恐怕元文叔会阻拦,这么地吧,你帮我约他明天到市里的名庄茶社,我全天都等着他。”

第二天一早,名庄茶社还没开门戴岳就兴奋的等在那里,开门之后他便选了个显眼的地方坐下和刘登红联系,刘登红的意思是现在就去四组邀何泽鹏一块儿过来。

时间过得真慢,戴岳不时的看表,终于等不下去给刘登红打了电话:“登红,到哪儿了呢?”

听筒中传来呼呼的风声,戴岳只清楚两个字“来了”,电话便被挂断。

不一会儿,刘登红果然出现在茶社大门口,戴岳急忙迎了上去:“登红,我在这儿。”

刘登红走了进来,戴岳看看他的身后:“何泽鹏呢?”

刘登红坐了下来:“泽鹏让我先来,他随后就到。”

戴岳给他上了一杯茶,刘登红向他讲述变压器生产过程中的一些注意事项,以及他们公司的一些趣事,戴岳听得津津有味。

不知不觉间茶楼已经很热闹了,戴岳看了看表,这都到午饭时间了何泽鹏怎么还没来。

刘登红心领神会,起身掏出手机:“我去催一催。”

这个电话打了能有十多分钟,就在戴岳焦急得不得了的时候刘登红苦着脸进来:“恐怕搞不成了,泽鹏来不了。”

“为什么?”戴岳急忙追问。

刘登红说到:“如果村里做这个事情,泽鹏肯定会和你来往频繁,这个是瞒不住老何叔的。再说当初当着全村人道歉原本就是老何叔有错在先,所以泽鹏想趁着这个机会撮合一下你和老何叔。哪知道老何叔根本不讲理,不仅不肯和你和好,还严令泽鹏不准和你来往。还说,”刘登红迟疑了一下:“还说不管是什么项目,戴主任有本事你就自己做,不要沾惹何家的人。”

“这样啊。”戴岳非常失望,强笑了一下。

刘登红看了他一眼:“难怪我早上去的时候泽鹏脸色不对,还偷偷的让我先到。他其实是非常想促成这个项目的,如果村里能组织人给公司加工,不仅是为村民创收,对公司的发展也很有好处,可老何叔非要从中作梗,要挟泽鹏如果给你帮手的话,他就再也不是何家人。”

戴岳想了想:“不行再想其他办法吧。”

刘登红说到:“泽鹏的意思是你能不能等一等,他尝试着在这段时间好好和老何叔谈谈。”

事到如今,除了等戴岳也没有别的选择。

一直等到过了正月十五,外出打工的人基本都要出发,戴岳耐不住给刘登红去了个电话:“登红,何泽鹏的事情怎么说了?”

刘登红有些惋惜:“戴主任,变压器恐怕做不成了,老何叔坚决不许泽鹏和你来往,他已经在昨天去公司报道了。泽鹏让我跟你说声对不起,他也没有办法,昨天到现在我都不好张口,现在你打电话过来,我只能如实和你说了。”

从打听到变压器项目开始,戴岳已经在心中规划了千万遍,哪些人能做,哪些人不能做,按照刘登红说的工时,村里每天能出多少产量,他全部都计算过。

戴岳不放弃最后的机会:“咱们那么多做变压器的,除了何泽鹏之外还有没有人能帮上忙?”

刘登红歉疚的笑笑:“咱们都是泽鹏带出去的,除了他以外都是在车间做事的,变压器属于一个单独的行业,需要些技术。咱们虽然知道变压器做出来的步骤,但那些步骤具体该怎么操作就不知道了。再说除了技术方面,能够和老板说上话的也就他一个人,凭咱们这些打工仔也拿不到订单啊。”

戴岳长出一口气:“这样啊。”

“戴主任,”刘登红叫了一声:“我明天也要出发了,咱们随时保持联系,如果村里有什么用得着我的地方,我随时都可以回来。”

“明天就要出发了啊,”戴岳下意识的说了句,接着眼前忽的一亮:“我能不能随同你们一道去厂里参观一下?”

刘登红答到:“当然能了,而且你还能见到泽鹏,和他当面说这件事,在外面老何叔就干涉不到了吧。”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叔,我婶婶昨天被我强行弄了…
  • [现代]美女如云,谁还做舔狗
  • [现代]你妹妹水多,弄着真舒服
  • [现实]王寡妇又润又滑,十里八村的汉子们都说好用!
  • [现代]老师,给我蹲下来张开嘴
  • [玄幻]不是让我继承宗门么,你让我做鸭是什么意思?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