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为我为人人

二八 股份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0-03-03 20:20:00

几辆大卡车组成的车队停在村大队部的广场上,拉开货厢门,里面满载着生产电子变压器的机台,材料,治工具。

看到车来之后,付立春带着付家的几个兄弟后生急忙赶过来帮忙卸车。

不一会儿,一组的刘德荣也带着刘家大批人过来准备卸车,而且刘家人脸上还颇多不满,看神情好像在怪罪戴岳没叫他们来卸车,一个个将车厢敲得‘嘭嘭’响。

戴岳正在照着清单点货,没空搭理他们,付立春走到刘德荣身边开口到:“老刘,你别敲了,我带来的人都是做义务劳动的。”

“义务劳动?”刘德荣自然不信:“皇帝还不差饿兵呢,村里搞这么大的项目,怎么会舍不得这点搬运费?”

付立春淡淡一笑:“你自己是干部,集体账户什么情况你不清楚吗?”

刘德荣眼珠子一转:“那算了,咱们就不争了,把这个做雷锋的机会让给你吧。”说罢朝刘家的人招手:“回家,回家,没钱给。”

这时大批赶过来看热闹的村民笑到:“刘组长还真是一点都不吃亏啊,赚钱的事情生怕少了刘家,没油水的事情又生怕刘家沾惹上。”

听到这话刘德荣面子上有点过不去,不耐烦的招呼刘家人:“搬,搬,帮忙搬。”

很多村民也自发帮忙卸车,人多力量大,不一会儿整个广场就被堆满。

按照何泽鹏的建议,一二组刘家凡是登记的村民,每人签字领一台CNC回去准备绕线;三组何家主要负责将绕制好的线挂在针脚上,只需要领保护罩和电子钳就行。

四组付家负责将挂好的线和针脚用锡焊在一起,以及利用真空泵将绝缘油浸在变压器之内,并进行测试。他们的机台要大一些。

五组鄢家负责组装变压器,六组罗家对组装好的变压器进行二次测试,七组许家负责所有外观检查、脚位校正、标签并装箱,这样一个变压器才算完成。

有了明确的分工,领机台和治工具的工作有条不紊的进行,所有人都欢天喜地的领着自己的东西,憧憬着即将到来的工作。

东西分完已经到了晚上九点多,刘登红明天就会带着公司的技术人员前来调试机台并对村民进行技术指导。为了节约时间,戴岳打电话给刘登红,详细了解明天需要的准备工作。

付立春递了瓶水过来,刚入春的天气额头上躺着汗,虽然累得腰都直不起来,但眼睛里仍闪出精光。

戴岳笑着接过水:“立春哥,你兴奋什么呢。”

付立春重重的拧紧瓶盖:“刘集村就要在我们手上发生改变了,你说我怎么不兴奋。”

戴岳笑到:“这才刚进行准备工作呢,等正式开始了,说不定还有更多难题等着咱们呢。”

付立春轻拍两下戴岳的肩膀:“有你在,啥困难也不怕。”

第二天,按照刘登红的建议,戴岳来到一组,将CNC机台安装在村民先前收拾出来的空地方,又将材料整整齐齐摆好,就等着刘登红回来调试好之后就能开始生产,村民们也跟着一家家的看热闹说说笑笑着。

看着村民们期盼的笑容,戴岳感觉这个项目真做对了。说句不好听的,上任刘集村以来,第一次感受到这么和谐的氛围。

在刘德仿家,戴岳正弯腰低头和付立春研究着怎么安装机台好,身后说话的村民声音突然就变小了,他正纳闷准备抬头看的时候,一个黑影冲过来重重的踢了桌子一脚:“不要装了。”

戴岳站直身子,只见刘同心正怒气冲冲的看着他,身后站着刘德荣,刘德成,刘德权三兄弟。

“怎么了,刘大爷?”戴岳一脸的莫名其妙。

刘同心死死的瞪着他的眼睛:“我问你,这做变压器是村里跟鹏城公司合作,还是你和那边合作?”

戴岳解释到:“自然是村里合作了,那合同上都盖着刘集村电子产品合作社的公章呢。”

“你别骗我了,”刘同心喝到:“当我不知道吗,什么电子产品合作社就是你们几人搞的公司,你出十万占一半的股份,付立春出五万占四分之一,何家的小子出了三万,占百分之十五,刘登红这个傻瓜出了二万,占一成。你们打着村里的名义高价接活儿低价让老百姓替你们干,你良心被狗吃了吗。”

还不待戴岳辩解,付立春不干了,跳上前到:“同心叔,你可冤死我了,我怎么可能做这样的事。”

后面的刘德荣上前一步:“你就说有没有二十万这个事吧。”

“有是有,但是...”

“看到没,有,”刘德荣打断付立春:“多的你不用解释,谁不知道你是戴岳的忠实走狗。我刘家出人最多,偏偏只能占一成股份,这什么变压器不做也罢。”

刘同心瞪了刘德荣一眼:“这是股份的事吗?任何人都不能打着村集体的名义,利用村民为他赚取私利,否则我刘同心第一个不答应。戴主任,你还是将这东西拖走吧,我们刘家不做了,谁愿意做谁做去。”

身后有刘家村民小声到:“不管给谁干,只要他给钱都是一样的。”

刘同心回头瞪了一眼,几人吓得忙往后缩。

“我刘同心眼里是不揉沙子的,”刘同心转头对戴岳到:“先前你倡议禁止滥摆酒席,我第一个站出来。但是你现在想让村民帮你赚取私利,在我刘同心这里是过不去的。”

戴岳笑了笑,过来拉了拉刘同心:“刘大爷,你消息咋这么灵通呢,这都是听谁说的?”

刘同心重重的挥手:“严肃点,少嬉皮笑脸的,我马上联合村民去镇上去告,像你这种以权谋私的干部我们不要。”

戴岳脱了手套,坐到一边:“刘大爷,你冤枉我不要紧,可立春哥可是一心一意为村里办事,泽鹏和登红更不用说,一不是党员,二不是干部,知道村里没钱,第一时间拿出积蓄帮忙,你可不能寒了他们的心啊。”

刘德荣冷笑一声:“少演戏,我就问谈得好好的合作为什么突然就冒出二十万来?不是你们几人瞒天过海是什么?”

戴岳淡淡到:“刘组长,你猜猜昨天那几辆货车的东西总共值多少钱?”

“我怎么知道。”刘德荣翻了翻眼珠。

戴岳说到:“我们先期接了13万只变压器,材料花费二十一万,辅料三万,二百台CNC,在旧货市场也得五万,测试仪器五万,焊锡、浸绝缘油的机台加上其他工具总共三万,一共三十二万。如果你是这家公司的老板,你会光凭几张白纸就把这些东西发过来吗?”

刘德荣不以为然:“你帮我赚钱,我为什么不发?再说何元文不常说他家儿子多么多么出息,是公司的二号人物,二号人物这点面子没有?”

戴岳冷笑一声,这样的人跟他解释也是浪费口水。

见他一副不低头的模样,刘德成忍不住到:“就算是以你戴主任为首,何泽鹏靠面子把东西拉来,但我刘家出这么多人做事,怎么着也不止占一成股份吧。”

“放屁,”刘同心喝到:“这是股份的事吗?”

戴岳倒笑了:“刘大爷,这就是股份的事。这样吧,既然你们都知道了,我和立春哥退出,你们任何一个人,或者几个人联合起来拿出十五万,我们把股份全部转让。”

“真的?”刘德成凑了过来。

刘同心一脚踢在他腿上:“你能不能有点出息?”

刘德成忿忿到:“叔,戴主任和付组长作为干部不能持股,咱们平头百姓也不能持股?”

刘同心起身到:“谁也别痴心妄想利用村民赚钱,我现在就去镇里告状,这变压器不做也罢。”

几人正拉拉扯扯着出门,却见门口停了两辆出租车,刘登红带着几个人下车,连行李箱都来不及卸下,兴奋的喊到:“戴主任在这儿装机吗?”

刘同心拦住他:“登红小崽子,你居然伙同戴岳以村里的名义诓骗村民们帮你们赚钱?”

刘登红莫名其妙:“叔公,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

刘同心怒到:“还在我面前装佯,你出两万,何家出三万,付立春出五万,戴岳出十万,你们合起伙来弄什么电子产品合作社,不就是诓骗村民给你们打工吗?”

刘登红撇嘴摇摇头:“什么跟什么啊,我们是一起出了二十万,但这二十万是给公司的押金,不然你觉得这些材料机器是怎么来的?人家是做生意,又不和咱们祖孙似的,没钱谁给你发东西来?”

“真的?”刘同心急忙问到。

刘登红看了看戴岳:“戴主任,你没把押金回执给叔公看看吗?再说电子产品合作社是何主任一手操作注册的,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戴岳不想解释这些事情,只连忙出屋迎接出租车上下来的技术员:“欢迎欢迎,以后还请不吝赐教。”

技术员都是些年轻人,不太善于客套,只腼腆的点头微笑算是打招呼。

刘同心转头敲了敲刘德荣的脑袋:“你啊你,唯恐天下不乱,害得老子丢脸。”说罢拉着戴岳就要赔罪。

戴岳急忙到:“刘大爷,你是出于公心,只怪我太忙很多事情没有公布,等变压器理出头绪之后我会将所有事情都说说的。”

刘同心拍了拍戴岳的手:“你等着,一定等着。”说罢迈开蹒跚的步就朝家中跑去。

不一会儿,他拿出一本红色的存折,这东西可算得上是古董了。

刘同心将存折往戴岳手上塞:“创业才开始,今后要用钱的地方多着哩,这个就当是一个老党员的一点心意,你一定要收下。”

戴岳急忙推辞:“刘大爷,你老人家攒点钱也不容易,只要咱的事业理出头绪来,镇上不会不管的。”

刘同心瞪了戴岳一眼:“什么不容易?我老头子吃国家的喝国家的,现在村集体有事,就不许我贡献一点力量?你的意思是我老了没用了该去死了?那行,我现在就死给你看。”说罢就朝不远处的小河跑去。

戴岳急忙拉住他:“行,行,这钱我先收下,可以了吧。”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叔,我婶婶昨天被我强行弄了…
  • [现代]美女如云,谁还做舔狗
  • [现代]你妹妹水多,弄着真舒服
  • [现实]王寡妇又润又滑,十里八村的汉子们都说好用!
  • [现代]老师,给我蹲下来张开嘴
  • [玄幻]不是让我继承宗门么,你让我做鸭是什么意思?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