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为我为人人

三十 加薪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0-03-04 20:20:00

第一批十三万产品交出去,公司检测验收合格,马上就把加工款打了过来。戴岳让村里的会计核算工资之后将工钱汇进了每个村民的粮食补贴户口。

实际上这一批产品每个村民的工钱除了速度最快的刘德仿儿媳能够拿到每天一百四之外,其余村民的平均工资只在七八十块,不过他们都明白,这只是试产学技术。第二批七十万开始做的时候,因为单价是透明的,每人每天能做多少钱点一下数量就知道,已经有人能够做到一百二了,而且还有很大的上升空间。

公司里的单价是按照人均产量两百计算的,村里前三个月是人均一百二计算,继续这样进步下去,根本用不了三个月就能齐平公司的速度,到时候多出来的可就能让村民占些便宜了。

以前在村里还能看到门口晒太阳的老头老太太,自从开始做变压器之后,大队部的活动室就没人来了,老人家不能上阵的就做后勤工作,生怕自家落后了邻居,整个村里都沉浸在你争我赶的氛围中。

戴岳一天就是不停在村里前后走动,叮嘱村民们速度不是最重要的,一定要在保证质量的基础上加快速度,不然做出不良品不仅不计算工钱,还得赔偿材料费,这可是得不偿失的。

这天天黑收班,戴岳看着各组组长将本组生产的半成品转运到下一组之后便打算回城,却见刘德荣带着何元武、五组组长鄢圣涛,六组的罗志军,七组许新亮和会计鄢又才一齐往大队部而来。

戴岳关上车门:“几位有事儿?”

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还是何元武开口到:“戴主任,我们有事找你商量。”

看样子事情还不小,戴岳做了个手势:“咱们会议室说吧。”

到了会议室,几人小声窃窃私语,但就是没人和戴岳说话,戴岳扫了扫他们:“大家有事就说嘛,何必吞吞吐吐的。”

还是何元武犹豫了一下说到:“戴主任,自从引进变压器项目以来,村里一扫从前零零散散的风格,村民们都一条心搞生产,酒席没心思摆了,麻将桌上更是生了灰,大家都说戴主任是个为村民办实事的好官,都对你表示感谢。”

戴岳有些哭笑不得:“大晚上的进会议室你们不会是为了给我歌功颂德吧。”

“这个,这个。”何元武嗫嚅着不知道怎么说好。

刘德荣有些绷不住:“老何,说重点。”

何元武白了他一眼:“我这不得一点一点的来吗。”

戴岳笑到:“大家都清楚我的风格,我喜欢直来直去的,有什么直说就好,不需要遮遮掩掩的。”

何元武‘嗯’了一声继续说到:“就是这个变压器的生产啊,大家都倾注了大量的心血,每个人都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不管是不是自己分内的事,只要还有一点空闲,都抢着把事情完成。”

戴岳点点头:“这段时间大家的努力我都看到了,我谢谢大家的配合和无私付出。”

刘德荣听到这话忍不住了,站起来到:“什么无私不无私的,咱们虽然是村干部,但也是人,也要养家糊口。自从引进变压器项目以来,日没日夜没夜的扑在上面,一天到晚就是点数量,抓质量,特别是我那边,两个组合起来一百五十台机器,点数就得花上半天,更别说其他的事了。”

虽说刘德荣动不动就和自己作对,但工作能力是没得说的,而且自从开始生产以来,他的任务的确是最繁重的。

刘德荣继续说到:“戴主任你是脱产干部,不管有事没事每个月都是那么多钱,可我们不是啊。现在村里人人都在赚钱,偏偏我们村干部任务重了几倍却是义务劳动,这事谁愿意干啊。”

身后的会计鄢又才拉了刘德荣一把,小声到:“老刘,来的时候就商量好要好好谈谈,你急个什么劲儿?”

刘德荣转身喝到:“你没听到戴主任刚才说的吗,感谢咱们的无私奉献,无私,懂吗,照这个意思咱们以后还得继续奉献,这样的奉献你们谁爱干谁干,我可是不奉陪了。”说罢便作势要走。

鄢又才拉住他:“咱们是来谈事情的,你这么冲动干嘛,人戴主任只是说了一句感谢的话,你就又要拆台?好好坐下说。”

刘德荣气呼呼的坐下:“总之今天如果不加钱的话我就不干了,皇帝还不差饿兵呢。”

戴岳看了看何元武:“何主任,你也是这样的意思?”

何元武想了想:“戴主任,我们的工作你也看到了,咱们都是刘集村的村干部,但不是刘集村电子产品合作社的干部,就算这只是两块牌子一个班子,可村里给的这点工资确实不够。以前不搞变压器,咱们一年工资两万块钱,再加上专心伺候一下地里再弄个两三万块,一年四五万也就差不多了。可现在做变压器咱们根本没空去管地里的事儿,等于家里就少了一项收入。当然了,如果戴主任不肯给我们提待遇,我自然不像老刘那样撂挑子不干,只能说尽我的心做到哪天算哪天。”

其余的村干部附和到:“我们和何主任的想法是一样的,只能各人凭心去干,干到哪天实在受不了,我们宁愿上机台去做变压器。”

戴岳深吸一口气,村干部们说得确实有道理,并不是脱产干部的他们,一年两万块的收入的确不够,但现在的问题是村里没钱,就算他有心,也没能力去解决这个待遇问题。更何况这并不是短期问题,只要变压器做一天,这个问题就存在一天。

面对着干部们渴求的目光,戴岳无奈的咬了下舌头,真是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啊。

“我就知道没什么指望,”刘德荣愤而起身:“戴主任,我知道做变压器是有利于村民的好事,所以我不会阻止刘家人继续生产,但是从现在起我请辞组长的职务,明天你就换个人吧。”

戴岳急忙过去安抚:“刘组长,你且等一等,容我想想办法嘛。”

刘德荣说到:“村里的状况咱又不是不知道,每年干部的工资都发得抠抠索索,你能想什么办法?”

戴岳挤出一丝笑容:“咱们计议一下,说不定就有办法了呢。”

刘德荣冷笑到:“办法肯定有,就看你愿不愿意办。”

戴岳急忙问到:“什么办法,说说看。”

刘德荣说到:“按现在的生产状况看,再有一段时间村民的工资肯定普遍要超过一百三十五,到时候咱们设法将工价往下压一压,我也不要多的,就压咱们的工资就行。”

“那不可能。”戴岳斩钉截铁的拒绝。

一旁的何元武说到:“戴主任,没有咱们的服务,生产就不能顺畅的进行,如果跟村民们讲明道理,一个人也就扣几十块钱而已,他们应该会答应的。”

戴岳摇摇头:“产品的工价是透明的,咱们不能够擅自压价降低村民的积极性,更何况产品是计件的,不管是一百三还是两百三,都是村民一个个做出来的,咱们怎么忍心去克扣?”

何元武说到:“这一批产品是透明的,可七十万也做不了多少,下一批咱们核算一下将我们的工资扣出来再公布单价不就行了吗?”

戴岳坚决否定这个方案:“不行,这个口子谁也不能开。我今天把话放这儿,以后不管做什么产品,一律在第一时间公布产品单价,任何时候都不要打压单价的主意,不然就是拼个散伙,我也要追查到底。”

“看到没,我就说没得商量,”刘德荣撇撇嘴:“戴主任,反正我也不打算干了,我就说句公道话,你自己想做清官,做好官,咱们干涉不着。可刘集村可是有好几百农户的村子,所有的事你一个人干得完吗?现在是什么年代?我承认有部分人有高尚的情操,可以不计较个人得失,但大部分还是我这种普通人吧,普通人干活就得拿钱。你也是读过大学的人,‘仓禀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这句话总听过吧。就算搞社会主义,也是要共同富裕,没说让少部分人受穷吧。”

虽然刘德荣有些胡搅蛮缠,但此时却让戴岳无法反驳,他只得解释到:“刘组长,不是我不愿意给你们加钱,只是现在确实找不出钱来而已。”

就在这时候,付立春笑意盈盈的推门进来:“哟,都在呢,开会咋不叫我?”

几人都默着脸不说话,戴岳也只是应了声:“立春哥,坐。”

付立春坐下之后笑到:“是在为钱的事情扯皮吧,早我就听到你们商量了。”

刘德荣冷冷到:“老付,我们知道你觉悟高,戴主任调走之后他的位置非你莫属,所以这次我们就没叫你,免得给你造成污点。”

付立春呵呵一笑:“老刘啊老刘,还有老何,你们守着金元宝却来找戴主任逼钱,甚至还打村民的主意,你说可笑不可笑。”

何元武问到:“什么金元宝?”

付立春也不卖关子:“老刘那里就不说了,老何你三组配线的时候每天剪下来的线头合计起来没有十斤也有八斤吧,要知道现在废铜可是二十多块一斤呢,我看到老何家的人好像每天把这些都给倒了呢。”

何元武一拍脑袋:“对啊,我怎么没想到这个?”

付立春说到:“我这边焊锡每天也能产生好多废锡,加起来就是几百块了。还有老刘,老鄢那里产生的废料,现在已经是满载生产了,每个月产生的废料给大家加个两千块工资问题应该不大,剩点钱还能想办法弄点福利。”

几人都在心里根据每天的生产情况算了下帐,合计起来果然像付立春说的那样,甚至他还说保守了一点。

何元武拍了拍付立春的肩:“你这鬼精灵的是在哪儿学的呢?”

付立春笑到:“跟了戴主任这么久,这点总能学到吧,有事情不要吵不要闹,大家合计合计想办法解决不就好了吗。”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叔,我婶婶昨天被我强行弄了…
  • [现代]美女如云,谁还做舔狗
  • [现代]你妹妹水多,弄着真舒服
  • [现实]王寡妇又润又滑,十里八村的汉子们都说好用!
  • [现代]老师,给我蹲下来张开嘴
  • [玄幻]不是让我继承宗门么,你让我做鸭是什么意思?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