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为我为人人

三五 事故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0-03-07 13:55:00

再次找到对付戴岳的方法,刘德成自然要找刘德荣商量。

刘德荣听刘德成说完之后直摇头:“你家李淑苗就是动作慢,和做哪一道工序扯不上关系。”

贬损老婆就是贬低自己的眼光,刘德成怎么会承认:“谁说李淑苗动作慢?你看她平常做事不是风风火火的吗?”

刘德荣说到:“要说不慢的话,德权和你们同做一道工序,他怎么一天能做一百八九呢?”

刘德成歪了下头:“德权是男的,力气大一点,拉粗线不在话下,李淑苗是女的,能一样吗?”

刘德荣思虑一会儿:“这个理由太不充分了些,后面德明一家也在拉粗线,德明老婆张爱华一天不也快到两百吗?再说这些天同心叔一直盯着,你不怕他又端起枪吗?”

“你啥时候变得这么胆小了?”刘德成对他搬出刘同心来吓唬自己很不满。

刘德荣皱眉到:“这就不是胆儿大小的事,咱们就算找戴岳去闹,也得占些道理吧?再有,这么长时间以来你没发现吗,以前咱们讲得通的那些道理,只是因为咱们刘家人多。可现在情况不同了,不是咱们刘家和何家和鄢家争什么,戴岳代表的是公理,咱们从前那些仗着人多的歪理讲不通啦。”

刘德成冷笑一声:“胆小就承认,什么歪理公理的?我就问你,凭什么李淑苗得拉粗线?”

刘德荣说到:“拉某一道线不是我决定,也不是戴岳决定的,都是根据实际情况分配的,恰好分配到你了,你就得干。”

“那李丹咋从来没拉过粗线?”刘德成质问到。

刘德荣回忆了一下,自从做变压器以来,刘德仿一家确实没拉过粗线,于是他回到:“那只能说他一家运气好,每一次工序排下来轮到她正好就是细线了,你看除了他家,谁没拉过粗线?再说你家也并不是尽在拉粗线,之前不也拉过细线吗?”

眼看说不过了,刘德成摆摆手:“算了算了,我知道你被姓戴的打压怕了,我不找你可以了吧。”说罢转身就要出门。

刘德荣追了一步:“你不准去找戴岳,现在生产排得好好的,刚好把效率做出来,别再闹什么幺蛾子。”

刘德成不耐烦的到:“放心吧,我不会给你抹黑的。”

刘德荣不肯配合,刘德成当然不会就这么放弃,站在家门口想了想,跑到隔壁的刘德权家。

刘德权正在踩CNC,看到他头也没抬:“这时候瞎串什么门,快回家干活才是正事儿。”

刘德成笑了笑,假意说到:“我来取取经,看看你咋做得那么快。”

刘德权不会想到自己的一句玩笑话让刘德成记在了心里,仍是头也不抬的说到:“少来取笑我了,你又不会比我慢。”顿了一下,他抬头笑到:“不过你家李淑苗是真慢,这个没得解,自身动作慢。”

刘德成递了根烟过去:“歇会歇会,多做这几分钟也发不了财。”

刘德权接过了烟:“你不会是有什么事吧?”

“没有,”刘德成否认:“就是做累了休息会儿。”

刘德权点上烟:“行吧,歇会儿就歇会儿。”说罢起身坐到了一边。

刘德成坐上机台,拉了拉铜线:“会不会你这台机器好做一点,所以你才做得多?”

“那哪能呢?”刘德权否认到:“你要觉得我这个好做一点,我和你换就是。”

刘德成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又拉拉铜线:“天天这么粗的线,手都快拉断了。”

“就是,”刘德权附和到:“啥时候能换点细线拉拉。”

“诶我怎么听说德仿家里从来不拉粗线?”刘德成心不在焉的说到。

刘德权回到:“没办法,他运气好呗,每次排到他那里就是细线。”

“不是吧,”刘德成想了想:“会不会是戴岳故意安排刘登红这么排的?”

刘德成想了想:“不至于吧,再说拉粗线的又不止咱们两家,现在流程走得这么顺,应该不是故意安排的。”

刘德权起身故意叹到:“你就这么傻吧,被人穿了小鞋都不知道。”

刘德成嚯的起身,接着转念又坐了下去:“应该不是,真穿小鞋还能让咱弄到钱?我今天赶一赶就能超过二百了,这么保持下去我的工资比李丹也少不了多少。”

刘德成说到:“可你有没有想过李丹拉得多轻松,你拉得有多累?”

“不是啊,”刘德权否认到:“累是累了点,除了李丹,我比其余拉细线的工资都要高。我观察过,李丹能拉二百纯是因为不开小差动作快,没有别的原因。”

眼见刘德权也不能煽动,刘德成起身拍了下台面:“你就傻吧。”

回到家里,李淑苗仍在吃力的拉着线,刘德成说到:“不是说不做了吗?”

本就不赞成他闹事的李淑苗白了一眼:“说说气话也不行吗?”

刘德成不甘的坐回机台开始操作,但因为心里一口气难平,始终都做不快,不时的敲敲机台捶捶桌面。

“你要不想做就去睡觉,”李淑苗不耐烦的喝到:“别在这儿影响我。”刘德成只得老老实实闷着头继续做。

变压器的骨架,绕线槽,针脚完全都是配套的。刘德成绕制的这一道在绕线完成后必须将线头压成九十度从线槽里出去,也就是压角度这个工序非常麻烦,因为骨架宽度刚好就是绕线宽度,留有的余地很少,加上线比较粗,压起来很麻烦,稍微有点没压好就会有一个凸起。

又是一个产品角度始终折不好,愤怒的刘德成将线回了一圈,留出很大的空当。因为缓冲空间足够,折起角度来非常容易。

刘德成发现新大陆似的又试了几个,轻松完成,效率提高了很多,他立刻起身过来指导李淑苗。

李淑苗看着他的操作有些担忧:“这线圈本来是九圈,你这样回一圈就只有八圈了,到时候会不会圈数不够?”

刘德成将线弯好,包上绝缘胶带:“你看看,胶带一包,后面还会在这基础上绕线,谁能发觉?”

李淑苗说到:“后面不是有做产品性能测试的吗?被测出来了怎么办?”

刘德成冷笑一声:“绕制咱们这一道的有二十多人,谁能知道是谁做的?你放心这样操作就是了。”

李淑苗虽然答应了,但毕竟胆子比较小,只是偶尔这样操作一下;而刘德成既然发现了偷懒的方法,自然是不管不顾的用了再说。

到晚上刘德荣上门收货,点完数之后和昨天作了下对比有些奇怪:“咦,德成,你是不是掌握了什么新技巧?速度提高了三分之一以上呢,连淑苗弟媳也比往天有了大幅度上涨,赶快把方法拿出来分享。”

刘德成回到:“哪有什么方法,今天赶了一天,连厕所都还没上过,我还打算明儿凌晨四点就开始呢。”

“哟,”刘德荣笑到:“成器了。”

看着刘德成将产品收走,李淑苗担心的问到:“会不会出什么问题?”

“放心啦,”刘德荣说到:“差个一圈有什么关系?再说就算有关系,二十多人在做呢,谁知道是谁做的。”

粗线绕制之后,后面还有另外一道屏蔽线圈绕制,这样才能进入二组何家进行配线。

等到产品进入到测试阶段的时候,已经过去几天,眼见这么搞了几天都没问题,李淑苗的胆儿也大了些,基本就按照刘德成教的简单方法进行操作。

这天五组正像往常一样将四组送来的产品进行一次测试后再组装。测试的速度要比前面制造快得多,人均一天能测试一万以上。

技术员余平安调试好仪器之后,几个测试员鄢圣兵,鄢圣华,罗爱琼等等在家开始开始测试。

往天的产品基本上都没什么问题,有时候一天测试下来一个不良品都没有,鄢圣兵经常跟余平安开玩笑是不是睁只眼闭只眼让他们把产品拿去组装算了。

但是这一天比较奇怪,测试几个就会有一个不良品,不到半个小时便测出好几十个,鄢圣兵急忙叫来了余平安。

按照以往的经验,产品基本上没有质量问题。而且除了鄢圣兵这边,其他的仪器都没有不良品,会不会是这台仪器出了问题?

半个小时几十不良品,这属于批量性问题。余平安不敢大意,将仪器完完整整检查一遍,又将鄢圣兵测试出的不良品拿到其他家里的仪器过了一遍,确定仪器正常,是产品的问题。

既然是产品的问题,那就直接拆吧,仪器有显示问题出在粗线上,余平安将产品拆开,数了数粗线的圈数,只有八圈。他马上和鄢圣兵将测试出来的不良品全部拆开,都只有八圈。

看着满堆的不良品,鄢圣兵问到:“怎么办?”

余平安说到:“赶快联系鄢圣涛组长通知戴主任来一趟,生产工法变异导致出了质量事故。同时知会绕线的刘组长,让这一道粗线暂停绕制。”

鄢圣兵紧张的问了句:“事情很严重吗?”

余平安指着拆开的产品说到:“这些全部都得报废,后续还不知道有多少,这些报废品的材料钱是要赔偿给公司的。”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叔,我婶婶昨天被我强行弄了…
  • [现代]美女如云,谁还做舔狗
  • [现代]你妹妹水多,弄着真舒服
  • [现实]王寡妇又润又滑,十里八村的汉子们都说好用!
  • [现代]老师,给我蹲下来张开嘴
  • [玄幻]不是让我继承宗门么,你让我做鸭是什么意思?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