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为我为人人

三六 面子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0-03-07 20:20:00

接到通知的戴岳火急火燎的赶往五组,鄢圣兵仍在做着测试,其他测试员也都或多或少的测出了不良品。

望着堆成小山的不良品,戴岳一阵心痛的问到:“为什么会出现这个状况?”

余平安回到:“可能是某一台CNC出了故障,但是操作的人不知道情况继续绕制,所以就出现了这样的问题。”

“CNC出故障?”戴岳想了想:“按照流程来说,这批产品至少是三天前绕制的,为什么几天了都没听到刘登红提起过CNC有问题?”

余平安老实的回到:“前面有一百五十台CNC在运作,只有刘工一个人,如果操作的人没发现问题的话,靠刘工一个人是很难发现的。”

戴岳追问到:“按照你的经验,有没有可能是人为?”

“不可能吧,”余平安当即否认:“CNC设置好是九圈,谁会浪费时间多此一举去回一圈?”

这个判断不能怪余平安,他是个淳朴的技术员,没把人心想得那么坏过。更重要的是,公司因为害怕员工掌握全部技术之后自立门户,所以所有的技术员都只掌握其中一段的技术。当然,只有一个例外,那就是何泽鹏,不过人家可是总工程师,属于公司的高管。

先前接到通知单时候已经让绕制粗线这一道的二十多人停工,刘德荣和刘登红正在检查是哪里出的问题,戴岳吩咐尽快将所有的不良品检测出来之后又匆匆赶往前面。

半路上戴岳正好遇到刘德荣和刘登红,戴岳不免有些急躁:“怎么回事呢?”

刘德荣不吭气,刘登红说到:“二十多人的CNC我已经全部检查过了,没有问题,现在必须要看到不良品才好判断。”

几人再次来到鄢圣兵家里,余平安亲自操作,又测出一百多个不良品。

刘登红拿着拆开的不良品翻看几下,严肃的说到:“这是人为的,绕线差圈会容易折角一些,所以操作的人就故意折回来一圈。”

“查,严查。”戴岳大声喝到:“查出来全部赔偿。”

几人又急忙赶往前面,戴岳在前面走,后面刘德荣小声对刘登红说到:“你这个娃,就不会说是操作失误或者机台有毛病吗,还特地说是有人故意搞的。”

“荣叔,”刘登红加重语气叫了一声:“如果是在公司生产,这属于特大质量事故,整批货都会封存禁用重新生产。”

刘德荣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这个单几百万,不过就几百个不良品而已,万分之一,有你说的那么严重吗?”

刘登红解释到:“叔,你要知道这都是用在电脑上的,如果测试员一个不小心将不良品流出去,客户安装之后只是不能开机还好,如果导致炸机,你知道这是什么后果吗?”

刘德荣摇摇头:“哪有那么严重?你要知道这做变压器以来就咱们刘家出的问题最多,你让叔这张老脸往哪搁?”

刘登红说到:“这就不是什么刘家的事,如果不良品流出去,会严重影响咱们刘集村和刘集电子产品合作社的名声,连公司的声誉都会受损,到时候谁还和咱们合作?”

刘德荣长舒一口气:“这么地,叔保证下不为例,这一次你就想点办法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这怎么化了嘛。”刘登红很为难。

刘德荣说到:“你想想,本来咱们闹来闹去的就已经影响生产进度了,如果再闹一次停工几天还怎么如期交货?”

刘登红有些犹豫,刘德荣拍拍他的肩:“就这么说定了,叔保证下不为例。”

听说出了质量事故,不光是二十多个绕制粗线的村民,其他人基本也停手相互之间打听。

听说又是刘家的绕线出了问题,所有人纷纷开始指责,刘家人自己也颇不服气,做得好好的怎么又出问题?不会是被针对了吧。

戴岳当即让各组干部安抚村民继续做事,然后通知绕制粗线的二十三人到大队部开会。

因为事情败露,李淑苗怕的不得了,刘德成劝她:“怕什么,你就一口咬定不知道不是你做的就行了,他能把你怎么样?”

二十三人到齐,戴岳将一箱不良品倒在桌子上:“大家都看看,眼熟不?”

每人抓了几个不良品到手上看了看,接着都否认是自己做的。

戴岳有些恼火:“不是你们做的难道是我做的不成?”

刘德权起身到:“戴主任,我知道不是你做的,但也的确不是我做的啊,你这样朝我发火,你说我冤不冤?”

戴岳压了压手示意刘德权坐下:“这就是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登红根据这个折角分析过,只有两种手法,也就是说这些不良品是两个人做出来的。因为两个人的错误连累二十多个人,你们羞不羞?要脸不要?”

听到这话李淑苗不自觉的低下了头,一旁刘德成急忙站起来:“戴主任,我希望你尽快查出这两个人来,不要耽误了生产,也连累大家一起在这儿挨骂。”

戴岳扫视了一圈:“我希望这两个人能够主动站出来承认错误,这样还能够争取宽大处理,不然等到让我找人查出来,那就不是道歉悔过能解决的,这是犯罪,是严重破坏生产的恶劣行为。”

李淑苗心虚的看了刘德成一眼,刘德成硬着头皮起身一拍桌子:“戴主任让你们主动站出来听到没?都是刘家的人,只要戴主任不追究,我们也不会把事情传出去的。”

刘德权也跟着起身:“快点出来承认,不然真被查出来别说戴主任,就是我都不答应。”

见无人站起来,刘德成又抱怨一句:“真踏马的害人精,我还打算今天朝二百八奋斗一下明天超三百,这一下子又浪费多少时间。”

沉默良久,还是没人站出来承认错误,戴岳只得说到:“行吧,既然你们都不承认,我就只好报案请求公安机关来做鉴定了。”

李淑苗吓得在桌子底下紧紧拉着刘德成的手,刘德成色厉内荏的喝到:“戴主任,既然他们不吃敬酒,那就吃罚酒好了,让公安机关快点来吧。”

就在这时候刘德荣和刘登红一起走进会议室,戴岳问到:“其他村民正常生产了吗?”刘德荣点了点头。

刘登红手上拿着个产品说到:“戴主任,有新情况。”

戴岳忙问:“怎么了?”

刘登红示意戴岳出了会议室,小声解释到:“我刚才试过了,可能我先前的判断出现失误,这差圈好像不是故意为之的。”

“你看,”刘登红将粗线按下去接着忽然松手,线头弹了起来:“也许是他们在操作的时候,因为铜线比较粗,又有弹性的缘故,在剪断的瞬间回弹了一圈但是村民没发现。至于操作手法,我拆解过其他产品,总共只有两种,是因为男女力道不同产生的,就是说这些产品可能只是工作失误,并不是认为故意损害,如果查找责任人的话,这二十三人都是。”

戴岳拿着产品研究了一会,确实有刘登红说的回弹现象,他问到:“你的意思是后续还会有?”

刘登红说到:“待会儿我跟他们叮嘱一声,别把铜线绷得太紧,尽量消除回弹力度,从今天起应该不会有了。”

“那就好,那就好。”戴岳心中一块石头落地:“你快去和他们解释一下,尽快恢复生产,不然再拖下去都不能按时交货了。”

事情解释清楚之后,所有人都回去继续生产,不过大部分人都留意了一下,除非线绷得非常紧,才会有回弹一圈的可能,但铜线是一卷一卷的,根本不会崩那么紧。不过戴岳叮嘱,刘登红提醒,而且后面出了那么多不良品,村民们不得不更谨慎一些。

回到家里,坐在机台上的李淑苗长出一口气:“好险好险,要是真有派出所的来鉴定,我们可都要被关起来呢。”

刘德成冷冷一笑:“这产品在后面又经了几次手,哪那么好鉴定,就只有你才怕的不得了。”

“我怎能不怕哩,”李淑苗说到:“要是真被派出所抓走,赔钱事小,咱们在刘集村的脸可就都丢尽了,那二十一个人不恨死咱们才怪。”

刘德成坐上机台一如之前回过一圈:“我看戴岳也不过如此,进门的时候一副张牙舞爪的样子,后来刘登红鉴定不出来,他虽然是苦口婆心的劝咱们,但语气多多少少都是在道歉。”

李淑苗说到:“人家是真真正正做事的人,哪像你,尽想办法偷懒,还连累大家。”

“什么大家不大家,”刘德成不以为然:“真是一家人,刘德仿咋不把细线给咱们拉?我看还是爹死娘嫁人,个人顾个人吧,他会拍马屁拉细线,我也有我的办法多赚钱。”

看到他仍在回一圈线,李淑苗急到:“你怎么还这样做?先前刘德荣来让停工的时候幸好我把做出来的几十个藏了起来,到现在都还没处理掉,要是再被发现,先前那些就算不是你做的也成了你做的了。”

刘德成打了个哈哈:“怕什么,不还有二十多个人给咱顶罪吗,只要咬死不承认,戴岳能把咱们怎么办?要知道这样搞一天多赚几十块呢,啥都是假的,只有钱才是真的。”

正说着的时候,刘德荣突然走了进来。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叔,我婶婶昨天被我强行弄了…
  • [现代]美女如云,谁还做舔狗
  • [现代]你妹妹水多,弄着真舒服
  • [现实]王寡妇又润又滑,十里八村的汉子们都说好用!
  • [现代]老师,给我蹲下来张开嘴
  • [玄幻]不是让我继承宗门么,你让我做鸭是什么意思?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