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为我为人人

三八 上任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0-03-08 20:20:00

散会之后刘德荣便来到刘德权家,此时刘德权早已关门休息,敲了好半天才开门。

刘德权穿着秋衣,披了件外套:“德荣哥,大晚上的啥事呢?”

“好事,”刘德荣径直往屋里走,刘德权不得不开了灯配套坐一会儿:“到底啥事呢?”

刘德荣侧头看了他一眼,难得的和自家兄弟打了一次官腔:“经过组织研究,决定提拔你做粗线段的技术员。”

刘德成不太明白:“技术员?干什么的?”

“和登红一样指导和监督其他人干活。”

“这倒是个好活儿,”刘德权想了想:“给多少钱呢?”

刘德荣说到:“现在合作社不宽裕,你暂时只做兼职的,下午一点到五点,每月给两千。”顿了一下刘德荣继续说到:“我帮你算了一下,平均到每天就是70块,和你绕线收入差不多,但起码不用死坐在机台上干活啊。”

刘德权立马答应:“我干,不过我还有个疑问。”

“干就行了,还有什么疑问?难道我会坑你啊。”

刘德权摇摇头:“话不是这么说,毕竟我以前老跟着你和戴岳对着干,他能同意让我干技术员?可别干不了几天就被削了,我可丢不起那人。”

刘德荣淡淡一笑:“戴岳连我都容得下,还能容不下你?再说了,我们之前可能对戴岳有些误会,虽然咱们争吵不断,而且每次都是我们输,但最后实际得好处的不还是我们?”

刘德权回忆了一下:“也是哈,打麻将的时候咱们虽然没和戴岳直接冲突,但和何元武也争执不少,但是没打麻将之后我发现过年钱充足了不少,还能往银行里存点。我的酒席虽然没摆成,但是过后算了一笔账,实际上就算摆成收了礼金,那些礼金去年都得还回去;再有就是这多缠一圈线,咱们虽然多做了一点点事,但是提高了整体效率,这才有几百万的大单进来,不用频繁换产的话效率还是提高不少的。”

刘德荣点点头:“难得你能悟通,戴主任也说了,先前咱们那些争执不过是意气之争。人嘛,都是这样的,自由散漫惯了突然有个人来管自己,肯定是有些不适应的。”

刘德权笑到:“德荣哥你也悟通了?以前都叫姓戴的,现在居然叫戴主任。”

刘德荣也跟着淡淡一笑:“人家确实给咱们办了实事,村子里和谐了,村民有钱了,值得咱们尊重。”

刘德权‘嗯嗯’两声:“行了,还不是你德荣哥怎么说我就怎么做,明天下午我就走马上任。”

跟自己预想的没差,搞定了刘德权,刘德成又去敲刘德仿的门。

一样又是半天才开门,刘德荣抱怨了一句:“干啥呢,这么半天才开门。”

虽然是兄弟,但毕竟是干部,刘德仿不好意思的说到:“睡着了,才醒过来。”

刘德荣径直进门:“儿媳妇呢?”

刘德仿在身后回到:“楼上睡觉呢。”

“快叫她下来。”刘德荣大喇喇的坐下:“我找她有事儿。”

刘德仿有些迟疑:“这么晚了什么事儿?”

刘德荣笑到:“自然是好事啦。”

刘德仿站在楼梯口仰头大叫:“丹丹,下楼一下,德荣叔找你有事儿。”

李丹穿得整整齐齐的下楼,腼腆的问到:“荣叔,你找我?”

刘德仿开门见山:“李丹,刚刚合作社开会了,决定提拔你做技术员。”

李丹瞪大眼睛:“技术员是做什么?”

“和刘登红一样指导和监督其他人做事儿。”

李丹摇摇头:“不行,我做不了。”

刘德仿也说到:“德荣,我知道你是想抬举咱们家,可我怕她拿不起,你还是找别人吧。”

刘德荣摊摊手:“这是开会决定的事儿,我还能找谁?这技术员可是个好活儿,好多人想干还没资格呢。”

李丹说到:“有人想干就让他干吧,我做不了。”

刘德荣问到:“为什么干不了?”

李丹迟疑一阵,见刘德荣一直盯着她,不得不开口到:“这是个得罪人的活儿,我都听到好多人私底下骂刘登红了,说他苛刻。”

“苛刻是好事,”刘德荣说到:“不苛刻怎么有质量?没质量怎么生存?”

李丹摇摇头:“我真的做不了。”

刘德仿附和到:“德荣,这孩子天生就是做事的命,当不了官,你还是找别人吧。”

刘德荣当然不肯放弃:“有我给你做主怕什么,谁敢骂你我找他算账,就算我抹不开面儿不还有戴主任吗,他可是最公正的。”

李丹犹豫了一下:“我真做不了,荣叔,你还是找别人吧。”

刘德荣急得抓了下头发:“这孩子,咋这样呢。”

刘德仿说到:“德荣,都是自家儿媳妇,丹丹是你看着进门的,她就是个腼腆的人,抛头露面的事儿干不了。”

眼见工作做不通,刘德荣失望的出门给戴岳打了个电话:“戴主任,技术员的事儿,刘德权愿意干,李丹不愿意,恐怕还得你亲自上门一趟。”

这个倒没太出戴岳的预料,毕竟合作社的情况他清楚,没钱养人。还得想办法开源,三百多人做事靠着几个公司的技术员不是长久之事。

一大早戴岳就来到刘德仿家,刘德仿夫妻二人和儿媳妇李丹都在做变压器,儿子刘登豪有个水电安装的手艺,常年在市里做手艺活儿,夫妻俩谨小慎微节俭持家,在农村来说家境还算不错。

见到戴岳登门,刘德仿急忙迎了上去:“呀,戴主任亲自到访,快坐快坐,老婆子快去倒茶。”

戴岳笑到:“我耽误你们做事了吧。”

“不耽误不耽误,”刘德仿连连摆手:“我正要休息一会儿呢。”

戴岳看了李丹一眼,她正安静的做事,对于他的到来头都没抬一下。

刘德仿心领神会:“戴主任,我知道你是好心想抬举我们家,我们不是不受抬举,确实不是那块料,弄不好到时候还会误事。”

戴岳笑了笑,搬了凳子在李丹面前坐下:“我看很不错,从开始做变压器她的产量一直就是最高的,而且质量没话说。”

李丹抬头看了戴岳一眼,没有说话。

听到有人夸自己儿媳妇,刘德仿自是有些掩饰不住:“那是,我这儿媳妇,干活没得说,不管做什么都麻利的很,耐心还好,隔壁邻居没有不夸赞的。”

戴岳转头笑到:“既然都夸赞,就不会有人骂啦。”

刘德仿知道戴岳是回应昨晚李丹怕被人骂的话,他收住笑容:“各过各的日子当然没人骂了,但是对人指手画脚,挨骂肯定是免不了的。”

戴岳笑到:“德仿叔你没听过一句话吗,‘一日一咒,添福添寿’,有人骂才好哩。”

刘德仿不知道这是个什么逻辑,李丹轻轻笑了一下。

戴岳说到:“要怕被人骂,那活都活不成了,老话不是说过么,‘何人背后不说人,何人不被人说?’就拿我来说,在刘集村挨的骂不少吧,我相信德仿叔和李丹都骂过我,可我不还干得好好的?”

“这,”刘德仿急忙否认:“戴主任,我没骂过你。”

戴岳定定的看着他:“真没骂过?”

刘德仿是个老实人,心里有点慌:“没,没骂过。”

戴岳哈哈一笑:“德仿叔你说谎。”

刘德仿不知道怎么应答好,戴岳正色到:“咱们还是言归正传,变压器能够给村里带来方便,能够给村民增收,所以咱们打算当一份长久的事业做下去,除了这个公司,咱们以后还会接些其他的单,还可以接单之后转给别的村去帮我们加工,咱们就坐着赚差价,但这一切都需要有雄厚的技术做基础。”

“戴主任说的是。”刘德仿点点头。

戴岳继续说到:“技术基础从哪儿来?还是需要我们从村民之中选取像李丹这样优秀的操作员进行培养,有了咱们自己的技术,咱们说起话来才硬气。”

听到戴岳夸自己,李丹腼腆的低下了头。

戴岳笑到:“这个时候你就不能低头,应该昂头微笑,因为你经得起夸赞。”

李丹微微抬头,眼神有些茫然。

戴岳又说到:“现在咱们的技术才刚准备起步,所以需要像你这样的人站出来,能够展现出作为年轻人的担当,为村里的发展贡献你的才智。就算有些人不理解,但只要你没有私心,时间一长大伙儿都会理解的。”

李丹还是不太明白,戴岳笑到:“就像我刚来那时候,才半个月就因为分补偿款的事情被刘家打了一顿,后来你们也没少骂我吧。但是现在,我敢说,就算骂我的人也只是少数。”

刘德仿想了想:“好像真是这样,不过戴主任,打你的时候我没参与。”

戴岳笑了笑:“参与了也没事啊,当时大家互相都不了解嘛,刘德权还不是打过我,不过现在他也同意做技术员了。只要是真正有实力的人,就应该干合适他的岗位。”

“德权也做技术员?”刘德仿仍在担忧:“不过德仿是个大男人...”

“我干。”李丹站起身来:“爸,戴主任,我愿意干。”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叔,我婶婶昨天被我强行弄了…
  • [现代]美女如云,谁还做舔狗
  • [现代]你妹妹水多,弄着真舒服
  • [现实]王寡妇又润又滑,十里八村的汉子们都说好用!
  • [现代]老师,给我蹲下来张开嘴
  • [玄幻]不是让我继承宗门么,你让我做鸭是什么意思?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