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为我为人人

四九 讨薪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0-03-14 13:55:00

看着FXK公司的车离开,一直注意动静的刘登峰急忙给杨厂长去电话:“厂长,论证结果出来,这批产品拒收了,我们该怎么办?”

杨厂长也没有太好的办法,只问到:“怎么会这样?”

刘登峰说到:“有一道线没有按照规范折角,导致产品稳定性很差,作为技术员领班的刘登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杨厂长急到:“这个责任刘登红扛得起吗?派你去是干什么的,还有程宏晓呢?”

刘登峰连忙辩解:“杨厂长,产品在做之前我曾提议为了保证质量,可以挑选一批精英村民来做,可被刘登红一口给否定了。”

杨厂长深吸一口气:“算了算了,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我得赶快联系老板,货被拒收,可好不容易开拓出来的客户不能丢。”

这边厢刘登红看着一地的产品问戴岳:“戴主任,怎么办?”

戴岳搓了搓脸长出一口气:“还能怎么办,报警,这是故意破坏生产活动,造成巨大损失。”

刘登红说到:“我刚才试验过了,斜拉线要快很多,相信不良品应该不止这些,里面应该还有很多,就是不知道是多少人所为。”

戴岳说到:“不管多少人,都要追查到底,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刘登红又问到:“这产品怎么办呢?”

戴岳看了一眼:“先装箱码放好吧,还不知道JP公司那边怎么交代呢。”

话音才落,杨厂长的电话就打来了:“戴主任,你做的好事。”

戴岳只能不停点头弯腰:“杨厂长,对不起,对不起。”

“说对不起有用吗?”杨厂长大声呵斥到:“我有没有让你重视质量?有没有派员协助?有没有主动给你提高价钱?有没有?”

戴岳难堪的答到:“有,有。”

杨厂长喝到:“你就是这样回报我的?”

戴岳仍然只能低声说“对不起”。

“你能说点别的吗?”杨厂长持续输出:“出于信任,我连你的材料押金质量抵押金都没要,你知道这批材料价值多少吗?一百五十万。而且刚刚老板来电话,因为第一批产品就出现批量性的问题,FXK决意取消合作计划,你知道这给公司带来多少损失吗?”

戴岳低声到:“杨厂长,我们以后一定注意,不会再给公司带来任何损失,而且这一次我们也会想办法弥补。”

“以后?”杨厂长冷笑一声:“还有以后吗?产品你们也不要做了,等着吃官司吧。”

挂断电话,刘登红走过来说到:“已经报警了,派出所的李指他们马上过来。”

戴岳只觉着脑袋里嗡嗡的,他轻拍后脑勺几下让自己清醒一些:“待会儿你和刘德荣去通知绕这一道的村民,不要有侥幸心理,尽快出来自首,要知道自首和被抓获那是两个概念。”

刘登红关切的问了一句:“戴主任,你没事吧。”

戴岳摇摇头:“我没事,你快去吧,最好是李指他们过来直接带人走。”

一百五十人中,绕这一道的共有三十多人,出事之后刘德荣便直接冲到刘德成家里质问是不是他做的,刘德成一直矢口否认。

刘登红过来通知之后,刘德荣冷声到:“德成,不是做哥哥的不帮你,这批货的材料加上加工费用不下于二百万。如果是你干的,你赶快自首,不然等到派出所来人,只要验一下胶带上的指纹就能知道是谁干的,那时候情形可又不一样了。”

刘德成眨了眨眼睛:“你少唬我,我没干。”

刘德荣说到:“干没干一验就知道,绕线之后要贴绝缘胶布,那是最容易留下指纹的,别以为真有三十多人做事就没办法查了。”

“行了行了,”刘德成只想尽快将刘德荣赶走:“你该干嘛干嘛去,少在这儿冤枉我。”

刘德荣看了看刘德成,转身走了出去。待他一出门,刘德成急忙跑到房间里取下柜顶上的行李箱,胡乱的往里面塞行李。

李淑苗跟了进来:“你干什么?”

刘德荣头也不抬:“我得出去躲躲,这可是二百多万的事呢,鬼知道他们会把我怎么样。”

“德成,真是你干的?”李淑苗只觉得天要塌下来。

刘德成皱眉嘟囔到:“明明这么干要快一点嘛,而且仪器都没测试出来,谁知道是不是FXK公司故意刁难。”

李淑苗哭叫着拉住刘德成的肩头:“你害苦了大家,也害苦了我哇,这下可怎么才好。”

刘德成用力压了压行李,拉上拉链:“怕什么,等风头过了不就没事了吗。”

李淑苗哭到:“你没听到德荣刚才说吗,这批货的加工费都得五十万,这五十万可是村里人没日没夜的赶出来的,就算材料费你能躲掉,可村里人能饶过你吗?”

刘德成拖着箱子就要出门:“村里人的事再说,我不能让巡捕抓走。”

李淑苗追了一步拉住他:“你打算留下我和孩子面对村里的责难吗?”

刘德成迟疑一下:“孩子在省城读书,只要不回来就行,等我找到落脚点了你再去和我会合就行了。”

探头到门外看了看,却见刘德荣站在路上大喝:“派出所李指马上过来提取大家的指纹,绕线第二道的通通不准出门,否则就视为犯罪分子。”

边喝刘德荣的眼神边朝这边瞟来,正好瞟到刘德成鬼鬼祟祟的,刘德荣快步过来看到刘德成手上的行李箱大声喝到:“想跑,免谈,来两个人看住他。”

刘德权和刘德仿应声赶到,刘德成马上换了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这是干嘛呢。”

刘德荣喝到:“别理他,我去叫李指过来提取指纹。”听到这话刘德成瞬间瘫软在地。

看到穿着制服的李指过来,刘德成立刻跪在地上扇自己的耳光:“我该死,都是我的错,我只是想做快点多赚点钱而已,没想过要破坏生产的。”

刘德荣取下作业指导书大喝到:“这上面画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工程师也交代过要折直角,你自作聪明胡搞,导致村里损失惨重,还说没想过要破坏生产?”

派出所的李指拍拍刘德荣的肩,躬身将刘德成拉起来:“你承认这些都是你干的?”

刘德成有些语无伦次:“我错了,我错了。”

李指将他拷了起来:“跟我们走一趟吧。”

自派出所协助调查回来,才到大队部门口,何元文便带着一群村民围了过来:“戴主任,刘德成的事情怎么处理了?”

戴岳看了一眼,除了没有刘家人之外,其他姓都有。他顺口答到:“事实俱在,已经被拘留,等待进一步处理。”

村民们相互看了看,仍是何元文开口到:“戴主任,有件事情我们知道现在不该提,但也不得不提,希望说了你别怪罪。”

难得何元文这么客气,戴岳回到:“什么事,你说吧。”

何元文说到:“虽然这批货被客户拒收,可我们并没有做错,这三十万产品是我们没日没夜赶出来的,所以我们想问一下,这个工钱该怎么算。”停顿一下,何元文又补了一句:“戴主任,我们是来讲道理的,不是和你扯皮。”

戴岳难堪的笑笑:“你们要工钱是正当的,我又没说你们扯皮。”

何元文追问到:“那这工钱到底该怎么算呢?”

戴岳说到:“案子目前还在办,等办理清楚之后再算工钱不行吗?”

何元文翻了翻眼珠子:“那怎么行,就算刘家的人做了事不要工钱,咱们这些人也有二十多万呢,再加上不能出货公司肯定会要赔偿,等到案子办完开始赔偿的时候,以刘德成的家产赔偿公司的损失都远远不够,更何况咱们这些人。”

“就是,”一旁的付道义附和到:“技术员是刘家最多,每次任务完成刘家赚的工钱也是最多的,现在出事了刘家人就装死,有没有想过那些都是大家的血汗钱那。”

本就焦头烂额的戴岳有些急躁:“那你们想怎么办呢。”

何元文说到:“刘德成的婆娘不还在家吗,让她把家产拿出来先赔了大家的工钱再说。”

“那怎么行,”戴岳摇头到:“现在事情已经进入司法程序,咱们没有权力这么做,一切等案子完结再说。”

何元文冷笑到:“等案子完结咱们还拿得到钱吗?恐怕刘德成的婆娘打定主意让他坐牢,已经把家产全部转移了吧。既然戴主任没有权力做什么,那也别干涉咱们做什么。”

“你们想干什么?”戴岳低喝到。

何元文冷声到:“要回我们的血汗钱。”说罢大手一挥:“大家多叫上几个人,咱们一起去刘家要钱,这一次绝不能轻易放过刘家。”

戴岳暴喝一声:“我看谁敢。”

何元文好不容易等到这个机会:“讨要工钱是正当行为,你凭什么阻止?”

戴岳大声到:“你是在替刘集村电子合作社打工,并不是替刘德成打工,有什么资格去刘家要钱?”

“还合作社呢,”何元文笑了笑:“戴主任,我就问你咱合作社还生产吗?他还是个合作社吗?”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叔,我婶婶昨天被我强行弄了…
  • [现代]美女如云,谁还做舔狗
  • [现代]你妹妹水多,弄着真舒服
  • [现实]王寡妇又润又滑,十里八村的汉子们都说好用!
  • [现代]老师,给我蹲下来张开嘴
  • [玄幻]不是让我继承宗门么,你让我做鸭是什么意思?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