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为我为人人

六五 规则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0-03-22 13:55:00

刘德银不以为然的辩到:“我们的确没分钱给技术员,但技术员不是领了村里的工资吗?再说那些投靠的人熟练之后还不是一样可以为村民赚取利润?这不过是村里的一种投资而已。戴主任你是见过世面的,难道连这个道理都不懂?”

戴岳冷笑一声:“我记得刚来村里的时候,你们动不动就跟我要公平,你觉得这样胡乱招很多人投靠对其他村民公平吗?”

“我又没阻止他们去找人投靠,”刘德银说到:“这种事情不过是各凭本事罢了,你这样打压我们,就是不公平。”

戴岳冷冷到:“技术员和原材料是属于村集体的资源,绝不能成为你敛财的工具,如果你能赔偿浪费的材料,自己做技术员指导投靠人,你愿意招多少我都不干涉。你说我懒政,我今儿就勤快一回,所有技术员都听好了,不管哪个村民家里连同学生在内超过三个人投靠,绝不允许上门;另外统计员每天收货的时候注意原材料的情况,浪费超过一定比例,必须全额赔偿。”

大部分村民家里不过一两个亲戚投靠,对于这个公告持无所谓的态度。跟刘德银类似的村民们一片怨声载道,不过他们也不敢硬来,比较戴岳的脾气他们是清楚的,刚来村里拼着挨一顿狂殴也要将补偿款分下去,为了这么一点投靠补贴和他发生冲突不划算。

回去的路上,刘德仿凑上来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这是个老实人,而且又是技术员李丹的公公,戴岳对他颇有好感:“刘仿叔,你有什么事吗?”

刘德仿迟疑一会,像是做了很大的决定:“戴主任,我能不能跟你商量个事儿?”

“你说吧。”

“这个,”刘德仿支吾了一下:“是这样的,戴主任,我家里有四个投靠的亲友,都是丹丹娘家的哥嫂,他们是真心实意做事的人,才来两天就上手了,效率很高,做出来的东西质量也很好,绝不存在你说的浪费现象,这个你可以找丹丹核实的。而且这种至亲我们没有收什么投靠补贴,不过就是拗不过收了两袋米而已,我在想,他们的人数超出了规定,但人家确确实实是干活的人,这个你看丹丹就知道,都是一个娘生的,不会有二致,所以,这个,戴主任,能不能通融一下?”

刘德仿有些语无伦次,戴岳还是听懂了他的意思,犹豫了一下之后他回到:“刘仿叔,这个不好通融,不然被刘德银他们抓到空子又会搞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刘德仿的眼神黯淡了下去,但他仍想争取一下:“戴主任,丹丹的哥嫂本来在南方打工,是在收到你的公告之后丹丹特地叫回来的,现在突然告诉他们不能做了,这让丹丹在娘家怎么做人?”

见戴岳仍在犹豫,刘德仿又说到:“我能保证不占用村里的技术员,也不会有材料浪费,就算是不小心有浪费,我心甘情愿赔偿。”

这是戴岳刚才对刘德银提出的条件,只是想让他知难而退,没想到刘德仿真能做到,况且任何一个实心做事的人,不管是谁的亲戚戴岳都拍手欢迎,他思虑了一会:“刘仿叔,虽然你保证不会占用村里的技术员,但李丹是村里的技术员,就算她在上班期间没有单独指导哥嫂,村里还是会有人说闲话的。不过既然是实心做事,我肯定不会让他们失望的,暂且等等吧,等我想出个两全的方法。”

回到大队部,戴岳像吃了苍蝇一样恶心,本来想利用资源帮村民赚点补贴,没想到才执行下去就变了样儿,偏偏还连累了那些有能力且实心实意做事的人。

正烦着的时候,大队部外面又闹哄哄起来,戴岳起身一看,原来是那些被清退的多余的投靠人。活儿干不成,一个个骂骂咧咧的要工资,各组组长正在安抚。

戴岳走出门外压了压手:“大家安静一下。”

人群看到戴岳,慢慢安静了下来。

戴岳清了清嗓子:“很感谢大家过来参与刘集电子合作社的建设...”

“我们是被骗过来的。”有女声尖叫打断戴岳:“刘集村要赔偿我们的损失。”

戴岳望向声音发出的方向,一个四五十岁,头发散乱的中年妇女毫不示弱的看着戴岳喝到:“既然不让我们做事,为什么允许我们投靠过来?”

戴岳解释到:“不是不让你们投靠,只是村里的技术资源有限,不能同时指导那么多人。如果你们现在重新找人投靠,每户不超过两人,让被投靠人可以抽出空来指导你们,一样可以重新上岗。”

妇女又喝到:“我们又不是本村的人,怎么知道该挂靠谁?”

戴岳大略点了一下人数:“本村参与变压器制造的超过一百二十户,可以挂靠二百四十人,现场不足百人,我想你们只要真心实意的做事,一定能找到村民挂靠的。”

妇女撇嘴到:“我来的时候看过了,除了前面绕线配线,后面的工序一天不过一百三四的工资,我每天还得交二十块出来,这不是为挂靠的人在打工吗?”

戴岳摇摇头:“大婶,一百二不是钱吗?总不能让刘集村为你们学习工艺买单吧。”

“一百二也忒少了些。”妇女的气势矮了些。

如果将来合作社能做得更大,这些都可以成为有生力量,但为了公平,戴岳不得不出言得罪:“大婶,咱们村就这条件,如果觉得工资不行,你可以到其他地方看看。”

“看看就看看,”妇女瞪眼到:“以前没到你刘集来我也活了五十年,难道没有刘集我还饿死不成?”

旁边有人附和:“走可以,必须把这几天的工钱给咱们结了。”

本想出来安抚一下,但这情形多说也是无益,戴岳转头叫到:“鄢会计,给他们结账。”

送走了这批人,付立春有些愧疚:“戴主任,都是我的错,出这挂靠的馊主意,弄得一下子得罪了这么多人,他们回去后还不知道怎么编排刘集村呢。”

戴岳勉强笑了笑:“你也是好心,只是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了而已,再说咱也实实在在多了些做事的人嘛。”

这时李丹走了过来,怯生生的问到:“戴主任,我哥嫂的事情怎么办?”

戴岳一屁股坐到椅子上抬头望天:“我还没想好。”

付立春好奇的问到:“我记得你娘家不是本村的吧,你哥嫂的事情怎么找戴主任?”

李丹简单的将原委讲了一下,付立春愤怒的一拍桌子:“真是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

戴岳坐正了身子:“立春哥,咱们就这么一刀切确实有些懒政,你说能不能想个什么两全的规则,既没有漏洞给刘德银之流利用,也能让像李丹哥嫂这样的人安心做事?”

付立春思索了好久:“这世上就没有两全的规则,咱只能说想点什么办法尽量接纳这些实心做事的人。”

“能想什么办法呢?”戴岳追问到。

付立春说到:“可不可以这样,咱们合作社是戴主任一手建立起来的,对于那些实心做事的人,可以由你专门指定挂靠,这样也好服众一些。”

戴岳笑到:“服个屁的众,你信不信明天我说工资发不出来,村里的口水能将我淹死?再说这样也容易滋生腐败,要是我和刘德银共谋,给他指定个几十人收回扣呢?”

“你不是那样的人。”付立春也跟着笑了起来。

戴岳摇摇头:“很难说,咱们还是尽量想个不为人诟病的规则。”

付立春转头看看李丹:“其实每个技术员多挂靠两人应该没问题的,就算上班的时间不能专门去指导,下班时间应该不会有谁说什么吧。”

李丹点头到:“付叔说的有道理,我家哥嫂都是我用晚上的时间指导的,并没有占用上班的时间。”

戴岳的头摇得像拨浪鼓:“不行,不行,你说没占用上班的时间,你怎么证明?就算你证明了别人也不会相信。”

几个提议都被否,付立春有些急躁:“都是刘德银,他占便宜害得别人吃亏。”

“这个时候说这些已经于事无补啦,”戴岳再次靠在椅子上昂头向天:“咱们的重点是要让实心做事的人可以安心。”

李丹也有些着急起来:“戴主任,如果村民怀疑我利用上班时间指导我多出来的哥嫂,我整个白天都不回家这总可以了吧。”

戴岳双目无神的看着天花板:“这不是你回不回家的事,目前只有你哥嫂,但我相信将来肯定会有其他人加入,甚至还有做过变压器的老手,咱们得趁着公告还没打出来,尽量想个办法出来解决这些人投靠上岗的问题。”

“确实是这样,”李丹点点头:“三组技术员何劲杰家里也多出个人,是他家老表,以前在南方莞城做过变压器的,刚才公告传到他耳朵里,我听到他正在给老表打电话道歉,老表可能要收拾行李回莞城了。”

技术员何劲杰?戴岳坐直身子看了看李丹,作为技术员的亲属确实更有优势一些,不过人家技术员也不是凭空得来的,都是从优秀的操作员转岗而来,做技术员工资还低了不少。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叔,我婶婶昨天被我强行弄了…
  • [现代]美女如云,谁还做舔狗
  • [现代]你妹妹水多,弄着真舒服
  • [现实]王寡妇又润又滑,十里八村的汉子们都说好用!
  • [现代]老师,给我蹲下来张开嘴
  • [玄幻]不是让我继承宗门么,你让我做鸭是什么意思?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