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风水师

第二章 犯太岁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0-05-19 14:34:02

赵曼的声音很好听,也很恐慌。

先是石头砸车,后是吊灯砸人,她终于怕了,问我到底怎么回事。

她作为事主,开始信我了,按照李家规矩,我可以从旁指点引导,免得事主陷入绝境,也避免坏了“见人祸端口不可闭”的规矩。

至于后续帮不帮,还得看赵曼的态度。

“现在天晚了,你又在新宅,煞气缠身,阳气晦暗,你先在两肩打着火机,充当阳火,以防阴邪入侵,然后稳定情绪赶紧开车跑。”我先给赵曼一个办法,遇到煞事,跑路为先。

“我不敢……车头凹了,我怕爆炸,我腿也软了,李十一,你过来好不好?”赵曼被吓破了胆,怕车子会炸。

我皱了皱眉头,赵曼竟让我过去。

在我们风水行当,提脚去找事主,相当于接了生意,过去了就要把事情办好,名声、钱财都是从生意中慢慢积累的,也就有了一代名声一代财的说法。

但我24年,从未真正接过生意,在小区也多数是随性而为,收收红包罢了。

真正帮人办事,我没有经验。

而且我内心有股恐慌,我若接了赵曼这单生意,是不是就表明我正式继承了爷爷的衣钵?

莫名之中,我就想到了红毛绿眼的爷爷,少年时代的阴影也窜了出来,让我心头难安。

我总感觉,我接下来的抉择会影响我的一生。

“你别慌,扶着墙走出房子再说,叫个滴滴离开就行了,很简单的。”我犹豫之中,还是劝赵曼自己离开,我不想接生意,不想继承爷爷的衣钵。

“求你了,我好怕,动不了了……我给你钱,三万,不,五万!”赵曼苦苦哀求,她真的吓破了胆,走不了了。

我不由陷入了沉思,我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或许是少年时代的阴影太深了,我总是在排斥风水师传人的身份。

可不知不觉中,我其实已经干起了风水师的行当。

而今晚,第一单生意来了。

不救赵曼,她若真出事,我心里会记一辈子,去救她,就正式踏入了爷爷走过的路,最终的尽头可能就是红毛绿眼……

“天啊,天花板也塌了!李十一,救我,我给你发定位,求你快来!”赵曼再次发语音,同时发了个定位,是曼斯顿高档小区。

我心头一叹,见人祸端不可避啊,若爷爷在世,他一定会过去的。

我过去应该也无妨,只是助人为乐而已,不能算继承衣钵。

我给自己一点心理安慰,叫了个滴滴,赶往曼斯顿小区,大概三十分钟后,我进了那个小区。

小区很大,前面是宽阔的新马路,后面挨着几座山,黑漆漆的我也没看清是几座。

进了小区,我绕过人工湖,直奔赵曼的小洋楼而去。

到了那里一看,这小洋楼三层半,占地近五百平米,一个院子比我的租房都大,属实豪华。

这里风水也不错,占据了上风口,又直面人工湖,也算一个小宝地的,理应不会出事。

我也来不及细细分析,快步进了小洋楼去。

一进去我就感觉不对劲,怎么一点人声都没有?到处都安静得可怕。

倒是赵曼的奥迪车还在,车头凹陷,前窗玻璃都碎了一角。再看屋里,黑漆漆的,估计还没装电。

我打开手电,在门口喊了两声:“赵曼,我们都来了!”

我喊得大声,故意说“我们”都来了,实际上在探路,假装人多。

赵曼遇到了家宅煞,但还有我没看出的破财之相,我怕不仅仅是犯煞了,还怕有脏东西。

脏东西怕阳气,人多它就退避,我得先狐假虎威一下。

喊完了二楼就传来哭声:“我在这里……李十一你快来救我啊!”

赵曼嚎啕大哭,她刚才估计一直忍着,不敢哭出声。

我快步上到二楼,看见赵曼坐在角落,两只手高高举着,自己打着火机放在肩膀,火苗忽明忽暗,映着她哭啼啼的脸吓死个人。

我心想她真是太胆小了,我要是不来,她不得在这里活活累断手?

“李十一,怎么办啊,我手好酸,举不动了……”一见我上来,赵曼就松懈了,竟是要把打火机放下来。

我忙喝了一声,让她别放,她一激灵,僵硬地继续举着。

我不墨迹,看看四周道:“你再坚持一下,我看看你房子里有没有脏东西,没有才能放下打火机。”

“脏东西?”赵曼脸都白了,连忙催促:“那你快看,开灯开灯!”

她指了指一米开外的墙壁,那里有开关。

我当即无语,你电已经装好了?就不能壮着胆子开个灯吗?

我心里埋汰着打开了灯,顿时厅里亮堂了。

赵曼也安心了不少,警惕又惊恐地看了看右面的天花板。

那里掉了一大块,露出了砖墙来。

我过去摸了摸地上的墙灰说道:“这开发商也太黑心了,这天花板质量还不如乡下烧的红砖。”

显而易见,这房子质量极差。

而赵曼最近走霉运,两样碰一块儿了。

“先不管房子质量了,你快看看到底有没有脏东西。”赵曼这会儿已经彻底相信我了。

我起身开完了剩下的灯,取出怀里的罗盘,在各个房间都走了一圈。

这是最简单的找脏东西的办法,脏东西的磁场跟自然的不一样,会影响罗盘的转向。

我走了一圈,罗盘正常,我就心想没有脏东西,看来赵曼只是撞煞了。

我就看起了家宅布局,每个房间都看一下,最后走到了厨房。

厨房位于正北方,跟大厅是连在一起的,中间一点阻挡都没有,而且在厨房一角还有个智能化大冰箱,正对着灶台,都已经用上了。

“李十一,你看出了什么吗?”赵曼见我盯着厨房看,不由小心翼翼询问。

“你这厨房之前是不是有堵墙挡着大厅的?”我扭头问道,心里已经有了算计。

赵曼一惊:“是啊,你怎么知道?”

“果然,你是犯太岁了。”我摇摇头,“你装修之前该找风水先生看看,哪些墙可以动哪些墙不能动。”

“我想做开放式餐厅,厨房大厅一体的,那堵墙挡着不方便啊。”

“今年是2020年,太岁位在正北方,你的厨房也在正北方。本来那堵墙立于太岁之上,可以压住你的霉运,你偏偏把它给拆了。”我解释道。

赵曼一听不由急了:“那我砌回去?”

“不仅要砌回去,这个大冰箱也得搬走。”我指了指那台大冰箱。

“为什么?”赵曼好奇,眼睛睁得大大的。

“厨房在太岁位可旺财,是很好的财位,火烧得旺,财来得多。但你把冰箱放在这里,冰属水,水灭火,这也是为什么你的车也被砸了,你即犯了太岁,也破了财位。”

我这么一说,赵曼恍然大悟,也深深地松了口气。

“李十一,没想到你真的有本事,以前是我看不起你,对不起。”赵曼不好意思地道歉,还挽了挽头发。

我摆摆手:“行了行了,现在可以回去了,你只是撞煞了,不是撞邪。”

所谓撞煞,大多是因为房屋风水不好,产生了煞气,影响主人流年运势。撞邪的话,那就是被脏东西缠上了,非常的麻烦。

我说罢就走,依旧有些排斥接这个生意,我心想这就搞定了,不算正式出单,我没有继承爷爷的衣钵,我不是风水师!

赵曼忙跟了上来,跟着我下楼去。

她的车头凹了,她不敢开,硬要我送她回去,还说给多三千块作为报酬,加上之前说的五万,那就是五万三千,赶上我一年工资了。

我自然不拒绝,现在办完事了,该收取报酬了。

我果断叫了个车,送她回家。

她还有个旧家,也在市区,不过是五层居民楼,周围环境不太好,有点暗。

她因此又找借口,说怕黑,让我送她进屋。

我也送了,第一次进了她的家。

一回家,她先让我坐坐,然后赶紧去洗澡换衣服,还梳洗了一下,干干净净出来了。

“李十一,谢谢你,那个……我没事了。”她恢复了精神,看起来有点不自在,不知道该怎么招待我。

我便不多留,正要走,忽地发现她洗干净的左额头上有道斜纹,而且十分暗沉,在灯光下很显眼,就跟竖着的鱼尾纹一样。

额头乃太阴太阳位,也称日月角,正所谓左太阴右太阳,太阴太阳管爹娘,左面塌陷爹先死,右面塌陷母先亡。

从子女的太阴太阳位,可以一窥父母身体状况。

赵曼左额头有斜纹且暗沉,表示他父亲很可能有恙。当然,有些人额头天生多纹,也有些人压力过大或者逐渐年迈,出现斜纹很正常。

“李十一,你看什么?”赵曼疑道。

我收回目光询问:“你爸最近咋样?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赵曼一愣:“你怎么这么问?”

“如果你爸不舒服,恐怕你这不是简单的犯太岁。”我严肃道,犯太岁怎么可能犯到爹身上去呢?

赵曼见我严肃也怕了,立刻拨打了他爸的电话,还开了免提,让我好好听。

“爸,你最近身体还好吗?有没有觉得不舒服的地方?”赵曼急道。

他爸开口就呸了一声:“我能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你个傻丫头干嘛这样问?”

赵曼想了想,说找算命的算了一卦,算出爸身体不好。

她爸当场骂骂咧咧:“算命的就是骗钱的,你个傻丫头怎么还信那个?要是有人敢拉我算命,我把他摊都给掀了!”

赵曼尴尬一笑,心虚地看我。

我耸耸肩,既然赵曼爸没事,那可能是我多虑了。

我就说走了。

赵曼送我下楼,诚恳请求:“李十一,我明天去千思湖小区退了那房子,你跟我一起吧。”

我正要说没问题,办事就办妥当,但忽地想起一件事,不由惊道:“什么小区?”

“千思湖小区啊。”赵曼迷茫道:“曼斯顿小区就是以前的千思湖小区,现在改名字了。”

我心里一哆嗦,千思湖!

骤然之间,我浑身发凉,汗毛倒竖,想起了早已被我遗忘的爷爷的临终叮嘱。

24岁本命年,千思湖,遭遇大难……

少年时代的阴影袭来,正好一阵晚风也吹来,我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感觉四面八方的黑暗中有无数双眼睛盯着我看。

尘二二 说:

萌新求收藏嗷~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妹子,自己上来……
  • [现代]“美女,只要活下来真的做什么都可以?”
  • [现代]嫂子,我这手法还行吧?
  • [现代]明天可不许太早就结束!
  • [历史]金莲,今晚来我房里吗!
  • [现代]睡不着的时候总听得到…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