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鱼

第一章 白龙脱衣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1-06-18 09:17:30

现今很多人搬新家或店铺开业之时,会在特定方位养几条风水鱼,用来改变运势或招财。在我看来,绝大部分仅供观赏,起不了任何作用。

在业内,风水鱼其实叫阴阳鱼,也叫鬼鱼。

不能叫买,要叫请,而且要找对专门的阴阳鱼匠。

一旦请对了,转运招财之快,不亚于家里养了一只小鬼。

请错了,也可能带来大灾祸。

我叫左易,家里世代经营阴阳鱼铺,但到爷爷那辈,差点断了传承。

九十年代末的时候,城里一个大佬,开了一辆当时少见的丰田皇冠,找到爷爷,要请一条白龙鱼,还指定要阴鱼。

爷爷当场拒绝,说白龙鱼是凶鱼,杀气太重,容易带来灾祸。

其实爷爷还有一句话没讲。

有个成语叫“白龙鱼服”,意思是龙穿起了鱼的衣服,寓意帝王或大官隐藏身份,低调行事,才能确保成功。爷爷给眼前那个大佬看了相,明显是个飞扬跋扈之人,既没有扛起龙的命格,行事也不可能像鱼一样低调。而且,他所指定要的白龙阴鱼,必须专门吃过腐尸的鱼,抓来放在棺材里,用残魂喂养七七四十九天,难找、难弄。

可大佬做了一件事,让爷爷屈服了。

他冷笑着,翻开我的小书包,记下了小学校名、班级、名字,还冲我脸上喷了一口酒。

敬酒不吃,吃罚酒。

王八犊子摆明了打算弄我。

我父母去南方打工时坐大巴车,连人带车翻下山沟,尸骨无存。爷爷与我相依为命,他非常担心我安危,只得脸色铁青地答应了。

大佬要给一大笔钱,爷爷不收,他高兴地开车走了。

爷爷告诉我,这玩意儿沾承负,一旦收了钱,报应全要落到自己头上。

白龙鱼弄好之后,爷爷亲自给送了过去,并郑重告诫他:“白龙鱼是潜龙,潜龙在渊,务必行事低调,尽量少抛头露面,出了事别怪我。”

大佬如何能听得进去?

此后大半年,他抢地盘、收小弟,无往而不利,一时风光无限。

爷爷却直摇头:“白龙脱衣,他快出事了。”

果然。

一个礼拜之后,听到大佬在车上被人乱刀捅死,而且尸体被整张剥皮的新闻,轰动一时。事情出了后,他的家族企业也被查,当时电视里播放出他办公室的画面时,我看见一个诺大鱼缸,里面有一条像蝉一样脱了白皮,浑身血刺呼啦,呲牙咧嘴翻死过去的白龙鱼。

鱼蜕皮,千古奇观,还引来一群专家研究。

大佬生前请白龙鱼的事,不知道怎么传到了他手下的耳朵。一群社会人身藏砍刀,凶神恶煞到鱼铺来找爷爷算账。

爷爷也不是好惹的。

他手里抓一包鱼食,塞嘴里慢慢地嚼,冷冰冰地讲了一句话:“老头子吃阴阳饭的,他能死,凭什么你们不能死?”

那帮社会人闻言,都懵了。

见过嚣张的,没见过这么嚣张的。

但一群乌合之众确实害怕了,他们搞不清楚爷爷的手段,担心跟大佬一个下场,骂骂咧咧地走了。

爷爷当时在我心目中简直是英雄。

可他们走后,老头子赶紧把店铺门关了,脸色煞白,哇哇往外吐鱼食。

他吃鱼食、撂狠话,纯粹在装逼!

白龙脱衣之事让我无比震撼,但爷爷却相当郁闷,他郑重地交待我,以后咱鱼铺只做阳鱼,不做阴鱼,别到时自己怎么死都不知道。

我翻着白眼反问道:“你教我了吗?”

爷爷毕竟不舍得让手艺失传,开始教我阴阳鱼术法。

记忆最深刻的是,他拿出来一副太极图案,问我图案看起来像什么。

我回答,像一黑一白两条小鱼。

爷爷简单地解释了阴阳鱼的来源。

阴阳鱼行当源于南宋,但祖师爷是谁,太爷爷没告诉爷爷。

《宋史异闻志》倒有一条线索:“临邛观物先生,精易,以魂养鱼,予之求者宅内,改运纳福,驱邪镇鬼,伤祸死残,奇哉。”翻译成大白话:临邛有个叫观物先生的人,他精通周易之术,用鬼魂来养鱼,把鱼放在别人家里,可以让人降福改运、辟邪驱鬼或者致死致残,太特么神奇了。

后来爷爷曾查过资料,南宋易学大师张行成,临邛人,别号也叫观物先生。

为什么要提一嘴张行成呢?

因为这位哥画出了历史上第一张“阴阳鱼太极图”。

爷爷说,不管张行成是不是第一个阴阳鱼从业者,也不管他答不答应,反正咱就拜他为祖师。

这简直比小偷认时迁、女娼认李师师为祖师还蛮横无理。

爷爷去世后,我开始经营鱼铺,专卖观赏鱼。尽管我认为自己做阴阳鱼的手段,与爷爷不遑多让,但阴鱼却一直没碰过。

当然,时代浪潮滚滚,如今知道阴阳鱼行当的人也寥寥无几。

而真正让我重新踏入这个诡异行当的,却是我女朋友马晓婉。

我和马晓婉是高中同学。

她长的非常漂亮,南方姑娘却有北方性子,直率而大气。可她大学毕业后,父亲从工地坠楼身亡,母亲突然得了肝硬化腹水,长期住院等肝源。晓婉非常坚强,白天在售楼部售楼,晚上去美甲店打工,支撑母亲的医药费。

我也尽自己能力,将鱼铺收入大部分给了晓婉。

一天傍晚,晓婉来找我,美眸噙着泪。

我问她咋了。

晓婉一下哭了,跑过来死死地抱住我:“左易,我今晚给你。”

我脑袋都是懵的。

哥们并不是伪君子,但非常珍惜晓婉,想与她厮守终身,所以一直以来都还没突破最后的防线。晓婉倒一直比较开明,有时我们亲昵,撩得她不要不要的,她也会笑着说要不她给我生个猴子。

可今天她哭着说要给我,必然是遇到什么大事了。

我抹抹她的眼泪,问:“到底怎么了?”

她回答:“没啥,就是想要了。”

被问得烦了,晓婉有些恼火,回呛道:“我今晚给你,你就说敢不敢干吧,要不给你钱,一千一次。”

我这爆脾气!

立马拉了铺子门,寻思着今晚怎么着也得赚晓婉一万块再说。

游三玩水 说:

新书跪求支持,砖石票、推荐票、收藏砸来,砸晕作者。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畜生,你们居然敢这样对我女儿!
  • [现代]把女儿卖掉之后…
  • [玄奇]人死倒栽葱,最恐怖的故事……
  • [现代]为什么富二代喜欢玩别人女朋友?
  • [现代]还有完没完,没劲了啊...
  • [现代]谁都不可以碰我妹妹…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