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夜行

第七章、渡魂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1-06-30 20:27:52

到了工地,我让尤郁带我到那工人坠楼和那对母子上吊的地方看了看,果然,这两个地方都有很深的怨气凝结,连土壤都已经被腐蚀变黑,看来,这一家子不是很好对付啊。

我又四处走了走,除了这两个地方以外,别的地方只有淡淡的怨气,看来,他们已经不在这里了。

按理说,新生成的厉鬼是不能离开死亡的地方太长时间的,除非怨气过大,导致他们短时间之内戾气大增,才会如此行动自如。

尤郁见我站在那里半天没有说话,走上前问我“大师,我们,什么时候去救我老婆孩子,我怕。。。”

我拍怕他的肩膀,示意他稍安勿躁,我问他“除了你家和办公室,有没有在别处见过他们。”

尤郁摇摇头,我又问道,“你之前说,他们只是在你办公室窗外盯着你,却不是在屋内,办公室里,你是不是供奉了什么?”

尤郁想了想,“啊,我想起来了,前端时间我托朋友请来一座关帝像,一直在供奉着,会不会。。。”

“这就是了,不过有一点我想不通,关帝怎么会对你这种人进行庇护。”我斜了一眼尤郁,“走吧,我们去你家看看。”

尤郁没敢反驳我的话,只能跟着我走,我们开车来到了尤郁的别墅,到了别墅之后,我四处看了看,笑了声说道,“哼,看你家这房子,少说也得一两千万,怎么就拿不出那些赔偿呢,走吧,进去看看。”

尤郁这一晚上被我损的够呛,但也不敢言语,我让他打开了门,走进去之后就感到两股强大的戾气迎面而来,一个女人领着一个小孩坐在地上,那小孩嘴里不知道吃着什么,满嘴得血,吃吃的看着我在笑。

尤郁走进来之后,被眼前的场面吓的大叫一声,转眼就哭着喊着,“老婆,儿子,你们这是怎么了。”

我将黑刀从袋里拿了出来,杵在地上说道,“孽畜,即成鬼就不该滞留阳间,更何况占据人身,徒增罪孽,我劝尔等速速现身禀明冤屈,我自会为尔等做主,如若不然,休怪本尊无情,将尔等送入地狱受苦,不得轮回。”

我用力的将刀在地上震了震,一道黑色圆环四散开来,将整栋别墅笼罩,怒喝道“还不速速现身,更待何时。”

那女人和小孩儿被黑光所笼罩,张着嘴嗷嗷叫着,但就是不现身,我怒哼一声,“既然如此冥顽不灵,就休怪本尊无情了。”

我一个滑步来到那对儿母子面前,一手一个抓住他们的头颅,大喝一声,“给我出来。”

我双手用力一拔,两只厉鬼就被从尤郁的老婆孩子身体里拽了出来,一扬手,两只厉鬼就撞到了墙上,化作一团黑烟。

我把尤郁的妻儿拉到身后交给尤郁,眼睛盯着逐渐幻化鬼身的那对母子,那对母子重塑鬼身之后大声的冲我吼叫着,我没有理会他们,因为我感到,又有一股强大的戾气朝尤郁他们扑了过去。

我赶到尤郁身边,黑刀一摆,挡住了那股戾气,那股子戾气被我挡开之后,化作一个身穿工作服的鬼身,看来,就是那死去的工人了。

那工人悲愤对我说道,“你是谁,为什么要阻挡我们,你跟尤郁也是一伙的吗?”

我将黑刀扛在肩膀上,“他喝了我的茶,那么这事儿就归我管,我知道你们有怨,但不管如何,都不是你们陷害无辜之人的理由,现在,我给你们两个选择。”

“第一,我让你了却愿望,你带着妻儿前去投胎,第二,我将你们送进阿鼻地狱,万劫不复。”

那工人吼道,“我只有让尤郁去死这么一个愿望,其他的,都不重要,你要么让我杀了他,要么,你就跟他们一起去死吧。”

我将黑刀插在地上,“既然你不知好歹,那我就做一次渡魂之人。”

那厉鬼吼了一声,“看今晚,是谁给谁渡魂”那厉鬼幻化万千鬼影,四面八方的朝我们扑了过来,我将尤郁护在身后,哼了一声“不自量力。”

我将左手叠在右手之上,顺时针在身前画了一圈,往前一推“山河借力,不动如山。御”只听咚的一声响,在我和尤郁他们身边形成一道黑色的光幕,我让尤郁他们待在里面不要随意走动,拔出地上的黑刀,随手一挥,一道黑色刀芒斩出,那些鬼影就被我消灭了大半,我又挥了几刀,那男鬼幻化的鬼影都被我斩灭。

我右手持刀前指,那男鬼冲我大吼一声,一阵鬼气涌现,在他手里变成一根铁钎,向我冲了过来,铁钎用力的朝我砸了下来,我顺势一闪,左手虚虚握拳,泛起淡淡的星光,用力打在了他的鬼身之上,那男鬼被我打的嗷嗷直叫,想要隐身退走。

我那里会容许他再度消失,黑刀一挥,打碎了他手里的铁钎,随即横砍一刀,那男鬼堪堪躲了过去,正在这时,两条长长的舌头分别缠住了我的双臂,我抬头一看,那女鬼和小鬼倒挂在在顶棚之上,用力的缠着我。

那男鬼见我被缠住,桀桀的笑了起来,手上再度出现一根铁钎,狞笑着向我走来。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妹子,自己上来……
  • [现代]“美女,只要活下来真的做什么都可以?”
  • [现代]嫂子,我这手法还行吧?
  • [现代]明天可不许太早就结束!
  • [历史]金莲,今晚来我房里吗!
  • [现代]睡不着的时候总听得到…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