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鉴宝师

第一章 娘子,你被骗了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1-09-02 15:50:08

“别躲,说的就是你,快把我的东西还给我。”

“你这人怎么随便拿别人的东西呀,小偷吧!”

“别用这么无辜的眼神看着我,我不吃你这一套,赶紧的,不然我报警了!”

沿海市,一家咖啡厅内,司徒胜一脸无辜的看着眼前的女子,不知所措。

女子名叫李倩云,是李氏古玩拍卖会的高层之一。

她身材高挑,穿着一身职业装,看着很有味道,就连此刻生气时的模样,都带有一丝可爱味道。

“你拿了人家东西就赶紧还给人家,这店里都有监控,你跑也跑不掉的。”

有美女在旁,这些看热闹的也壮起了胆气,冒充起了英雄,不停的对司徒胜指指点点。

司徒胜内心是无比憋屈的,自己只是来相过亲而已,被相亲对象放鸽子也就算了,怎么还成小偷了?

再说了,他前世乃大明王朝的御用广储司司长,官拜正五品,手下不知多少旷世珍宝都归他管辖呢,他怎会行那盗窃之事?

若不是因为心直口快得罪了朱棣,落得满门抄斩,奇奇怪怪的重生到了现代,那现在小日子还是吃香的喝辣的呢!!!

“姑娘你认错人了吧?”

司徒胜站起身来冲着李倩云说道。

李倩云也是个火辣性子,一把拽住司徒胜的衣袖:“你休想抵赖,我李倩云可不是好欺负的,说,跟踪我多久了,你是谁家派来的?”

“等等!”司徒胜一愣,随即语气柔和了几分,不再似刚才那么强硬:“你说你是谁?”

“你别怪我是谁,我看我今天要是不报警,这件事是解决不了了。”

说话间,李倩云就奔着手包中的电话抓去。

而就在这时,门口处一名老者慌乱的跑了过来。

“李总,找到了找到了,原来是落在了车里。”

这一下真相大白了,周围的人群也散去了,李倩云也反过了味,俏脸一红,难为情的看向司徒胜。

“……那个……不好意思,对不起对不起,实在是东西太贵重了,我就有些着急了,我请您喝杯咖啡吧,抱歉了!”

司徒胜刚才那般意外也是有道理的,因为眼前这个李倩云不是别人,正是他的相亲对象。

嗯……司徒胜重生归来不过数日而已,所以他还不是很理解相亲这个词是什么意思。

在之前,男女本人对自己的婚姻是没什么话语权的,一切都要听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连天子都不能例外。

哪里有像现在这般可以自由恋爱的。

所以在司徒胜父母安排了这场碰面后,司徒胜的内心还是有些小激动的,以为只要走完这一过场,那就离洞房花烛不远了。

“无妨,李姑娘,我叫司徒胜,奉家父之命前来,不知姑娘对我可还算中意,这是在下的生辰八字。”

李倩云听闻这一席话直接愣在了原地。

相亲会他也参加过不少,也算是有一些相亲经验的,见过不少奇葩,可没见过司徒胜这般奇葩的,喜欢拽词不说,竟然还带着自己的生辰八字。

这也没什么奇怪的,在古代,男女双方“相亲”都是要互换生辰八字的,只要接了,那这事就算定下了。

“好好,您好,我是李倩云,不好意思哈,刚才情急之下误会您了,这东西对我十分重要,是公司花重金拍来的,若是丢失了,这钱恐怕就要我自己补了。

李倩云哪里懂那些礼仪呀,为了不让司徒胜难堪,便顺手接过了司徒胜的生辰八字,同时也跟着解释起了刚才的事情原由。

这一行为让司徒胜心中十分喜悦,不免的话也多了起来。

“原来如此,在下时常听家父说李姑娘知书达理,为人端庄典雅,万万不是那鲁莽之人,看来所言非虚。”

“李姑娘可否把宝物给在下端详一番,我对鉴宝一事也略懂一些。”

如果是平时,李倩云是万万不会这么做的,但考虑到刚才的尴尬场面,李倩云也就答应了下来。

铜杯刚一露面,司徒胜就皱起了眉头。

接过手看了不到十秒后便就物归原主了,压根不像是有欣赏之意。

“李姑娘,恕在下直言,此物乃是赝品!”

李倩云气极反笑,皱眉回道:“这是我在拍卖会上拍下来了,怎么可能是赝品呢……算了,跟你一个外行争辩这个也没意思。”

“李姑娘,以后我们也是一家人了,所以此事在下不得不说,你手中的铜杯确实是赝品。”

“什么就一家人呀!”

李倩云一听司徒胜占自己便宜顿时拍案而起,她可不是好欺负的,性格泼辣的狠,当然了,这也是为何人如此漂亮却迟迟嫁不出去的主要原因之一。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怎么就不是一家人了?”

司徒胜一脸无辜的站起身来看向李倩云,不知后者为何突然就恼火了。

“好好好,一家人是吧,娘子是吧,行,那你倒是说说我这宝物怎么就是赝品了,今天你要不说出个一二三来,老娘定饶不了你。”

司徒胜也不慌乱,这等于是他的老本行,这点小事,对他而言太简单了。

“玲珑八角杯,明朝年间官窑制。”

“杯呈方形,敞口,深腹,折底,杯胎厚重,例外均施。”司徒胜说了一堆专业用词后,顺手抓起了“赝品玲珑八角杯”继续补充道:“这玲珑八角杯的由

来也简单,只因燕王朱棣攻打瓦次期间,酷爱美酒,又不方便携带,才令人创出了此物。”

李倩云虽然心里挺震惊的,但嘴上还是不饶人。

“你说的这些稍微懂点古玩的都知道。”

“别急呀!”司徒胜对自己的“娘子”脾气还是很好的,并没有因为对方的催促而恼火:“娘子你且看这杯底。”

说话间,司徒胜就把杯底空了过来。

一行小字,清晰可见。

“洪武五年制。”

讲到这里已经够了,妥妥的赝品,时间都对不上了!

“李总……是……是属下无能,此事属下愿意承担!”

老者瘫软在座椅上,擦拭这豆大的汗珠,脸色惨白。

“看不出来也不足为奇,这件赝品做的也还算精美,糊弄下外行足够了!”

司徒胜说的是心里话,并没有讽刺的意思,但在李倩云耳中却有些落井下石的味道。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妹子,自己上来……
  • [现代]“美女,只要活下来真的做什么都可以?”
  • [现代]嫂子,我这手法还行吧?
  • [现代]明天可不许太早就结束!
  • [历史]金莲,今晚来我房里吗!
  • [现代]睡不着的时候总听得到…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