臧门诡纹

第18章:大概是累了吧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2-02-25 22:28:51

啥意思?

他要一个人对付这五个人?

冲动了点吧?

“是他们冲动。”说完,我还没反应过来三叔就直接冲了上前。

同时赶尸人也开始晃动起手中的铃铛。

南海咒师倒是没动,只是继续开口道:“吴白省,何必呢。我们五个联手你肯定是斗不过我们的。与其到时候被我们分尸了,不如你乖乖的献出你的血让我们开棺。到时候我们说不定还能留你一命。”

什么?!

他们要打开这铁棺材,疯了吗?

要知道这铁棺材一般都是镇尸用的,而这东西放出来那可就是一祸害。

难怪三叔让我守着铁棺材。

想到这我赶忙也爬上了山顶,原本我还在想。自己势单力薄爬上山顶要是跟他们五个中的睡对上怕都不是对手。

谁曾想,等我爬上来的时候,山顶上除了呼啸而过的大风,就只剩下那具纹丝不动的铁棺材了。

至于南海咒师,湘西赶尸人,他们五个人早已被三叔逼的不得不下了山。

我倒是接着地势的优势看了看,不过最初的担心,在看到三叔一人完全吊打他们五人后。

我就再没什么担心了,尤其是那湘西赶尸人,他们的铜铃都差点将对方给缠住了。

不过南海咒师也没好多少,真本事不及我三叔就罢了。

只是嘴上不停的逼逼,可惜我三叔根本不接招,原本我还想要提醒三叔,不要接南海咒师的话,因为他们可以通过言语下咒于无形。

现在看来完全是我多虑了,从头到尾南海咒师三人是又打又说,还时不时的想要通过身体接触我三叔。

但最终的结果是三叔一双手套,直接将三人隔绝了不说。还借力打力,结果南海咒师碰到都是湘西赶尸人。

看着赶尸人脸上顿时泛起一阵黑雾,我忍不住大笑了。

显然他们这是中咒了啊。

谁曾想我这一笑,倒是引来了南海咒师的注意,他们被三叔困着打不上来,只是朗声喊道:“山顶上的姑娘,你笑什么?”

见我不说话,其中一名南海咒师又道:“你可敢接下我的话吗?”

我理都没理他,我神经病才会赶着被他下咒。

“哈哈哈,南海咒师别白费心机了,我这大侄女比我都鸡贼。她怎么可能会上你的当。”三叔终是看不下去了,当即大笑道。

听到这话,其中一名南海咒师面色顿时一变,但随后他似又想到了什么大喊道:“李云,你还想不想要回你的尸体了?”

“想的话就赶紧把这个女的给我抓过来。”

呵,听到这话我笑了。

三叔也笑了。

两个赶尸人也笑了:“吴白省,我奉劝你乖乖束手就擒,否则你这大侄女被鬼气所侵可不是闹着玩的。”

“是吧,我可真是太害怕了。”三叔阴阴一笑。

旋即一个反手,将其中一个赶尸人的一串铜铃给扯断了,随之开口道:“哦,抱歉,太紧张了所以手上失了分寸。”

这赶尸人的法器就是铜铃,手上最大的那个叫镇尸铃。

身上一串小的叫本名铃,这铃铛可是跟他们的命数息息相关,而三叔这么一扯,等于让赶尸人不死也没了半条命。

所以赶尸人先是身躯一僵,随后“噗”的一下吐出大口的鲜血:“吴白省,你敢……”

可惜后面的话,他还没说完整个人都后脑一扬重重到底。

“秦老二!”为首的赶尸人看到这一幕,痛心疾首的大喊道:“吴白省我今日不但要取你的血开棺,还要将你碎尸万断!”

啧啧啧,梁子结大了。

“大侄女,你还是小心自己吧。我这还轮不到你担心。”三叔远远的回道。

得咧。

他这样说,那我也就不替古人担忧了。

旋即收回了观战的目光,看着已经走到了我跟前的李云。

“聊聊?”我看了李云一眼道。

别说再血肉模糊,再破碎不堪,看久了也就习惯了。

“臧姑娘,我奉劝你还是乖乖跟我下山去,否则的话被鬼气侵蚀可不是闹着玩的。而且你这小脸蛋这么好看,也希望变成我这样吧。”李云,显然没有把我的话放在心上,反倒是一味的威胁道。

我没有理会他,而是拿出随身携带的纹身工具。

用最快的速度画好了一个纹身。

随后才道:“李云,看来你并不了解我臧门的鬼玺纹。”

“呵呵,鬼玺纹听名字挺唬人的啊。但那又怎样?难不成还真有可以修补魂魄的纹身?”李云嘲讽道:“我那是为了骗吴白省过来,才假装被你忽悠的。”

“还价格不菲,哈哈哈,真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他笑的太过得意了,以至于脸上的烂肉都在颤抖。

我实在有些看不下去了,不得不打断道:“李云,不管你信不信。我只说一次鬼玺纹不但可以修补魂魄。还可以直接让你魂飞魄散。所以我奉劝你别作死。”

他魂魄本来就已经破碎了,如果我手上有趁手的法器。根本不用鬼玺纹都可以将他打的魂飞魄散。

如果用,鬼玺纹的话,只能让他连超生的机会都没有。

所以如果可以我还是挺不想用的。

谁曾想就在这时,三叔的声音再度传来:“咋啦,你俩还聊出感情了?不知道阴魂接触多了,也会伤身吗。”

三叔言下之意很简单,就是我现在还不动手,准备等过年吗。

只是,我没想到的是三叔说这话到时候,竟然都已经站到了我身后。

那下面的五个人呢?

“喏,全部都在下面休息,估计是累着了吧。”三叔淡淡地说道。

我和李云同时朝下看去,然后我俩神色都不太好了,因为三叔所谓的休息。是三个南海咒师,两个湘西赶尸人都宛若尸体一样趴在那。

若不是他们时不时还能抽搐下的身体,我真以为他们永远休息了。

“姓臧的你去死吧!”谁曾想都这个时候了,李云竟然发狠的朝我扑了过来。

我没想到都这个时候了,他不是逃之夭夭,反而还想着要我的命,这脑回路也是够新奇的。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叔,我婶婶昨天被我强行弄了…
  • [现代]美女如云,谁还做舔狗
  • [现代]你妹妹水多,弄着真舒服
  • [现实]王寡妇又润又滑,十里八村的汉子们都说好用!
  • [现代]老师,给我蹲下来张开嘴
  • [玄幻]不是让我继承宗门么,你让我做鸭是什么意思?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