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做殡葬那些年

第002章 人送外号诡见愁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2-04-28 20:11:35

“爷爷!这……”

我从刘校长身后惊恐的指向那已经飘散的青烟。

爷爷却对我摆摆手:“你个小崽子大惊小怪搞什家伙。”

爷爷训了我一句后并未接刘校长的茬,只是继续抽着烟杆。

刘校长扭头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我爷爷:“姜老板,姜九爷,我……我是托朋友才找到你们这的,都说你是高人,求求你救救我,多少钱我都愿意出!”

见爷爷还为搭话,刘校长又说道:“事情解决了,我让姜淮回学校,我帮他证明他不是偷看,也不是色狼,我我……我发通告对姜淮道歉!”

似乎这才是爷爷最想听到的话,爷爷一笑:“哎哟,刘校长,这事情闹的,都是误会。”

“您说说看,遇见什么事情了?”

其实我们野茅山真正厉害的地方并不是殡葬一条龙,而是捉鬼灭煞。

正所谓:天下符咒千万道,唯有茅山定阴阳。

之所以爷爷干起殡葬,是因为时代变迁,人总要学会变通,跟上潮流,这样才不会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

在爷爷的提问下,刘校长说起了最近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

简单一句话概括,他撞鬼了,李萱死的当晚他就撞鬼了。

回家的路上,刘校长点根烟的工夫,他就感觉副驾驶上做了个‘人’。

扭头看去,正是抱着孩子的李萱。

刘校长説,要不是自己反应够快,他已经下去陪李萱了。

停稳车后,他再看副驾已经没了李萱的踪影,他以为是自己眼花。

晚上睡觉的时候,他感觉有东西在身上跳动,还有什么东西搞着他的头发。

睁眼一看,竟然是李萱怀中抱着的那个死孩子骑在自己身上对自己怪笑,口中的哈喇子还滴的他满额头都是。

刘校长吓破了胆,起身想跑,却看见李萱低着头堵在门口,还有不知名的黑色液体啪嗒啪嗒顺着裙摆滴落到地上。

“呜呜呜……姜老板,我活这么久从来没受过这样的惊吓!您告诉我,呜呜呜……”

刘校长哭了,一把鼻涕一把泪。

没等爷爷开口,我抢先说道:“怎么别人都不找就找你,孩子不会是你的吧!”

“小崽子你乱说啥子,闭嘴!”

爷爷骂我的一噘嘴,一屁股坐到一边。

我只是随口来了一句,可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刘校长连忙解释说怎么可能,爷爷摆摆手打断他:“刘校长,那李萱找上您,没有提点啥要求?”

刘校长一愣,仔细回想后摇摇头:“没有。”

“这就怪了,鬼缠人要不然是要东西,要不然就是要命。”

“啊!姜老板!难不成她!她想要我命?可为什么呀!”

“莫慌,您先回家,晚点我让姜淮过去看看。”

“姜淮?”

刘校长急了,他以为爷爷是记恨之前在办公室里被骂的仇,故意说让我去。

他立刻慌张的抽了自己两下:“姜老板!您可千万要大人不计小人过!之前是我有眼无珠!有眼不识真人!”

爷爷拉住刘校长的胳膊:“您这是干啥,没得事。”

说着,爷爷将我推到刘校长面前站好,解释道:“刘校长,我们这一行,讲究一个因果,这事情最先姜淮发现,却因为你不相信我们这行,你阻止姜淮,导致李萱的死,你们两人身上都有了因,李萱死后化成鬼去找你,想要解决这事情,就必须让姜淮去,只有这样你们两人才能得到各自的果。”

刘校长听的并不是很懂,他在乎的是我能不能帮他解决好。

很快,我爷爷给他打了一强心针:“对于我家这小崽子的本事,您就放心吧,我解决不了的,他都能解决掉,您不晓得,这小子可是天生阳命,你可以理解成鬼见愁。”

爷爷这可没有忽悠刘校长,天生阳命,鬼见愁都是真的。

我的天生阳命,不是和小说里那样,活不过多少岁,或者别的怎么样。

就是天生阳气重,鬼属极阴,阴惧阳,所以我是鬼见愁。

阳命的好处就是从我爷爷那学东西的时候,没怎么被打。

“那……我……姜淮,校长先谢谢你了,之前是我错怪你了。”

我没有搭理他,只是哼了一声,心里想着他怎么还不喝茶。

“刘校长,那您就先回去,留个地址,晚点我让姜淮准备好就过去,您也不用担心,姜淮这孩子,心善的狠。”

刘校长见状只能点头答应。

他走后,我望着那杯他没有喝的茶心中有些失落。

“爷爷,我不想去。”我丝毫不掩饰对刘校长的厌恶:“本来就是,那李萱不找别人?就找他?他长的帅?肯定有问题!”

我继续说道:“这样的人,我没去揭发他就是好事了。”

爷爷斜眼瞅我,我连忙闭嘴,不然我后脑又得挨上一下。

“我教你那么多东西白教了?李萱刚死,就能化成厉鬼?你之前为什么去找李萱?多动动脑子!”

“我去煮饭。”

淘米的时候,脑袋在想着爷爷的话,以至于我都没发现米都被我倒进了水池。

爷爷提醒的没错,人刚刚过世,三魂七魄都会处在一个迷茫期,也可以理解为糊里糊涂的,压根就不信自己死了。

有句老话,前三迷茫无肉身,后四信死七回魂。

大概意思就是说前三天都不相信自己死了,后四天相信了,然后第七天回魂。

所以李萱刚死化成厉鬼这事情根本不成立,我当初为什么找李萱,因为我看见一鬼婴骑在她肩膀上了进厕所!

是鬼婴影响了李萱的魂魄!

“哎呀!”

我这正想到关键点,爷爷又从后面给我来了一下:“干什么!你想你爷爷连稀饭都吃不上?准备让我晚上喝电饭煲煮水?”

这一下没白挨,毕竟粒粒皆辛苦。

吃完饭,我收拾了一些东西放进书包,就在我出门的时候,一对和我父母差不多大的夫妻哭红着眼和我擦肩而过。

我回头看,这不是李萱的父母吗?之前在学校见过一次,他们来了?找爷爷?

愣神间,李萱父亲的话传进我耳中:“放心,他一定不得好死!”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美女你谁啊?哎~压轻一点……”
  • [现代]你背着我干这种事儿,你还是人吗?
  • [历史]真的没有了,娘娘,放过我吧……
  • [现代]说好的今晚陪我。娃娃嗝屁丸我都买好了…
  • [历史]“你轻点弄,别被皇上听到了……”
  • [现代]不是说好喝酒吗,你带我来酒店干嘛…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