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小县令

第1章 县令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3-11-15 19:35:02

安城县县衙。

正是三月春意浓,桃花娇艳,喜鹊报春。

衙门门前的石狮上已经满是青苔,依旧透着一股威严。

正值晌午,内堂里面。

一张软榻上,一位青年斜斜地趴着,身上的官袍凌乱,乌纱帽已滑落在地板上。

只是他的嘴角勾勒出一丝淫荡的笑容,仿佛是在回味某些不可言述的事情。

可是等江城睁开眼,映入眼帘的却是一间古典韵味的书房,笔墨纸砚整齐地陈列在书桌上,一两个古式花瓶摆放在书架上。

“卧槽!这是哪里?”

江城惊得魂飞魄散,他正在房间内欣赏岛国的动作片,可是特么的一觉醒来却来到了这种鬼地方。

“好痛!”

突然,一段陌生的记忆涌入脑海,江城感觉头痛欲裂。

“江城,大正五年参加乡试,中举人。”

“大正七年秋,参加殿试,名列三甲之列,入选翰林院。”

“大正八年初,得罪平阳公主,被贬黜到安城县为县令。”

“如今是大正十年,为官三年来,与乡绅勾结,为官不仁,鱼肉百姓,臭名远扬。”

……

“卧槽!原来前身这么牛逼!”

江城惊讶得合不拢嘴。

十六岁参加乡试,便成为举人了。

这在古代绝对算得上天纵奇才了。

江城可是很清楚,古代的科举有多难,那可比高考难太多了。

十八岁就成为进士了。

可惜命不太好,居然得罪了朝中的权贵。

平阳公主。

那可是权倾朝野的女人。

那女人长得倾国倾城,可是却克夫。

嫁了三任丈夫,不是新婚之夜嗝屁了,就是新婚之前离奇死亡了。

平阳公主就成了人们口中的“丧门星”,无人敢娶,而她便一门心思地钻营权力。

当初的江城还是一个意气风发的青年,见平阳公主权倾朝野,欺凌百官,便勇于上奏,请求陛下限制平阳公主的权势。

可是,这折子还没递上去,便被平阳公主知道了。

很快,江城便被贬黜到了安城县。

从此,他心灰意冷,听之任之,做了一个糊涂县令。

前几天,本地的胡员外送来了一位娇滴滴的小美人,昨晚江城正欲享用,谁料居然一命呼呜了。

江城想起了那位十五岁的小美人,嘴角勾起了笑容。

江城还是很满足现状,虽然自己没穿越成皇帝或是皇子,可是县令,那在古代算是大人物了。

所谓破家县令、灭门知府,在古代皇权不下乡,县令便是地方上的土皇帝。

可别被电视剧洗脑了,真以为县令只是七品芝麻绿豆的小官。

正当江城沉寂在未来的美好幻想时,突然赵班头急冲冲地走进屋内。

“如此慌慌张张,成何体统?”

江城喝道。

“大人,县衙大堂有人击鼓鸣冤。”赵顾言道。

“有人击鼓鸣冤?那需要本官审案?”

江城整理官袍,戴上了乌纱帽,淡淡的道。

“嗯?大人要审案?”

赵顾言都愣住了。

这三年来,江县令成天醉生梦死,甚少审案,而且还闹出了不少笑话。

一直都是陈典史审案。

他进来只是例行禀告一声而已。

突然,大人要审案,这又是发了哪门子的疯?

不会丢人现眼,闹出什么笑话吧。

“难道有什么问题?”江城问道。

“没有问题。”赵顾言道。

县衙大堂。

一群衙役听说老爷今日亲自审案,都慌了神。

众衙役慌乱的整理衣服,手握杀威棒,站成一排。

等到江城来到大堂的时候,发现高悬明镜的牌匾下都结了厚厚的蜘蛛网,连惊堂木都落了一些灰尘。

“将犯人带上来。”江城拍了下惊堂木。

“威~武!”

衙役齐声道,瞬间衙门里那股威严的气息上来了。

“叮!极品功德系统已激活!”

宿主:江城

官阶:七品

功德点:0

武功:无

智力:86

体力:25

随着一道清脆的提示音响起,江城的脑海里出现了属性的面板图。

智商还行。

毕竟,自己前世也是上过大学的,虽然不是985,那也是211。

而且,这副身体的主人十六岁就考上了举人。

可是,这体力值才特么的25,连普通的农夫体力值都有40。

果然是文弱书生,肩不能提,手不能扛。

江城心中惊喜,没想到传说之中的系统果然降临到自己的身上来了。

所谓功德,那就让做好事呗,做个好官。

“叮!本系统正式发布任务——偷牛案!”

“难度:入门级。”

“奖励:功德点100,同时获得新手大礼包。”

“入门级,应该不是很难。有了这系统,呵呵,老子便有能力向平阳公主复仇了。”

江城融合了前身的记忆,这仇恨自然也继承下来了。

他可没忘记平阳公主是怎么对付他的。

被关在暗无天日的监牢内一个多月,受尽煎熬,若不是几个同乡的官员求情和他老爹花了一大笔钱,平阳公主都不会放人。

最后,看在十万两白银的面子上,平阳公主这才允了这件事。

“你这小贱人,等老子回到京城,老子要打肿你的小屁股!”

江城心中冷笑。

不过,江城现在有些紧张。

现在衙门口,聚拢了不少围观的百姓,他们是擂鼓之声过来听审的。

这次审案一定要办得漂漂亮亮的。

不过,百姓们看到县令突然审案,这可真是稀奇事。

“这个狗官居然审案了。”

“他会审什么案,指不定又是一起糊涂官司。”

“他闹的笑话还少吗?”

这时,赵顾言将犯人带过来了。

只见一个身材佝偻,头发花白,穿着破旧布衣的六旬老者走了过来。

而他身后是一名老气横秋的年轻人,叼着一根稻草,牵着一头小黄牛,流里流气地走过来。

跟在两人身后的是一个文质彬彬的中年人,面容白净,颌下长着浓密的胡须。

江城这才想起,这是自己的师爷。

李文斌。

“大人,小老儿要状告牛二偷牛。”

老头跪下后,痛哭流涕,大声道。

“王老五,你可别乱说,你说这是你的牛,你有证据吗?你叫一声,这个牛能答应吗?”

牛二趾高气扬,得意洋洋地叫道。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叔,我婶婶昨天被我强行弄了…
  • [现代]美女如云,谁还做舔狗
  • [现代]你妹妹水多,弄着真舒服
  • [现实]王寡妇又润又滑,十里八村的汉子们都说好用!
  • [现代]老师,给我蹲下来张开嘴
  • [玄幻]不是让我继承宗门么,你让我做鸭是什么意思?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