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帝你别后悔!

第1章 科学的尽头就是烧开水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3-12-31 21:33:19

大炎王朝,土城县。

县令陈一正在城外的河边,指挥着一群村民打水。

村民们把河水倒入一台金属的容器内。

随着容器中炭火的焚烧,河水被煮开,一根烟囱往外冒着烟。

随即,容器后方的一辆辆车碾被拉动了。

蒸汽机!

火车!

这些发明,比这个时代还早了上千年!

陈一摸着下巴,笑而不语,暗喜道:“果然,科学的起源和尽头都是烧开水,在我那个时代,核能看上去高大上,其实还不是要烧开水。”

没错,陈一是穿越者。

原本是军人的陈一,在抗洪时被洪流卷走,随后便穿越到了这里。

起初,陈一投靠一方诸侯王陈浮生,凭借他从现代社会带来的知识,暗中为陈浮生建立大炎王朝立下赫赫功劳。

陈浮生于是将陈一召为驸马,与膝下唯一的公主陈静疏成亲。

随着帝国的统一,逐渐掌握实权的陈静疏,却将陈一放逐到了这土城县,当一名县令。

土城县地处边疆,可谓是穷乡恶水。

老百姓都饿到吃树皮了。

户籍十不存一,民不聊生、饿殍遍地……

不过,随着陈一的到来,这里的一切都发生了改变。

只要能让老百姓富起来,陈一什么事情都肯干。

此刻,陈一环视着四周,看着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他却一阵苦笑。

“别人穿越当驸马爷,都是一路开挂往上爬,我倒好,直接开倒车,一路从驸马爷当到了破县令。”

“而且更夸张的是,这个破县令,居然是个随时都可能会死的高危职业。”

“赚着卖白菜的钱,操着卖那啥的心,真倒了八辈子霉!”

陈一越想,越是欲哭无泪。

这时,一名衙役跑了过来,急匆匆道:“老爷!不好了!出大事了!”

陈一这才回过神来:“什么事情?”

衙役紧张兮兮:“帝储来了!”

陈一眉头一皱:“终于来了……去吧,按计划办。”

与此同时,帝国的官道上,一架马车正在赶往土城县的路上。

马车后,是一支全副武装的护卫队。

马车内,一位容貌绝美的妙龄女子,正对一旁的老者吩咐着事情。

“父皇病重,此次派我前往土城县,旨在斩首县令陈一。”

“陈一虽然之前是我丈夫,但父王说他擅摆弄奇巧诡诈,父王殡天后,陈一必为帝国之患。”

“张尚书,你可已经收集好治陈一死罪的证据?”

这位妙龄女子,正是大炎帝国的帝储,陈静疏,是陈一的前妻。

她更是大炎帝国未来的女帝!

陈静疏身旁的张尚书捋着胡须,道:“回殿下,陈一当初在当驸马的时候,也算是任劳任怨,我查遍卷宗,也找不到他半点的罪证。”

陈静疏不悦:“难道就没法治陈一的罪了?”

张尚书淡淡一笑:“非也,陈一被发配到土城县已有数年,陛下当初的圣旨上写的很清楚,如果土城县财政不能达到一万两白银,可治死罪。”

陈静疏笑了:“土城县是大炎最贫困的县,一万两白银?别笑死人了,我看他连一百两白银都拿不出来。”

张尚书点了点头:“是啊,我听说,陈一被发配此地后,终日饮酒度日、不思进取,妄图制造他无心争权的假象,可惜啊,陛下深谋远虑,岂会留下他这个螟蛉之子?”

陈静疏欣然道:“那就简单了,县令陈一,任职后玩忽职守,荒废政业,其罪当诛!明日午时便可在集市斩首示众。”

张尚书笑而不语。

然而就在这时,马车忽然停了。

二人随即颠簸了一下。

陈静疏怒斥:“搞什么?”

一个仆人掀开帘子,惊慌失措道:“殿下!这路……这路……马不敢走了!”

张尚书愤愤道:“大惊小怪!土城县再穷,至少有土路可以通行!什么马这么娇贵?”

仆人连连摇头:“不!不是这样的!殿下!张尚书,你们快来看啊!”

二人随即下车。

只见马儿都瞪大了双眼,望着前方,踌躇不敢前。

接下来的一幕,让两人下巴都差点掉了下来!

只见远处的城池,城墙高耸入云,壮观程度更胜皇城!

而城外的马路,宽敞得无可附加,全是犹如一条巨龙蜿蜒在城前!

如此巍峨景象,让陈静疏觉得自己看到了仙境!

她震惊道:“我……我们这是误入仙境了?”

张尚书连连摇头,指着城门道:“殿下!不!这的确是大炎的城池!”

陈静疏望去,只见城门上面雕刻着大炎的图腾,应龙。

她喃喃道:“莫非……这就是土城县?我的天啊……”

张尚书一跺脚,怒道:“哎呀!养虎为患了!这陈一肯定是想自立了!”

陈静疏这才猛然回过神来,急道:“那还等什么?出兵平反啊!”

张尚书:“我这就禀明陛下……”

可话音刚落,却见对面城墙上,一千枚火炮齐射!

天空中,瞬间出现一朵朵焰火!

城楼上,一个打更士兵拿着喇叭高喊:“入夜!欢迎来到不夜城,土城县!”

随即,更夸张的一幕出现了。

马路周围,居然亮起了路灯!

而城内商贩们,也纷纷点亮了灯台。

没错,是电!

早了一千年的电!

居然出现在了这座帝国曾经最贫穷的县城里面!

虽然现在正值黄昏,天色还没黯淡下去,但城中的灯光,竟瞬间把土城县烘托成一座璀璨的夜之城!

陈静疏一个踉跄,没站稳,差点跌坐在地上!

几个侍从赶紧扶住了陈静疏。

连见过不少世面的张尚书,这时候也慌了,他转头望向陈静疏,颤巍巍道:“殿……殿下!还要出兵平反吗?这打得过吗?”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叔,我婶婶昨天被我强行弄了…
  • [现代]美女如云,谁还做舔狗
  • [现代]你妹妹水多,弄着真舒服
  • [现实]王寡妇又润又滑,十里八村的汉子们都说好用!
  • [现代]老师,给我蹲下来张开嘴
  • [玄幻]不是让我继承宗门么,你让我做鸭是什么意思?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