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诡局

第1章 第一章 养子冲煞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4-01-19 17:10:17

老山坳,耙子岭,傍昏时分细雨如麻。

破旧的茅屋阴暗逼仄,空气中透着一股潮湿的霉味。

我坐在废旧的铁皮轮椅上,坐在炉边,望着柴火发呆。

咕嘟咕嘟——

砂锅里炖的安胎药,顶着盖子涌出。

“哎呦!”

奶奶重重的一巴掌,抽在我的后脑勺,并迅速掀开砂锅的盖子,用小勺搅合着。

她皴皱能夹死苍蝇的老脸,恶狠狠的瞪着我,“你个挨千刀、砍脑壳的短命鬼!””

“再让药洒出一滴,我割你的耳朵煎药吃!”

我早习惯了家里的打骂,低着头,默不作声的搅着砂锅。

据说,我是大雪天,被奶奶在门口捡到的。

从我记事开始,两条腿就不能动弹。

大概我的亲生父母,因我是残疾,才会将我遗弃。

奶奶一家收养我,并不是因为善心,而是为了‘养子冲煞’。

村里的半仙瞎子说,奶奶家煞气太重,得养一个孩子冲去煞气,自家才能添丁。

奶奶捡到我,取名叫李冲煞。

从记事开始,家里的活就全交给我做。

做饭、扫地、喂猪、清粪、做针线活……

我像是个不用烧油的廉价机器,在这个破败的小家里连轴转着。

一个做不好,非打即骂。

腐朽的日子里,我像是一棵树根朽烂的树,看似活着,实则在熬尽无味的阳寿。

好在闲暇时,我能去隔壁瞎子爷爷家里,听他讲算命时,遇到的奇诡异事。

破庙的野狐、长出爪子和牙齿的活尸、拜仙的老鼠、穿人皮的美女蛇……

我听得如痴如醉,央求着瞎子爷爷,教我通鬼神、断命理、测风水的本事。

瞎子爷爷一个人孤独,也乐得教我。

从识字开始,我学金篆玉函、易经、黄帝内经等,一学就是整十年。

两年前,瞎子爷爷去世了,我哭得死去活来。

他半生眼盲,却给我的人生带来了唯一的光。

奶奶和我爹,却在瞎子爷爷的葬礼上骂骂咧咧。

他们养了我十几年,并不见家里添丁,觉得是瞎子爷爷骗了他们。

被厚厚纱帐挡着的木床上,传出嗲声嗲气的声音,“娘,郎中来了没有?”

门外,穿着蓑衣的老郎中进门。

奶奶满脸堆笑,接过郎中的蓑衣,“您可来了。”

床上,伸出一张粗糙的大手,柔声说:“大夫,您快给我看看。”

老郎中平稳下气息,伸出手把脉,不多时拱了拱手,“是喜脉。”

“老太太,恭喜你家又添新丁。”

奶奶惊喜得老脸通红,“真的!?”

“千真万确。”

老郎中捋着胡须,“我行医几十年,诊脉从没错过。”

床帐掀开,我爹扶着鼓囊囊的肚子,艰难的坐起,激动得额头青筋暴起,眼珠子通红。

“有了!我李家有后了!”

我爹的声音,像是被掐着嗓子的公鸡,不阴不阳,不男不女。

老郎中登时吓得煞白,吓得妈呀一声,狼狈从椅子上滚落。

“妖……妖怪!”

老郎中连蓑衣都顾不上拿,连滚带爬的冲入雨幕中。

奶奶老泪纵横,双手合十,朝着香堂上的神位磕头。

“谢谢观音菩萨,让我李家有后!”

我爹一脸的‘妩媚’,躺在床上,用小梳子打理着连鬓络腮胡。

诡异的场景,让我冷不丁打了个寒颤。

公鸡下蛋,已是不祥之兆。

男人诞子,更是前所未有。

我们家,怕是要有灭门的灾祸了。可我爹和奶奶,却惊喜得像是过年。

安胎药炖好,我挪动轮椅,拿着小勺子,一点点给我爹喂下。

自从肚子开始变大,我爹就没下过床。

木床上,透着一股子腌臜的臭味。

我爹的络腮胡子,油腻腻的,里头已经有小虫子在爬。

我几乎是憋着气,才把汤药喂完。

我爹掀开衣裳,抚摸着自己遍布青筋和血管的肚皮,满是横肉的脸上,挤出宠溺和慈爱的笑容。

“冲煞,你会读书识字,回头翻翻字典,给弟弟取个名字。”

我讷讷的说了句:“好。”

傍昏时分,雨停了。

奶奶推出柴房里的独轮车,罕见的对我露出笑容。

“冲煞,跟奶奶去递地窖捡红薯去。”

我爬上独轮车绑着的竹篓,被奶奶艰难的推着上了后山小道。

冬末、初春,料峭的寒风吹拂,树梢上的残雪被风吹下,落在我的头顶。

我打了个冷颤,缩在竹篓里,只露出一个脑袋。

春雪打头,寒气直冲天灵穴,是不祥之兆。

我从衣兜里,取出六枚五帝钱,倒扣在手心。

三字老阴,变爻为阳,今日我有死局,变数或可一生。

大半夜把我拉到这儿来,我大概知道奶奶的心思。

我问:“奶奶,你是不是要扔了我?”

奶奶没有正面回答,“乖孙,咱家要添新丁,实在养不起多出来的一张嘴。”

“咱家养了你十六年,也对得起你了。”

“你到了下边,别忘了保佑李家的一家三口。”

整整十六年辛勤劳苦,最终换来的,却是这样的下场……

我短暂的悲伤后,很快平复了情绪。

这一家人,狼心狗肺。

瞎子爷爷让他们收养孩子,本意是多做善事,冲化煞气。

可他们恶事做尽,又逼走了我的养母,已经把自己的路给你走死!

西边的老树底下,几只乌鸦叫声凄厉。

我知道,我命中死局的变数来了。

道家之中,乌鸦是吉祥之鸟,又在东方的槐树上。

东方属木,我五行属火、木生火,方能浴火重生。

我说:“奶奶,东边的槐树下风水好,你把我放在那儿,我死后一定能保佑李家。”

奶奶满面的褶子,堆挤出笑容。

“真是奶奶的乖孙。以后清明烧纸,奶奶绝对不亏待你。”

小车停在槐树下,奶奶拿出绳子,捆缚住我的手,让我躺在地上不能动弹。

奶奶扛着锄头,挖出一个二十公分的浅坑,就累得哼哧哼哧喘气。

她把我拖到坑里,胡乱在我身上覆盖了一些雪。

“乖孙,你闭上眼睡一觉,睡着就不冷了,也不疼了。”

奶奶离开,太阳落山,天地昏黑。

雪地冰冷刺骨,我抖得像风中柳絮,皮肉冻得生疼。

没多会儿,我就冻得昏迷了过去。

在失去意识的前一秒,我心中暗暗祈祷,但愿六爻之术的卦象,没有骗我……

不知过去多久,我忽然感觉到,一只温热的柔荑在拍打我的面颊。

耳边,响起女孩清甜的声音,“喂,醒醒!”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叔,我婶婶昨天被我强行弄了…
  • [现代]美女如云,谁还做舔狗
  • [现代]你妹妹水多,弄着真舒服
  • [现实]王寡妇又润又滑,十里八村的汉子们都说好用!
  • [现代]老师,给我蹲下来张开嘴
  • [玄幻]不是让我继承宗门么,你让我做鸭是什么意思?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