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命阴阳师:开局认黑白无常做干爹!

第1章 认了黑白无常做干爹!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4-01-29 11:28:45

老天爷很霸道,每个人都被他强行算过命。

这个过程叫做“过百天”。

所谓过百天,指的就是孩子满百天的时候。

在我们当地,过百天是件很重要的大事。

按照村里习俗,到了这一天,孩子要穿上百家衣,还要出门“认乾”。

父母抱着孩子出门,首先碰到的人,就要让孩子认对方为乾父母,也就是干爹干妈。

虽然习俗有些繁琐,但寓意总归是好的。

都是希望孩子能够无灾无病,平平安安的长大。

我爷爷常说,认得一对好的乾父母,不亚于逆天改命。

可在我满百天“认乾”的那一天,我爸却帮我认了黑白无常做干爹!

……

我满百天的那一天,我妈早早就为我穿上了百家衣。

这百家衣是我妈从各家讨来的碎布拼凑缝制而成的。

按照村里的说法,穿上百家衣的孩子能得百家之福,少病少灾,易长成人。

原本那天吃过午饭后,我爸就该抱着我出门认乾了。

但不巧,当天正好是村东头老村长家出殡的日子。

我爷爷是村里头的先生,有些本事,对这方面自然极其在意。

他怕冲煞,就让我爸等等,和对方错开时辰再出门。

可不知道老村长他们家是怎么弄的,一直拖到了当天傍晚,都未能将尸体下葬。

眼看天都快黑了,我爸急得不行。

按照老一辈的说法,认了乾的孩子才好养活。

而且认乾最好在白天,因为一旦到了晚上,指不定在路上遇见的就不是人了。

但直接出门吧,又怕和老村长家的出殡队伍撞上,导致我撞了煞。

这下子,我爸可就犯愁了。

再等下去,太阳真要下山了。

后来还是我爷爷拍板,找了一把长命锁给我戴上。

又给我爸算好了路线,让我爸出门就往村东头走,避开老村长家。

如果一路上实在遇不见人,那就干脆认了村东头那棵老松树当干爹。

在农村,认大树当干爹并不稀奇。

把带有孩子名字的长命锁挂在树上,就能够得到树神的庇佑,孩子能长命百岁。

当然,一般情况下“认乾”还是认人比较好。

除非是实在遇不到人,或者第一个遇到的是烂人,才会选择认树神为干爹。

就这样,我爸抱着我就匆匆出了门。

那时正值寒冬腊月,白天比较短,我爸五点多钟出的门,天色已经有些昏沉了。

他顶着寒风在村东头转悠了一圈,却愣是一个人都没看着。

按照爷爷的吩咐,这时候我爸该抱着我去找那棵老松树了。

我爸也确实是这么做的,但在去找老松树的半路上,突然听到后方有人喊他的名字。

那人和我爸隔着一段距离,站在路边。

当时天色昏沉,那人一动不动,半边身子都被树影掩盖着。

我爸看不清他的长相,只是觉得对方声音听起来熟悉而且还能叫出自己的名字,那肯定是本村的人。

我爸大喜过望,立刻就迎了上去,但对方却掉头就走。

那时我爸想的是认人当爹总好过认一棵树当爹,见那人走他便追。

结果那人却越走越快,脚步轻盈得像是飘起来了似的。

等我爸察觉到不对劲停下脚步的时候,那人已经一溜烟儿的消失在了拐弯处。

随之而来的便是铜锣唢呐的声音!

我爸都懵了。

因为前面的小路上出现了一支浩浩荡荡的队伍。

他居然撞上了老村长家送殡的队伍!

我爸反应也快,知道遇上死人晦气,搞不好真会冲煞。

于是他抱着我掉头就走,一边走还一边大骂之前给他领路的人不得好死。

但怪异的事在这时候发生了,我爸明明是抱着我沿路返回,却一直在附近打转,总会和那送殡的队伍迎头撞上!

渐渐的,我爸慌了。

因为他发现送殡的队伍很奇怪。

一个个全都神色木讷,眼神空洞,走起路来也是轻飘飘的,一点力度都没有。

像是一个个被点上了眼睛的纸人!

并且,那队伍似乎是冲着我们两父子来的。

队伍越来越近,朱红色棺材上的“奠”无比刺眼。

“小旭……”

棺材里有人喊出了我的名字。

很快,其他的人也都齐声的开了口。

“小旭……”

声音连成了一片,在昏沉的天色下,那支队伍大风吹动,竟然真就像纸人一样,在原地不停的晃动了起来!

这哪是遇上送殡队伍,这分明就是撞鬼了!

我爸被吓得落荒而逃,抱着我一路玩了命往家的方向跑。

结果可想而知,无论我爸怎么跑还是在附近打转。

陷入鬼打墙了!

不仅如此,我爸惊恐的发现随着后方的喊声越来越大,我长命锁上的名字也变淡了。

甚至还出现了裂痕!

显然,棺材里的东西想要我的命!

我爸抱着我无处可逃,眼看棺材就要当着他的面打开,长命锁也即将破碎。

就在这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之际。

村中突然刮起了一阵大风,出殡队伍中顿时惨叫起伏,转眼间就如浓烟般散去。

我爸惊魂未定,等回过神来时,才发现他的身后多了两个人。

那两人穿着打扮有些奇怪。

一个身穿白衣,面如冠玉,嘴角噙着微笑。

另一个则身穿黑色长袍,神色严肃,不苟言笑。

要说我爸也是虎,都到这种时候了他也没忘记带我出门是干啥的。

他也不管眼前这两人的来路。

只觉得对方一出现恐怖的出殡队伍就消失不见了,肯定是有大本事之人,没准和我爷爷还是同行。

而且人家对我们两父子还有救命之恩,让这两人来当我的干爹最合适不过。

他当场就给人家跪了下来,恳求对方收我为干儿子。

一开始被那两人委婉的拒绝了,身穿白衣,宛如书生模样的男人告诉我爸,他们只是恰巧路过,不愿见我们两父子命上邪祟之口,这才出手帮忙。

他们从来没有收过任何活人当干儿子。

我爸一听更上头了,这不正好吗?

他们没有干儿子,以后也就没人和我争宠了!

最终两人拗不过我爸,最后无奈答应了下来。

接着,就见白衣男人在我的长命锁上摸了一下,原本黯淡的字迹再次变得亮堂起来。

我爸感激不尽,连连跪地叩谢。

等他再抬头时,那两人已经消失不见了。

而诡异的是,挂在我脖子上的长命锁也变成了两把。

一把写着一见生财,另一把则是天下太平!

我爸当时没有看出端倪,只觉得自己捡了天大的便宜,撞大运了帮我找了两个有大本事的干爹。

殊不知这大运的背后,还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叔,我婶婶昨天被我强行弄了…
  • [现代]美女如云,谁还做舔狗
  • [现代]你妹妹水多,弄着真舒服
  • [现实]王寡妇又润又滑,十里八村的汉子们都说好用!
  • [现代]老师,给我蹲下来张开嘴
  • [玄幻]不是让我继承宗门么,你让我做鸭是什么意思?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