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修仙了,谁还做舔狗

第1章 下山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4-03-14 09:33:31

在开往金鳞市的火车上。

一个年轻人坐在靠窗的位置上,闭目养神,等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身边多出了个白发苍苍的老头。

老头鹤发童颜,没穿道袍,手里也没攥着拂尘,白须白发,天然给人一种仙风道骨的赶脚,在对面,坐着一对母女。

母亲五十多岁,女儿二十出头。

看穿着打扮,家境应该很殷实。

年轻人只是扫了一眼,就看出这对母女当中,女儿应该患有隐疾,也不是什么大病,就是宫寒。

女人多寒,而这女孩明显比一般的女性寒气更重一些。

宫寒不是大病,但久拖不治,必会造成不孕不育。

年轻是谁?

年轻人叫萧炎,来自万仙祖庭,蜀山神霄宫,是神霄宫当代掌教青鹤真人的十七弟子。

这次下山,是去金鳞市退婚的。

婚约是十年前他爷爷和金鳞叶家的老爷子定下的,具体定下婚约的原因他不是很清楚,那时候他才八岁,而叶家的那位大小姐也才七岁。

萧炎不知道爷爷当年是怎么忽悠叶家老爷子的。

哪个时候,他们爷孙俩相依为命,靠捡破烂度日,不明白爷爷是怎么攀上豪门叶家的高枝。

后来,在给他定下婚约的同一年,爷爷出了一趟远门。

走的时候是开春,万物复苏,而回来的时候,就已经是大雪纷飞了。

到家时,爷爷就剩下一口气。

紧紧抓着萧炎的小手,死在了他的怀里。

后来,萧炎被路过的蜀山仙人青鹤真人所救,带他去了神霄宫。

一转眼,十年过去了。

如今的他,已脱胎换骨。

差一步,就可以踏入先天,成就半仙之体。

师父说过,在他这个年纪,就步入先天的,五百年来,他是第一人。

这次下山,是因为师父告诉他,他的先天之路不在蜀山,不在神霄宫,而在凡间,让他下山历练,在红尘中寻找突破的机缘。

所以这次下山,他就直奔金鳞,前去退婚。

断了这削骨红尘。

当然,这次去H市,还有一件更为重要的事。

查清当年爷爷的死因。

十年前,爷爷暴毙于风雪之中,给爷爷下葬的时候,萧炎发现爷爷身上布满了的狰狞伤口。

那些伤口明显是被利刃所伤。

爷爷死于谋杀!

是谁杀了爷爷?

一个捡破烂为生的老头,无冤无仇,是谁要对他下如此毒手?

“小姑娘,若是老夫没有瞧错,你们应该是去H市求医的吧?”坐在萧炎身边的老头突然开口,冲着对面的母女道。

“你怎么知道我们要去省城看病?”母女俩满脸惊讶。

老头抚须一笑:“天銮当空照,面有隐霞红,如果老夫没有看错,小姑娘喜事将近了吧?”

“你又是怎么看出来的?”母女俩再次被震撼到。

老头只是嘿嘿一笑,继续道:“鬼背连日筋疲累,身处寒窑手脚冰,若要百厄全消病,当以神消铸金身。”

一套说辞蹦出来,听得人云山雾罩,似懂非懂,不过越是这样,反而显得老头更加高深莫测,神秘无边。

萧炎嗤之以鼻。

这套说辞,完全就是在扯淡,江湖骗子惯用的话术,火车站摆摊算命的老大爷,一口气能给你说个十段八段的。

套话,炸一听,好像很有道理,仔细再听,还是很有道理,但具体什么意思,对不起,完全不清楚。

骗子则是可以根据肥羊的表情变化,看出许多东西,实施诈骗。

果然,母女上钩了。

母女俩,两双眼睛,灼灼放光。

“大师,您能不能说清楚一些,恕我们愚昧,没有完全领会这里面深意啊。”

称呼都变了。

“之前两句是批你好事将近,而后面四句,是指你印堂发黑,不是祸事降临,就是身体抱恙,小姑娘既然马上就要嫁人,肯定不是祸事降临,那就是有恶疾再身。”

“小姑娘,老夫且问你,你近段时间,是不是经常会感觉自己身体发冷,手脚发冰,时不常的还会出现头晕目眩的情况啊?”

女孩震撼,连连点头:“大师您说的太对了,我从小就体寒,怕冷,这段时间尤其严重,总感觉身上一点热乎气都没有,而且时长头晕。”

老头微微一笑:“那就对了,我再问你,你晚上睡觉的时候是不是经常会出现惊悸的症状,睡不踏实,有的时候原本已经醒了,就是如何也睁不开眼眼睛。

出现鬼压床的情况?”

“对对对。”

母女俩脑袋点的跟拨浪鼓一样。

这老头说的太对了,简直一字都不差。

老头神了!

“大师,实不相瞒,我女儿马上要结婚了,她身体老是出毛病,我怕娘家人说她闲话,所以准备带她去H市的大医院看看。

大师,我女儿到底是得了什么病啊?”

老头摇了摇头,高深莫测的一笑:“此病非病,而是……你女儿是撞邪了!”

母女俩大惊。

这边的对话,自然而然的吸引了不少旅客的注意,围上来不少人,而当听到老头说女孩中邪,顿时惊呼连连。

撞邪了,这么邪乎的嘛?

当然,也有那不相信的,但是这个时候,谁也不会闲着没事拆台。

正所谓看热闹不嫌事大。

萧炎暗暗摇头,不屑的撇嘴。

好拙劣的骗术。

撞邪了,你才撞邪了,你们全家都撞邪了!

这邪哪是那么好撞的?

这年头,教育普及程度提高了不少,像这种拙劣骗术,本以为不会再有人相信,但事实证明,依然有不少人会上当。

吃一百次杏也不知道杏酸。

“大师,这撞邪,您能化解嘛?”母亲一脸焦急。

女儿马上就要结婚了,突然撞邪了,要是让娘家人知道,这还怎么得了!

这婚还结不结了。

老头先是点头,又摇了摇头:“化解当然是能化解的,我有一法,可以暂时压制住体内的邪气……”

“小姑娘,你且站起来,扎一马步试试。”

“我,我不会呀。”女孩一脸懵。

“这个简单,我来教你,你先站起来,双脚分开,与肩齐宽……”在老头的指点下,女孩扎了一个不太标准的马步。

“好,注意力集中,老夫要施法了。”

老头说完,嘴里嘀嘀咕咕的念叨起来,右手食指并指如剑,虚点在少女的眉心处。

没有碰到,距离还有几公分。

“急急如律令,破!”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这女老师好骚,今晚咱们弄了她
  • [历史]太子别塞了,两根黄瓜是奴婢的极限了。
  • [历史]陛下,就是我睡了贵妃怎么了
  • [玄奇]官人别这么揉搓,快捏爆了我乃啊……
  • [历史]皇上,轻点,臣妾还是第一次。
  • [现代]还没睡过女总裁呢,那今晚上就跟我睡吧!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