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妻

第1章 诡门大开,我携尸臭降生(求收藏)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4-03-26 10:27:37

我叫胡小凡,出生在自古出地仙的风水宝地凤凰山脚下,胡家村。

连年大旱,偏赶上我出生那天,阴云密布,我妈从早上就闹小病,直到午夜子时,狂风大作,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落下,我终于出生了。

七月十五鬼门开,我应声而落,出生便不会哭,满脸的鲜血,灰白的眼睛圆溜溜的瞪着接生婆和我奶,咯咯的笑着,格外渗人。

我奶当时就吓昏了过去,接生婆一把将我扔在地上,口中大喊怪物,跌跌撞撞跑出我家。

大雨下了三天,我咯咯笑了三天,这三天,可谓是全家人的噩梦。

整夜整夜不睡,一双灰白的眼死死盯着房顶,就知道笑。

我妈给我喂奶,我咬掉了我妈的奶头,大口大口喝血。

全家人面色如灰,好容易盼来的胖小子,结果是个怪物。

真要是喝血就能活,家里也认了,但第二天我妈就闻出了不对劲,我身上散发出阵阵臭味。

我奶说可能是我妈宫寒,胎带来的体臭,等出了月子洗洗也就好了,但到第四天雨过天晴,阳光透过窗户晒进屋子,我身上的恶臭味已经无法掩盖,在院子外都能闻到。

我爷皱着眉说:“这是尸臭。”

我妈哭着问:“爸,那咋整啊?这孩子是不是要死?”

我奶狠狠瞪了一眼我妈:“闭上你那臭嘴!要不是你懒得一天啥也不干,这孩子能这么不好养活?”

“别整那没用的了。”我爷嘬了一口旱烟,尽是无奈的说了一句,“往后这窗户都盖上棉帘子,谁要问就说坐月子怕冷,出了月子跟我守山,往后不下山了。”

原本以为这样也能养活我,但没想到意外还是来了。

那股浓重的尸臭怎么也掩盖不住,日头越足,味道越浓,不到晌午左邻右舍都闻到了那股恶臭味。

各家各户循着味道出来,刚好碰上接生婆的儿子拿着铁锹找上门来。

“胡大爷,出来!给我个说法,我娘给你们家接生回去就病倒了,神志不清满嘴念叨着怪物怪物。”

胡二柱子叉着腰杵着铁锹站在门口,村里让人都被吸引过来,询问着咋了。

我家人缩在屋里谁也不敢应声,我睡得香甜,被我妈抱在怀里,我奶一眼一眼瞪我,口口声声咒骂:“小畜生,做了八辈子大孽了,生这么个玩意,让村民知道不得笑话死咱家。”

我妈只顾着哭,将我紧紧抱在怀里。

“胡大爷,你躲着也没用,赶紧出来,我妈到底被啥吓着了,总得给个说法啊!”

“长山啊!赶紧出来吧,咱们也都看看你家小孙子。”

二柱子一直在门口叫骂,村里长辈也附和的拱火,没办法,我爷只能出面。

大门打开,瞬间有人挤进院子,窗户还没来得及封上,那股尸臭味更浓了。

秘密无法被掩盖,全村人都知道了我是浑身散发尸臭,一双灰白眼仁,不喝奶,只喝血的怪物。

“这就是怪物!”

“大凶之物,这是尸孩啊!”

“不能留,这样的孩子留在村里,咱们怎么活啊!”

“对,必须弄死!”

一声声指责,一声声咒骂,我爷跟我爸嗓子都喊哑了,声音还是被他们的逼迫声掩盖的彻底。

我奶虽然不喜欢我,但还是叉着腰站在门口跟闯进来的老娘们对骂。

场面混乱至极,我妈哭的泣不成声,我确实被吵醒了,没有哭,依旧咯咯的笑着,这反应更让村民觉得我就是怪物,该杀!

当晚,我家房子被村民砸碎了所有窗户,连房门都没放过,穿堂的冷风冻得我妈直哆嗦,将我又往怀里护了护,我爸拿了一床棉被抱着我妈。

我奶盘腿坐在炕头边骂边哭:“作孽啊!不让人活了啊!这畜生生下来就应该掐死啊!现在好了,家都给砸成这样,孩子也留不住啊!”

我爷蹲在门槛上一口一口嘬着旱烟,身上衣服被撕扯的破破烂烂,额头上还有蹭在地面上的灰尘没有擦去。

夜深人静,我更精神了,圆溜溜的灰眼睛死死盯着房顶。

“咯咯~”

瞬间,我奶一个激灵蹭的窜到我妈身边,一把将我抢过去,“这畜生不能留,留下他这村子就没我们容身之地了。”

我妈啊的一声尖叫,想要抢,被我奶狠狠一耸摔在炕上。

我爸赶紧冲上去:“妈,你要干啥?”

“扔了!你没听他们说吗?这孩子留下,那我们全家都得滚出去,我们去哪?要钱没钱,出了这个家门,怎么活!”我奶怒目圆瞪。

我爸瞬间跪地:“妈,这是我儿子啊!求你留下吧!妈,我求你啦!”

我妈从炕上跌落在地,眼泪早就模糊的看不清东西,拽着我奶裤脚:“妈,我求你了,这是我命根子,他要是死了,我怎么活啊!”

老太太是真下了狠心,一脚将我妈踹开,恶狠狠的留下一句:“滚!”

我爸拼了命的去拽,总算把我抢了回来,这一天整个胡家村都被阴郁笼罩。

直到后半夜,我爸妈终于抵抗不住困意睡着了,我奶再次对我下了手。

大雨继续倾盆而下,我盯着叽里咕噜的一双灰白眸子死死盯着我奶。

我奶打着雨伞,鬼鬼祟祟抱着我,快出村的时候才低头看我一眼,刚好一道闪电自天边落下,映衬的我那双灰白的眸子异常诡谲。

我奶登时被吓了一跳,脚下一个踉跄,摔的四仰八叉,我也被摔出了老远,脑袋直接闷在地面湿漉漉的泥泞当中,差点呛死。

老太太连滚带爬将我抱起,见我嘴角勾着笑,恶狠狠的骂了一句:“小怪物,这都摔不死你。”

雨点跟石子一样砸在身上,都看不清前面的路,我奶硬是翻了两座山,将我扔在深山当中,头也不回的走掉,任由大雨噼里啪啦砸在我脸上,很快就湿了包裹的被子。

那天是处暑,后半夜却突然下起了鹅毛大雪,我爷发现我奶和我都不见了,就直奔山上找人。

田家一只白 说:

你们的支持就是我写作的动力,觉得不错,就加个收藏,欢迎大家提出宝贵意见,评论区见!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这女老师好骚,今晚咱们弄了她
  • [历史]太子别塞了,两根黄瓜是奴婢的极限了。
  • [历史]陛下,就是我睡了贵妃怎么了
  • [玄奇]官人别这么揉搓,快捏爆了我乃啊……
  • [历史]皇上,轻点,臣妾还是第一次。
  • [现代]还没睡过女总裁呢,那今晚上就跟我睡吧!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