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五皇子

第1章 强迫贵妃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4-05-21 21:08:08

“澈儿,你醒醒,你这是怎么了?”

一位女子的哭声将叶澈缓缓地恢复意识。

叶澈睁开眼,发现自己竟然在一间牢房内,而旁边哭哭啼啼的是一位宫装美妇。

“澈儿,你醒醒,你这是怎么了?”

美妇看到叶澈醒来,急忙伸手握住他的手,声音哽咽地问道。

“你是……”

就在叶澈迷茫的时候,一股强烈的意识突然涌入他的脑海,如同洪水猛兽般冲击着他的神经。

叶澈想起来了,自己这是穿越了。

他好像还是大乾王朝的五皇子。

昨日便是他与庆国公之女成婚的大喜日子,现在却在牢房里。

“澈儿,你连为娘都不认识了吗?天杀的,是不是那些人欺负你了?别怕,有娘在,没人可以欺负你!”

美妇帮叶澈擦拭额头上的汗水,轻声安慰。

“娘亲,我……我没事。”

叶澈露出苍白的笑容,还搞不清楚现在是什么状况。

眼前这位美妇是他的母亲淑妃,只是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

竟被关在大牢里。

昨夜似乎喝多了,然后睡着了,也没出什么事情。

很快,他便知道了!

只听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太监尖锐的声音在牢房内回荡:“陛下有旨,逆子叶澈昨夜欲对莞贵妃行不轨之事,莞贵妃不从,竟打死莞贵妃侍女,如今朕要亲自审问这逆子!速将此逆子带到太清殿!”

叶澈听到这个消息,心中一阵惊愕。

他昨夜明明在喜宴上饮酒过量,随后便不省人事,怎么可能会对莞贵妃行不轨之事?

这简直是荒谬至极。

他抬头看向母亲,只见淑妃眼中满是惊恐和担忧,双手紧握,仿佛想为他辩解,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很快,几名侍卫闯入牢房,粗鲁地将叶澈架起,准备带他前往太清殿。

淑妃紧随其后,脸上满是泪痕。

太清殿内,皇帝叶弘高坐龙椅之上,面色阴沉。

大殿内,还有其他人在场。

除了熟悉的大哥叶恒、二哥叶涛、三姐叶静雪、四哥叶煊外,还有其他一些大臣。

庆国公之女林清玄也在场。

她长相清丽,面容清冷,美艳不可方物。

但此刻却冷冷地注视着叶澈。

而他的老丈人庆国公满脸都是失望的表情。

“陛下,您可要为我做主啊!”

一个浓妆艳抹的女子跪在皇帝面前,正是莞贵妃。

她哭得梨花带雨,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

“逆子叶澈,你可知罪?”叶弘沉声问道。

“父皇,儿臣冤枉。昨夜儿臣饮酒过量,根本不知发生了什么。怎可能对莞贵妃行不轨之事?”

叶澈只记得昨晚喝酒过量,本想去婚房睡觉,谁知道林清玄对他不太感冒,不让他进屋。

倒也不能怪林清玄,实在是他这个前身太废物!

是京城内有名的废物,文不能文,武不能武,成天流连于青楼勾栏,纵情声色犬马。

而林清玄是京城第一美女,若不是有婚约,才不会嫁给他。

“你还敢狡辩!”

莞贵妃尖声叫道,“昨夜,我去你的府邸参加婚宴,你趁着我上茅房,欲对我行不轨之事。我拼命反抗,你却打死了我的侍女。此事在场的宫女太监都可以作证!”

叶弘脸色一沉,目光如刀般射向叶澈:“逆子,你还有什么话说?”

在场众人无不投来鄙夷的眼神。

叶澈却处变不惊。

他记起来了,昨晚根本没有碰过莞贵妃,完全是她冤枉自己。

虽然不知道她为何要这么做,一口咬定是自己所为,但是自己绝对没有做过。

淑妃跪在叶弘的面前,声泪俱下道:“陛下,澈儿他平日里虽然贪玩,但绝不是那等轻薄无礼之人。这定是有人陷害于他,求陛下明察秋毫,还澈儿一个清白。”

叶澈看到母亲求情,不由地皱起眉头,道:“父皇,儿臣愿与莞贵妃当面对质,若我叶澈真有此等不轨之举,愿受千刀万剐之刑,绝无怨言。但若是有人恶意陷害,也请父皇为儿臣主持公道,严惩不贷!”

莞贵妃见状,眼中闪过一丝慌乱,但随即又恢复镇定,尖声道:

“你休要狡辩,昨日之事,在场众人皆可见证,岂容你抵赖?”

叶澈冷笑一声,道:“既如此,那就请父皇让那所谓的‘众人’前来,我们当面对质。我倒要看看,他们是如何见证我‘轻薄’莞贵妃的。”

莞贵妃心中嗤笑,似乎早已料到叶澈会有此一问。

她微微抬手,两名宫女和一名太监便恭敬地站了出来。

他们纷纷下跪,齐声说道:“昨夜我们亲眼所见,五皇子趁莞贵妃上茅房之际,欲行不轨,贵妃娘娘不从,五皇子便打死了侍女珠儿。”

此言一出,大殿内一片哗然。

叶弘的脸色更是阴沉到了极点,怒喝道:“逆子叶澈,你还有何话可说?”

叶澈却丝毫不乱,淡淡一笑,目光直视着莞贵妃,道:

“请问贵妃娘娘,我昨夜饮酒过量,不省人事,如何能对你行不轨之事?更何况,你长相虽美,但不及我妻子林清玄十分之一,我何来轻薄之说?”

此言一出,满座皆惊。

众人都没想到,叶澈居然敢顶撞皇帝!

就连庆国公也是脸色一僵。

他没想到这个平日里只知道吃喝玩乐的废物五皇子,今日竟然如此有胆识。

林清玄则是微微皱眉,似乎有些惊讶。

莞贵妃尖声叫道:“如今,有证人作证,你还敢强词夺理,还想抵赖?陛下,您看……”

莞贵妃一脸楚楚可怜地看向了叶弘。

“你这逆子,平时里你胡作非为,朕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你居然连朕的女人都要轻薄!实在大逆不道。如今真相大白,你还敢狡辩?你这猪狗不如的畜生,不配当朕的儿子!”

叶弘怒火冲天,暴跳如雷。

轰!

此话一出,击溃了淑妃心里所有的希望,她瘫倒在地,脸色苍白。

这话已经表明了陛下不会轻饶叶澈了。

淑妃绝望地大哭,泪如雨下。

而一旁有人唏嘘不已,有人投来鄙夷的目光。

叶澈却是神色自若,淡淡一笑,道:“贵妃娘娘,这都是你的人,仅凭他们一面之词,就想定我的罪,未免太过儿戏了吧?我倒是有些问题想问他们。”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玄奇]别这样大力的撕扯啊,才做的紧凑手术
  • [现实] 死亡凶间
  • [现代]新娶的媳妇得先进蛇棺……
  • [现代]畜生、别掰开,我只是你的姐啊!
  • [玄奇]每天深夜总有个性感小姐姐勾搭我
  • [现代]小姐姐你害怕就跟我睡吧!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