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凶间

第1章 中元抬尸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4-06-03 14:57:42

特殊现场清理师。

这在国内是个很冷门,也是很恶心的职业之一。

这个职业的恶心程度,甚至能和法医还有入殓师相提并论。

它的工作内容,大致就是清理凶杀、自杀或者意外死亡的特殊现场,除了凶杀现场以外,有时候还需要直接和尸体进行接触。

我叫李祁安,今年25岁。

半年前我还是一家科技公司的小主管,因为犯了一次严重的错误,我让前公司给开了。

后来经人介绍,我进入了一家特殊的清洁公司,开始了新的职业生涯。

而我从事的工种,就是特殊现场清理师。

……

这天晚上。

大概九点零五分,正是下班时候。

我和两位同事接到公司来电,让我们回公司领装备,准备出任务,说是城东那边的一间出租屋,发现了一具女尸,目前死者已经被警方证实是自杀,现在需要我们去处理一下现场。

干我们这行就是这样,需要24小时待命,回公司领了装备后,我和两位同事便开着公司的车前往目的地。

车上,关大川在开车,我和夏萌在换防护服。

关大川是我大学同学,也是我上家公司的同事,跟我一同被开除的。

他是个一米八的东北大汉,性格直爽,跟我关系非常好。

夏萌也是我上家公司的同事,是个女生,我和大川被上家公司开除后,她也跟着辞职不干了。

别看她名字里带个萌字,长相也可爱,其实她身高有一米七五,体重高达两百斤,据说是以前吃激素药长胖的,减不下来。

半小时后,我们开车到了死者所在的小区。

只见单元楼楼下停了两辆警车,以及一些围观群众,还有死者亲属。

现场的议论声,和亲属的哭声,显得有些喧哗。

我们早已经见怪不怪,直接跟警方出示工作证,由一名警察领着我们上楼。

由于这次的女死者是自杀,我们需要接触尸体,也就是收尸。

据说这位死者是在浴缸里面割腕自杀,死了有半个月,加上正值夏季,天气炎热,遗体腐烂发臭之后,臭味从下水道传到了楼上邻居家的浴室,于是邻居才报了警。

警察跟我们说,殡仪馆那边人手不够,所以需要我们处理一下遗体,他们可以帮忙把遗体送回殡仪馆。

听到要处理遗体,我整个人都不好了。

虽然我们提前就知道今晚要接触尸体,可问题是这遗体的主人死了大半个月,尸体都腐烂发臭了,这种情况很容易发生‘遗体雪崩’,那不是一般的恶心。

我们三个才来半年的新人,之前根本没接触过遗体,只是负责处理遗体被抬走后的现场,结果现在……任务难度直线上升。

而且我觉得殡仪馆不是人手不够,他们那么大的规模,不可能人手不够。

今天是中元节,也就是传说中的鬼节,加之现在又是晚上,殡仪馆那帮人绝对是故意不来的。

只是当下情况也由不得我们拒绝,我们三个只能硬着头皮上楼。

出租屋的门口,还守着两名警察,一个在安慰崩溃的死者母亲,一个在安慰崩溃的房东。

我们进屋之后,带我们上楼的警察都不愿意进来,只是帮我们指了一下浴室的位置。

能让警察都畏惧,可见这位死者的‘死相’有多恐怖。

我转身询问了一下警察,有关女死者的姓名。

按理说死者叫什么,跟我们关系不大,但我们搬尸的时候有个流程,就是要跟死者打声招呼,说我们来接她去她该去的地方。

这么做也并非迷信,只是求个心安,求我们自己的心安。

毕竟是跟死人打交道,这可能就跟无神论者半夜路过坟场,还是会感到害怕一样的道理。

警察跟我们说,女死者叫孙甜甜,今年27岁,是个年轻小姑娘。

他让我们尽量快点,因为死者亲属的情绪有些激动。

当听到死者的名字和年龄时,我整个人已经呆滞在了原地,以至于后面的话我都没听得进去。

不光是我,还有夏萌和大川,几乎跟我一样的反应。

我们仨大眼瞪小眼,皆是从对方眼里看到了震惊。

之前在前公司任职的时候,我手底下有个员工,也叫孙甜甜,而且正好也是27岁。

但令我们震惊的远不止如此。

因为我认识的那个孙甜甜,她跟我交往过,虽然交往时间不长,但也算是我正式的女友,现在算前女友。

而且整个公司里面,只有夏萌和大川知道我跟她交往过。

怎么会这么巧?

同名同姓?还同样的年龄?

我深吸一口气,回头望了一眼女死者的母亲。

我跟孙甜甜交往不久,感情不深,没见过她的家人,所以我也不知道门外这个伤心欲绝的中年妇女,到底是不是她的母亲,因此也不能判断死的究竟是不是我前女友。

现在女死者就在里面,进去看看便能知道。

我怀着忐忑的心情走在前面,领着夏萌和大川来到浴室门口。

浴室门大开着,我们一眼便能窥见里面的全貌。

可当看清里面的场景后,饶是已经入职了半年,见过不少惨烈现场的我们,脚底也如同生根一般不敢再往前挪动半步。

整个现场,实在叫人难以直视。

而且吓到我们的不光是现场,还有……躺在浴缸里的死者。

那张肿胀得挂满蛆虫,且有些熟悉的脸,很快被我们辨认了出来。

死者就是孙甜甜,是我们认识的那个孙甜甜。

是我前女友……

我整个人如遭雷劈,内心根本不敢承认那是孙甜甜。

我认识的那个孙甜甜,身材样貌都很出众,可此时躺在浴缸里的那具腐尸,哪里还有昔日的婀娜……

我不敢直视她的遗体,心中除了惶恐和难受以外,更多的还是费解。

我不明白,这好好的一个人,怎么突然就自杀了呢?

要说是因为分手,我是一百个不信,因为跟我提分手的人是她,况且我们感情本来就不深,前后交往也就不到两个月。

再者,我们分手都半年了,一直没联系过,她不可能因为跟我分了手,在半年后才自杀吧?

现场的情况实在有些惨烈,也不容我思考太多,我连忙点了三炷香,站在门口对着孙甜甜的遗体三鞠躬,随后念道:“孙甜甜,我们是来接你的,希望你一路走好。”

插好那三炷香后,我目测了一下浴室的空间。

浴室的空间不是很大,加上放置了一个浴缸,空间显得更为狭小,待会儿遗体从浴缸抬出来可能不好操作。

于是我们只能把尸袋放在门外,准备把遗体抬出浴室进行装敛。

摆好尸袋后,我们走进浴室,我让大川抬遗体的双肩,我抬遗体的双腿,夏萌则在旁边待命。

干这行已有半年,我也见惯了生离死别,但今天的死者是我们认识的人,并且还是我前女友,我心里实在是说不出的滋味。

此时大川已经把手伸进了浴缸,那些黏糊糊的尸水瞬间淹没了他的双手,尽管我们做好了防护,我看不到大川的脸,但从他眼神里,也能看出他内心的排斥和恐慌。

他估计有些受不了,连忙朝我点头示意:“可以请出来了。”

我们现场抬尸的时候,一般不说抬,要说‘请’字。

“请!”

我一咬牙,双手也插进尸水里面,握住孙甜甜的两只小腿,用力和大川把她的遗体请了出来。

哗啦啦的水声,十分刺耳。

正当我们准备把遗体抬出浴室时,有人在我身后拍了我肩膀三下。

我下意识地回头,看向站在我身后的夏萌。

“你干啥?”我茫然地看着她。

她也有些疑惑地看着我:“咋了?”

我心里一慌,忙问:“你刚才拍我干啥?”

只见她裸露出的双眼,顿时闪过一丝恐慌:“我没拍你啊!”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奇幻]小妹妹棺材里冷,跟我睡大床吧!
  • [现代]哥,频率别达到50赫兹,我娇喘停不下来
  • [现代]重生后我被女儿旺成首富
  • [现代]离婚你逼的,我走你哭啥?
  • [现代]畜生、别掰开,我只是你的姐啊!
  • [历史]小娘们,今晚便宜你了!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