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君大人的小娇妻

第1章 我家祭的,是一条蛇尸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4-06-11 10:40:24

蛇,全身是宝,我家世代以养蛇为业。

养好一条蛇,胜过一头猪。

养畜得祭畜神。

养蛇自然得祭蛇神。

我家祭的,却是一条蛇尸。

据说是我家曾祖时,大旱三年,树皮草根都被吃光了,他在山里挖到一窝蛇卵。

见蛇母可怜,留下了蛇卵。

得蛇母托梦指点,在干涸的河床下面,挖出了一口铁棺。

说里面葬着的,是将要化龙的蛇神之尸,好好供奉,养蛇为生,可兴家业。

那铁棺和普通棺材一般大小,斑斑铁锈,如同染血。

挖出铁棺的刹那,大旱三年的地界,立马乌云密布,大雨倾盆。

曾祖叫同村人拖回去,有人猜测里面有宝贝,结伙半夜撬棺。

里面是条蛇尸,鳞片泛金,大腿粗,和人一样穿着金色寿衣,蛇尾从寿衣下伸出来盘于棺中,蛇头还戴着金冠。

那些开棺的想把金冠偷走,却不知道怎么的都疯了。

有的不停的拿头往铁棺上撞,撞得头破血流,脑浆迸出,还不知痛。

有的自己啃咬自己的胳膊,还咯咯的笑。

还有的脱光了衣服,在锈迹斑斑的铁棺上蹭,把全身皮都蹭掉了,血把铁锈染得更红了。

还是曾祖听到动静起来,叫了村里人来,把铁棺盖上,他们才清醒过来。

但回去没多久,就都死,从此没有人再敢开铁棺。

至从铁棺到家后,三不五时的有蛇盘踞于铁棺下面。

赶也赶不走,就有收蛇的听到信,上门收蛇,曾祖就靠这起了家,还娶了曾祖母。

成亲当晚,大家正吃喝着,就听到铁棺里传来不可描述的声音。

众人聚过去一看,就见铁棺大开,曾祖母趴在铁棺里泛着金光的蛇身上。

参加婚宴的人,都见到这香艳又诡异的场景,也全部见到了那条蛇!

最后还是媒人先醒了过来,招呼着曾祖和娘家人把曾祖母拖了出去。

但曾祖奶奶肚子一天比一天大,村里人都说是蛇尸的种。

曾祖靠蛇尸才发家,又怕蛇尸报复。

只得让曾祖母生了下来,也就是我祖爷爷。

打那后,家里四处都有小蛇盘踞,村里人说这是蛇尸给的口粮。

为了养孩子,曾祖也就开始养蛇。

也真如那蛇母所言,兴了家业。

因蛇性淫,加上蛇尸和曾祖奶奶那一段,私下里又被称为艳蛇。

我家也有个不成文的隐秘规矩,新娶进来的媳妇,新婚夜得先祭拜铁棺。

生下的女孩子成年后,也得祭铁棺。

如果蛇尸看中,就会和曾祖母一样,铁棺自开,自己爬进棺里再孕蛇种。

这传闻都半真半假的,因为铁棺打曾祖母后,就再没开过,反倒是家里的蛇厂越办越大。

还特意建了个祠堂,摆放祭祀那具红锈斑斑的铁棺。

我妈进门的时候,也是按规矩好奇的祭了铁棺,那会铁棺已经锈得都里三层外三层的连缝都看不见了,就像一块实心的铁,根本不相信会开。

却没想,就在我妈敬香的时候,那铁棺盖突然咔的一声,挪开了条缝。

吓得我妈差点就跳了起来,当晚又是担心自己会梦游爬棺,和艳蛇欢好,又好奇所谓的欲生欲死是什么滋味。

可,什么都没有发生。

一直到我出生的时候,家里养的所有蛇,都朝着我家的方向,嘶嘶吐信,跟人磕头一样,不停的将蛇头往下磕。

屋外,还有很多蛇聚集,对着产房磕首吐信。

爷爷认识的道长说了:“这是群蛇磕首,蛇神娶妃,这女娃长大后,必定与艳蛇欢好,孕蛇种,你家的蛇厂又要兴盛了。”

或许如道长所言,我出生后,野生蛇成了保护动物,无论是药用、食用的蛇,都只能走养殖,家里的蛇厂也越办越大。

家里的亲戚就都劝我爸妈,保不准铁棺里什么都没有,就是曾祖要养蛇卖蛇,特意编个噱头。

就算里面真有条艳蛇还能睡了我,就证明真的有蛇神,那生了蛇种,得蛇神庇佑,养蛇产业又大一步,对大家都好,我家还能分大笔股份。

我爸妈忌讳这种事情,就一直带着我在市里上学。

到我高考完,按家里的规矩小辈得回家祭下祖。

一来,成了年,可以从蛇厂分红。

二来,求蛇神保佑,考个好成绩,也给家里长脸。

当然,对我而言,回家不是什么好事。

可爷爷怕我不回去,特意让二叔来接我们,我爸妈不得不带我回去。

跟我同年高考的,还有大伯的二女儿佘慧媛,和三叔的小儿子佘明浩,以及本家两个堂哥。

等进祠堂时,我终于看到那具铁棺了,锈得铁锈都蓬了。

锈迹鲜红,好像染着血一样,还有着锈水。

我们几个小辈,在蒲团前跪下,敬香,其他的都有负责祠堂的大伯主导。

就在敬香时,佘慧媛一直瞥我。

我们俩靠得近,她身上有着一股淡淡的腥味,有点像生鸡蛋的味道,又有点像淤泥翻开时,那一瞬间冲出来的味道。

敬完香后,我以为就完事了。

结果大伯掀开旁边一个盖着黑布的笼子,里面赫然就是一条胳膊粗的菜花蛇。

一经掀开,立马昂首嘶嘶的低吼。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那蛇眼死死的盯着我,吓得我低叫了一声,撑着蒲团就往后退。

“呵!”佘慧媛朝我冷笑了一声。

站起来,直接打开笼子,伸手直接捏住蛇头:“佘嫣,我们佘家可是养蛇的,你居然怕蛇。”

大伯拿出碗和剪刀,也冷冷的看了我一眼,就着佘慧媛的手,将蛇头“咔”的一剪刀给剪了下来。

那蛇头落地,滚了滚,蛇眸中闪过什么,居然猛的朝我扑了过来。

我吓得慌忙后退,一不小心撞到铁棺上。

眼看着那断蛇头就要咬到我了,铁棺上“啪”的一声,掉落一大块铁锈,直接砸蛇头上,将它砸了下去。

我手摸着的铁棺,铁锈渣,扎穿了我掌心,一股子冰冷的寒意从铁盒传来,好像有什么顺着手掌从铁盒里爬到了我身上,一点点缠住了我,让我不由的打了个寒颤。

也就在同时,有个低哑的男声在我耳边轻叹:“不该回来的,快逃吧。”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奇幻]小妹妹棺材里冷,跟我睡大床吧!
  • [现代]哥,频率别达到50赫兹,我娇喘停不下来
  • [现代]重生后我被女儿旺成首富
  • [现代]离婚你逼的,我走你哭啥?
  • [现代]畜生、别掰开,我只是你的姐啊!
  • [历史]小娘们,今晚便宜你了!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