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鉴宝

第二十一章 祖父那代的事儿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17-03-07 23:31:13

见着狗狗竟然跟在了自己和父亲的身后,杨庭心中觉得有些好笑,继而向着它走了过去。

哪知道狗狗见着杨庭走了过来,居然是迈动着小短腿,耸动着胖乎乎的身子往路边的草丛里面走了进去,似乎是想要躲在里面。

杨庭见状,更是苦笑不得,这小家伙应该是看到自己看向了它,想要躲起来吧。

“小家伙,你跟着我们干什么呢?快点去找爸爸妈妈,你一个狗在这里待着很危险的。”杨庭走了过去,把小家伙拎了起来,开口说道。

小家伙倒真像鉴定结果说的那样,不喜欢开口叫,它面对杨庭的话,只是抬了抬两只手,黑得发亮的眼珠可爱的看着他,一言不发。

“哈哈,小庭我看这小家伙这么可爱,要不咱把它带回去养吧?”杨父也是走了过来,伸手逗弄了下小家伙,既然笑着提议道。

闻言,杨庭倒也是有些心动,这小家伙着实很是可爱,又像极了熊猫,养起来估摸着也挺是拉风的。

就在杨庭有些犹豫的时候,小家伙好似明白了现在的状况一般,突然伸出了红红的舌头,在他的掌心轻舔了起来。

感觉到手上传来的微微丝润感,然后看到小家伙在舔自己的掌心,杨庭立刻就是忍不住笑了笑。

同时,杨庭心中也是下了决定,开口说道:“行!咱们就把它带回去养。”

杨父也是笑道:“哈哈,这也算是咱们家添了新成员了。”

杨庭将小家伙抱在怀里,摸了摸它头顶白色的毛发,继而说道:“爸,咱们给他取个名字?”

闻言,杨父一时间倒是有些愣住,却是不知道该取啥名字好,主要这小家伙这么可爱,取个什么旺财之类的名字,总是感觉不怎么合适。

父子二人一边讨论着小家伙该叫啥,一边走着;等走到老屋的时候,却都是还没有想好叫啥。

杨庭家的老屋其实和他们现在房子的建筑风格是类似的,都是大方石为主的。

这大方石建成的房子虽然看着不好看,但却是极为的牢靠和耐久,只要不是人为的破坏,基本过个几百年都还好好的。

所以,这老屋也就只是因为长期没人住的原因,而显得很是荒废破旧。

杨庭看着老屋,眼中倒是闪过了一丝对童年的回忆,记得很六岁之前,他们家都是住在老屋的。

不过,那个时候爷爷奶奶都还在,现在却已经是辞别人世了。

“小庭,累了吧?咱们坐会儿再弄。”杨父见杨庭站着不说话,却是以为他累了,故而说道。

不过还真别说了,这走了不短时间的山路,杨庭还真是有些许的累了,便是点头嗯了一声。

随后,父子二人就是在老屋的屋檐前面坐了下来。

杨父刚坐下就是拿出了一根烟点上,然后又递给了杨庭一根。

“爸……我,我不抽烟啊。”杨庭一愣,继而说道。

杨父却是笑了笑,说道:“你小子还瞒着我呢?你爸我是多少年的老烟枪了,你抽烟不抽烟,我还看不出来?”

杨庭听言怔了一下,继而笑道:“爸,你这眼力还真是厉害,干脆也去混古玩界算了。”

边说着,杨庭也是把小家伙放在了地上,然后接过了烟点上抽了起来;不过其实他很少抽烟,学会抽烟也不过是以往学习压力太大了。

“嘿,我这叫啥眼力啊,你看看你的中指和食指,已经有些别烟熏黄了。”杨父看了看杨庭拿烟的手,笑着说道。

说完后,杨父顿了顿后,却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开口说道:“不过说起这古玩啊,你爸我以前还真是见识过呢,不对,可不止是见识过,是拿着玩过呢。”

这话把杨庭听得一愣一楞,他很是了解父亲,除了年轻的时候在广粤一带闯荡过几年外,其余时间都是呆在农村的啊,上那里去见着古玩,还拿着玩啊?

杨父见着杨庭脸上有些不信,嘿嘿一笑,伸手摸了摸此刻在地上翻动着身子打滚的小家伙,说道:“小子,你还真别信,你爸我可没有吹牛;还记得以前和你说过你祖父那代的时候,咱们杨家是这十里八乡最大的地主吗?”

“这我记得,难道那个时候咱们家里很多的古玩?”杨庭有些听明白了,开口问道。

杨父点了点头,说道:“虽然那个时候我也还很小,不过还是记得些事儿的,以前啊这家里各种各样的古玩都有,什么花瓶子,鸡蛋那么大的翡翠,还要很多的字画;嘿,那个时候你祖父也是喜欢收藏古玩,还常说什么盛世古董,乱世黄金。”

盛世古董,乱世黄金?杨庭听着,心中却是感叹了句,可惜自己祖父那代可不是什么盛世啊。

“那后来呢?”杨庭又是好奇的问道,这现在家里是一件古玩也没看到,后面自然是出了问题。

杨父的眼中也开始闪出了一些追忆,深深的吸了口烟后,才是开口说道:“后来你祖父死了,我爸和几个叔叔也就分家了,我们这一脉也是分了不少的古玩呢,后来就搬到了这里。”

说着,指了指老屋后,才是接着说道:“可惜后来闹文革嘛,家里的古玩被砸的砸,收的收;家道也就此中落了。”

一顿话说完,杨父也是抽完了一根烟,然后又点是了一根。杨庭见着却是微微皱了皱眉,说道:“爸,少抽点。”

杨父摆了摆手,说道:“没事儿,我今天想抽。”说话间,眼中也是闪过些杨庭看不懂的东西。

“或许只有爸爸他们那个年代的人才能明白他现在的心情吧。”杨庭见着,心中忍不住感叹了句;他也是明白,父亲这是因为说了那些年的事,从而触动了那些年的情怀吧。

父亲他们的年代,的却是困难中又带着一种独特的情怀吧。

杨父不再说话了,杨庭倒是笑着开口说了句:“还真是可惜,要是那个时候家里的古玩现在还在的话,那就值大钱了。”

“是啊……”杨父也是笑着点头说道,语气中带着几分好笑与无奈。

又休息了会儿,等杨父抽完了第二跟烟后,父子二人才是站起了身来,准备开始动手把老屋的瓦片弄好。

“小家伙,你看看你这一身的灰。”刚站起身来,杨庭却是看见刚一直在地上滚来滚去的小家伙,身上已经是沾满了灰。本来白白的毛已经变成了灰色。

“呜…………”似乎是听明白了杨庭是在说它,竟然破天荒的呜咽了一声,好似有些不服气。

杨庭乐了,伸手轻轻拍了拍它的小脑袋,说道:“不准在地上滚了,听到没有?”

小家伙不叫了,但还真的趴正了身子,没有接着在地上滚了,竟然是听懂了杨庭的意思。

“嘿,这小家伙还挺通人性。”杨父见着,有些惊奇的笑着说道。

杨庭也是笑了笑,也不再多说,拿起爬梯抵到了屋顶上面;接着杨父就是想爬到屋顶去。

“爸,我来吧。”杨庭拦住了父亲,然后自己就是爬了上去。

杨父见状,只能是开口说道:“小庭,那你自己小心点啊。”

………………

农村这种用瓦片做屋顶的房子,时间长了摆放的瓦片总是会松开,甚至是滑落的。

而这老屋屋顶的瓦片好在是没有滑落的,只是有些松散开来,导致有些漏雨了。

杨庭在屋顶小心翼翼将那些松散开来的瓦片又再度给放好,又随手把一些已经破碎的瓦片给扔下去后,就是从屋顶上面下来了。

下来的时候,父亲却是已经打开了房门,拿着扫把在里面的堂屋打扫着。

而小家伙竟然还是趴在刚才的地方,正摇晃着脑袋看着杨庭,见他下来还吐了吐舌头。

杨庭见着,过去摸了摸它的脑袋,说道:“乖了,等会儿回去给你吃好吃的。”

随后,杨庭就是带着小家伙走到了堂屋里面,问着父亲:“爸,我看也没多脏啊,你打扫干嘛?”

杨父还是弯着腰在扫着地,开口回应道:“就是想扫扫,哈哈,没啥。”

杨庭见状,点了点头并没有打扰父亲,而是带着小家伙走到了里屋去。

这里以前是他小时候住的屋子,不过这个时候里面已经是什么都没有了,空空荡荡的一片。

而杨庭却是没有发现,跟在他一起进来的小家伙耸动着圆滚滚的身子到了里屋的门后面,在那里咬着门槛。

这农村的房子啊,不管是正大门还是里面的屋里,都是有着门槛的,就算是现在很多人家修建房子的时候也同样是延续了这个传统的。

至于这个门槛的意义是什么,则是说什么的都有,有说是为了防死后变成红毛鬼的人进门用的,这红毛鬼也就是俗称的僵尸,人们觉得僵尸身体是僵直的,不能跨过门槛。

当然也有说这门槛是用来防止家里的财气流失出去,是用来守财的。

总之,各种说法都是有着的,这也正是华夏几千年来孕育出来的独特而又具有魅力的文化。

两杯毒酒 说:

求收藏……

收藏看着实在是差……毒酒都要崩溃了。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我天生就是个祸害,直到那夜,我母亲怀着我睁眼离去后……
  • [玄奇]村里老神婆说只有我娶了她女儿,我才能活命……
  • [现代]爷爷每天晚上都偷摸顶着我睡,还叫我舔棒棒。
  • [玄奇]畜生、别掰开,我只是你的姐啊!
  • [现代]一觉醒来,老板娘一丝不挂躺在身边
  • [现代]舒服完了,逼我离婚是吧?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