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河人家

第二章:官老爷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17-10-09 18:23:38

可刘勤到底还是没有走。

也许从他踏入通州城的那一刻,命运就将他和这座古老的城市连在一起,再也离不开了,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第二天,刘勤是在一片嘈杂声中迷迷糊糊地睁开眼,还没全睁开就看见一只大脚从上而下踹向自己的脸。

“哎呦——”一阵疼痛,刘勤用手捂住左脸跳了起来,几个官老爷站在面前。

“走啊!还不走!快滚!”

官老爷挥舞着手里的木棍,趾高气昂地对着刘勤等窝在墙角根的人喝道。

“不可以呆在城门口了,该去哪滚去哪?!”

“大爷,那城门开了?”昨天中年生意人哈着腰笑眯眯地问道。

“开,开你老母!没开!滚滚滚,别在城门底下添堵!”官老爷像是吃了火药一般,一点都不给中年生意人好脸。

中年生意人的脸色微微一变,但到底是走贯江湖的,嘴角马上上扬,边后退边低着头连连说道:“那是,那是,马上走马上走!”

旁边一个老农打扮的老头就没有这么识相,急忙叫道:“怎么没开呢?我们都赶着出城,你怎么没开呢?怎么没开啊!”

官老爷这回可不耐烦了,为首的二话不说上前就一个木棍打下去,老农“哎呦”一声蹲了下去,一只手伸了出来,指着为首的官兵,“你,你,你……”

话都还没说完呢,为首的官兵一棍子直接打在伸出来的手上,老农又惨叫了一声,其他几个士兵立即上去围着老农拳打脚踢,老农一声比一声痛苦的惨叫不绝于耳。

刘勤握紧了拳头,这什么世道?这哪里是官兵?比土匪还不如!一群穿着官服的土匪!

就在刘勤脚跨出一步,准备上前制止的时候,一只大手拉住他的肩膀。

刘勤回头一看,是那个中年生意人。

“怎么样?昨天还没被打够?今天继续充老大?”中年生意人在刘勤耳边小声地说道。

想到昨天的一幕,刘勤心里就感到窝火,可还是甩开中年生意人的手,“不充老大,就讲个理字!”

说完就往前走,没想到中年生意人绕到刘勤前面一把抱住他,“你小子怎么听不懂人话啊,现在是讲理的时候吗?!”

“什么时候都得讲理!”刘勤想挣脱中年生意人的怀抱,中年生意人却更加用力地抓住他。

就在刘勤和中年生意人纠缠的时候,一个官兵眼瞅向这里,挥着木棍,指着刘勤这边问道:“这个怎么了?你小子想干什么?”

其他几个官兵也停止了殴打老农看向了这边,眼中带着凶狠。

“没,没,没!我们就要离开,马上离开了!”中年生意人哈着腰笑嘻嘻地回答着,说完就使劲地拉着刘勤往后面的人群钻。

“不对,停下来!”刚才为首的官老爷大声喝道,从几个官兵中走了过来。

刘勤和中年生意人回过头来,刘勤咬着牙抿着嘴不说话,中年生意人依旧笑嘻嘻地说道:“老爷,我们没干嘛,马上就走马上走!”边说边拉刘勤往后退。

“我叫你停下来,你听不到啊!”为首的官老爷已经走到了眼前,提高了音量,指着刘勤,“你小子想干嘛?!”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刘勤身上,他咬着牙抿着嘴不说话。

“你哑巴了啊你!”说着官老爷一个木棍打在刘勤肩上,刘勤踉跄了一下没有摔倒,依旧杵在那里,眼睛死死地盯着官老爷。可能是被忽如其来的一棍打痛了,也可能是这是他十七年来第一次在一群人面前被呵斥,刘勤的眼泪一下涌了上来,但他咬紧牙,就是不让泪水滴下来。

“哎呀,你小子还挺倔!”

话还没说完,为首的官老爷毫不留情地往刘勤头上、肩上打了好几棍。

刘勤只感觉眼前一黑,一下跪在了地上,头上肩上一阵剧痛传了过来。他挣扎地站了起来,握紧拳头,抬起头怒视着官老爷,只是此时眼眶中的泪水早就控制不住地往下流。

“哈哈,这小子是真倔!”官老爷反而笑起来了,拿着木棍拍着手,转过头对其他几个官兵笑道:“原来是个愣头青!”

“哈哈,就是个愣头青!”

“乡下来的傻小子!”

其他几个官兵肆无忌惮地笑道。

刘勤悲愤地看着周围官兵哈哈大笑,在他的眼里,宁愿被打也不愿意被这群人嘲笑,可他现在却不知道应该怎么做,只能擦了一把脸上的泪水,更用力地握紧了拳头,将指甲深深地掐进手掌肉中。

“哼,愣头青!”为首的官老爷停下了笑声,眼睛看着刘勤,露出一丝凶残,“这通州运河水患谣言满天飞,南边匪徒为患,你来干什么?说!”

其他几个官兵都不说话了,今年运河水匪的人头可还没交齐,保不定就会克扣军饷了。看着官老爷的眼色,哥几个挥舞着木棍,慢慢地向刘勤靠近,眼里不怀好意。

静,异常安静。

只是沉浸在悲愤情绪中的刘勤根本没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他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我要和这群人拼命!

旁边的中年生意人猛地窜到为首的官老爷身边,往他怀里偷偷塞了一叠银票,嘴里不断地笑道:“高抬贵手,高抬贵手,老爷,那就是愣头青一个,高抬贵手!”

官老爷低头看了一眼怀里的银票,不屑地说:“这年头不识相的人可真多啊!呸!”

中年生意人脸色微微地变了变,赶忙从怀里艰难地掏出一叠银票,眼角扭曲,但嘴里依然笑道:“老爷,大老爷!这点小意思,孝敬各位老爷喝杯茶,高抬贵手,高抬贵手!”

官老爷看了看手里的银票,捏了捏分量,对旁边的几个官兵使了一个眼色,扭头向一旁走去。

其他的几个官兵嘻嘻笑着,挥舞木棍,指着周围看热闹的人群,吆喝道:“滚滚滚,还不赶紧收拾好东西滚!”

人群立即散开了,刚才蹲在地上的老农早不知道跑哪里去了,此时叫娘的,说话的,孩子哭叫的,各种声音混在一起,城墙下就像一个大集市。

而此刻的刘勤却是最安静的。他就这么握着拳头站在那里,眼里带着委屈和难过,他现在还些恨自己,恨自己刚才怎么不上前拼命,昨天已经感觉憋屈了,今天更加难受,刚才自己怎么就不扑上去呢?!被打被杀也好过现在这么难受。

中年生意人来到刘勤的跟前,顺着肩膀偷偷望向走远的官兵,然后收起笑容,狠狠地向地板唾了一口,“土匪!”

刘勤不解地看着中年生意人的变脸,正好对上他的眼光。

“走吧!”

“去哪里?”

“去哪都可以,别跟着我!”

刘勤不敢多嘴,看看渐渐散去的人群,他想了想,赶紧跟上了中年生意人的步伐。

就这样,刘勤跟着中年生意人来到了曹家东门市的店铺,中年生意人是曹家米铺的掌柜张济。

曹家的这个东门市店铺规模不大,在东水门旁边,后院就是漕运支流潞河,潞河和通惠河有交织,通惠河还在老城区北汇入大运河,所以这个米铺也算是一个小的交织点,每天的出入量很多。

店里除了张掌柜还有账房高先生,以及两个小伙计翔哥和阿生,剩下的都是帮工了。这些帮工并没有固定的东家,哪里需要就到哪里,靠在运河吃饭。刘勤没有地方去,通州城门也紧紧关闭着,店里的其他帮工就怂恿张掌柜收留刘勤,让他跟着当学徒,做帮工,张掌柜捏着刘勤结实的身板勉强算是同意。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美女老板,属下扎得您舒服吗?
  • [现代]干爹,您比小海豚大多了,可爽死人家了。
  • [现实]被骗到北缅的女人都被怎么玩弄
  • [历史]畜生、别掰开,我刚做的初修复手术啊!
  • [玄幻]圣女还不是也要给强者吹喇叭
  • [现代]舒服完了,逼我离婚是吧?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