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总裁的私佣保镖

第一章 无赖是我的座右铭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18-02-28 17:56:32

“根据本台最新消息,本市上市公司陆氏集团股价已跌至冰点,而陆氏集团董事长陆仲亨也多日未露面,详细情况,请关注本台最新报道。”

......

天海市,机场出口。

路边,出租车上,车排后座,此刻正坐着一男一女。

女的身着一条牛仔短裤搭配一条黑色皮夹克,看起来极具欧美范。

这种混搭风格的装扮也让这名身高高挑,长相俊美的女子多了一丝野性的味道。

加上两条雪白性感的大长腿此刻盘曲着,让人不禁看一眼就生出无限遐想。

“你能不能别跟着我?”

这时,女的冷冷的盯着身边年轻男子,言语之充斥着一股子冷漠。

女子名叫陆雪琪,本来家里出事,心情已经是十分糟糕的她如今又遇上了更加糟心的事。

本来匆匆从国外赶回天海,可是,这一路上,眼前这男的居然像块牛皮糖一样黏着自己。

不仅从欧洲一路跟着自己,如今还死乞白赖的跟着自己坐上了同一部出租车。

而且,期间无论自己如何驱赶,表情如何愤怒,对方丝毫不为所动。

“你怎么知道我跟着你?”

良久,陆雪琪身边的男子才缓缓睁开双眼,嬉皮笑脸的看着愤怒的陆雪琪。

闻言,陆雪琪差点被对方这番话气的吐血。

都坐在同一部车里了,还不算跟?

“无赖!”

死死盯着对方许久,可是,脑海中一番思忖下来,陆雪琪竟然找不到任何一种奈何对方的方法,最后,陆雪琪只能咬着牙看向出租车司机,说道:“临江花苑十一号,陆家!”

“你们这对小两口真有意思。”

听到乘客报出地址,中年的出租车司机透过后视镜看了看这对男女,不免摇了摇头,轻声调侃道。

司机在说话的同时,也麻溜的发动汽车,打开手机地图导航,朝着目的地行驶而去。

而坐在出租车后排的陆雪琪在听到司机这番话后,脑门上也浮现一串黑线。

换做平时,陆雪琪肯定会出言解释,可是,一想到自己解释可能会越描越黑,怀着一肚子的闷气,陆雪琪干懒的去解释。

至于身边的年轻男子,她也只能权当没看见,不予理会。

半小时后。

出租车缓缓停在一栋气派的别墅门口。

“谢谢师傅。”

车排后座,陆雪琪连忙掏出一张红色钞票,不等司机找钱,她便急匆匆的下了车。

而身边的男子也在陆雪琪下车之后紧跟了上去。

“我说你能不能别再跟着我了?”

看到男子下车,此刻站在自己身边,陆雪琪心中有一种莫名的怒火和无奈。

闻言,男子似乎并不想和她说话,而是目光不断的打量着周围。

哗——

这时,别墅大门缓缓开启。

“小姐,您终于回来了。”

大门开启之时,一名头发雪白,身着一身西服的老者连忙走了出来。

“康伯。”

见到老者,陆雪琪脸上一喜,连忙走了过去。

“这位是?”

察觉到陆雪琪身边的陌生男子,康伯脸上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不认识!”陆雪琪咬着牙回应道。

闻言,康伯脸上也不由的从疑惑变成了冷漠。

就在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男子从兜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了康伯。

接过名片的康伯目光一扫,紧接着,脸上顿时恢复了刚才的喜悦,惊讶道:“你是叶玄?”

“叶玄?”

看到康伯脸上一脸兴奋,陆雪琪一愣,问道:“康伯,你认识他?”

康伯指了指叶玄,对着陆雪琪说道:“他可是老爷为你安排的保镖啊!”

“什么?”

陆雪琪一脸惊愕,转头看着脸上依旧挂着淡笑的叶玄,怒道:“你干嘛之前不说自己是我保镖?”

“你又没问!”

这时,叶玄无奈的耸了耸肩,说道。

叶玄说话的同时,脸上还露出无比委屈的表情,那样子,看起来有多无辜就有多无辜。

“混蛋!”

陆雪琪紧握着粉拳,若不是从小养尊处优养成的良好脾气,她真的想狠狠暴揍一顿眼前这个家伙。

“小姐,老爷快不行了,嚷嚷着要见你。”

见自家小姐此刻正和叶玄斗气,一旁的康伯也是赶紧提醒着。

“对对对。”

听到康伯这么一说,陆雪琪也是将手中的行礼交到康伯手中,一路小跑朝着别墅内部飞奔而去。

“叶玄先生,清吧。”

见陆雪琪匆忙跑了进去,康伯作为管家,也是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邀请叶玄进入别墅。

叶玄点了点头,这才和康伯并肩走了进去。

......

别墅,二楼。

悠长的走廊尽头,此刻站着一老一少。

“爸,你说大伯这次还挺不挺的过来?”

说话的是一名年轻男子,男子一身名牌,长相也极为帅气。

“哼,就算挺过来又怎么样?现在董事会的股东都向着我!”

年轻男子的一番话,并未让中年男人有过多的担忧,而是一脸不屑。

“可是爸,您别忘记了,大伯毕竟掌管公司这么多年,而且,他女儿陆雪琪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

年轻男子见父亲一脸不屑,脸上不免有些顾虑,说道:“毕竟大伯和陆雪琪的股份占了公司一半,他们父女两可是有一票否决权的。”

面对儿子一针见血的疑问,中年男子面色一沉,不由的思忖了一会,开口道:“到时见机行事吧。”

就在两人交谈完毕没一会,一阵急促的脚步从走廊另一头传来。

“二伯父,我爸怎么了?”

声音由远到近,没一会,一名穿着打扮极具欧美风格的漂亮女子出现在这父子两面前。

这女子正是赶来的陆雪琪。

见到陆雪琪后,门前这一老一少面色顿时一变,从刚才的阴险瞬间转变为一脸悲凉。

“雪琪啊,你爸恐怕是不行了。”

说话的是中年男子,是陆氏企业的二把手,名叫陆仲解。

“什么?”闻言,陆雪琪一双眸子睁的老大,身子也是微微颤抖了一下。

“琪妹,医生说大伯已经是时日无多了。”

见陆雪琪面色苍白,一旁的年轻男子也是一脸悲伤,可他目光中却透着一股子兴奋劲。

年轻男子名叫陆瞿,是陆仲解的独子,亦是陆雪琪的表哥。

“不可能的!前些年我父亲的身子都硬朗的很,怎么可能说病就病!”一想到自己父亲身体情况,陆雪琪也不管这对父子的解释,一把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等陆雪琪进入房内,这对父子也是紧跟了进去,在进去之前,陆仲解和陆瞿这对父子相视一眼,脸上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

进入房间后,陆雪琪看到了躺在床上的那名中年男子。

此刻,中年男子一身病服,浑身上下插满了输液管子。

在中年男子身边,一群身着白大褂的医生也在忙碌着诊断。

见此情景,陆雪琪双目一红,连忙走到床边,看着躺在床上的中年男子,喊道:“爸。”

听到呼唤,原本闭着双眼的中年男子也渐渐的苏醒了过来。

此人正是陆氏集团的董事长——陆仲亨。

“雪琪。”

看到朝思暮想的爱女回来,原本一脸病态的陆仲亨脸上浮现出一抹红润。

“爸,我回来了。”看着面色的憔悴的父亲,陆雪琪一边哭泣着,一边伸手握着陆仲亨枯瘦的右手。

“你们出去吧。”

如今陆雪琪归来,陆仲亨思念之情也得到了缓解,对于一旁忙碌的医生,他摆了摆手,示意他们出去。

“是。”

得到命令,那群医生也没有过多逗留,一群人相继离开了房间。

“爸,你前些年身子骨还这么硬朗,怎么说病就病了?”

风尘仆仆的从欧洲赶了回来,如今见到躺在病床的父亲,陆雪琪也是一肚子的疑问。

闻言,陆仲亨眼神不经意的瞥向陆雪琪身后的陆仲解父子,最后,摇了摇头,苦笑道:“世事难料,可能是前些年太劳累留下的后遗症吧。”

“琪妹,你也别难过了,现在公司股价大跌,现在不仅要担心大伯,最重要的还是要安稳董事会的股东呀。”

这时,陆雪琪身后的陆瞿借机开口说道。

“怎么?我爸都这样了,董事会还想着赚钱吗?”

听到陆瞿这番话,陆雪琪转过头,冷冷的盯着陆瞿。

“雪琪,你这叫什么话,大哥的病也是重中之重,可是,公司还有这么多人等着吃饭呢!”

看到陆雪琪态度冷漠,陆仲解叹了口气,以一副长者姿态说道:“现在大哥出了这事,大家也不愿意看到,可是,公司不能一日无主啊!”

“呵!”

闻言,陆雪琪冷冷一笑,说道:“二伯,我爸还没死呢!你就这么着急想上位!”

“你这叫什么话?”

也许是被陆雪琪踩中尾巴,陆仲解也是面色涨红,怒斥道:“你这是跟长辈说话的样子吗?雪琪,你在欧洲待了这么些年,就学会了不尊重长辈吗?”

“长辈?”

陆雪琪嘴角一扬,不屑道:“我没有在我爸重病还想着谋取董事长职位的长辈。”

“你——”

陆仲解被对方一番话呛得无言以对。

“真精彩啊!”

就在双方僵持不下的时候,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历史]公主那里又润又甜,我尝了一晚上。
  • [现代]不,不要,轻点,太深了......
  • [现代]姐夫你快出来,人家要喷了……
  • [历史]太子殿下,我只卖艺不卖身......
  • [现代]持美行凶,连洗脚水也让我喝!
  • [玄奇]提什么要求,我的女仆都能满足…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