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总裁的私佣保镖

第六章 猫哭耗子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18-03-05 11:04:15

陆家别墅。

看着陆仲亨的尸体被医生抬走,陆雪琪悲痛欲绝。

原本一切还有余地,怎么自己父亲就突然离世了?

还有?

那名一直照顾着父亲私人医生,现在在哪里,一切都不得而知。

陆家客厅。

陆仲亨离世,也让整个陆家蒙上了一层阴霾。

陆雪琪脸上的泪痕未干,叶玄坐在她身边不远的椅子上,手杵着下巴,另一只手拿着手机,目光直直的盯着手机。

看似满脸的不经意,实则,叶玄此刻已经联系到了远在欧洲的朱莉。

“我已经调查到了,照料陆仲亨的私人医生名叫何安,就在一个小时前,离开了天海市了。”

看着朱莉发来的简讯,叶玄手指快速回复道:“有没有办法查到他的踪迹?”

“我需要进入天海市交通局的系统,这样,我才能查到何安的踪迹。”

叶玄刚回复没多久,朱莉另外一条简讯也回复了过来。

“好,我等你。”

叶玄对朱莉有着巨大的信心,毕竟,朱莉的家族,是欧洲贵族,具有庞大的人脉联络网。

......

“小姐,秦家来人了。”

这时,康伯急匆匆的从外面走了进来,朝着坐在沙发上正在抽泣的陆雪琪说道。

康伯话语刚落,只见一名年纪二十三四,身着黑色丽人西装,脚踩着恨天高的女子急匆匆的走了进来。

在女子身后,还跟着一名魁梧,面容冷漠的男子。

想必是这女子的保镖。

“雪琪。”

女子看到陆雪琪后,连忙踩着高跟鞋走到她的身边,急切道:“我听说你回来了,本想过几日来看你,没曾想,陆伯伯他.....”

“秦柔,我没事。”

陆雪琪拉着女子手,苦笑的摇了摇头。

“陆伯伯好好的,怎么会....”

看着陆雪琪一脸悲痛,名叫秦柔的女子也说不下去了。

就在陆雪琪打算开口的时候,一声悲凉的嘶吼从门外响起。

“大哥.....”

只见声音刚落,陆仲解急匆匆的走了进来,跟在他后面的,还有他儿子陆瞿。

“雪琪!我大哥呢!”

刚进门,陆仲解一脸痛苦,一转头,看向陆雪琪这边,着急的问道。

“猫哭耗子!”

这一幕,落在叶玄眼中,只见他双眼一眯,心中不由的冷笑。

“二伯!”

陆雪琪见陆仲解一脸痛苦,摇头道:“我爸已经去了!”

“大哥啊!”

听到陆雪琪这番话,陆仲解咬牙切齿,悲痛道:“我的好大哥啊!”

哭喊着,陆仲解眼中的泪水夺眶而出。

可眼里深处,却透着一丝得意。

看到陆仲解悲痛欲绝的模样,陆雪琪原本刚恢复的情绪再度崩溃,两行清泪从眼眶流出,说道:“二伯,你别伤心了。”

“我的大哥啊,你幸幸苦苦创立公司,怎么去的这么早啊!”

陆雪琪的安慰,并未让陆仲解有所收敛,而是越发的嘶吼起来。

表面上痛苦的嘶吼,实则,陆仲解心里现在无比的畅快。

解决了陆仲亨,接下来的陆雪琪,那就容易多了。

毕竟,自己这个侄女涉世浅,对陆仲解来说,不堪一击。

“父亲,您也别哭坏了身体,现在大伯去了,您一定要撑住啊!”

这时,身后的陆瞿也连忙搀扶着陆仲解,劝诫道。

看着这对父子在陆雪琪演戏,叶玄心中哭笑不得。

这种拙劣的演技,骗骗陆雪琪这种年轻人可以,可是,想骗过叶玄的眼睛,那还是太年轻了。

毕竟,叶玄也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

不仅身怀绝世武力,更是精通察言观色。

虽然陆仲解和陆瞿这对父子此刻面部表情十分悲凉,可是,眼睛伸出隐藏的得意,无法掩盖。

嗡———

这时候,叶玄手中的手机震动了起来,一条简讯发了过来。

“何安现在在天海边境,鸿运车站!”

发送简讯的是朱莉,在简讯后面,还贴了一张图片。

图片里,是一名看起来斯斯文文,带着眼镜的年轻男子。

“谢了!”

收到简讯和图像后,叶玄道了句感谢的话,随后,将图像牢记在心,最后把手机放进了口袋。

“二伯,我爸走了,以后公司得靠你了。”

此时的陆雪琪正是精神和意志最薄弱的时候,加上陆仲解一番演技,更是博得了陆雪琪的信任。

“雪琪,你放心,毕竟那是大哥的心血,你也是我侄女呀。”

陆仲解假意的抹着眼泪,低头的那一瞬间,嘴角微微扬起。

“哭够了吗?”

这时,一道不和谐的声音,打断了在场悲痛欲绝的众人。

说话的正是叶玄,只见他朝着陆雪琪那边走去。

听到这话,大家都顺着声音朝着叶玄看去。

“叶玄,我忍你很久了!你在董事会上出言不逊就算了,现在我大伯刚走,你又是这样!”

率先站出来的是陆瞿,本就对叶玄心存暗恨的他,此刻那里会放过这么好的时机?

见叶玄出言不逊,这时候,陆瞿知道,他的机会来了。

“雪琪,你看看,这人,简直就是和地痞流氓没什么区别!”

陆仲解也顺势附和道。

闻言,陆雪琪柳眉一皱,叶玄这时候说出这番话,确实有些不合时宜。

“叶玄,你别以为有我爸的代理股权,就可以在这里为所欲为!”

陆雪琪冷冷的看着叶玄。

“傻丫头!”

看着陆雪琪两三下就被陆仲解父子给蒙骗了,叶玄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雪琪,如果有一天你被卖了,我绝对不会惊讶,甚至,你帮别人数钱,我也不会惊讶!”

“你——”

陆雪琪本来就是刚刚丧父,如今听到叶玄这话,那里还忍得住,怒道:“叶玄,你住口!”

“麻烦你好好想想,为什么你一回来,你父亲就稀里糊涂的死掉了!”

见陆雪琪丝毫没有怀疑陆仲解父子,叶玄脸色一沉,看着陆仲解父子,冷声说道。

“我不许你这样说我二伯!”

陆雪琪娇喝道:“我二伯和我父亲是亲兄弟,他能害我父亲吗?”

说话的同时,陆仲解父子也是低着头,嘴角噙着一丝冷笑。

“既然你把话说道这个份上了,那我还有什么好说的?”

叶玄耸了耸肩,语气中透着无奈,最后说道:“那只有找到你父亲的私人医生,一切才能解决了!”

闻言,陆仲解父子身子一颤。

这时,陆仲解眼神瞥向陆瞿,后者点了点头,这才让陆仲解放心了下来。

“叶玄,我体谅你是我大哥雇来保护雪琪的,可是,今天我大哥刚走,你这般无礼,是不是.....”

陆仲解话还没说完,就被叶玄冷声打断:“闭嘴!”

“雪琪,你看,这人就是个地痞流氓!”

陆瞿抓住机会,连忙离间陆雪琪和叶玄只见的雇佣关系。

被陆瞿这么一说,陆雪琪这下彻底怒了,指着门外说道:“你出去!我现在不想看见你!”

“好吧!”

破天荒的,对于陆雪琪的驱逐,叶玄并未有什么过激的反应。

大步走向门外,走到门口时。

叶玄顿足,回过头,看着陆仲解父子,说道:“如果我是你们两父子,我现在绝对会趁机离开天海,不然,几个小时后,你们想离开,也离开不了了!”

说完,叶玄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哼!私人医生早就被我打发走了,你拿证据来怀疑我?”

看着叶玄的背影,陆瞿心中无比的爽快。

这是他第一次证明赢了叶玄。

殊不知,出了门的叶玄,早已经驾车前往天海边境,鸿运车站。

......

“阿安,你干嘛这么着急着走呀!”

车站,候车室,角落,一个女人好奇的看着眼前带着眼镜,看起来十分斯文的男人。

“嘿嘿!”

闻言,男人从兜里掏出一张支票,递给了面前的女人。

“我去,一千万!!!”

女人接过支票,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凉气,惊讶道:“你怎么会有这么多钱?”

“秘密,等我们离开了天海市,我再慢慢跟你解释!”

说着,男人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还有十几分钟,离开天海的车辆就要出发了,而他心中,也是越发的兴奋。

这个兴奋的男人,正是陆仲亨的私人医生,何安!

在他身边的女人便是他的未婚妻刘慧。

一想到即将离开天海,去往陌生地方过上富豪版的生活,何安心里无比的爽。

甚至,在他看来,自己在陆仲亨药里,多加了几味中药,也不足挂齿。

“走吧,阿慧,马上车要开了!”

就在何安打算牵着自己未婚妻要走的时候,一个巨大身影将其笼罩在其中。

何安下意识的抬起头,只见自己面前,一个陌生男人横在了他的面前。

“你他妈谁呀!”

面对这么一个人阻去了自己的路,何安现在也是财大气粗,看起来斯文,可说起话来却十足的跋扈。

“你是何安?”

来人正是叶玄,自从出了陆家,他便驱车急速赶来了鸿运车站。

还好,自己到达目的地后,一番搜寻,找到了何安。

闻言,何安心中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反驳道:“谁是何安,我不认识何安!”

“是吗?”

叶玄眼中噙着一丝冷意,掏出手机,指着里面的照片,笑道:“这难道不是你?”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大柳树村,那是我和她第一次合体的地方。
  • [现代]讨厌,不许用手抠,人家会疼!
  • [现代]女友生日当天,给我戴了一个绿帽
  • [现代]手轻一点儿,别用那么大力,你弄疼我了
  • [现代]这一球踢进了,晚上随便你怎么样
  • [现代]你的火辣女房东来敲门了……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