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为我为人人

二十 文曲星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0-02-28 20:20:00

玉皇诞是很多地方都有的风俗,如果村民们只是拿点鞭炮礼花不过二三十块的东西来凑个热闹,戴岳是无所谓的,但一出手就是五百,不得不让他警惕。

太乙天尊的时间是很宝贵的,何元海问完之后立刻又有村民下跪,询问家中病人的情况,天尊表示家中病人与邪祟无关,病人要相信医院,保持好心态就能痊愈。村民感激不尽,往纸箱里放了两百元。

戴岳问付立春:“放钱的数量有规定吗?”

付立春笑到:“这个凭个人的诚心,当然了,肯定是钱放得越多心就越诚,神仙也会多看一眼,说不定就是这一眼能让人逢凶化吉。”

“这是谁说的呢?”戴岳追问,

付立春答到:“没人说吧,给钱的人自己想的,我听说省城甘露寺正月初一的头香还得靠竞标,价钱达到百万以上呢。”

戴岳摇摇头:“这两者概念不一样,甘露寺带有宗教信仰的成分,但这个算什么呢。”

付立春想了想:“戴主任的意思是这个属于迷信?但他的的确确能够给人帮助啊。”

戴岳淡淡一笑:“待会儿你有问题吗?”

“我只是带你来看看热闹,”付立春说到:“我没什么问的。”

戴岳笑到:“你就不想问问什么时候走财运,什么时候发财?”

付立春苦笑一声:“我四十岁啦,很多事情也能想通了,发财不发财的都是命,神仙指点不了,何必浪费钱?”

戴岳故作惊奇的说到:“不是说太乙救苦天尊是救苦救难的吗,为什么还要收钱?”

付立春说到:“请神上身是很耗费精力的事,而且他们都是以此为职业,不收钱吃什么?”

“就不能少收一点?”戴岳问到。

付立春解释到:“收钱的数量又没有规定,早前还不是五毛一块的放,只是诚心的人越来越多,放少了怕神仙看不到,就这么水涨船高的给抬上来了。”

戴岳想起最近网上比较火的《大悲咒》必须充值VIP才能听的事儿,果然神仙只救VIP,不给钱谁也度不了你。

聊天的当儿,太乙救苦天尊退了神通,首徒果然像付立春说的那样耗费了精力,一副累到虚脱的样子退到一边休息。

接下来是次徒的表演,他的动静可要大得多,神通来了之后先是一番歇斯底里的吼叫,又是砸桌子,又是踢凳子的,接下来还劈了个叉,随即又弹跳上了桌子。

这下令戴岳也有些疑惑,从地上劈叉弹跳上一米多高的桌子,这至少要专业的武术运动员才能做到吧,一个普通的村民,而且是中老年的村民,这是如何做到的?

“你说这神仙上身是真是假?”戴岳又问付立春。

付立春瞪大眼睛看着他:“当然是真的了,不然一个普通人怎么会无所不知无所不晓?你就看刚才这一手,让我劈叉是劈不下去的,更何况他两腿一弹就上了桌子,普通人能做到吗?”

次徒也唱了一番之后,相继有多个出外打工的年轻人询问接下来一年的情况,次徒一一做了解答,并给了这些人一人画了一张护身符,叮嘱一定要随身携带,这样的话就会诸邪退避。

出外求财的人心要诚一些,每人都放了一千进木箱,箱子里的钱很快堆了起来。问过问题,给过钱之后这些人并不会离开,而是接着看热闹。

午饭时间,付道仁的信徒准备了干果点心,散发给在场的每个人,连同戴岳也有份。

趁着吃东西的空当,戴岳不声不响的模仿了一下刚才那些人请神上身的样子,感觉还挺有趣的。

接下来徒弟们接着请神上身替人解惑,一直到晚饭前压轴大戏终于要上演——付道仁请鸿钧老祖上身。

一时间被徒弟们轰炸一天早已审美疲劳的人们瞬间来了精神,外围的人拼命往里面挤,整个屋子别说转身,就是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

相应的,木箱里的钱也堆得溢出来,戴岳初步计算,至少有二十万。

一整天的流程下来,戴岳基本把情况都摸清,木箱里的钱付道仁的徒弟每人拿一万,剩下的全归付道仁。

待会鸿钧老祖上身之后,人们的诚意将会更大,还有几个专程从外地赶来做生意的大老板还没出手呢。

看在场所有人的状态,没有人在怀疑鸿钧老祖上身是假的。戴岳虽然拿不出这是假的证据,但他知道所谓的玉皇诞,就是这批请神上身的人借着这个日子大搞封建迷信敛财的机会。

不过即便知道有假,但这是村里人历来的信仰,就算戴岳冒天下之大不韪揭露这是迷信,也不会有人信他,只能试着找找机会看能不能让村民少受损失。

付道仁坐在了上首,闹哄哄的屋子瞬间鸦雀无声,所有人都伸长脖子看着他的一举一动。只见他紧了紧头箍和腰带,便慢慢趴在桌子上冥想,两边的徒弟们集体唱了起来。

良久,付道仁趴着发出一阵如马嘶的长音,徒弟们唱得更有劲,围观的人群纷纷小声激动的说到:“要上身了,要上身了。”

付道仁接着又发出一阵如马嘶的长音,如此三番几次之后,猛的抬起头来双目圆睁大喝:“我鸿钧老祖临凡,为什么只有这几个人迎接?”

首徒急忙解释:“老祖,乡民们都在这儿了,屋里空间不够,都在外面厚着呢。”

付道仁猛的锤了下桌子:“不错,不错,这一方乡民也算虔诚,我马上通告玉帝,让他保这一方水土风调雨顺,乡民清泰平安,他要敢不依,我掀了他的龙案。”

首徒急忙朝桌子磕头:“谢谢老祖隆恩。”

接着付道仁便开始咿咿呀呀的唱念起来,内容是鸿钧老祖多么厉害,开天辟地第一神之类的,一旁几个做生意的大老板捂着手提包跃跃欲试,只待付道仁唱完之后便要问今年的财神方位并表示诚意。

眼看着要唱完,付道仁却朝着戴岳的方向走来,和人打交道都还没搞明白的戴岳,更不知道该如何向神打招呼,一时愣在了当场。

付道仁一把抓起戴岳的手来:“没想到文曲星下凡被本神在这里找到了,快快快,文曲星快请上座。”说罢拽着戴岳到上首自己身边坐下。

戴岳的反应还算不错,明白付道仁说自己是文曲星下凡,底下的村民反应也不慢,一个个称赞着难怪戴岳将村子治理得井井有条,原来是文曲星下凡。听得戴岳自己都想笑。

付道仁接着村民的话唱到:“文曲星下凡岂是用来治理一个村子的,这里不过是他的起点,他将来还要封侯拜相,匡扶天下受万民景仰呢,能在他的治理下生活是你们的福分。”

不想当宰相的村官不是一个好厨子,听着付道仁的马屁以及村民们的夸赞,戴岳心中十分受用。不过他瞬时明白,这也许是个机会,不需要找出付道仁请神上身的真假,只要把桌上的钱想办法还给村民就行。

付道仁仍拉着戴岳的左手,他的右手忽地拿起桌上的贡酒一口灌了下去,接下来便趴在了桌子上。不是他非要喝酒,而是不喝酒的话他怕那种神仙上身癫狂的样子演得不像。

就在村民们疑惑的时候,戴岳猛的抬头大叫了一声:“苦啊。”

村民们吓得一怔,戴岳却又猛拍一下桌子站起来学着付道仁的样子喝到:“我文昌帝君今日临凡,为什么只有这几个人迎接?”

在场所有人面面相觑,不知该不该接话,倒是付道仁见多识广,开口到:“帝君,乡民今日集会,是为大天尊贺寿,不知帝君将会降临,还请帝君恕罪。”

“也罢也罢,”戴岳喝到:“乡民不知我文昌帝君威严,此节不提也罢。然本帝君在此多施新政,为何乡民阻挠重重?”

付道仁说到:“没有没有,乡民哪敢阻挠帝君,都在感念帝君的好呢。”

鸿钧老祖不是开天辟地第一神吗?怎么对个文曲星还唯唯诺诺的?戴岳心中正自好笑,付道仁忽地问到:“今日大天尊诞辰,不知瑶池仙宫是什么景象?帝君能不能告知一二,让乡民们也开开眼界?”

这算是在试探吗?天上什么景象我不知道,不过书上可写了的哦。戴岳清了清嗓子,唱到:“仙宫盛景?且听我一一道来:雪花联宇树,冰彩散瑶池;南天门张灯结彩,白玉京火树银花;紫微宫众神祝酒,凌霄殿群仙拜寿,端的是美不胜收啊。”

唱的是不错,村民们伸长脖子听着,甚至有些见惯了戴岳一本正经形象的大婶指着他笑:“哟,原来戴主任也有这样的时候,快拿个手机摄下来。”

不过原本等着询问财神的几个大老板就没那么好耐心了,苦坐一天等的就是付道仁,没想到半路杀出个戴岳,也不知道他到底还要闹多久,其中一个老板忍不住上前到:“文曲星君,您还要多久?”反正付道仁是鸿钧老祖,开天辟地第一神,作为第一神的忠实信徒,他是不畏惧文曲星的。

戴岳看了他一眼:“你是何人,敢在此喧哗?”

老板说到:“我是鸿钧老祖的徒弟,来这儿求财运的,但是被文曲星打断,所以我不得不喧哗。”

“哦,鸿钧老祖的徒弟求财运,”戴岳说到:“你是卖水果的吧。”

老板惊奇的看了一眼:“你怎么知道。”

戴岳故意呜呜咽咽几句,吊足了老板的胃口,又说到:“我不仅知道你是卖水果的,还知道你是从东南批发水果至西北售卖,去年虽然本钱充足,但是因为欠缺火候,所以亏了点本;今年积攒了火候,本钱却又差了点,所以想邀人合伙,出发前特来找鸿钧老祖求财运,是也不是?”

老板惊得站了起来:“你真是文曲星下凡?”

戴岳心中想笑,不过是以前学马哲课程的时候涉猎了一些国家哲学史,恰巧古代的哲学讲天人合一,讲命理,于是连带着看了些术数的书而已,没想到在这里派上了用场。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叔,我婶婶昨天被我强行弄了…
  • [现代]美女如云,谁还做舔狗
  • [现代]你妹妹水多,弄着真舒服
  • [现实]王寡妇又润又滑,十里八村的汉子们都说好用!
  • [现代]老师,给我蹲下来张开嘴
  • [玄幻]不是让我继承宗门么,你让我做鸭是什么意思?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