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为我为人人

十九 玉皇诞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0-02-28 13:55:00

刘集村正式进入春节备货时期,村民们蓦地发现,今年手上的过年钱要比往年充足一些。很多人都算了一笔账,往年年前是随礼的高峰期,今年基本没随几个,一下子省了一大笔。

往年年前农闲的时候多多少少都要打打麻将,其实打麻将不管输赢,最后算下来赢的只有活动室,因为每台麻将桌固定的桌面费是要收的。今天我输了,相当于是我给的桌面费,明天你输了,桌面费就相当于是你给的,天长日久下来,基本上人人都是输家。

今年不用随礼、不打麻将,大部分人都把省下来的钱存起来,以备不时之需。饭后闲聊的时候,村民们都对戴岳十分佩服。用四组组长付立春的话说:“攒钱的方法有两种,开源节流,戴主任虽然没给咱引进什么赚钱的项目,却成功通过禁麻和禁酒席给咱节流,今年家家户户都比往年要好过一些,而且不打麻将之后,村里的治安都好了很多。”

而自腊月二十以来,村民们就没在大队部看到戴岳的身影了。有人在暗暗猜测,会不会戴岳工作做得好,被调走了?

这人啦,就有这点不好,相处的时候总觉得太折腾,什么都被干涉,巴不得他快点滚蛋;但意识到他折腾得好,人却要走了,想想还有点舍不得,还有点怀念。

戴岳并不知道村民们在怀念他,而是趁着外面工作的同学朋友回家过年,打着‘联络感情’的旗号和他们在一起聚聚,看看有没有什么适合刘集村的好项目。

一直以来戴岳都想打破刘集村各姓之间的壁垒,让村民团结起来创造更大的价值,所谓的价值说白了就是钱,只要能够让村民们在团结协作中赚到更多的钱,壁垒就不攻自破了。

同学们都能理解戴岳的心情,提了很多意见,可惜他们大部分虽然都在农村长大,可对农村的现状都不太了解,而且他们涉猎的行业都比较高端,即使下沉,也不是农村那些五六十岁闲着在家没事干的人能做的。

还有同学建议,如果戴岳真想为村民创收,可以弄些手工活儿分发给村民做做。戴岳打听了一下,手工活儿一天也就能弄点小菜钱,估计村民们不会太有兴趣。主要的是手工活都是单独操作,不需要团结协作。

要改变刘集村的现状,看来还需要刘集人自己的努力。年后戴岳接触了一些在外打工回来的年轻人,他们的宗族观念要薄得多。虽然日子过得都不算富裕,但说起新年展望来个个都头头是道,而且并没有夸大其词。

戴岳安排了一下,想趁这些年轻人在出门工作前开个座谈会,大家一起聊聊村里的现状,为村里的发展建言献策。

原本戴岳想着尽快安排座谈会,不妨碍他们安排出去打工的时间,所以把会议时间安排在正月初九,但大部分人都表示初九没时间,戴岳只好将日子往后推一天定在初十,但初十大部分人同样没有时间,只能再定。

戴岳有些纳闷,就算有俩人在初九有什么事情要处理不奇怪,但全都在这天就肯定有古怪了,于是他询问在大队部值班的付立春:“立春哥,这初九初十是什么日子?为什么所有人都没时间?”

付立春随口答到:“初九是玉皇诞大会,村里要搞活动;初十是要把初九的活动都落实下去,所以大家都没时间。”

“村里要搞活动?”戴岳疑惑到:“我怎么不知道?”

付立春说到:“这是村民自发的活动,到时候我带你去看看。”

正月初九一大早,付立春便带着戴岳去往村里的大仙付道仁家。

付道仁的事情戴岳之前有所耳闻,据说他能请天上的鸿钧老祖上身,日常替村民解决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事情,座下信徒众多,有些信得久了得了仙气的信徒,能够请鸿钧老祖的徒弟太乙天尊、灵宝法师等神仙上身。

那时候戴岳对于这个是嗤之以鼻的,什么鸿钧老祖,不管哪个神仙体系都没这号人,根本就是《封神榜》上杜撰的。

戴岳笑着问付立春:“立春哥,付道仁的事情你信吗?”

付立春认真的答到:“一开始我是不信的,这世上哪有神仙嘛,但是之后亲眼目睹了很多事情,由不得我不信。”

“哦?”戴岳来了兴趣:“是哪些事情?”

付立春说到:“付道仁是我本家的叔叔,听说他在八岁的时候,某一天和伙伴们放牛,突然就一股紫气裹挟着他飞到了树梢。就在小伙伴们惊诧的时候,紫气又带着他缓缓的落到地上,接着他用本地的小调唱出了本年的年程,到了年底村民一总结,和道仁叔唱得丝毫不差。”

戴岳是个逻辑性很强的人:“咱们这儿四季分明,能够出外放牛,那时候至少已经是春分前后了吧,基本上一年的年程如何,有经验的农民都能推断出来了,说不定他是偷偷听到几个老农民聊天了呢。”

付立春想了想:“这个我没经历过,不好说。自那以后村民们有什么不解的事问他,他都能解答得分毫不差,算命排八字,看病测运程,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特别是我兄弟付立秋,在省城的大医院确诊白血病,只能坐家里等死的人,抱着试试的心态去道仁叔那里看了看,他请鸿钧老祖上身之后做了些纸符给了点草药,没过多久,草药吃完符水喝光之后我弟弟的白血病竟然好了。”

戴岳睁大眼睛:“真有这么神奇?”

“可不止呢,”付立春又举例到:“何家的,你见过,何元海,前些年确诊淋巴癌,也是没钱看病回家等死,他老婆心有不甘去找道仁叔。道仁叔请神上身在何元海家走了一圈,说是他家后院里埋着一个冤死鬼的尸骨,只要把尸骨挖出来好好安葬就会没事。何家人在道仁叔指定的地方往下挖了两米多,果然挖出一个米坛,坛子里装着一副尸骨。何元海将尸骨以礼安葬后又去医院检查,淋巴癌居然转化成良性肿瘤,做个小手术就没事了。”

戴岳说到:“真这么厉害还要医院干嘛?”

付立春摇头到:“道仁叔不是你想的那样,并不是每个求上门的人他都会请神上身替人解决问题的,他会先算一下,确认是病,他就会劝人家去医院治病;确认是因为时运低撞了邪祟,他就会请神上身替人驱邪。”

路上,不少村民提着鞭炮礼花往四组而去,戴岳问到:“这些都是付道仁的信徒?”

“信徒算不上,”付立春解释到:“今儿玉皇诞,道仁叔会全天带领他的徒弟请神上身替所有的村民答疑解惑。农村嘛,谁家没个说不清道不明的事儿,村民们大部分都会提着鞭炮礼花凑个热闹问讯。”

此刻不分姓刘的还是姓何的,亦或姓付的,全都以付道仁家为中心集聚,这个境况比戴岳召开村民大会还要热闹。

村民们看到戴岳,纷纷打趣到:“戴主任,付大仙马上就要上身了,快去问问年程,你是主任问年程应该比咱们老百姓强些。”

戴岳挤进付道仁的家,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一面面悬挂在上空的锦旗,什么‘威灵显圣,救民水火’,‘法力无边,治病救灾’之类的,粗略一看,不下于三十面。

人群中心围着两张拼在一起的八仙桌,八仙桌蒙着红布,上置一个特大号香炉,香炉里插满了点燃的香,弄得整个房子都在烟雾缭绕中。

付道仁额头系着红巾,腰上绑着红绸,坐在上首睥睨着前来上香的村民。桌子两边坐满头系红巾的中老年人,这些人正是付道仁的徒弟,稍后也会依次请神上身。

辰时三刻,传说之中玉皇大帝出生的时刻,玉皇诞的典礼正式开始,付道仁带着徒弟们开始唱念些听不懂的东西,依次有人将桌上摆满果品吃食,还有人在香炉后摆了个空木箱,此时上香的村民更加踊跃。唱念之后,付道仁让出位置来,他的首徒上座趴在桌子上。

戴岳小声问到:“这是干什么?”

付立春解释:“应该叫冥想吧,这是要请神上身了。”

戴岳瞪大眼睛,只见首徒忽地抬头,嘴里似唱戏一般咿呀出生,接着猛的一锤桌面坐正身子,用戏曲的腔调唱到:“今儿是我玉皇大天尊生辰,三界十方共庆贺,我太乙救苦天尊今巡游到此,见各乡民虔诚,心中为我天尊高兴,特赐下本地方今年的风调雨顺哇哈哈。”

一众村民急忙称谢,又有人不停去上香。付道仁大声到:“天尊下凡不易,今我乡民多生活于水火之中,恳求天尊予以搭救。”

首徒唱到:“你们有何苦,且说来我听。”

付道仁转身朝围观的村民使眼色,立刻有三组的何元海恭敬的上前跪下敬香之后说到:“天尊,我想问问今年的财运如何。”

首徒瞪了何元海一眼,继续以戏曲腔调唱到:“座下可是何元海?”不待何元海答应,他继续自顾自的唱到:“你生来就是个苦命人哇,父母无靠,六亲无依,今年的财运要强于去年啊,但是你要切记嚯,交朋结友需谨慎,你把别人看得真,别人背后捅一刀哇...”

听说今年的财运要强于去年,何元海不停叩头称谢,待首徒唱完,他起身往香炉后的空木箱里放了五百块钱。

刚才还在奇怪为什么桌上放一个木箱,这一下戴岳恍然大悟,原来是装钱的。刚才那首徒唱的父母无靠六亲无依、交朋结友需谨慎,这套在任何一个普通人上不都是通用的吗?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叔,我婶婶昨天被我强行弄了…
  • [现代]美女如云,谁还做舔狗
  • [现代]你妹妹水多,弄着真舒服
  • [现实]王寡妇又润又滑,十里八村的汉子们都说好用!
  • [现代]老师,给我蹲下来张开嘴
  • [玄幻]不是让我继承宗门么,你让我做鸭是什么意思?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