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为我为人人

二六 敲定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0-03-02 20:20:00

第二天一大早,戴岳就下床探听宿舍楼的动静,这个点还是一如既往的嘈杂。

不一会儿,外面传来敲门声。开门一看,是刘登红和何泽鹏。

“咦,”戴岳疑惑到:“你们不上班吗?”

刘登红说到:“戴主任,事情咱们没办成,时间太赶又不能跟你践行,咱们就只有送送你表示一下心意了。”

这和戴岳的计划有一点点差别,按他的想法,刘登峰将情况报告给杨厂长之后,杨厂长至少要将何泽鹏叫去商量一下吧,莫非是现在时间还早?

不过不管怎样也不能让他们送行,不然计谋就不灵了,戴岳的打算是找个地方全天等候杨厂长的消息,实在等不到那也只能先回去再说。

想到这里,戴岳说到:“事情也不能说完全没办成嘛,说不定和罗志伟那边合作不好,我又会回头呢,到时候还不一样得靠你们牵线。”

“至于送行,”戴岳开始整理洗漱用具:“这个就没必要了吧,还是不要耽误你们上班的好,本来在这里叨扰你们就够让我不好意思的了。”

何泽鹏说到:“戴主任是为村里谋福利,怎么说是叨扰我们呢,还是让我们尽尽心意送送吧。”

戴岳想了想:“这么的吧,让登红送我,泽鹏你在公司责任要大一些,还是去上班的好。”

如果他不去上班,谁替杨厂长做这个中间人呢。

见戴岳坚持,何泽鹏掏出一沓钱递给刘登红:“登红,你去帮戴主任买票,顺便带些特产回去。”

戴岳急忙制止:“怎么能花你的钱呢。”

何泽鹏说到:“我这是给一个为村民谋福利的主任买的,并不是给你私人买的。”

反正戴岳今天也没打算走,那就暂且先让刘登红把钱接着吧。

俩人一起下楼直奔火车站,到站之后戴岳找了个角落不慌不忙的玩起了手机。

刘登红询问一番车票情况之后过来到:“戴主任,今天回去的车有三趟,最近的一趟还有个把小时就要发车了,要不要买票?”

戴岳准备跟刘登红说明情况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刘登红看了一眼:“登峰的。”说罢也不避讳,拿起手机便接听:“登峰,啥事?”

“你在哪儿呢?”

“我在火车站,戴主任马上就要走了。”

刘登峰的手机里传出火车站特有的提示音:等噔瞪登,鹏城北开往江城的G80车次就要进站...听到声音,刘登峰将手机拿开,小声对弯腰探听的杨厂长说到:“真在火车站。”

这边刘登红不清楚情况,只大声到:“登峰,登峰?人呢?”

听筒沉寂一会儿,传出刘登峰不容置疑的声音:“想办法拖住戴岳,让他晚点走。”说罢便挂断了电话。

戴岳问到:“登峰说什么呢。”

刘登红没什么心机,说到:“不知道为什么,他让我想办法拖住你,让你晚点走。”

戴岳笑到:“因为杨厂长慌了呗。”

刘登红虽然没心机,但并不傻:“你的意思是杨厂长听说村里要去做服装,生怕合作不成,要想办法将你留下来。”

戴岳淡淡一笑:“看在同村的份上,给登峰一点面子,这一班的票暂时先不买。不过他再打电话来的话,你别说是我给面子,就说是你设法拖住的。我先去买张下一趟的票。”

刘登红拦住他:“说不定杨厂长要来谈合作呢,那你就不用走了,何必浪费一张车票钱。”

戴岳略带得意的笑笑:“这张车票钱将会帮我省下更多的钱。”

快要吃午饭的时候,刘登红又接到刘登峰的电话。挂断电话,他说到:“杨厂长来了,要请咱们吃饭?”

没过一会儿,果然看到杨厂长和何泽鹏俩人的身影在候车大厅焦急的寻找,刘登红连忙挥手:“这儿,这儿。”

杨厂长快步过来:“戴主任这是真要走啊,怎么招呼都不打一个呢。这几天因为年后复工的事情比较忙,一直找不到机会尽尽地主之谊。今天突然听说戴主任要走,怎么着我也要抽出时间和戴主任喝一杯,表表心意,咱们买卖不成仁义在嘛。”

戴岳掏出刚买的车票看了看:“恐怕这次是没机会和杨厂长喝酒了,等过年吧,过年邀请杨厂长到咱村里参观参观,说不定咱们以后还有机会合作呢。”

杨厂长看了一眼车票,果然是去胡建的,他四周看了看:“咱不去外面,就在火车站餐厅吃点便饭?”

戴岳继续拒绝:“咦,火车站餐厅太贵了,不划算。”

虽然说贵,但没有说不吃,杨厂长一把抓起戴岳的行李包:“贵不贵的都只是我的一点心意而已,再说又能贵到哪儿去。”

四人坐上餐桌,等上菜的功夫,杨厂长开口到:“听说戴主任准备做服装?”

戴岳点点头:“年后跟村里一些在外的年轻人开过座谈会,相关的项目也了解了一下,哪个划算咱们做哪个。”

杨厂长说到:“服装恐怕不好做吧,季节性太强。旺季恨不能二十四小时赶,淡季一连几个月没事做。”

戴岳淡淡到:“这个都不是问题,对于村里人来说,一年到头存折上的数字能不能往上涨才是最重要的。”

杨厂长又说到:“我听说戴主任的想法是找个协作性强一些的项目,加强村民的团结性,起到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但服装都是单干的,似乎起不到什么效果。”

没想到杨厂长连这个都知道,不用说,肯定是刘登峰说的。

戴岳平静一笑:“我的最初设想确实是这样,不过实在找不到协作性强的项目,能够赚钱让村民富裕起来的项目也可以先做做。”

戴岳的回答没什么问题,杨厂长沉默了一会儿,实在是崩不住了:“戴主任真的不考虑做变压器了?”

戴岳一脸无辜的样子:“没说不做啊,只是今年先不做而已,毕竟已经先答应了胡建那边,那就先做一年试试,不行明年再换变压器,到时候可能又要叨扰杨厂长了。”

杨厂长说到:“今年也可以做嘛,积累了经验,明天不就更加驾轻就熟了?”

戴岳笑笑:“我可以等,但村民们不能等啦,再等就要误光阴了。现在做一批服装正好赶上插秧苗,再做一批之后收稻谷,这样就两不误啦。”

既然是先绷不住的,杨厂长彻底落在下风:“戴主任现在去胡建,了解项目再签合同,估计又要拖好久,不如还是考虑一下我们的变压器?”

戴岳见好就收:“杨厂长的意思是和其他地方都已谈妥,现在有时间和我谈谈合作了?”

杨厂长索性到:“咱们开诚布公一点,我知道胡建出所有的生产工具,人工可以出到一百三一天,咱们也可以出所有的生产工具,至于人工也可以在胡建的基础上稍微增加一点。而且变压器还有服装不具备的,它是符合戴主任理想中团结协作的项目。”

戴岳追问到:“加一点是加多少?我了解过,变压器虽然是团结协作的项目,但复杂程度可比服装要高得多。”

杨厂长说到:“一人一天加5块,不过咱们还是以计件结算,公司员工平均每人每天可以做二百,针对村民咱们可以下调一些,人均一百八,戴主任觉得怎么样?”

这个条件看似很优厚,但戴岳在车间的时候特地留心过工人生产,他们的配合度,以及手法熟练度,村民不练上两个月恐怕是达不到的。

想到这里,戴岳说到:“如果杨厂长真有心合作的话,那我就发表一下看法,对于生产资料、人员工资这些我没什么意见,但是对于人均产量一百八,我觉得村民们做不到。杨厂长看能不能这样,先期人均产量定一百,三个月后我也不要你让什么利,和公司员工相同对待就行。”

“那不行,”杨厂长直摇头:“戴主任,虽然鹏城是特区,比内地工资要高一些,但咱们养一个员工平均每天也就二百一十块左右。你想一想,如果村民人均产量降到一百定价的话,等于是把工资翻了一番,养一个人达到二百七,这样公司亏得太厉害了。”

戴岳言辞有些急切:“杨厂长你别看眼前的利益啊,三个月后咱们和工厂产量持平,一个人就能省70块,咱们村能组织三百多人做这个呢,一天就能省下两万多。而且先期这三个月你也根本不亏,养一个员工二百一,但你的管理费用呢?厂房折旧呢?生产所需的水电呢,平摊下来恐怕超过二百七了吧。你给我的一百三十五是包干价,什么额外的费用都没有的。”

杨厂长苦笑一声:“戴主任这细账算得真厉害。”

戴岳跟着笑了声:“农村人嘛,过日子肯定是要精打细算的。”

杨厂长说到:“可你一下压得太厉害了,这样吧,咱们各退一步,一百五怎么样?”

戴岳站了起来:“一百二,时间也差不多了,感谢杨厂长的款待。一百二咱们就签合同,不然我还是直奔胡建。”

杨厂长摇着头起身:“好,好,好,我的戴主任,就依你的,前三个月一百二,后期与公司持平。”

戴岳松了口气,伸手握住杨厂长的手:“那祝咱们合作愉快,我先去退票。”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叔,我婶婶昨天被我强行弄了…
  • [现代]美女如云,谁还做舔狗
  • [现代]你妹妹水多,弄着真舒服
  • [现实]王寡妇又润又滑,十里八村的汉子们都说好用!
  • [现代]老师,给我蹲下来张开嘴
  • [玄幻]不是让我继承宗门么,你让我做鸭是什么意思?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