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为我为人人

二九 气味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0-03-04 13:55:00

刘集村的电子变压器生产正式开始。

因为要等着前面一二组将线绕上骨架后面才有事做,于是后面的村民都跑过来串门看看这线是怎么挂的。

虽然因为刚上手不熟练效率很低,不过氛围倒还是不错的。

刘登红的指导很细致,每一个步骤,每一个要点,一定要操作人领会之后他才放心。

其他的技术员因为是指导后面步骤的,现在暂时没事做,戴岳指派人带着到市里见识见识去了。

刘同心怕刘家人不服管束,平常的太极拳、养花什么都不干了,一天就是东家看看,西家检查一下。

一天干完,由组长刘德荣进行收货记数,转运到三组何家去执行下一步操作。

好在产品是装在固定的盘内,每盘数量一样,只需要数盘子就行,即使是这样,因为一家一家的收也弄到半夜。

刘德荣本来是不情愿的,不过刘同心一直陪着他,他也只好耐着性子干完。

算了一下,第一天绕制一万个不到,毕竟是一个个慢慢教下来的,到了明天效率就要高一些了。

产品到了二组,后面的村民又一个个像看稀奇物件一样跟着,公司第二段的技术员曾今上岗,拿着电子钳手把手的交村民。

第二段比前面要简单一些,不到天黑产品便全部操作完毕,何元武点数之后交给了付立春。

算起来这一天的工资也就几块十几块,不过村民们心中大概有了个数。

虽然产品是按照平均工资一百三十五定价,但只要动作够快,每天勤奋一点,超过一百三十五并不难。

果然前段刘家第二天的工资都有大幅上涨,其中动作最快悟性最高的刘德仿儿媳超过了一百块,按照她的想法,还可以继续熟练,继续加快工资,到时候一天一百七八也是有可能的。

两天绕制下去三万,多个,照这个速度13万也要不了几天,而且物流还要在路上耽误时间。算到这里,戴岳拨通了杨厂长的电话:“杨厂长,13万可能不够做,以后能不能给我发些大一点的单子?而且恐怕你今天就要发货了,不然我前面恐怕接不上。”

杨厂长说到:“这两天我也听到几个技术员的汇报了,村里做得还不错,我马上就给你们发个七十万的单,如果两单发货过来都没问题的话,以后村里就专做两百万以上的大单。”

戴岳计算过,如果专做大单,减少转产的时间,增加村民的熟练度,三个月后人均二百个的产量并不难完成,按照公司的定价,刘集村每年能完成加工值两千万以上。

正在憧憬的时候,刘登红默着脸找来了:“戴主任,四组的技术员黄工打来电话,村民要罢工不肯做了,咱们快去看看吧。”

戴岳忙问到:“为什么罢工?”

刘登红说到:“他们做的焊锡、浸油工序比其他的特殊一些,在公司里也是最难招人的岗位,咱们快去看看吧。”

俩人跨上摩托车直奔四组,远远地便看到一群人围在付立春家门前,付立春正在大声的向他们解释什么,但那些人根本不听他的,都在七嘴八舌自顾自的说着什么。

戴岳下车挤进人群,只听到先前老婆要上吊的付道义说到:“立春,你要求进步咱们都懂,而且也一直配合你的工作,前儿你说叫人去卸车,就算连瓶水都没有,咱一家的老少爷们还不是一样跟着你过去,这都没什么,力气花了睡一夜就回来了,但你不能为了自己的进步坑害族里的兄弟子侄吧,焊锡这种呛死人的活儿能做吗?”

付立春还欲解释,戴岳上前问到:“怎么回事呢?”

付道义拉了下戴岳的衣袖:“戴主任,你这岗位分配也太不公平了些,凭什么把最差的事情分配给付家?立春带着俺们可都是一直配合你工作的。”

戴岳解释到:“岗位分配是按照前后顺序来的,并不是我刻意怎么分配,你看咱刘集村,就是顺着路的两排房子,跟工厂里的流水线一样,不就正好流到这儿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吗。”

付道义抓起戴岳衣袖拉着他往前走:“你来看看,这活儿能做吗。”

一群人到了付道义家,技术员黄工正守在锡炉旁。付道义一把推开他,抓起一个产品放下锡炉。

产品和锡面接触的瞬间,发出‘呲呲’的声音,接着冒出一股白烟。白烟瞬间被锡炉上的抽风排走,但仍剩下了一股难闻的气味,在场的人纷纷捂住口鼻。

付道义转头说到:“你看,这能干吗?我可不想为了这点钱连命都给丢掉。”

戴岳抬头看了技术员黄工一眼,黄工说到:“实际上这个气味虽然难闻,但对人体是无害的,现在国家抓环保这么严,谁也不敢乱用材料。”

付道义撇撇嘴:“就算这气味对人体无害,但时间闻长一些我连饭都不想吃,继续这样下去还不是一样影响身体?”

黄工解释到:“其实只要戴上公司配发的口罩,这气味基本就闻不到了。”

付道义说到:“但是公司只给我们做事的配发了口罩,咱都是一大家子人生活在一起,他们怎么办呢?就算公司给他们也配发,总不能一家人在家里戴口罩生活吧。想来想去还真不如去城里打零工,虽然收入不稳定,但起码不用担心身体,也不用担心家人。”

付家其他人也七嘴八舌的跟着说到:“就是,我们先前以为干的活儿像刘家何家一样,只要出点儿力气就行,可现在这活儿影响全家,我们怎么能干?”

“戴主任,枉我们立春跟着你鞍前马后,你就不能把这活儿给其他人干,我们干点刘家何家的活儿吗?”

“也不说给其他人干了,这个活儿谁也不会愿意的,咱们还是尽早收拾准备进城吧。”

付立春压了压手:“大伙儿安静,戴主任一定会想办法解决的。”

“这就是个不能干的活儿,怎么解决?”

戴岳看了看黄工:“公司是怎么解决这个事情的?”

黄工说到:“公司里焊锡和浸油是单独的车间,而且密封性还必须要强,以免气味散发出来影响到其他车间。”

要说现在另外再盖个房子专门用作焊锡,一没资金,二也没时间,戴岳一下子犯了难。

刘登红过来小声到:“还有那些锡炉,每个都是五百瓦,烧一天得耗不少电,在公司这些岗位都是有补助的,所以四组的确要特殊对待。”

戴岳说到:“我得想想办法。”

这话被付道义听到,他立刻回了句:“不用想了,除非把锡炉搬到大队部去,不然我们就不干了。”

戴岳转头到:“意思是只要我能想到办法让你们的家人不受影响,你们就肯干?”

付立春上前到:“刚才我们试产的时候计算过了,算起来生手每天的工钱都能接近平均值,做熟之后肯定会超过,村民们肯定是愿意做的,不过气味确实要处理好。”

戴岳想了想:“这还不简单吗,在四组和五组之间不是有个灌溉机房吗,每年也就下秧的那时候用一下,咱们只要稍微改造,白天焊锡,晚上抽水灌溉也是一样,等村里弄到钱了,咱们再单独盖一个焊锡房大家再搬出来。”

灌溉机房挤是挤了点儿,但起码不影响其他人,但这样一来其他组又不答应了。

这不,等戴岳在机房装好锡炉之后,刘德荣又领着大群人找来了:“戴主任,灌溉机房的电费是由村集体承担的,凭什么让四组的人进去赚钱,然后大家给他们出电费?”

刘登红忙上前解释:“荣叔,焊锡的确是特殊工种,需要区别对待,在公司每个焊锡工位每个月补助三百呢,付家十多个人算起来就是好几千,交电费绰绰有余了。”

刘德荣瞪了他一眼:“登红,你也成忠实走狗了?胳膊肘居然往外拐。付家十多人补贴好几千,那刘集一百五十台CNC,这电费得多少?”

刘登红说到:“荣叔,我怎么就成走狗了,我不过是说句公道话而已,CNC的耗电量厂里计算过,平均每台产量在一千五左右的话,一天耗电也就一毛钱不到,毕竟它只有三十瓦,一百五十台的耗电量也就十块钱而已。”

戴岳上前到:“刘组长,如果你觉得不公平,这一个月三百块的电费集体也给你出了,这总行了吧。”

刘德荣皱皱眉:“这就不是公平不公平的事儿,怎么能让集体出钱让付家赚钱呢?”

刘登红说到:“刚刚戴主任不也承诺帮咱们把电费一并出了吗?”

刘德荣瞪了刘登红一眼:“大人说话,你个小孩子老插什么嘴?我需要戴主任给咱们出这点电费吗?”接着他朝戴岳到:“我只是觉得集体的东西不该就这么不明不白的给付家占用。”

戴岳冷冷到:“什么叫给付家占用?机房本来就是闲置的。付家不焊锡出来,产品交不出去,你刘家就是绕制成了又有什么用?”

刘德荣喝到:“刘家就是不要工钱,也要坚决抵制这种集体财务私用的行为。”

戴岳冷笑一声:“刘组长,你就是想损人不利己呗,这样吧,你先到机房去看一眼,咱们再召开村民大会决定机房能不能给付家使用。”

刘德荣扫了戴岳一眼,带着人便往机房冲去。到了门口,似乎有点刺鼻的味道出来,刘德荣警惕的看了看,刘登红上前拉住他:“荣叔,咱们一起进去看看。”

进去之后刘登红便将机房的门锁住,很快就觉得有些透不过气来的刘德荣赶紧要出去,刘登红却拦住他:“荣叔,你得把这里的情况看清楚,到时候召开村民大会你才好有话说。”

刘德荣用力拉开刘登红:“先让我出去再说。”

刘登红靠在门后:“荣叔,你得看清楚情况,确定付家能不能使用机房我才能放你出去。”

刘德荣鼓起两腮,眼珠快瞪出来:“让我出去。”

刘登红淡淡到:“你看清楚了?”

刘德荣拼命点头。

刘登红不慌不忙的问到:“付家能不能使用机房?”

刘德荣继续不停点头,伸手去抓刘登红。

刘登红将门拉开一条缝冲了出去,身后付家的人都笑了起来。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这女老师好骚,今晚咱们弄了她
  • [历史]太子别塞了,两根黄瓜是奴婢的极限了。
  • [历史]陛下,就是我睡了贵妃怎么了
  • [玄奇]官人别这么揉搓,快捏爆了我乃啊……
  • [历史]皇上,轻点,臣妾还是第一次。
  • [现代]还没睡过女总裁呢,那今晚上就跟我睡吧!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