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为我为人人

三一 扯皮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0-03-05 13:55:00

生产全面铺开,公司派来的技术员全都忙了起来,稍微闲一些的戴岳想请他们吃顿饭表示感谢都没有时间。

这天戴岳正巡视到一组,蓦然看见三组配线的技术员曾今站在刘德权家门口,身后还跟着几个何家的人。

戴岳凑了过去:“在交流学习吗?”

曾今看到戴岳,马上抓起一把产品过来:“戴主任,你来得正好,你看看他们这产品是怎么做的。”

虽然也曾到公司参观过,而且变压器也生产一段时间了,但是对于细节方面戴岳还不甚明了,他反复翻看变压器:“这有什么问题?”

曾今解释到:“绕线是没问题,但他们为了追求速度,挂线不规范。”说到这里曾今取下作业指导书对着图片说到:“按照规范,绕制的线必须归槽,而且要挂在相应的针脚上,但是你看这些,线是归槽了,但没有在针脚上挂住,后面再操作之后所有的铜线搅和在一起成了一团乱麻,导致我们配线根本没法搞。”

说完曾今又拿起电子钳现场配线给戴岳看,配线之前必须得把乱成一团麻的线头解开,原本标准工时二十秒的产品,一分多钟才弄好。

一旁的何元海说到:“戴主任你看,他们就为了自己赚钱,不顾我们的死活。原先我们一天可以做一百多块,现在只能做几十块了。”

刘德权急忙起身辩解:“不是我弄成这样的,我本来挂得好好的,后面谁知道会弄成这样。”

戴岳比对了一下产品,又看看刘德权的操作,好像确实没问题,但产品怎么就成一团乱麻了呢?

戴岳放下产品:“刘登红呢?”

曾今说到:“刘登红挨家挨户看操作手法去了,不过实际上我走了一圈,基本上没有几个能将线挂紧的,毕竟这样比较浪费时间。”

戴岳关心的问到:“这样操作对产品质量有没有影响?”

曾今回到:“质量倒没什么影响,但是后面做事的可就难了。”

“这怎么行,”戴岳喝到:“咱们找刘德荣和刘登红去。”

出了刘德权家,没过几户人家就看到刘登红和刘德荣正在刘德仿家争论。

“你这孩子,以前看还好,这几天才发现你天天胳膊肘朝外拐,”刘德荣手指恨不能伸到刘登红眼眶里去:“你就告诉你,你是不是还姓刘?”

刘登红推开他的手:“荣叔,这和姓刘不姓刘有关系吗?不管是谁没按照规范做事我都要管。”

刘德荣说到:“谁没按照规范做事呢?你看看他们,都把线挂在了针脚上,但是这CNC转动速度太快力太大,把线头拉脱了这能怪谁?”

刘登红说到:“那就只能证明你们没把线挂好,如果挂好拉紧,CNC是拉不脱线的。”

“话不是你这样说的,”刘德荣说到:“这铜线比头发丝都还要细,怎么拉?拉线的时间算不算工时?”

戴岳身后的何元海听不下去了,上前说到:“老刘,总不能你们省了时间,然后让我们倒霉吧。”

刘德荣转头看了看:“你可以让戴主任跟公司商量,加点理线的工时嘛。”

戴岳说到:“刘组长,你也别跟我扯这些野棉花,只要你们按照规范操作,大家自然都不会找你。”

刘德荣转头扯下作业指导书:“戴主任,你自己看,自己操作,看看我们是不是按照规范在做。”

刘登红接过作业指导书将戴岳拉在一边:“戴主任,实际上绕线的村民都是按照作业指导书操作的。”

“既然是这样,那不应该出现争端啊。”戴岳说到。

刘登红说到:“如果是在流水线上操作,产品不用到处转运,那么打结度将会好得多,但咱们不是没那个条件吗,产品在盘子里拿起又放下,放下又拿起,铜线这么细这么软,反反复复几次不就打结了吗。只有前面的辛苦一点把线在针脚上多缠一圈,拉紧一些才能防止在搬运产品的时候铜线打结。曾今对绕线的技术操作不熟练,而荣叔是个从来不肯吃亏的人,所以我只能用作业规范压他,但是实际上他们作业是没问题的。”

戴岳转头看了看刘德荣,他正神在在的等着戴岳上机台自己操作一番看效果呢。

戴岳思虑一下,当初之所以引进变压器这个项目,就是想让村民们能够互帮互助,没想到考验这么快就来了,而且还是最难对付的刘德荣。

想了想,戴岳上前到:“刘组长,你还是帮帮忙让绕线的村民将线挂紧一点吧。”

刘德荣抓起刘德仿儿媳李丹的手:“戴主任你看看,这才做了几天,她的手就勒掉了一层皮,要是还得拉紧,这手还要不要了?”说罢他拿起一个产品递到戴岳手上:“你自己拉着试试。”

戴岳用指头紧了紧铜线,瞬间铜线就将指腹拉出一条红色的痕迹来隐隐刺痛。

刘德荣说到:“你这才拉一下,他们做得多的一天得拉一两千,想想看是什么后果?我看还是让何家的人用电子钳慢慢理线吧,我们按照规范只能做成这样。”

何元海又欲上前争论,戴岳将他轻轻推开:“刘组长,我知道这个事情对你们来说是额外的负担,不仅浪费时间而且还伤手,但咱们不是一个集体吗。如果你们前面不肯帮忙,后面不仅弄不到钱不说,还会影响订单的交期,从而影响结算的时间,最终伤害的是大家的利益。”

“戴主任,”刘德荣叫了一声:“你别把事情说得这么严重,就算再严重,后果也不应该由我们承担,因为我们完全是按照作业规范进行生产的。”

戴岳又问刘登红:“还有没有其他的解决方法?”

刘登红摇摇头:“以前在别的外加工场地我们研究过,除了前面吃点亏将线拉紧,没有其他的办法。”

这下算是栽在刘德荣手上了,戴岳想商量商量,刘德荣直摇头:“戴主任,我一句话命令下去很容易,但村民们是不会答应的。现在是经济社会,什么觉悟奉献都过时了,要让村民听话只有给钱。”

听到这话,何元海急忙回去跟何元武告状。戴岳尝试着自己去跟村民沟通,村民没有一个人明确拒绝,只说大家拉线他就拉,大家不拉他也不拉。

到晚上交货的时候,刘德荣正拉着拖车往三组赶,没想到在交界处碰到何元武带着几个人站在那里。

“哟,”刘德荣笑到:“等着货呢?这么快就干完了?”

何元武摆摆手:“老刘,这货你就别再拉了,我老何家不干了,先前拉来的我们看在戴主任面子上做完,之后就要各奔前程了。”

刘德荣掏出烟来散给几人:“这是怎么说呢?怎么做得好好的就不做了?”

何元海冷笑一声:“刘组长,你就别揣着明白装糊涂了,咱们不是不做,是被你们坑得做不下去。”

刘德荣说到:“怎么是被我们坑呢?我们完全是按照作业规范来的。我也留意过你们的作业规范,第一条就是将线理清。”

“就算理清也不是这么个理法儿,”何元海喝到:“你们做出来的东西乱成一团麻,根本就理不了。”

刘德荣还欲辩解,何元武摆摆手到:“老刘,我知道你们也没错儿,就当是我何家的错,惹不起难道还躲不起吗?以前没做变压器的时候老何家还不是活得好好的,大不了再去城里打零工,以后这东西你就别运过来了。”

刘德荣把东西拖回去之后又去大队部找戴岳:“戴主任,何家这不干了是怎么说?我们绕制出来的这些东西怎么办?”

戴岳说到:“刘组长,我和村民沟通过,他们并没有明确反对拉线,所以你还是和村民们说说吧,不然何家的工作我也不好做。”

刘德荣摇摇头:“这摆明了就是坑刘家,你让我怎么说?”

戴岳起身到:“坑?刘组长,变压器也做了一段时间了,前面绕线段的工资我们是有倾斜的,所以一直以来一二组的村民拿的钱最多。当初其实还有别的项目引进,但我都拒绝了,就是看中变压器能调动村民们互帮互助。现在你们钱拿得最多,占尽便宜生怕吃一点亏,这个还怎么做得下去?”

刘德荣说到:“拿分内的钱,办分内的事,什么叫占尽便宜生怕吃亏?”

戴岳淡淡到:“你可以问问刘登红,产品在定价的时候越靠前工价越高,意思就是让前面做好一点别影响了后面,不然凭什么大家都是干一天偏偏一二组工资最高?”

刘德荣摇摇头:“戴主任,你说的这个我就不懂了,工价是公司定好之后发来的,怎么就是越靠前越高了?”

戴岳解释到:“这是一个默契条款,大家心中有数就行,如果说出来,那大家都去做前面的工序,谁来做后面?”

刘德荣想了想:“戴主任,你少诓我了,现在做生意都讲白纸黑字,这叫契约精神,什么默契我没听说过。”

戴岳冷笑一声:“行,那明天咱们将生产顺序调个个,七六五四组做绕线,三组做焊锡浸油,你们来做测试外检组装。”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叔,我婶婶昨天被我强行弄了…
  • [现代]美女如云,谁还做舔狗
  • [现代]你妹妹水多,弄着真舒服
  • [现实]王寡妇又润又滑,十里八村的汉子们都说好用!
  • [现代]老师,给我蹲下来张开嘴
  • [玄幻]不是让我继承宗门么,你让我做鸭是什么意思?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