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为我为人人

五二 人员流失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0-03-15 20:20:00

有了钱,戴岳觉得腰杆子壮实不少,虽然一整夜都处于百感交集之中,但他是个实干家,只等着越过这个坎,就是粉身碎骨也要报答大家的这份信任。

才八点多,杨厂长又带着一群人杀来,语气仍然是非常不客气:“戴主任,赔偿款准备好了吗?”

戴月打开钱袋子:“杨厂长,这里是六十多万,剩下的七十万会在今天汇入公司的账户。”

没想到戴岳会这么合作,人都有恻隐之心,更何况先前的合作一直都很顺利,村里也帮公司挣了不少钱,杨厂长看着钱沉默了一会儿,开口叹到:“戴主任,你说先前要是稍微抓得严一些,何至于弄成现在这样。”

戴岳诚挚的说到:“杨厂长,因为刘集村的疏忽给公司造成损失,这是我们应得的惩罚。”

杨厂长轻轻拍拍戴岳的肩:“你还真别说,我就喜欢和你这样的人打交道。简单,直接,爽快。”

戴岳抬头问到:“杨厂长的意思是我们还可以继续合作?”顿了一下,戴岳补充一句:“只要咱们继续做下去,我保证以后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杨厂长想了想:“你们的规模,以及村民的熟练程度确实还可以,但造成了这样的后果,后续是否可以继续合作不是我说了算,得由公司高层会议决定。”

戴岳点点头:“没事,我们可以等等。”

杨厂长让人把钱收起来:“戴主任这个态度着实让我钦佩,我原以为这种村集体的事情有得扯皮,没想到你们出事了不推诿,不拖搪,确实是个难得的合作伙伴,我马上回去将这里的情况汇报给董事长,尽快给你一个答复。”

临走前,杨厂长看了一眼仍摆放整齐的不良品:“戴主任,这些东西堆着还有什么用,趁着现在铜价还行,还是赶快处理了吧,起码也能挽回点损失。”

戴岳摇摇头:“这些东西我不能卖,得放在这里时刻警醒自己,一定要做好每一个细节。”

杨厂长笑到:“行吧,反正钱已经赔了,不良品怎么处置公司干涉不着。”

杨厂长走后,村里安静了几天,路上开始有拖着行李箱的人走动。

这天一大早,戴岳看到付道义骑电动三轮车载着儿子儿媳和一堆行李,连忙上前问到:“付大爷,你们这是干嘛去?”

付道义指了指儿子,回到:“送他们去城里上班。”

戴岳追问到:“你们不做变压器了吗?”

“做啊,”付道义答到:“不过不知道这变压器啥时候开工,立春也没给个准信儿,但咱们还得生活不是,只有先送年轻人去城里打工,我在家里糊弄几亩薄田等消息,这样才不浪费光阴不是。”

这个回答在情在理,杨厂长那边因为董事长试图挽回FXK这个客户一直滞留宝岛迟迟给不了答复,导致戴岳一直无所适从,此刻想开口留住付道义都不喜欢怎么说,只得无奈的说到:“行吧,先去城里打打零工,等到变压器开工了一定要记着回来啊。”

别了付道义,戴岳回头往一二组刘家那边走,远远便看到刘德仿家门口停着一辆面包车,刘德仿一家四口正像搬家一样往车里塞东西。

戴岳凑过去看了一眼:“刘叔,你们这是要进城?”

刘德仿将手上的棉被塞进车里:“是啊,呆在家里没有进项,心里慌。”

“还会回来吗?”戴岳问到。

刘德仿是个老实人,迟疑一下回答到:“今年怕是不回来了吧,我儿子城里租房合同签到了年底。”

戴岳笑问到:“是不是在城里找到什么好活儿?”

刘德仿摇摇头:“能有什么好活儿,还不是打零工,儿媳妇李丹倒是找个好活儿,在商场卖女装,一个月也能有三千多块吧,虽然没有变压器挣得多,但咱这一块也只有这个环境嘛。”

听到这话戴岳有了些底气:“变压器马上就可以开工了,到时候记得回来啊,刘叔。”

“快别提什么变压器了,”刘德仿的儿子刘登杰从屋里出来:“我家三个人,快五千块的工资到现在也没给个说法,这变压器还能做吗。”

戴岳说到:“开工之后我一定会想办法把工资补上的。”

“补上又怎么样呢,”刘登杰音量稍稍大了些:“戴主任,我理解你是一片好心,可变压器这东西太不稳定了,一个人的小小错误就让全村的努力化为乌有。下次再做,再有人来这么一下子怎么办?全村人跟着再轮回一次?”

戴岳解释到:“这次因为咱们经验不足,而且检测设备落后吃了大亏,下次再做绝不会这样了。”

刘登杰摇摇头:“现在科技越来越先进,对电子产品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以咱们这种作坊式的加工方法,很难保证不出问题。我也琢磨过,变压器这东西之所以不花一分钱就能加工却没什么人做,就是因为风险高,偏偏又遇上咱们这个穷村,没有抵御风险的能力,出事了还得咱们平头百姓买单。”

刘登杰虽然有些抱怨,但这话很有见地,即使变压器复工,也一定要想办法将风险降到最低,甚至是零,村里可再也经不起这样的折腾了。

见戴岳低头不说话,一向腼腆的李丹从屋里出来:“戴主任,你放心吧,只要变压器复工,我会带着公公婆婆回来的。”

“咦,”刘登杰仰头到:“不说了不做变压器吗,不然我何必租那么大的房子。”

李丹说到:“房子是你非要租的,我又没说租,再说卖衣服一个月三千五,做变压器一个月四千五,差价你补给我啊。”

刘登杰伸手到:“来来,让我看看四千五在哪儿?”

李丹瞪了他一眼:“前几个月没领工资吗,哪个月低于四千五了?后来每个月还五千多呢,而且卖衣服这种迎来送往的事儿不适合我,我就喜欢安安静静的做做事。”

见戴岳在这儿聊天,隔着几户人家的刘德金、刘德银俩兄弟探头探脑的过来:“戴主任,在村里视察啊。”

戴岳笑着应了声:“到处看看。”

刘德金问到:“戴主任,这变压器什么时候再开工,能有个准信儿吗?”

戴岳摇摇头:“怕还是要等等。”

刘德银稍微急躁些:“戴主任,咱这一天天白等,有没有个说法?再这么耗着,光阴可就耗过了。”

戴岳想了想:“待会儿回去我催催杨厂长,实在不行我再找新的合作伙伴,这变压器咱好不容易入行,一定得让它续下去。”

“还有件事儿,”刘德银又说到:“我听说其他组的工资都发了,就刘家没发,这刘德成一个人犯错,怎么就连累全部姓刘的了?再说了,像刘德仿刘德权这些和他亲一点的连累也就算了,我和刘德成可是出了五服,不过是同一个姓而已,也该被连累?”

“就是就是,”刘德金帮腔到:“戴主任,你可能不知道我的情况,家里老人去年身体不好做了个大手术掏空了家底,我可是一分钱存款都没有,再不发工资家里可要断炊饿死人了,旧时候诛九族也只是父三族,像刘德权刘德仿都该跟着杀头,我们出了五服的不应该被连累。”

正在搬东西的刘德仿笑骂到:“两个狗家伙胡扯些啥哩,就是亲兄弟也得明算账呢,工资我们一样得要,只是现在戴主任没钱,所以我们没开口而已。”

“没钱?”刘德银喝到到:“没钱还做个锤子,咱们还是进城吧,这样呆下去不饿死才怪。”

戴岳解释到:“只要能开工,我一定会想办法把钱补上的。”

刘德银冷笑一声:“上一批的钱都没给,谁还会做?就算做了,谁敢保证所有人都是一条心?今儿有刘德成,明儿就能有刘德仿,后儿还会有刘德金,这样下去咱们永远都是白做。”

戴岳淡淡说到:“只要能开工,我保证这样的事情再也不会发生。”

刘德金微微皱眉:“戴主任,开工的事儿再说,先前我跟你说家里没一点积蓄,真不是诓你,还等个一两天就要揭不开锅了,你能不能帮我想办法解决点?”

戴岳苦笑了一声,还没开口,刘德金又连忙说到:“戴主任,我真不是刁难你或者怎么的,确确实实家里有困难。”

戴岳抄了抄自己的口袋,难堪的笑到:“没说你刁难我,任何人做事要工钱都是应当的,只是我现在确实拿不出钱来,你能不能自己想点办法,缓过这几天就好了。”

刘德金摇头到:“我能想什么办法呢,刘家没一个人发过工资,自身都难保,谁还能帮我?”

戴岳算了算日子:“还有三天我就发工资了,发了工资先给你垫补点吧。”

“那就好,那就好。”刘德金握住戴岳的手:“谢谢,谢谢。”

见此情形刘德银凑了上来,还未开口,戴岳笑到:“你别想,我的工资只够垫补一个人,指望我垫补得等到下个月。”

刘德银摆摆手:“行吧行吧,他是真困难,先垫补他也行。”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叔,我婶婶昨天被我强行弄了…
  • [现代]美女如云,谁还做舔狗
  • [现代]你妹妹水多,弄着真舒服
  • [现实]王寡妇又润又滑,十里八村的汉子们都说好用!
  • [现代]老师,给我蹲下来张开嘴
  • [玄幻]不是让我继承宗门么,你让我做鸭是什么意思?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