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为我为人人

五三 柳暗花明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0-03-16 13:55:00

接连一个星期过去,杨厂长那边还是毫无消息,很多村民变得急躁起来,相互打听市里租房和零工的情况。

戴岳决心不再等待,通过何泽鹏的多方打听,在鹏城另一个区有家规模稍小的变压器公司也有外发加工的业务,戴岳马上定了车票,准备去看看,不管多大的单,先签进来把人稳住再说。

才进火车站,戴岳手机响了起来,停下脚步掏出来一看,竟然是杨厂长打来的,他急忙接听了电话:“杨厂长,我盼星星盼月亮终于把你的电话盼来了,是不是继续合作?多大的单?”

电话中沉默了一下,杨厂长缓缓说到:“戴主任,不好意思,因为这一次村里让公司损失惨重,高层会议决定终止与村里的合作。”

戴岳的心瞬间冷到了极点,他强撑住笑容说到:“没事,毕竟是我们有错在先,杨厂长,给你添麻烦了。”

杨厂长继续说到:“公司的设备仪器麻烦你帮忙打个包发过来,我们可以付给村里打包和物流费用。”顿了一下,他又说到:“不过村里如果想继续做变压器的话,这些设备我们倒可以处理给你们,也免得两头颠簸损坏。”

“多少钱呢?”戴岳问到。

杨厂长说到:“老实说,变压器设备确实不值什么钱,我大约估算了一下,三十万左右吧,不过你必须在一个礼拜之内付款,不然到时候我们会自己派人去打包。”

戴岳点点头:“行,我考虑一下。”

说是考虑,但哪儿还能弄到三十万?

戴岳加快脚步,必须在一个礼拜之内搞定订单回来,否则只要撤机台,村民将会彻底失去信心进城,之后再找到订单已经没有意义了。

电话再次响起,戴岳幻想着杨厂长改变了主意,站定之后狠狠闭了下眼睛,伸手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原来是何元武,他有些失望的接起电话:“何主任,什么事。”

“戴主任,你上火车没有?”何元武问得有些焦急。

戴岳答到:“正在进站,马上就上车了。”

“赶紧回来,”何元武急切的到:“KS的何冠霖协理来村里了。”

“啊?”戴岳惊异到:“怎么又搞突然袭击?”

何元武说到:“我也不知道,这会儿正在会议室由老付陪坐着呢,你快些回来吧。”

戴岳拎起行李便往外跑,好在火车站并不算远,打了个车,不停的催促司机师傅快点,紧赶慢赶半个多小时回到了村里。

大队部前停的仍是上次那辆X5,戴岳冲进会议室,茶杯还在,茶也是热的,但没有人。大队部楼上楼下跑了个遍,一个人也没有,他急忙打了何元武的电话:“何主任,你在哪呢?是不是和协理在一块儿?”

何元武压低声音到:“协理提议再到一线看看,我们现在三组配线这里。”

戴岳急忙赶往三组,何冠霖一行正由几个村干部陪同在何元博家里查看情况。

戴岳气喘吁吁的跑过去抓住何冠霖的双手:“协理你好。”

何冠霖笑了笑:“听说村里的单做没了,戴主任准备去鹏城拉单子?”

戴岳不疑有他,只点点头:“村里要发展嘛,肯定得拉订单。”

何冠霖问到:“你们不是和JP公司合作吗,我听说JP公司刚接了FXK的变压器业务,单子多得很,怎么没发给你们?”

戴岳尴尬的笑到:“JP给了我们FXK的单子,不过我们做出了质量事故。”

“质量事故?”何冠霖看了看何元武:“不是说没单了吗,你不诚实哦。”

何元武抓了抓后脑勺,傻傻的笑到:“出了点小意外,不过我们已经赔款了,戴主任去鹏城正是和JP公司商量新的订单。”

看这情形戴岳瞬间明白,出于维护村里的目的,先前何元武可能在何冠霖面前掩饰过质量事故的事。

何冠霖并没有纠缠于此事,只指指点点的到:“我看你们做得很好啊,上次我只是提了一嘴,但这次来发现治工具上面都有检测章,化材仓库也建了起来,玻璃罩也做了,这么注重细节也能虚心接受建议,怎么就会出质量事故呢?”

戴岳苦笑一声:“管理不严格,检测设备落后,没有发现村民操作工法变异,导致了事故。”

何冠霖笑到:“戴主任,听你这么一说,我感觉是村民自己犯的错,怎么就和管理设备扯上关系了。”

戴岳摇摇头:“人都有惰性的,不能及时发现并止住人的惰性,就是管理的疏忽。”

何冠霖竖起大拇指:“是个有担当的主任。”

何冠霖带着人继续往后看,上次他提出的问题全部都有改进,还有些地方他没发现,但是在生产过程中技术员和村民发现瑕疵后也及时的做了改进。对于这些,他非常满意:“就该这样,改善是永无止境的,没有最好,只有更好。”

回大队部的路上,见何冠霖与付立春聊得正好,何元武轻拉了一下戴岳,小声说到:“听协理的语气,这一次好像是要同咱们合作,现在他知道质量事故了可怎么搞。”

戴岳说到:“咱们是要将变压器当成事业做下去的,既然合作,咱们就得坦诚,遮遮掩掩的成什么样子嘛。已经错过一次了,咱们可不能再错一次。”

回到大队部会议室,一群人准备再次聆听何冠霖的教诲,没想到他开口到:“戴主任,这次到村里来,我对你们的改进工作非常满意,我想咱们是时候谈谈合作了。”

幸福来得太突然,戴岳有些懵,他稍有些担忧的到:“我们才出过质量事故,你不怕吗?”

何冠霖呵呵一笑:“正因为你们出过质量事故,而且你戴主任敢直面错误,所以我才敢放心与你合作。”

“谢谢协理的信任,”戴岳恨不能抱着何冠霖亲上一口:“我保证绝不辜负你这份信任。”

何冠霖笑到:“先别谢谢我,上次我提过的最重要的一件事,你们并没有改观。”

戴岳的心瞬间又紧了起来:“什么事?”

何冠霖说到:“你们没有自己的工程力量,总不能说让KS给你们全部设计好,你们只管加工吧,我们可不做外发加工的业务。”

戴岳有些为难:“协理,以村里目前的情况,确实养不起一只工程队伍,不过合作初期我们一定会聘请最满意的工程师,设计到你们满意才开工。我向你保证,第一批交货完成之后,第二批绝对会有村里自己的工程力量。”

何冠霖说到:“还有个难点我希望戴主任能事先考虑好,只要咱们合作开始,以后刘集电子产品合作社就和JP公司一样,做第一手的单,这可比外发加工要复杂得多。首先你必须随时满足KS的生产需求,有时候一个单只要几千个,或者有时候突然来了三十万单,但你发现产能不够,必须二十四小时开工才能交货,这些都必须做到。再一个就是KS的变压器订单由供应商自己定价,如果KS发现市面上有其他更便宜的替代品,将有权取消这次采购。”

戴岳想了想:“我认为这些要求都是正当的,毕竟客户就是上帝,合作社要生存,必须在能力范围内满足客户的一切要求。”

何冠霖笑到:“这么说你是愿意与KS合作了?”

戴岳重重的点了一下头:“我愿意。”

何冠霖说到:“我还要补充一点,KS的供应商是一单一签,如果合作意向达成之后,虽然刘集村是KS的指定供应商,但也只能代表刘集村的供应顺序比较靠前而已,我们的合作方式是当有需求之后,KS会把需求告知刘集村,由刘集村自行设计产品并定价回传KS,如果KS对设计或者价格不满意,有权随时终止合作寻求新的供应商。如果对设计和定价满意,双方约定交货日期之后会签订供货合同,这就叫一单一签。”

戴岳思虑一会:“也就是说虽然KS虽然可以终止合作,但也并不干涉刘集村还有其他的合作伙伴?”

何冠霖说到:“对啊,这个合作是比较弹性的,双方可发挥的空间都很大。”

戴岳起身伸出了手:“行,我愿意合作。”

何冠霖笑到:“戴主任,我们谈的只是合作意向。”说罢朝身边的电子工程师储军招招手:“把东西拿出来。”

储军拿出一份文件,何冠霖接过之后递到戴岳手上:“这是KS半个月内急需的一款产品,数量是三十万,你先拿去看看,出设计图纸和报价,经由电子工程师储军和采购一部总监胡金辉确认后咱们才能签订合同正式合作。”

戴岳打开文件看了看,这是一份产品规格书,先前公司拿到过JP公司类似的文件,一半英文一半繁体,详细要求了所需产品的各项最大尺寸和电性数值范围,以及对产品材料的要求。

研究了一会儿,戴岳对这产品规格越看越熟,他拿给身边的付立春:“你看看,这产品好像很熟悉的样子,咱们做过类似的吗?”

付立春看了一会儿:“这不就是咱们出事故的KO03产品吗。”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叔,我婶婶昨天被我强行弄了…
  • [现代]美女如云,谁还做舔狗
  • [现代]你妹妹水多,弄着真舒服
  • [现实]王寡妇又润又滑,十里八村的汉子们都说好用!
  • [现代]老师,给我蹲下来张开嘴
  • [玄幻]不是让我继承宗门么,你让我做鸭是什么意思?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