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为我为人人

五四 废品收购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0-03-16 20:20:00

听到俩人的对话,何冠霖好奇的问到:“这是新产品上需要的变压器,你们已经做过了?”

“是的,”戴岳抬头到:“这是FXK与JP公司合作的第一款产品,因为JP本厂产能不足就外发给了我们,哪知道我们因为疏忽导致了质量事故。”

“哦,”何冠霖来了兴趣:“产品还有吗,拿来给我们看看。”

付立春飞快的跑到配电室搬了一箱产品过来,何冠霖打开来看看,随后递给储军:“这个看上去还不错。”

储军是电子工程师,变压器做得怎么样,他最有发言权。认真的看了下产品外观之后,他小心翼翼一层一层的打开产品研究了一会儿:“确实很不错,而且也看不出什么问题啊,怎么就出了质量事故?是电感量达不到还是耐压测试不合格?”

储军的问题自然比何冠霖要专业,戴岳回到:“各项电性数值都符合要求,不过因为有个村民偷懒绕线时没有折角,导致产品稳定性比较差。”

听到这话,储军和何冠霖对视一眼,何冠霖笑了笑:“稳定性比较差么,也不是不能解决,而且产品重新筛选之后也可以用啊,毕竟这是三十万,一个人也做不了多少。”

戴岳摇摇头:“谁也不敢保证能不能筛选干净,而且又是初次合作,所以FXK就拒收了。”

何冠霖想了想:“这批产品的所有权归谁?”

戴岳说到:“赔偿时已经判定,这批产品属于村里,当时杨厂长曾劝我将它卖了挽回点损失,我坚持要留着产品时时刻刻警醒自己,所以没有进行处理。”

“嗐,”何冠霖说到:“牢记教训就好啦,何必和钱过不去。这么的吧,毕竟耗费工时做出来的产品,直接当废品卖确实可惜,我来翻个倍,现在铜价四万一吨,我出八万来收怎么样?”

戴岳笑到:“协理,这就不是钱的事儿,不然我早就卖了。”

何冠霖稍作思虑:“是不是觉得价钱不够?我出三倍怎么样?”

戴岳仍是摇头。

“四倍,”何冠霖伸出手指比划了一下:“正好卖点钱给你们买材料重新生产。”

戴岳笑了笑:“协理,这真不是钱的事儿,教训不是花钱能买来的。”

何冠霖不再加价:“戴主任,过了这个村可没这个店咯,我是想买来研究一下FXK的生产要求,如果我不买的话,就算铜价再上涨,也不可能到这个价钱。”

戴岳应到:“协理,谢谢你的好意,但这个我们的确不卖。”

何冠霖略有失望:“行吧,这个产品的外观设计倒是还可以,那就尽快给KS报价,如果价钱能接受,咱们马上签订采购合同。”

KS公司一行人离开之后,何元武上前问到:“戴主任,刚才协理出的价钱很可以了,这个产品铜含量足,四倍价钱可以卖不少钱了,说不定讲讲价,五倍价钱都行。”

戴岳笑到:“何主任,就算这个产品铜含量足,我给你十倍价钱,能卖回我们的损失吗?”

“可不卖出去,这东西放在这里就是废品,”何元武说到:“一二组刘家很多人都闹着要工资呢,仅凭刘同心的威望压不了太久的,毕竟都是人家一手一脚慢慢做出来的。”

戴岳很严肃的说到:“不卖,就是不卖,我得让你们牢牢记住这次教训。”

何元武还想说什么,付立春上前到:“老何,戴主任有自己的想法,说不定刘集村就靠着这批废品翻身哩,你就别再劝了。”

何元武嘟囔到:“四倍价钱就可以付给一二组工资了,还拖下去人都要跑光,到时候就是再赚钱的单又能怎么样。”

戴岳笑到:“再赚钱的单咱们就可以像JP公司一样外发啊,坐在家里有人帮忙赚钱不好吗。”

玩笑归玩笑,事后戴岳向何泽鹏认真咨询报价的事情,何泽鹏的意思是他因为不参与业务,所以产品价钱的消息只能靠道听途说,这款出了质量问题的产品比其他任何产品都要高。

原材料每个就得五块多,人工也得一两块,算上辅料以及七七八八的开支,成本可能就超过十二块。除了这些,还有风险成本,公司还得赚钱,所以这款产品的售价超过二十块。

二十多块,三十万只,那就六百多万。

算一算先前公司二百每天的平均工资,如果产品没出问题正常出货,扣除加工费下来每个产品至少净赚五块。

啧啧,戴岳有些咋舌,变压器并不是不赚钱,而是风险超过其他产品,所以导致不赚钱。

既然是起步,又是初次合作,而且设计费省了下来,村民又有熟练的经验,戴岳经过权衡,给KS公司报了个十八块的价格。

报价出去之后,KS似乎并没有那么着急,原本半个月就要货,原材料采购加工至少一个星期,产品制作完成也得一个星期,加起来刚好半个月。但两天过去,KS并没有回音。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虽然每天都有村民在流失,但期盼依靠着这次合作翻身的戴岳仍是稳坐钓鱼台。

何元武看着村民大包小包的出去,抱怨到:“这KS公司是不是诚心合作?怎么办事效率这么低,再拖下去就没人做事啦。”

戴岳神在在到:“放心吧,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有钱还怕请不到人做事?”

何元武算了笔帐:“戴主任,就算KS的合作合同过来,预付百分之三十货款,这钱也才够咱们购买原材料,哪来的钱重赏?”

戴岳笑到:“这次咱们就玩个魔术,人在家中坐,钱从天上来。”

又过了两天,连隐隐约约猜到戴月用意的付立春都有些把握不准了:“戴主任,这KS公司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会不会晃点咱们?”

戴岳淡淡到:“就算是晃点,咱们也只能接着,谁让咱只有这条件呢。”

等了一天,还是没等到任何回音,快下班的时候,一个省城归属地的电话打了过来:“戴主任你好。”

声音有些熟悉,但并不是何冠霖,戴岳回到:“你好,请问你是哪位?”

“KS采购一部总监胡金辉,之前咱们见过两次面的。”

“哦,”戴岳点点头:“胡总监你好,是不是咱们的报价通过了?”

胡金辉答到:“是的,我们经过市场调查,刘集村的报价比较适合KS,稍后我会给你传真一份合同过去。现在唯一有些担忧的是只剩下十天时间,投产还来得及吗?”

戴岳微微一笑:“放心吧胡总监,在报价的时候我们已经采购了原材料回来进行加工,只等合同过来就可以正式进行生产,我们先前就有相关的经验,大约一个星期就能交货。”

挂断电话等了一会儿,并没有合同传真过来,戴岳给胡金辉去了个电话,响铃两声却被掐断,同时回过来一条信息:我在开会,稍后打给您。

戴岳决定不等了,下班回城。

第二天整个上午都没等到合同,拨打胡金辉的电话仍然是一句“我在开会,稍后打给您”。

付立春笑到:“戴主任,不会是你的办事效率吓到胡金辉了吧。”

戴岳掐断电话:“反正他不理会我就电话轰炸,炸到他理会为止。”

炸到下午快下班的时候,胡金辉终于接听了电话抱怨到:“戴主任,既然能够在一个星期之内生产出来,你慌什么。”

戴岳说到:“胡总监,不瞒你说,村里停工太久,村民们都着急的不得了,巴不得快点复工…”

“你急我还要更急,”胡金辉打断戴岳:“我的客户忽然更改了交货日期,要求必须在五天之内组装完成,可五天连配件都采购不齐,特别是变压器,昨日你都说了要一个星期,一个星期之后给我还有什么用?”

戴岳急到:“那怎么办?”

胡金辉说到:“所以我从昨天一直沟通到现在啊。”

“现在情况怎么样?”

胡金辉叹了口气:“客户也有客户,客户的客户突然更改日期,谁也没有办法改变,恐怕咱们这第一次合作就要夭折了。”

“别啊,”戴岳眨眨眼睛,焦急的到:“胡总监,这次光采购加工原材料就花了一百五十多万,要是不能合作,我这批材料怎么办?”

胡金辉说到:“这不能怪到我们头上来吧,合同没签订金没付你就自行生产,只能说戴主任做事太冒进了些。”

戴岳央求到:“胡总监,能不能帮我想个办法?咱村里可再也经不起折腾啦。”

“三十万产品,两天可以做出来吗?”胡金辉试探性的说到:“如果两天能把产品赶出来,留出三天时间给KS组装,我马上就转定金过去。”

戴岳皱眉到:“胡总监,一个星期的产量我就是二十四小时不眠不休也赶不出来啊。”

“那就没办法了,”胡金辉说到:“对于这个情况,我只能表示遗憾。”

挂断电话,付立春笑到:“戴主任,你这戏演得不错。”

五分钟之后,胡金辉再次打来电话:“戴主任,你村里不是还有三十万不良品吗,上次你不肯当做废品出售,这次就当做残次品给我们顶一下可行?”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叔,我婶婶昨天被我强行弄了…
  • [现代]美女如云,谁还做舔狗
  • [现代]你妹妹水多,弄着真舒服
  • [现实]王寡妇又润又滑,十里八村的汉子们都说好用!
  • [现代]老师,给我蹲下来张开嘴
  • [玄幻]不是让我继承宗门么,你让我做鸭是什么意思?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