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为我为人人

六一 要挟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0-03-20 13:55:00

虽然何元文声音压得很低,但墙根边的刘登峰却听得一清二楚。好你个何元文,我就说你一个锱铢必较的人怎么突然变得那么高尚,感情是跟自家做事,做什么有分别吗?

还有何泽鹏,宣传得那么高尚,为了支援家乡的建设,辞去鹏城特区的高薪工作毅然决然回乡,原来是因为在合作社入股。

刘登峰在心中冷笑,心念急转之下突然跨出一步站在小卖部门口。

对于他的突然出现,何元文和何泽鹏父子俩明显一怔,不知道他听到什么没有,何元文急到:“登峰,你不是回去了吗?”

刘登峰邪邪的笑了一下:“哦,我有点事情要和泽鹏商量,看到他回来,我又跟着来了。”

何元文与何泽鹏对视一眼,转头到:“行吧,你们商量,我去休息了。”

前行几步,何元文回头看了一眼,他想提醒何泽鹏这个时候千万不能得罪刘登峰,不然他将持股的事情说出去,刘家肯定会罢工的,别说做变压器工资高,村里很多人宁愿损己都不会利人,跟别提与何家矛盾重重的刘家。

何泽鹏懂他的意思,抬头到:“爸,你去休息吧,我和登峰都好长时间没聊天了。”

等到何元文回屋,何泽鹏递了根烟给刘登峰,俩人面对面坐下,何泽鹏问到:“什么事不能白天说呢,非得大晚上来,搞得一副要密谋什么的样子。”

刘登峰再次邪邪一笑:“有些事情很重要,但的确不能白天说。”

“说吧。”何泽鹏淡淡的吸了一口烟。

刘登峰换上了一副焦急的脸色:“还不是因为M10工价的事情,绕线段好多人密谋着要罢工呢,但我毕竟是刘家的人,不好明目张胆的汇报情况,只能晚上来跟你说。”

何泽鹏皱眉到:“一二组有刘德荣和刘登红,这事得跟他们说。”

刘登峰摇摇头:“他俩要管得住,还用得着我操心吗?”

“他俩管不住,我就管得住吗?”何泽鹏说到:“这事你应该找戴主任汇报。”

刘登峰面色有些难堪:“我这不是怕戴主任对我印象不好,我说什么他不会信吗。”

何泽鹏定定的看着刘登峰:“戴主任为什么要对你印象不好?”

刘登峰不知该如何回答,他将话题绕回去:“反正情况我跟你汇报了,该怎么处置是你的事。”

“我没有处理这种事情的经验,”何泽鹏的眼神没刚才那么凌厉:“你有没有什么好的建议?”

刘登峰迟疑了一会儿:“我没有权限管这种事情。”

何泽鹏稍作思虑,淡淡到:“如果戴主任授权给你,你能不能处理好这件事?”

听到这话刘登峰心中很有数了:“泽鹏,咱们在一起共事这么多年,我的能力你还不清楚吗,处理这个还不是小菜一碟。”

“行,”何泽鹏说到:“你先回去吧,明天应该会有好消息的。”

第二天一早,何泽鹏便和戴岳说了刘登峰的事。

戴岳听得直皱眉头:“这就是个小人,你理他干什么?”

何泽鹏摇头苦笑:“你以为我想啊,以前长时间在一起,也发现他身上有些小毛病,都是老乡,我根本没放在心上,哪知道他这么功于心计。如果我不同意他的想法,他将股份的事情说出来,村里肯定会闹翻天;如果我否认有股份,我爹肯定会和我断绝父子关系。”

戴岳也跟着笑了起来:“股份这东西可是个雷区,当初给JP交材料押金的时候,让刘同心老大爷误认为合作社是我们几人共同出资组建的公司,差点闹出事来,这样的情况可不能重演。”

“那你说该怎么办呢?”何泽鹏隐隐有些忧虑起来。

戴岳想了想:“那就给他个职位吧,生产统筹怎么样?”

何泽鹏说到:“不行,登峰的性格有些跋扈,属于给点阳光就能灿烂的人,在一二组还好,要是在别的组很容易闹矛盾的。”

戴岳又想了想:“那就绕线统筹吧,负责绕线段的现场管理整顿,有刘德荣组长和登红看着,他翻不起多大浪花来。倒是你,尽量想办法解决股份的事情吧,要是有什么要帮忙的尽管开口。”

这绕线统筹不知道是个什么样的干部,好像什么都可以管,又好像什么都管不了,不过总算可以背着手在村里走来走去了。没有刘登峰推波助澜传播负能量,又没有人愿意牵头,M10的村民虽然心里觉得憋屈,但也只能碎碎念的继续做下去,村里表面上又归于平静。

两款产品陆陆续续开始交货,KS公司对村里的产品质量赞不绝口。而且村里没有场地租金,没有水电费,国家又有政策扶持免税,生产成本相对低廉,所以产品价格也要低一些。

有这么多优势在,两款产品还在做的时候,KS又下了个采购订单,这可愁坏了戴岳。

订单下来订金就到账,买材料的钱根本不愁,仪器设备也有,但就是没有做事的人。难怪当初JP公司要外发加工了,现在连戴岳自己都在寻求合作伙伴外发。不过因为村里订单的价格比较低,外面根本就没有公司做得起,只能自己想办法了。

这个时候何泽鹏又传来消息,新到的订单EE19产品和M10一样难做,工价平均下来压差不多。

这时候戴岳想起了先前牵过线的黄家湾村,他们仍在和JP公司合作,不知道能不能抽出人来帮帮忙。想到这里,他马上给黄主任去了个电话:“黄主任,你们的变压器做得怎么样?”

“别提了,”黄主任一肚子火:“马德,不知道怎么回事,做出去的变压器经常有不良品,JP公司不得不重新检测一遍,检测产生的工时由我们村承担,一趟订单算下来人均也就将将两三千块,做了几趟之后青壮全跑了,就剩下些老弱妇孺不死不活的撑着。”

戴岳诧异到:“怎么会这样?”

黄主任叹了一口气:“是我高估了自己的威望,也高估了黄家人的团结程度。自变压器引进以来,村里天天争吵不断,不是我觉得你的工序更赚钱,就是你觉得我的工序更简单,吵来吵去产量做不出来,质量也没把握住,村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紧张起来。”

“你咋不管管呢?”戴岳皱眉到。

黄主任闷哼了一声:“这边是我的叔伯,那边是我的兄弟,而且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我怎么管?干脆我就放任自流,愿意做就做,不愿意做拉倒。”

这是黄家湾村内部的事物,戴岳不好多说,便转了话锋问到:“现在还有多少人做事呢?”

黄主任想了想:“五六十人吧。”

“这么少。”戴岳在心中嘀咕了一下:“我这边有做不完的订单,你能不能组织点人做做?工价绝不低于JP公司,而且咱们这么近,有什么问题随时都可以沟通。”

黄主任马上拒绝:“戴主任,你饶了我吧。当初本来想着引进变压器给村里创收,哪知道搞成现在这个鬼样子,弄得村里人对我一肚子意见,我现在的想法就是等到村里人觉得工资太低做不下去,或者JP公司觉得质量太次不愿意合作,早点结束这个事情让村里回到本来的样子。”

既然黄家湾村不能合作,那其他村呢?JP公司可以从零开始培养刘集电子合作社,刘集村一样可以培养其他的合作社啊。

想到这里,戴岳给附近几个村的主任挨个打电话,他们倒也没说不合作,不过这个时节村民大多数都已经有工作,或者进城了,真要合作恐怕得年后才能凑齐人马。

失望的挂断电话,戴岳想起之前新闻报道上看到的,这里用工荒,那里大企业缺人,没想到十几亿人口也有缺人的时候。

戴岳重重的后仰在靠背上,搜肠刮肚的思考该怎么找人干活儿,眼角的余光感觉到门口有人探头探脑。他坐正身子问到:“谁在门口呢。”

几声交头接耳之后,几个半大的小伙子和小女孩扭扭捏捏的进来。戴岳仔细看了看:“你们不是刘集村人吧,到这里有什么事吗?”

一个白白净净满脸书卷气的男孩子落落大方的上前:“请问您是戴主任吗?”

“我是戴岳,”戴岳笑了笑:“用‘你’就好,用‘您’把我说老了。”看到男孩子清澈黑亮的眼神,老孩子戴岳一下子被勾起了童真。

男孩子伸出双手:“戴主任你好,我叫董泽斌,省城理工大学的,是刘子龙介绍我们来的。”

戴岳和董泽斌握了握手:“你好,你们来这儿有什么事吗?”

董泽斌说到:“我们是做暑假工的,听刘子龙学长说你这儿可能缺人,而且工资比一般地方可能要高一些,所以我们就来了。”

暑假工?刘子龙可真是及时雨,正愁没人做事呢,不过这几个人也不够啊。戴岳前后看了看:“就你们几个?”

董泽斌说到:“不是,我们几个是本地的,所以先过来探探情况,如果真像刘学长说的那样,我们总共有七十多个同学要过来。”

七十多人?太好了,这个人数把新订单赶出来肯定没问题。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叔,我婶婶昨天被我强行弄了…
  • [现代]美女如云,谁还做舔狗
  • [现代]你妹妹水多,弄着真舒服
  • [现实]王寡妇又润又滑,十里八村的汉子们都说好用!
  • [现代]老师,给我蹲下来张开嘴
  • [玄幻]不是让我继承宗门么,你让我做鸭是什么意思?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