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为我为人人

六十 各怀鬼胎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0-03-19 20:20:00

好不容易鼓动头脑简单脾气暴躁的刘德银,没想到被刘德金这个怂货给制止,刘登峰腹诽几句,又开始想别的办法。

不过刘德银虽然没有直接去找戴岳,但心头还是很不自在的。毕竟每天做的比人多,钱拿得比人少,换谁也不愿意。

既然是这样,刘登峰便不再鼓动刘德银,只是每天阳台聊天的时候不停的散布负能量。什么做不下去啦,什么太不划算啦,干脆罢工啊之类的。

刘德银没有刘德成那样的胆量,但怒气值日益累积,难免逢人就会碎碎念,才几天时间所有做M10的村民都知道比ER28做事累,挣钱少。

加上刘登峰不停的负能量输出,一时间整条M10线暗流涌动。

刘登峰看在眼里,乐在心里。不过他和刘德成不同,刘德成单纯就是对戴岳的到来不自在,不愿意服从管束,要和他打斗一下。

而刘登峰不管做什么,都是为了寻求个人的进步。

经过几天的挑拨,刘家做M10的村民都有些群情激昂,只等着一个契机或者有人挑头,那就和戴岳再闹上一闹。

契机不知道什么时候到来,至于挑头的人,这些人从没想过是自己。至于原因嘛,很简单,如果有人挑头,自己跟着咋咋呼呼一下就好,要是争来了利益,那肯定是要分一杯羹的;如果戴岳秋后算账,那全都是挑头的错,和自己无关。而根据村民们私下的议论,最适合挑头的人就是刘登峰。

精明过人的刘登峰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心里又有了另外的想法。趁着天黑,他来到何泽鹏家里。

乡村晚上关门都比较早,不过何元文的小卖部并没有关门。刘登峰假意进去买包烟,顺口问到:“何叔,泽鹏呢。”

“鬼知道这孩子在干什么,”何元文不疑有他,顺口说到:“一天到晚都不着家。”

因为跟何泽鹏一起在外打工多年,所以刘登峰和何元文也算熟稔,他拆开烟盒递了根给何元文:“泽鹏是总工嘛,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忙点也是正常的。”

何元文心中一动,上次何泽鹏说是合作社的大股东,但这变压器到底是什么情况他这乡村老头子一无所知,正好刘登峰也做过多年变压器,向他打听打听不是更好?

作为一个长辈,何元文掏出打火机来要给刘登峰点烟,刘登峰受宠若惊:“何叔,我自己来,自己来。”

何元文摊手指着前面的凳子:“坐会呗。”

刘登峰正愁不知道怎么留下来,顺势就坐了下去。

何元文当然不会傻到让刘登峰知道何泽鹏是大股东的事,为了等会探听消息更顺利,他先戴了句高帽:“我说这戴主任真不会安排,让你这么一个有着多年管理经验的人才上机台去绕线,简直就是浪费。”

刘登峰自然不会认为何元文这话是在客套,因为他觉得自己确实是个人才,这话让他很受用,但表面仍是很平静:“这也没啥,绕线一个月四五千呢,技术员一个月才四千。”

何元文从柜台后走出来,仍是打抱不平:“可技术员不用干活啊,再说你的级别应该比技术员更高,我听说以前在厂里刘登红是归你管的吧,怎么到村里反而调了个个儿。”

这话说到了刘登峰的心坎上,他有些欣慰,有些心酸,但更多的是不服,不过脸色依然平静:“这也没啥,都是工作嘛,只是分工不同而已。”

“难得你这么通情达理,”何元文点点头:“你且安心的等几天,泽鹏回来我一定跟他反应你的情况,可不能让你这个人才埋没了。”

连续几句吹捧让刘登峰有些忘乎所以,但还不至于得意忘形,他带着掩饰不住的笑容说到:“何叔过奖了,我哪算什么人才,泽鹏才是人才。”

何元文心中冷笑,我当然知道泽鹏是人才。

眼见火候差不多了,何元文不经意的问到:“登峰,你说咱村里大张旗鼓的干,这变压器到底赚不赚钱?”

“当然赚了,”刘登峰回到:“就说咱在的JP公司老板,最早是国营电子厂的工程师,厂子倒闭之后出来创业,刚起步的时候只是个十几人的小作坊,可经过这十多年的发展,已经有好几家分厂。人家早就是亿万富翁,在鹏城买了大别墅,出入都是豪车,想吃香的就吃香的,想喝辣的就和辣的。”

十几个人的作坊就做到亿万富翁?刘集村现在可是有近五百人呢。何元文脑海中出现何家在何泽鹏带领下脚踢刘家,拳打其他家的画面,到时候整个刘集村以何家为尊。不,这儿不该叫刘集,应该叫何集。

“叔,叔,何叔。”听何元文刚才的语气对自己颇有同情,刘登峰想试探一下他对自己即将进行的计划的想法,如果能得到他的支持,肯定跟容易成功,所以呼喊着将他拉回了现实。

“啊?”何元文擦了擦嘴角:“怎么了?”

刘登峰当然不会跟何元文和盘托出自己的计划,只是接着变压器的话题闲聊的问到:“何叔做什么产品呢,今儿做了多少?”

何元文目的已经达成,淡淡的回到:“做M10,一天也就一百四五吧。”

刘登峰又试探的问了一句:“怎么没做ER28呢,那个好像赚钱一点。”

何元文点点头:“确实,我做过比较,ER28比M10要轻松得多,而且工钱还高点儿。”

嗯,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刘登峰循序渐进:“我们组里也做过对比,ER28确实好做又赚钱,这定价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也不知道戴主任怎么就给批下来了。”

何元文再次点头:“就是,搞得很多人怨气很大。”

刘登峰打蛇随棍上:“我们组里也有怨气,何叔没让泽鹏跟戴主任反应一下?”

以何元文不吃亏的性格,早前如果遇到这样的事,自然要翻天,但现在不是给自家干活儿吗,好不好做已经不重要,而且还得劝劝刘登峰:“这么明显的事情,戴主任那么聪明的人肯定早就想到了,可能是有什么客观的原因不得不这样定价。虽然累点,但总比没活儿干强吧。老话说吃亏是福,这样做下来一个月也有四千多呢,再说后续戴主任肯定会想办法解决,不会让老实人一直吃亏的。”

刘登峰以为自己听错了,这还是自己认识的何元文吗:“何叔,你不是说组里怨气很大吗?”

“遇到吃亏的事,发发牢骚很正常嘛,”何元文变得有些语重心长:“但是活儿总得有人做,你不愿做我不愿做,那谁做呢,材料总不会自己变成变压器吧。再说不管难做不难做,都是相对的,总不能又闹起来然后停工一毛钱收入都没有吧。”

没想到何元文竟然是这种态度,刘登峰暗自庆幸没透露自己的计划,嘴上还是恭维到:“还是我何叔觉悟强。”

何元文点点头:“登峰,你回去劝劝组里的人,难做不难做不都得人做吗。”

留在此处已没多大用处,正想着脱身的刘登峰起身到:“我这就去跟他们说。”

出门之后刘登峰并没有走远,他在考虑找个合适的地方跟何泽鹏施展计划,在小卖部肯定是不行的,被何元文听到不仅不成,恐怕还得一顿教育。

实际上他的计划说出来倒也没多宏大,先跟何泽鹏说说组里现在暗流涌动,何泽鹏肯定会将情况上报给戴岳。

以村民现在对戴岳的抵触情绪,如果他去调停的话,只要刘登峰在背后推波助澜一番,必然又是一场争端。

在争端到不可调和的时候,刘登峰适时出现,只要能弹压住村民,必然会令戴岳刮目相看,到时候在村里自然就平步青云了。

刘登峰掏出手机看了看,快十点了,何泽鹏咋还没回来呢。

可惜这么好的计划不能打电话诉说,因为电话里根本不足以让何泽鹏知道组里事情的严重性,也不足以表达刘登峰对这件事情的关切,更不足以让戴岳知道刘登峰为了村里的事情能够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对面远远的走来一个身影,天色太暗看不清是谁,那人也并未注意刘登峰,只是匆匆的进了小卖部,灯光下刘登峰终于看清,那人是何泽鹏。

刘登峰兴奋的走了过去,不过在小卖部旁边他放慢了脚步,如果被何元文看到他又回来,而且同何泽鹏密谋什么,他肯定会追问。虽然不知道何元文为什么觉悟这么高,但还是防着他些为好。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这是何元文的声音。

“我在研究怎么让M10的效率更高一点。”何泽鹏的声音透着疲惫。

“这个得赶紧研究,”何元文说到:“刘登峰刚才来过了,虽然没说干什么,不过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前面绕线的对单价很不满,想让你给说说,我把他劝回去了。”

“我知道,这不正在想办法吗。”

“你得抓紧,不然又闹起来,损失的可是咱们,我就说你不该投那么多钱进去,先技术入股,然后再一点点占股不行吗?”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叔,我婶婶昨天被我强行弄了…
  • [现代]美女如云,谁还做舔狗
  • [现代]你妹妹水多,弄着真舒服
  • [现实]王寡妇又润又滑,十里八村的汉子们都说好用!
  • [现代]老师,给我蹲下来张开嘴
  • [玄幻]不是让我继承宗门么,你让我做鸭是什么意思?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