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为我为人人

五九 矛盾重复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0-03-19 13:55:00

听说开工就有三千块钱,村民们瞬间趋之若鹜,好多先前没有做过变压器的人也加入进来,人数一下子又增加一百,现在接近五百人。

虽然刘德荣和何元武一再保证不会耽误生产,要进行五十人的对调,但戴岳坚决没有同意,俩人只得又进行另一项赌约,谁管理的小组出现质量问题,扣罚一个月工资充当奖励基金给当月生产表现最优秀的村民。

何泽鹏在技术方面是没问题的,就算遇上他感觉棘手的事情,也可以通过刘子龙和省城理工大学的实验室反馈,他们随口一句就能给村里莫大的帮助,所以工程技术方面戴岳一点也不担心。

在质量方面,有一台一百六十万的机器日夜开动着,村民们也不敢马虎,宁愿放慢速度,也坚决不产出不良品。总体上来说,通过上次失败的教训,这一次村里有了长足的发展。

不过还是有些事情就像牛皮癣一样,虽然不伤筋动骨,但仍不时的恶心人。

自从上次为刘德成求情的事情和戴岳争了几句之后,刘登峰一直都比较低调。这一次重新开工,有着多年一线管理经验的他主动找到戴岳赔礼道歉,并愿意从头做起,重新坐上CNC绕线。

虽然不怎么喜欢刘登峰的性格,但他毕竟是刘集村的村民,戴岳便同意让他加入了绕线组。

这一次是两款产品同时生产,何泽鹏按照需求将村民分为了两组,刘登峰被分在了M10产品组。

所有村民都在埋头干活的时候,经验丰富的刘登峰将两组产品进行了对比,他发现M10产品比ER28产品要麻烦得多,导致平均每天下来M10要比ER28工资低十五块。

刘登峰暗自腹诽,凭什么每天都是一样的紧赶慢赶,我们的工资却要比他们的低?

产品的单价都是身为总工程师的何泽鹏计算之后报戴岳批下来的,可这价格明显不合理。虽然心中气愤,但他却不敢直接去找何泽鹏或者戴岳,只在心中盘算着用个什么计谋将单价抬上去。

这个时候身为技术员的李丹因为曾经也绕过线,对于产品价格比较敏感,她也发现定价有些不合理,连忙跑到大队部去找戴岳:“戴主任,这两款产品的定价太不合理了,我自己亲自上机台试过,就算我拼了命,M10还是追不上ER28的工资,村民们每天晚饭也都会交流,他们迟早会发现这个问题的。”

不待戴岳开口,一旁的何泽鹏说到:“定价的时候我就发现这个问题了,但没办法,受条件限制只能这样。”

“什么条件限制?”李丹疑惑到:“花同样的时间绕制一道工序,麻烦的那个却比简单的工资还要低,这是个什么条件?”

何泽鹏笑了笑:“让戴主任给你解释。”

李丹转头看着戴岳,戴岳淡淡到:“因为ER28的售价比M10高。”

“这明显不合理嘛,”李丹嘟囔到:“为什么简单一些的产品比麻烦的产品售价要高?”

戴岳笑到:“这个你得问协理,我先前打听了一下,据说ER28比M10在电脑里的作用要大。”

李丹瞪大眼睛:“要是做M10的发现这个问题闹事怎么办?”

戴岳上下打量了一会李丹,看得她极不自在:“戴主任,你看什么?”

戴岳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我记得最初让你做技术员的时候还腼腆着不愿意,没想到成长得挺快嘛,现在都会考虑技术之外的问题了。”

李丹又恢复了害羞的样子:“人家和你说正经事,你在说些什么啦。”

戴岳咧嘴一笑:“我也是和你说正经事啊,不过我还没想到好的办法而已,你有没有什么建议?”

李丹稍加思索便说到:“能不能把ER28的单价降低一些,把降低的这部分让给M10,这样取个平衡。”

何泽鹏听到这个建议冷笑一声:“你去问问做28的愿不愿意降单价?”

李丹白了他一眼:“好好说话,别以为你是总工就了不起。”

何泽鹏呵呵笑到:“对我方尊重点,不然我让登杰好好收拾你。”

“他敢。”李丹轻喝到。

看样子他们以前就很熟,戴岳也加入了闲聊:“你们以前就认识吗?”

李丹再次白了何泽鹏一眼:“鬼才认识他。”

何泽鹏笑着指了指李丹:“初中同桌。”

“咦,”戴岳笑到:“人家都结婚有小孩了,你还是光棍一个。”

李丹将话题拉回了现实:“既然单价不能改,那事情怎么处理呢?”

何泽鹏说到:“这个还不简单,下次把单价高的产品给M10组去做,平衡一下不就好了吗,咱们不会让谁一直喝肉汤,也不会让谁一直啃骨头的。”

这边在商量着怎么解决事情,那边阳台上的晚谈会也开始了。

先是刘登峰的邻居刘德金发现他们这群人在闲聊,但刘登峰独自一人看着天上,便开口叹到:“登峰这孩子可惜了,以前在外面是做干部的,还管着登红,现在回来居然掉了个个儿,还被登红管着,要我说戴岳和德荣真是浪费人才。”

听到这话刘登峰又一丝欣慰,又有一丝心酸,心中更多的却是怨气,不过他只是平静的回头:“金叔说笑了,我觉得绕线也很好啊,这个月能拿四千多呢,我听说登红的工资才四千。”

“耶,”刘德金说到:“登红的工资确实是少一点,但他一天到晚背着手不用干活啊。”

这么一说又刺激到了刘登峰,他稍稍转了下话题:“金叔,今天做了多少?”

刘德金摇摇头:“不行哦,产品太麻烦,只做一百三十多,一百四不到。”

刘登峰又转头问刘德金的兄弟刘德银:“银叔呢?”

刘德银有一丝傲然:“我做了一百六十多,照这么下去,这个月能超五千。”

“不错不错,”刘登峰话锋一转:“不过我听说前面的刘德仿,仿叔一天轻轻松松能做二百呢。”

刘德银有一丝不服:“他儿媳妇李丹是技术员,肯定手把手在教,比我们速度快些再正常不过。”

刘登峰点点头:“说的也是,”接着又转一下话锋:“但我先前准备去偷师一下,发现仿叔的动作并不快啊。银叔你每天做多少个?”

刘德银昂起头:“一千三百多。”

刘登峰眨眼想了想:“仿叔每天只能做一千二百多,但算账的时候却有二百块,这是为什么?”

“不可能。”直肠子又暴脾气的刘德银说到:“怎么可能做得少工钱却多?”

刘登峰说到:“不信你去问仿叔。”

“问就问。”

刘德银下了阳台便往刘德仿家这边来,此时刘德仿家的阳台上正站了不少人在嬉笑的闲聊着。

看到刘德银过来,刘德仿迎了声:“德银来啦。”

刘德银开门见山的问到:“德仿哥,你今天做了多少?”

刘德仿不疑有他,答到:“我的动作不够快,只做了一千一。”

“一千一多少钱呢?”

“一毛六一个,刚刚过二百。”

听到这话刘德银径直进了屋:“你做的什么呢,这么值钱,是不是特别麻烦?”

刘德仿跟了进去坐上机台,示范一个给刘德银:“就是这样做的,不算麻烦。”

这下刘德银要暴走了:“沃妮马,我做的那鸟产品,拼死拼活赶了一千三,居然一百七都不到。不行,明天得去找戴岳说说。”

刘德仿是个老实人,听说刘德银要去找戴岳,急忙到:“做得好好的,找戴主任干嘛,该不是你一天就顾着抽烟上厕所耽搁了时间,做的数量不够吧。”

刘德银白了他一眼:“我和你说不着。”说罢便气呼呼的出了屋子。

远远的看到刘德银过来,刘登峰迎了上去:“银叔,我没说错吧,是不是仿叔做的比你少,赚钱比你多。”

“马德,”刘德银喝到:“我明天就去找戴岳,问问他价钱到底是怎么定的,这也忒欺负人了些。”

对于上次戴岳拿出自己的工资来救急刘德金一直心存感激,见刘德银发脾气,他忙劝解到:“产品价格有高低很正常,就咱们绕线都是一道工序一样价钱呢,你这一道能绕一百七,后面那道粗线,好多人才将将绕一百三呢,人家都没说什么,你还是老老实实做事吧。”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刘德银厉声到:“我不能被人欺负了还忍气吞声。”

刘德金半带恐吓的劝到:“兄弟,德成可是刚刚被判了,你可不能步他的后尘。”

这句话着实有些吓到刘德银,他嘟囔到:“难道遇上不公平的事情,我连说句话的资格都没有?”

刘登峰附和到:“就是,明摆着的不公平,咱们不吵不闹,难道讲讲理都不行?”

刘德金不似刘德成那样一点就着,他看了刘登峰一眼:“登峰,你以前是干部,听说去戴主任去JP公司都是你带路,现在虽说在绕线,但至少你在他跟前脸熟,要不你去帮大伙儿说说?”

刘登峰迟疑半晌,支支吾吾的答到:“这个么,有机会我去说说吧。”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叔,我婶婶昨天被我强行弄了…
  • [现代]美女如云,谁还做舔狗
  • [现代]你妹妹水多,弄着真舒服
  • [现实]王寡妇又润又滑,十里八村的汉子们都说好用!
  • [现代]老师,给我蹲下来张开嘴
  • [玄幻]不是让我继承宗门么,你让我做鸭是什么意思?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