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为我为人人

五八 重赏之下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0-03-18 20:20:00

自产自销和代工完全是两码事,好在何泽鹏大义及时回来,有他帮助在生产技术方面完全不需要戴岳操心,所以戴岳干脆跑到KS公司去参观,顺便谈谈接下来的订单。

此时村里人都知道先前的拒收品赚到钱,仍在村里没出去的安心等待戴岳谈订单回来。

终于谈妥两个订单,戴岳急赶回来准备向村里报喜,才把车停在大队部广场上,便有两个人影跑了过来。

戴岳抬头一看,刘登峰和刘德成的老婆李淑苗。

上次刘登峰发现问题没有及时汇报,导致被公司开除,他一直都呆在村里没有再出去找工作。

至于他在最后一刻才公开视频的事,被解释成好心替村里隐瞒。毕竟质量的事情的确不归他管,大部分村民还是善良的,没有和他计较什么。

看到戴岳下车,李淑苗‘扑通’一声跪下来:“戴主任,我家德成冤枉啊。”

戴岳急忙把她拉起来:“刘德成的事情法律自有定论,不存在什么冤枉不冤枉。”

李淑苗仍不肯起来:“法律要治他破坏生产的罪,可法律不知道他破坏生产却给村里赚了钱,戴主任,我求求你帮德成求个情吧。”

一旁的刘登峰也帮腔到:“戴主任,如果刘德成没有破坏生产,这批产品被FXK买去也不过给村里五十万加工费而已,但是正因为FXK的拒收,村里才能一次性进账四百万,就算扣除二百万成本,也还赚了二百万嘛,某种意义上来说,刘德成的破坏生产其实起到了好的效果。”

“你少在这儿胡搅蛮缠,”从一开始戴岳就对他没什么好感,虽然很多事情上他得和稀泥,但他也有自己的好恶:“是,账上村里赚了二百万不假,可是好不容易联系上的合作商JP公司没了,合作社的声誉也大受影响,就算这些都是虚的,但停工这些天来村民损失多少你算过吗?”

没想到一向还算和颜悦色的戴岳突然变脸,刘登峰也撕破脸皮:“是,确实是因为刘德成的操作手法变异导致的生产事故,但技术员是死的吗?还有你这个主任,难道就不该负领导责任吗?”

“领导责任?”戴岳冷冷到:“我没负责你以为村里还能安安心心等待生产?”

眼见似乎讲不出什么道理,刘登峰瞬间又变得嬉皮笑脸:“戴主任,我就是说说而已嘛,比较刘德成是我叔,我帮他求求情不为过吧。”

这个时候讲什么三观或者大道理刘登峰也不会听进去,戴岳淡淡到:“并不是我要治刘德成的罪,你找我求情也没用。”

刘登峰瞪眼看着戴岳:“真这么绝情?你想想如果不是刘德成,村里哪有钱买先进仪器,哪能和KS签约?”

戴岳淡淡说到:“我记得还没发生质量事故的时候,协理就来村里审验过了,虽然咱们赚这笔钱有偶然成分,但偶然中也有必然,如果没有村民配合改善,没有其他工序做得非常漂亮,KS也不会采购这批产品。”

看样子继续说下去只会越来越没道理,刘登峰将李淑苗拉了起来:“婶儿,戴主任是个铁石心肠的人,咱别求他,求了也没用。”

戴岳不想同他做意气之争,只说到:“你们回家耐心等判决吧,村里的情况我会如实跟法官说清楚,至于该怎么判,我说了不算。”

会议室里大家济济一堂,所有相关的管理人员,技术员都焦急的等待着戴岳。先前公司派驻的技术员除了刘登红和余平安,其他全是村里培养起来的人挑大梁。

戴岳快步走进会议室,大家纷纷鼓掌欢迎。

戴岳压了压手坐下来:“跟大家宣布一个好消息,这一趟FXK之行,我给大家带回来两款订单,一款ER28,订单量一百万,一款M10,订单量三百五十万,两款产品并行,满足一定数量之后便可自行交货,我计算过,不出意外的话,至少能给村财政带来不低于五百万的收入,我们再也不是仰他人鼻息的加工作坊,我们有自己的管理和技术团队,每个村民都可以参与到生产中来,从今天起,刘集电子合作社将再次扬帆远航,让我们一起创造刘集村更美好的未来。”

掌声经久不息,戴岳压了压手:“口号我们要喊,实事我们也得做,开工在即,我想问问大家,都准备得怎么样了,有什么困难赶紧说出来,咱们大家商量着尽快解决。”

何泽鹏早已准备好,起身到:“戴主任,我向你汇报一下近期的工作,首先我们已经将大队部空置的活动室改为了仓库,外聘的仓管团队已经到位,原材料采购和加工也有专人负责,同时我们改造了一间办公室作为检验室,从霓虹国进口的进口的仪器也安装到位,所有的产品必须从这里检测之后才能出货。为了满足检测数量要求,我们将会分成三班,人停仪器不停,每天检测数量将在十万以上,现在万事俱备,就等戴主任一声令下,我们就撸起袖子加油干。”

有专业人士在,这些方面让戴岳轻松很多,他满意的点头:“好,很好,还有没有其他的问题?”

刘德荣起身到:“戴主任,除了留在村里的人以外,那些已经出去的有些不愿意回来,还有些持观望态度,咱们现在面临和JP一样的问题,没人。”

戴岳微微皱眉:“有没有了解一下这些人为什么不愿意回来?”

刘德荣说到:“大部分还是怕变压器做不长久,反复折腾浪费时间;持观望态度的人倒好解决,只要有人开工,他们应该会回来的。另外因为原材料需要加工,三百五十人已经达不到日产七到八万的水平了。”

“咱们现在购买了先进的检测仪器,之前被拒收的情况不会再出现了,”戴岳问到:“这个情况有没有跟村民解释过?”

刘德荣摇摇头:“质量是一回事,能够影响一件事做不下去的情况太多了,比如没有订单呢?”

戴岳沉默了一会儿:“村民的担忧是正常的,毕竟没有稳定的环境和收入,致富从何谈起。”

付立春插嘴到:“可咱们现在正是需要人手的时候啊,得尽快想办法将村民召回来。”

刘德荣摇摇头:“村民不愿意回来,咱总不能强逼吧,这段时间我嘴皮子都快磨破了。”

何元武嘿嘿一笑:“所以说你老刘还差点意思,我三组五十个人早就准备好了,只等着开工就能全力以赴。”

“你。”刘德荣站起身来:“你要知道我需要的人数超过一百五十,只要五十人我早就集齐了。”

“也不看看一二组总共多少户,”何元武有些阴阳怪气:“按照三组的比例,一二组合计要出一百八十人。”

听到这话刘德荣一拍桌子:“老何,你是不是一定要针对我?”

何元武无所谓的摇摇头:“我只是就事论事而已。”

“刚刚老付也接话了,本来一直支持他工作的付家现在只有十多人,他的比例更少,”刘德荣喝到:“你为什么不和他就事论事?”

付立春急忙举起双掌:“诶,你们说事就说事,可别扯上我。”

戴岳压了压手:“我知道大家都是想把工作做好,就不要再争论了,不仅于事无补,反而还会伤了和气,咱们现在首要的是合计出一个办法让村民们回来。”

一直很少说话的五组组长鄢圣涛开口到:“这个好办得很,只要替村民们把租房的钱报销了,再给与一定的奖励,我相信大部分人还是愿意回来的。连戴主任都常说一句话,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只要钱给足,还怕没人做事?”

“你说得轻巧,”付立春笑到:“钱从哪里来?咱们虽然赚了钱,但也经不起这样折腾。而且有一点很重要,村民们虽然在城里租了房子打零工,但是收入并不稳定,开支反倒比在家里大得多。只要咱们能将变压器事业能稳定下来,只要稍微考虑长远一点点,村民们肯定会愿意回来。”

何元武摇摇头:“老付,你这才叫说得轻巧呢,没人做事,这变压器事业怎么长久?”

戴岳考虑了一下:“刚才鄢组长说的重赏倒也不是不行,我计算过了,只要稳定的做下去,村里财政每年都可以剩下不少钱,咱们可以留下一部分公益事业基金,然后将盈余全部按人头分下去,有多少人做事就分多少份。”

何元武想了想:“这个怕是跟望梅止渴一样,村民不会相信的,他们只相信实打实马上就能拿到手的钱。”

付立春附和到:“就是这样,农村都是实在人,实实在在做事,实实在在拿钱,股份是打不动他们的。”

戴岳又思虑一会儿:“可不可以这样,只要肯开工,咱们每个月先预发三千工资,这可是实实在在的钱吧。”

“这个条件不错,”刘德荣起身到:“起码对村民有个保障,不会出现什么无法预知的状况让他们担忧拿不到工资。”

付立春说到:“会不会有人拿了钱不干活?或者消极怠工?咱总不能再强要回来吧。”

戴岳笑了笑:“立春哥,刚才你不说农村都是实在人吗?要真出这样的状况,那就是你们的事了吧。”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叔,我婶婶昨天被我强行弄了…
  • [现代]美女如云,谁还做舔狗
  • [现代]你妹妹水多,弄着真舒服
  • [现实]王寡妇又润又滑,十里八村的汉子们都说好用!
  • [现代]老师,给我蹲下来张开嘴
  • [玄幻]不是让我继承宗门么,你让我做鸭是什么意思?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