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为我为人人

五七 股份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0-03-18 13:55:00

古人说‘共患难易,共富贵难’,此诚不欺人。当初遇到危机,面临巨额赔偿的时候大家都能够团结一心,共同面对难关;现在有钱了,又开始赌咒骂娘起来。

戴岳有些生气,一拍桌子:“你们两个怎么回事呢,生产的事情怎么能胡来。”

何元武有些阴阳怪气:“戴主任,我老何怎么样你是知道的,从第一天开始就密切配合你的工作,但我就是见不惯有些人犯了错还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这一次我就要同这股歪风邪气斗争到底。”

“算了吧,”刘德荣冷笑一声:“我知道你一直对刘家不服,总以为我们是靠着人多欺负你们,这一次我就让你知道,刘家不仅仅是人多,而且还个顶个的精干。”

戴岳苦口婆心的劝到:“何主任,我知道你对于我花一百多万买设备有些想法,确实,这套设备是贵了点。不过你先听我算笔账,咱们一天的产量就是七万,就算一只变压器只卖十块,那也是七十万,一百六十万虽然多,不过也只是咱们两天半的产能。从绕线到后面检测,一个产品要经过至少三天的流程,如果咱们能够及时发现问题改正,随随便便挽回的损失都不止这么一点点。”

何元武看了戴岳一眼:“戴主任,这笔账我会算,我心里也有数,开始听到这个价钱确实贵了点,但咱们上次一批损失就是二百万,像KS突然采购这种事,恐怕不会上演第二遍。我现在单纯就是觉得如果绕线没问题的话,这一百六十万咱们是可以节约下来的。”

听到这话刘德荣‘嚯’的站起来:“戴主任,你听到了吧,老何就是针对刘家,这一次我一定会和他斗到底,不过你放心,该刘家完成的任务我绝不含糊,不会耽误生产的。”说罢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切,”何元武冷哼一声:“什么东西。”

本来是询问何时开工,没想到闹得不欢而散,何元武憋了一肚子火准备回家,路过何元文家的时候,听到屋子里争吵得震天响。

站着听了一会儿,好像是何泽鹏的声音。咦,泽鹏不是在鹏城吗,怎么突然回来了?

争吵声愈演愈烈,何元武急忙进门准备劝架:“这是在干嘛啊,父子俩有什么好吵的,也不怕别人听到笑话。”

手指快伸到何泽鹏眼珠子上的何元文听到声音回头:“元武,你来评评理,这个傻瓜在鹏城年薪二十万的工作不要,居然受戴岳的蛊惑,回来村里创业。”

何元武看了何泽鹏一眼:“泽鹏,你到村里创什么业?”

何泽鹏答到:“我已经和戴主任谈好了,回来做村里的总工程师,年薪不变,年底还有分红。”

“那敢情好,”何元武说到:“工资不变,又是在家里,何乐而不为。”

“好个屁,”何元文喝到:“村里这情况,一天做一天不做的,哪有鹏城的发展空间大?人家都是拼命往大城市奔,你倒好,在大城市站稳脚跟又往乡下旮沓里来。”

何元武将何元文拉过一边,小声到:“现在村里有钱了,又和大公司签订合同,前景不一定比在JP公司差。有泽鹏在,我在村里说话也算数一点,刚刚在会上还和刘德荣吵架,现在有泽鹏在,看我不玩死他。”

何元文瞪了他一眼:“你和刘德荣吵架关泽鹏什么事?再说上次我不服他刘家,你不是苦口婆心劝我吗?怎么跟小孩子一样说变就变?”

“此一时彼一时也,”何元武说到:“那个时候大家都一门心思抓生产,没有时间吵架,但现在刘德荣寻到面前来,我能不接住吗?”

何元文挥挥手:“总之我不管,就算你现在让我去砍死刘德荣,我绝不会眨一下眼睛,但泽鹏不能留在村里。”

“怎么就不能留在村里了?”何元武说到:“泽鹏这年纪,正好是说媳妇儿的时候,留在村里给你找个知根知底的媳妇儿比什么都强。”

何元文仍是摇头:“人只要有本事,在大城市什么样的媳妇儿说不上?比找个村姑不强上一万倍?”

“是啊,外面的媳妇儿好,啥时候卷了你的钱跑路都不知道,这种事情电视里不是常演吗?”

“那是男人没用,泽鹏绝不会这样。”

“我发现了,你根本不是为了泽鹏好,只是为了你的虚荣心,为了可以吹嘘你培养出多么优秀的儿子。”

“放屁,你就说是鹏城好还是这乡下旮沓好?”

眼看就要陷入无休止的争吵,本打算劝架的何元武突然闭嘴。

何元文冷哼一声:“不说话了吧,知道还是鹏城好吧。”说罢转头对何泽鹏说到:“明儿你就给我滚回鹏城去。”

这架是劝不下去了,何元武够着脖子说了句:“泽鹏,虽然你爸不理解你,但二伯理解你,二伯支持你留在村里。”随即不待何元文反应过来,扭头便出了屋子。

“什么人啊这是,”何元文碎碎念:“感情不是你儿子,我知道泽鹏比你儿子强,所以你嫉妒,巴不得他混得差一点,你死了这条心吧。”

此时何泽鹏忽然起身,对于父亲他实在是再了解不过,认定的事情十头牛都拉不回来,第一次和戴岳接触,就因为父亲的阻拦,一直都没见上面,这一次如果不用个什么办法,恐怕又会被他逼回鹏城。

何泽鹏神神叨叨的盯着何元武的背影看了看,转头小声到:“爸,你知不知道村里前儿一笔买卖就挣了四百万?”

何元文冷冷到:“挣四百万和我有什么关系。”

何泽鹏故意左右看了看:“关系大着呢,我总共转给戴主任三十万的事儿你知道吧。”

说起这个,何元文就一肚子气:“你是鬼迷了心窍,先前你一直推诿村里没钱开口也没用,现在挣了四百万,你马上去把钱要回来。三十万呢,这得种多少地啊。”

何泽鹏微微一笑,压低声音到:“现在去要可不是三十万咯。”

何元文喝到:“怎么地,戴岳还敢克扣你不成?”

何泽鹏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爸,你不会小声点吗。”接着他又反问到:“你知道二伯为什么支持我留在村里吗?”

“他纯粹就是嫉妒。”何元文小声喝到。

何泽鹏笑了笑:“因为有我在,他可以赚更多的钱,爸,我实话跟你说了吧,那三十万是我入合作社的股金,占百分之十六的股份,这一次村里赚四百万,我可以分六十四万;二伯也有入股,不过他的股本少一点,这次大约能分二十万。你说咱们这么做几笔生意,不就有钱在鹏城买房了吗。能在鹏城工作不算啥本事,能买房才算真正站稳脚跟。”

“啥?”何元文有些不信:“我怎么没听说股份这个事呢。”

何泽鹏又看了一眼门外:“你还记得当初我只拿三万块出来,刘家的刘同心去找戴主任算账的事吗,这种事情怎么能随意向外公布,引起村民反感不帮合作社做事,我们还怎么赚钱?”

何元文岂是轻易能被诓过的:“我不信,要真有股份,为什么没见你分钱?”

何泽鹏笑到:“合作社还要继续经营,分钱了拿什么维持运转?反正你只要知道我的三十万变成六十四万就可以了,其他的年底就能见分晓。”

眼见何元文仍是一副不相信的模样,何泽鹏只得正色问到:“爸,你说我智力是不是正常的?”

对于何泽鹏,何元文一向是引以为傲的,怎么会觉得他智力有问题:“你胡说些啥呢,你智力可比平常人高多了。”

何泽鹏淡淡一笑:“既然我的智力是正常的,你觉得我会随随便便拿三十万出来打水漂吗?肯定是有利益我才这么做啊。”

何元文理了理其中的头绪,理是这么个理,这孩子一向精明,不然也不会以初中的文化做到大公司的总工程师,但他总觉得这事有些不靠谱:“就算你入股,也可以继续在鹏城工作,为什么一定要回来?”

何泽鹏解释到:“因为村里在花两万的月薪加年底分红到处聘请总工程师,这个可比我在鹏城的待遇要好得多,鹏城什么时候都可以去,但这赚钱的机会一定要抓住。”

何元文摇摇头:“鬼知道村里能做多久。”

何泽鹏说到:“公司也不保证永远不垮啊,再说我和二伯的股份加起来比戴岳还多,偏偏戴岳是个外行,我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他把我的三十万打水漂吧,所以我必须亲自上阵经营合作社,到时候真经营起来,只要我和二伯联合,轻而易举的就能赶走戴岳,到时候这合作社就是我说了算,什么刘家付家鄢家,都得仰咱们何家的鼻息。真有那一天我就把这刘集村改名,改叫何集村,我还要在村里修个何氏大祠堂,让刘家付家都在咱们的祠堂里祭拜。”

对于从小在宗族环境长大的何元文来说,什么样的虚荣心都比不过将刘集改为何集,能够让村里的其他姓氏臣服在何家脚下是他的夙愿,没想到何泽鹏竟然能帮他实现,他激动的拍拍何泽鹏的肩膀:“我就知道我儿子有本事。”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叔,我婶婶昨天被我强行弄了…
  • [现代]美女如云,谁还做舔狗
  • [现代]你妹妹水多,弄着真舒服
  • [现实]王寡妇又润又滑,十里八村的汉子们都说好用!
  • [现代]老师,给我蹲下来张开嘴
  • [玄幻]不是让我继承宗门么,你让我做鸭是什么意思?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