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为我为人人

六八 败露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0-03-23 20:20:00

虽然有刘德荣和付立春盯着,但戴岳仍然不放心,抽空就跑到后面去看看。

那些从一二组过来的,本就是些动作不快的人,如果计算产量,每天也就百来块而已。

不过现在的重点是让生产速度恢复正常,前面减少几十人,后面增加几十人,综合抵消之下,堆积品一点点在减少。

至于后面那些村民,并没有谁计较什么,毕竟前面不来帮忙,后面就是再拼命也赶不出来。现在人家来帮自己减轻负担,就是多赚一些也无所谓。

更开心的是刘德银,每天睁开眼睛就能收几百块,刚开始几天生怕有人举报,但做着做着收钱就成了习惯,那些帮忙的人在前面拼命赶也不过拿个基本工资,现在虽然少几块钱,但起码不用拼命啊。

至于刘登峰,戴岳每次遇到他都是客客气气的,得意的眼珠快生到头顶去。

一团和气的做了些天,因为一二组人数减少之后下来的产品越来越少,三组何家就有些不够做了,大部分村民每天也就能工作五六个小时。

村民没事做,悉悉索索的不满声传到何元文耳朵里。

作为‘大股东’的以何元文对变压器非常上心,有异常情况自然是第一时间去找何元武。

何元武大手一挥:“这还不简单,咱们也组织一批人去后面帮忙,这样大家不都有事做了吗。”

何元文当即去组织人手,何元武向戴岳汇报情况并了解细节。

一百四一天,投靠补贴由村里出,怎么想也是划算的事。

何元武根据前面一二组下产品的数量,又结合本组人员的实际情况,从何元文组织的人手里面挑选出二十人,浩浩荡荡的开赴五组帮忙进行产品组装。

看着三组何家人从面前经过,正在帮忙焊锡的刘德金有一丝丝不快:“这何家的人真有意思,看我们帮忙,他们居然也过来凑热闹。”

一旁的刘德林附和到:“没听过一句话吗,刘家摸着脚走路,何家搭着刘家肩膀走路。何家人鬼精着哩,让咱们在前面先试,划算就跟进,不划算还是做他们自己的,怎么也不亏。”

刘德金摇摇头:“我先前还计划着四组五组六组这么慢慢帮下去,发一个多月的计时工资轻松一下,没想到现在何家居然也来了,轻松的日子要打折啦。”

“何家这是在咱们荷包里抢钱。”刘德林忿忿到。

虽然心中不快,但刘德金倒看得开:“算了吧,咱们不也占便宜了吗?再说这是大队集体的活儿,又没承包给刘家,刘家做得,何家也做得。”

说是这样说,但毕竟是被何家抢了活儿,大部分刘家人心头还是不那么自在。

到了下班的时候,前来帮忙的人陆陆续续回去,恰好在路上刘德金和刘德林遇上何元博何元海俩兄弟。

对于抢了自己活计的人,刘德林自然没有好言语。当然,为这点事挑起争端不划算,但口头上骂几句出出气还是有必要的:“何元博,你说你是不是贱。”

因为刘德林脸上带着笑容,何元博知道他是在开玩笑,但不知道是开什么玩笑,所以回骂了一句:“你才贱呢。”

“你要说不贱,干嘛跟着我们跑后面来?”

“要这么说你还要更贱一些,自己的活儿不干,跑后面给别人做事。”

刘德林不以为然:“我这是响应戴主任的号召,你呢,跟在刘家后面吃屁而已。”

何元博说到:“不是你刘家要拍马屁导致下来的货不够,我何至于跑这后面来,一下子工资都降了好多。”

说到钱,刘德林自然要询问一下:“你们到后面帮忙是怎么算工资的?”

“一百四一天,要不是没活儿干,我才不拿这一百四呢,每天两头跑,烦人。”

“哦,”刘德林顺嘴又问了一句:“投靠补贴是每天现给还是工资里扣呢?”

何元博有些摸不着头脑:“什么现给?什么扣工资?我这一天才一百四,谁敢扣工资我跟他玩命。”

刘德林有些疑惑:“你们跑后面做事,在后面吃饭,不用给投靠补贴的么?”

何元博也被弄迷糊了:“早上来的时候已经说好了,补贴由村里出,我们拿一百四工资,早些把货赶出来就行。”

刘德林扭头看了身旁的刘德金一眼:“为什么我们的投靠补贴都是早上现收呢?”

何元博哈哈一笑,一口就拿了出来:“这还不简单,刘德荣从中谋取私利呗。”

刘德林再次看了刘德金一眼:“钱是刘德银在收,没刘德荣什么事呢。”

何元博鄙夷的看了刘德林一眼:“你是傻瓜吗?脑袋这么直?我要是刘德荣也不会亲自去收钱啊。”

刘德林转头问刘德金:“德银收你的钱没有?”

刘德金白了他一眼:“我又凭什么不交钱?”

刘德林想了想:“亲兄弟都在收钱,肯定是刘德荣指使德银的,我去找他。”

刘德荣正在家中吃晚饭,却见刘德林带着几个村民上门,刘德荣正准备起身打招呼,刘德林不由分说的喝到:“刘德荣,你这干部当得好啊,一人十块,一天四百,坐在家里就白得好几千,难怪先前带着我们搞戴岳,现在却突然变成了他的走狗。”

“什么十块?什么四百?你们在说什么?”刘德荣有些莫名其妙的放下筷子。

刘德林手指快伸到刘德荣眼睛里:“少在这里装,今天要不把收我们的钱吐出来,我跟你没完。”

刘德荣也是有些脾气的人,喝到:“我什么时候收你们钱了?把话说清楚。”

刘德林冷冷到:“每天上工之前交的投靠补贴,不是你让收的吗?”

刘德荣说到:“村里已经给你们把投靠补贴出了,哪还收什么钱?”

“少在这里装,”刘德林厉声到:“每天早上我们交的钱不是给你了吗?”

刘德荣瞪眼到:“你什么时候交钱给我了?”

“是,我没有直接给你钱,”刘德林大喝到:“刘德银每天早上收钱,不是你委派的吗?”

刘德林每天早上收钱?刘德荣似乎明白了一点点:“咱们一块儿去找刘德银,看看我到底有没有委派他收钱。”

与此同时,刘德金正在刘德银家询问每天早上收十块钱的事儿。听说已经有群人去找刘德荣,看来事情要败露,刘德银随便找个理由将刘德金敷衍过去,随即出门躲了起来。

愤怒的人群在刘德金家扑了个空,此时戴岳已经下班,所有人怒气不减,纷纷商讨明天的对策。

第二天才上班的时候,戴岳便看到刘德荣带着一群村民在大队部等待。

“这是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怎么都不去上班?”戴岳上前问到。

刘德荣拉住戴岳的胳膊:“戴主任,你可要帮我洗刷冤屈啊,这群人非说我收钱了,一定要让我赔钱?”

“收什么钱?赔什么钱?”戴岳有些疑惑。

刘德荣将了解到的情况说了一下,戴岳微微皱眉:“既然找不到刘德银,当初是刘登峰提议前面的人到后面帮忙,把刘登峰叫来问问,看他是否清楚情况。”

刘登峰来到大队部之后也叫起了冤屈:“戴主任,当初组织前面的人到后面帮忙你是同意过的,于是我让刘德银去组织人手,哪知道他偷偷收钱了,我这是好心被人利用,我冤啊。”

表情上看不出刘登峰是否和刘德银有勾结,戴岳淡淡到:“既然找不到刘德银,涉及到好几千快钱,咱们报警吧。”

报警是戴岳的事,眼前交过钱受骗的村民没有谁愿意再愿意去后面帮忙,他们的意思是还是在自家绕绕线安逸,免得再次上当受骗。

三组何家的人见一二组的人回去,那样会有多的产品留下来,于是他们也纷纷回去干起自己的本行,一时间后面的压力又陡增起来。

原本只是收了七八千块的事情,但刘德银这么一躲事情倒有些复杂起来,特别是刘登峰,前面支援后面是他提议的,进行到现在半途而废,而且还报了警,他在心里把刘德银骂了不下万遍。现在已经顾不了刘德银的死活了,必须想办法和他撇清关系。

作为共谋的刘登峰自然有办法找到刘德银。见面之后俩人免不了一番互相埋怨,毕竟现在见不得人的是刘德银,他有些焦急的说到:“当初我就觉得你没好事找我,偏偏我鬼迷心窍,现在你说该怎么办?”

刘登峰白了他一眼:“银叔,你那叫财迷心窍。再说那些人是自愿给钱,本来没什么事,现在你躲起来就不好说了。”

刘德银翻了翻眼珠:“我要不躲起来,那些人能把我给撕了。”

刘登峰说到:“现在不光村民在找你,警察也在找你呢,我劝你还是出去把钱退了吧,事情总要有个了结嘛。”

“免谈,”刘德银摆手到:“如果退钱我还用得着躲?难道这么些天我就白组织了?”

刘登峰说到:“都这时候了,就不要财迷了,不然你可要犯法了。”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叔,我婶婶昨天被我强行弄了…
  • [现代]美女如云,谁还做舔狗
  • [现代]你妹妹水多,弄着真舒服
  • [现实]王寡妇又润又滑,十里八村的汉子们都说好用!
  • [现代]老师,给我蹲下来张开嘴
  • [玄幻]不是让我继承宗门么,你让我做鸭是什么意思?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