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为我为人人

六九 感恩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0-03-24 13:55:00

不过是收了几千块钱而已,而且还是村民们自愿的,怎么谈得上犯法?

刘德银有些不以为然:“你凭什么说我犯法?我犯了哪条法?”

刘登峰说到:“村里明明垫付投靠补贴,但你却私自收钱,这不犯法吗?”

“不是你让我收钱的吗?”刘德银翻了翻眼珠。

刘登峰心下冷笑,不过面上仍是一副平静的表情:“银叔,这个事情我肯定不会承认了。”

“你小子,”刘德银暴喝到:“我就知道你没安好心眼。”

刘登峰说到:“我不承认是为你好,这样在戴岳面前还能为你说上话,真有什么问题还可以顶一顶,不然我们两个就都完蛋了。”

“那你说该怎么办?”刘德银有些慌神。

刘登峰想了想:“事到如今只有把钱退出来,我再去说点好话,希望戴岳不要追究。”

刘德银冷笑一声:“那我这段时间白组织了?如果把钱拿出来还用得着你去说好话?”

刘登峰冷冷到:“随你吧,反正事情与我无关,而且戴岳已经报警,如果警察抓到你,那就不是几句好话能解决的了。”

说罢刘登峰扭头便准备离去,刘德银急忙到:“只退一半行不行?”

刘登峰回头到:“不过就是几千块钱的事,退一半和全退有什么区别?想想刘德成还在里面呢。”

这一下真吓到刘德银,犯不着为了几千块钱进去,无奈之下只得咬牙将钱退了出来。

拿到钱之后刘登峰第一时间去找戴岳:“戴主任,这刘德银只是一时糊涂,这段时间他为了去后面帮忙的事情没少费心,天天都在组织,不然他也没资格收钱了。”

戴岳看着刘登峰的眼睛:“收钱这事和你有没有关系?”

“没有,绝对没有,”刘登峰回答得很坦然:“不过因为刘德银是我家邻居,最早收到去后面帮忙的消息,所以他才动了歪心思。早知道他会这样干,我就不让他去了。”

将钱退给村民之后,戴岳重新号召他们去后面帮忙,但没有一个人愿意干。村民们觉得自己的感情受到了欺骗,被人像傻瓜一样给耍了,也有村民放话,去帮忙可以,三百一天,否则就免开尊口。

又到了周末,赶了一个礼拜的学生们计划活动放松一下,最后商定趁着天热去附近的江滨浴场耍水。

清点报名人数的时候,董泽斌发现在后面做事的同学一个都没来,正准备打电话通知,一旁的李思雨说到:“恐怕他们都来不来啦。”

“为什么?”董泽斌问到。

李思雨恰好投靠在刘登峰家,便将最近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他们手上的活儿堆积成山,哪还有空闲出去耍水。”

董泽斌微微昂首想了想:“咱们先解散吧,我去找戴主任。”

“诶,诶,”李思雨在后面追问:“江滨浴场还去不去了?”

董泽斌回头到:“等我通知。”

来到大队部的时候,戴岳正侧着脑袋伤神,见到董泽斌,他坐正身子:“小董,有事吗?”

董泽斌径直在戴岳面前坐下:“戴主任,听说后面现在产品堆积很严重?”

戴岳挤出一丝笑容:“我现在正为这个烦躁呢。”

董泽斌说到:“既然村民们不去,可不可以让我们去呢,我们的人数组织起来,比先前去帮忙的村民数量还要多一些。”

戴岳看了看董泽斌,有些犹豫:“学生的情况我平常都有关注,你们因为年轻,心里没有挂碍,又眼疾手快,在前面都能拿到一百七八的工资,如果去后面的话工资水平至少降低千元以上。同学们出来打一趟工不容易,咱还是想其他的办法吧。”

董泽斌定定的看着戴岳:“如果我们都愿意去呢?”

戴岳仍是犹豫:“我相信以你的组织和领导能力,同学们肯定会听从你的号召。但我还是那句话,同学们出来打工不容易,我作为村里的领导,又是你们的学长,自然希望你们弄到手的钱越多越好,所以我还是从其他方面想办法吧。”

“戴主任,”董泽斌稍稍加重语气:“我相信能从其他方面想到办法,后面的产品也不会堆积的那么厉害了。其实我之所以想让同学们去后面帮忙,除了给村里帮忙之外,最主要的是想给同学们上一堂思想教育课,所以恳请戴主任一定答应我的请求。”

“思想教育课?”戴岳有些疑惑:“怎么个上法?”

董泽斌微微一笑:“第一堂课就在大部队的会议室上,戴主任可以和上次一样在办公室旁听。”

董泽斌是个说干就干的人,晚上八点,所有同学都集中在会议室。

会议室的空间虽然还算大,但正是三伏天,七八十个人聚集在大太阳烤了一天的天花板下面,相互之间甚至能看到各自头顶冒起的热气。

头顶几台老旧的吊扇咯吱咯吱的转着,似乎随时都有掉落的可能,没一个学生敢站在下面。越是这个时候,蚊子就越喜欢过来凑热闹,会议室里此起彼伏的想起‘啪啪’拍蚊子的声音。

这种环境多呆一秒都会让人窒息,李思雨起身催促到:“董泽斌,快说到底是什么事情,我快热得受不了了。”

前面有人在催,后面依然喧嚣不已。董泽斌对着话筒喊到:“同学们都静一静。”

好半天现场才安静下来,董泽斌说了句没头脑的话:“同学们,你们觉得戴主任怎么样?”

张嫣白了他一眼,抢先说到:“这天气把我们召集到这儿就为了问这个?”

“就是就是,有事说事,没事快些让我们走。”底下不少同学附和。

董泽斌仍然是一副淡然的表情:“说事之前我肯定要搞清楚几个前提,不然接下来的事情就没有说的必要了。”

“好吧好吧,”张嫣仍是不耐烦:“戴主任是个好人,行了吧。”

董泽斌淡淡的看着她:“太敷衍了,既然觉得戴主任好,那我请问一下,他好在什么地方?”

张嫣手指支着脸想了一会儿:“人很随和,给我们提供了打工的机会,还帮我们出生活费,让我们可以拿高工资,平常生活中有事求他都会答应,前天大清早还给我从市里带了两个圣代回来。”

董泽斌扫了一眼人群:“还有没有谁补充的?”

张嫣身旁的李思雨说到:“我就记得那次装病不想做事,戴主任不仅没说什么,还给我们拿了好多吃的,这样的老板肯定是好老板。”

“瞧你们那点出息,”身旁皮肤黝黑的男同学杨文波开口到:“给你们买吃的就是好人啦?”

李思雨白了杨文博一眼:“怎么不是了?”

“怎么就是了?”

见杨文波抬杠,李思雨有些急躁:“那你说说戴主任怎么不是好人?”

杨文波撇撇嘴:“我什么时候说他不是好人了?我的意思是这点小事显不出戴主任的好。”

“我也没看到戴主任做什么大事啊。”李思雨驳到。

“没做什么大事?”杨文波继续撇嘴:“所以说你们一天到晚就会儿女情长,就拿我看到的来说吧,我家在本市郊区,好几个高中同学是刘集村的,那时候我经常过来玩儿,村子一眼望到头只见老人,不见青壮年。但是这段时间除了原有的青壮年之外,不断有青壮年从外面回来,而且还能容纳外地的我们。就这一个多月,村里已经提了几台车了?你们注意没?虽然大多数都有贷款,可人家有稳定的收入,有这个底气去贷。对比以前,这是翻天覆地的变化。如果此生我能像戴主任这样彻底改变一个村的面貌,唯此一愿足矣。”

杨文波说得稍稍有些深沉,同学们忘记天热,都思索起来。

董泽斌咳嗽几声将同学们拉回来:“大家公认戴主任是好人,那么刘集这个村怎么样呢?”

这次换李思雨先回答:“村容村貌倒是不错,不过村里的人有些斤斤计较,相互之间为了鸡毛蒜皮的小事经常勾心斗角。不过不管他们怎么斗,对我们的态度一直没有改变,还是不错的。”

这次杨文波又要抬杠:“哪个农村的人又不这样呢?或者说哪里的人不这样呢?这是人的本性,不都恨人有,笑人无,怕别人过得不好找自己麻烦,又怕别人过得太好超过自己。按我说,像刘集村这样能够各组之间配合着像一个企业一样将一个行业做精,发展得越来越大就很不错了,你还要啥自行车?不信你让别的村去试试,说不定才做一半就夭折了。”

这一次李思雨表示赞同:“对,我经常听村里人说起隔壁的黄家湾村,本来和刘集村一样做变压器,可现在刘集村自己接单自己开发产品,黄家湾村听说已经倒闭,还欠了合作公司一大笔材料费和质量赔偿金。”

董泽斌不再是淡定的表情,微微一笑说到:“大家都赞同刘集村和戴主任是好人,对我们好咯?”

“废话,大热天把我们叫来就为这个?谁不知道戴主任好,刘集村好?”

董泽斌再次笑了笑:“如果帮助过我们的好人遇到困难,我们该不该感恩回馈帮助他?”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叔,我婶婶昨天被我强行弄了…
  • [现代]美女如云,谁还做舔狗
  • [现代]你妹妹水多,弄着真舒服
  • [现实]王寡妇又润又滑,十里八村的汉子们都说好用!
  • [现代]老师,给我蹲下来张开嘴
  • [玄幻]不是让我继承宗门么,你让我做鸭是什么意思?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