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为我为人人

七一 机动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0-03-25 13:55:00

学生们走了之后,村里冷清了很多,篮球场上再也没有多余的荷尔蒙,广场舞也没了新的舞蹈。自然的,那些被投靠的村民也少了一份补贴。

虽然前面少了几十个学生,但那些投靠而来的人依然让后面感觉到压力。

这恐怕会成为一个常态,继续这样下去生产效率,合作社的现金流等等,影响将是全盘的。

按照戴岳的一贯风格,有事情,特别是这种大事,都要召集大家开会商议。

通知发出去,其他各组的组长和技术员都到了,只有一组刘家的人没到。

付立春走出会议室打电话给刘德荣催催,没想到刘德荣一直说在路上,但半个小时过去了还在路上。

戴岳猜到一组可能有什么事情要处理,便和大伙儿闲聊起最近各组的状况,又过了半个小时,刘德荣才带着一组的技术员赶到。

随手用胳膊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刘德荣找了个位置坐下便掀起T恤下摆不停扇风:“好热,好热。”

一旁的何元武瞥了他一眼:“这里还有女同志呢,把你的肥肚腩收起来。”

刘德荣再次擦了擦汗:“你也别得意,马上就轮到你了。”

戴岳好奇的问到:“发生什么事了?还有轮流的?”

刘德荣坐正身子:“咱们和KS的合作不是全面展开了么,现在他们同时采购多款产品,我不得一一调整生产么。有时候人手不足,还得我或者技术员去顶一顶,等前面完成不就流到后面去了吗,也让老何知道点厉害。”

戴岳微微皱眉:“人员一下子紧张到这个程度了?必须要你亲自上阵?”

刘德荣苦笑着摇头:“倒不是真的紧张,只是有些工序工价低,大伙儿不愿意做而已,如果量不大的话我们就顶一顶,尽快赶出来免得耽误生产。”

戴岳思虑了一会:“长期这样也不是办法,还有咱们头重脚轻的问题,前面人多,后面人少,半成品堆积严重,今天召集大家开会也是商议一下如何解决这些问题。”

付立春率先发言到:“同样是做一天,前面的工资要比后面高,这是不争的事实,所以外村来投靠的人不会到后面。想要解决这样的局面,最好的办法是将后面的工价稍稍提一提,这样后面也将会有外人投靠,头重脚轻的问题就能解决了。”

五组组长鄢圣涛,六组的罗志军,七组许新亮跟着附和:“对,钱能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何元武笑到:“提到钱你们就这么齐心了嘛。”

戴岳摆摆手:“不行,虽然同样是干一天,但前面的工作技术含量要足一点。你们可以看看,前面做事的青壮比例很高,但后面老弱病残都可以操作。咱们客观一点,老弱病残不管是接受能力还是工作效率肯定比青壮要差一些,所以提价是执行不下去的,不然前面肯定会闹翻天。”

听到这话,几个组长都低下头去,只有付立春继续争辩到:“后面不是不愿意出青壮,只是开始做变压器的时候就从前面排过来,如果从后面开始排的话,也许后面青壮也会很多。”

“立春哥,”戴岳叫了一声:“我理解你的意思,不过咱们还得尊重一个客观事实,那就是前面一二组的人数比四五六七组加起来还要多,咱们最早做变压器的时候是按照人数排的,只有把绕线排到前面才能发挥最大的效率。当初我和刘组长闹矛盾的时候,虽然威胁过要将产线调头,但实际上我从未想过真的调头,否则将会大大影响村里的效率。”

刘德荣尴尬的笑笑:“戴主任还提这茬干什么。”

戴岳笑到:“人嘛,刚结识的时候相互不了解,在磨合中有冲突很正常,咱们现在不已经一条心了吗。”

付立春接口到:“戴主任,我只是就事论事,主要是现在后面产量压力太大了。如你所说,后面干活儿的有部分老弱病残,这些人长期高负荷工作,难免会有顶不住的时候。就算是咬牙坚持,肯定也会有不少怨言,长此以往,我怕人心会不稳。”

五组鄢圣涛跟着说到:“就是这样,现在已经不是钱的事儿了。我问过村民,就算村里出高价请人过来做事他们也愿意,只要能帮他们将堆积的产品清下去,能让他们喘口气歇会就行。上次学生们就做的很好,帮忙赶出来之后村民好好休息了两天,但现在学生返校,生产又恢复了原样,只能没日没夜的赶,产品却越堆积越多,看不到做完的希望。”

戴岳想了想:“花钱请人倒无所谓,但钱少了人家不来,钱多了村里请不起,还是得从村里内部想办法。”

付立春吐出一口浊气:“咱们要是有一支机动队就好了,我年轻在南方打工的时候,厂里就有机动队,哪里需要就往哪里填补。”

戴岳转头看了看何泽鹏和刘登峰,刘登峰说到:“以前厂里确实有试验过机动队,但后来发现这就是浪费人力,因为机动队不是时时刻刻都需要,不需要的时候这些人塞哪呢?叫我说应该把前面那些投靠的人分一些到后面来,让整个生产均衡才好。”

何元武冷笑一声:“分?你以为那些人是为什么到刘集村做事?还不是因为可以多做些钱。如果把那些人分一部分到后面,除开投靠补贴之后一个月也就三千多块,这样刘集村和其他地方对比没有一点优势,这些人恐怕很难留住。”

刘登峰瞪了何元武一眼:“但是每天的产值是以后面出货为准的,你前面做得再多,除了不停的吃订单,不停的增加开支之外没有任何实质的帮助。”

“怎么就没帮助了?”何元武说到:“后面四个组能组织起的人力绝对不止现在这么点,如果他们能投入更多的人手,咱们的产能就能大大的增加。不是外来人没帮助咱们,是咱们没有能力消化别人的帮助。”

付立春苦笑到:“老何,你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就拿我们组来说,青壮大多在工地上搭脚手架,一天少说也是三百;五组鄢家做厨师的多,不管工资高低至少也是个手艺;六组罗家,青壮大多在外面做服装,每月工资过万,他能回来做变压器?你们前面人多,不过是因为当初何泽鹏、刘登峰在鹏城做变压器闯出点门路来,所以连带着很多人去做变压器。假如戴主任开个建筑公司,我一样也能提供很多架子工。”

看来这段时间付立春赶活儿压了一肚子的委屈和火气,何元武察言观色,主动平息争端:“我也知道你的难处,现在戴主任召集大家开会,不正是要解决这个吗?”

付立春自知火气有点大,放缓了语调说到:“现在是经济社会,什么都要谈钱,我听说就连贫困山区的人出来打工也得找钱多的地方,所以才导致了多个沿海省份出现相互抢人的局面,你开大巴去拉人,我就直接订好高铁票,你开高铁我就直接包飞机,没有优厚的条件,现在很难打动人啦。”

听着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争论,思虑良久的刘德荣开口到:“如果是这样的话,还不如就成立个机动队,虽然可能会有人力浪费,但总比高价到外面请人要好吧,起码肥水没有流到外人的田地里。”

会议室陷入沉默,大伙儿都在思考机动队的可能性。良久,戴岳抬头到:“我觉得机动队这事可行,因为咱们有LC2这款产品,这是KS常年需要的一款简单产品,做得多他就多采购,做得少就少采购。有这个产品做依托,咱们的确可以成立一个机动队,需要机动帮忙的时候就去帮忙,不需要机动的时候全部都做LC2,这样不就不会有人力浪费了吗?”

刘德荣点头附和到:“对,对,就是这样,保证机动队随时都有活儿干,就不会浪费人力了。”

付立春微微皱眉想了想:“可机动队需要的是快速反应,咱们作业这么分散,怎么快速得了?”

戴岳说到:“这个么,简单得很,就把咱们开会的这间会议室改成机动队的车间,以后咱们开会去大会议室就行,现在这时候所有资源都得利用上。”

付立春又问到:“机动队的工资怎么结算呢?还有,选什么样的人做机动队员呢?”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还是戴岳开口到:“机动队因为需要机动,这个比较耗时,真正抠产量恐怕要比正常低一些,如果计件恐怕没人愿意干,那咱们还是计时吧,就以每月四千五百块为标准选人,选出的人必须之前的月工资高于四千五。”

刘德荣笑到:“人家工资本就高于四千五了,还会回头拿这四千五的工资吗?”

戴岳解释到:“入选机动队多少是要讲些奉献的,只盯着钱看的人他不会来机动队。咱们就以此为标准在全村选人,选出来之后集中培训,务必使机动队的队员对每个生产环节都熟悉,来之能战,战之能胜。”

刘德荣追问到:“机动队选多少人合适呢?”

这个刘登峰比较专业:“LC2这个产品排下来三十人左右能发挥最大的效率,既然机动队兼顾LC2,三十人是最合适的。”

既然这样,戴岳大手一挥:“那就三十人吧,包括外村来的那些人,如果本人愿意的话,也可以参加机动队。但有一条,机动队可能会加晚班,让他们自行考虑安排。”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叔,我婶婶昨天被我强行弄了…
  • [现代]美女如云,谁还做舔狗
  • [现代]你妹妹水多,弄着真舒服
  • [现实]王寡妇又润又滑,十里八村的汉子们都说好用!
  • [现代]老师,给我蹲下来张开嘴
  • [玄幻]不是让我继承宗门么,你让我做鸭是什么意思?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