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巅峰:飞升五千年以后

第9章 幻觉,这一定是幻觉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2-06-12 20:32:32

同是十七层,另一条走廊的看押室里。

谭北斗被几根绑带捆在病床上,一个面相妖媚的女人,正坐在一侧,给他把脉。

“叶医仙,怎么样了?”

这把脉,已经把了快半个小时了,一旁的看守实在是忍不住,问了句。

叶红枫的神色却愈发古怪,她看向谭北斗,问道,“你中了七日散的毒?”

谭北斗双目紧闭,看都没看她一眼。

“不想跟我说话?”叶红枫忽然冷笑,“没关系,等你死了,我会好好解剖,来证实一下。”

谭北斗还是没做声。

叶红枫拿出纸笔,写下一张处方单,交给看守,“去十楼,找十方堂的小宋,把这些药取过来。”

“是,您稍等。”看守接过药单,就急匆匆的走了。

叶红枫又看向双目紧闭的谭北斗。

从脉象来看,这个人的五脏六腑在不久前才被猛烈的毒性侵蚀过,不止元气大伤,各处内脏也早已破裂,濒临死亡。

而据她所知,也只有毒入肺腑,时至濒死的七日散才有这种威力。

可怪就怪在,她并没有在这个人的体内发现一点有关于七日散的毒素。

而且,这个人的五脏六腑此时竟如雨后春笋般,正在以脉象可查的速度,进行自我修复!

在给此人把脉的时候,叶红枫甚至一度以为是自己出现了错觉。

七日散是什么毒?

那是庆南城叶家老祖研制的绝命毒丹,又叫断魂丹。

是从古至今,无人可解的剧毒。

就算是她,能做到的也只是以毒攻毒,用更加猛烈的毒药,来中和药性,勉强让中毒者多活几个时辰。

七日散无解,中毒者不可能活下来。

所以叶红枫还是不能确定,这个人的伤,到底是不是七日散造成的。

如果是,那也太玄幻了。

不,就他身体的修复速度来看,这本就已经很玄幻了。

叶红枫实在想象不出,是什么样的医经药理,可以解开七日散的毒,又是什么样的灵药仙丹,能让一个五内俱崩的人这样生机勃勃的活过来?

‘咚咚咚’

门口忽然传来急促的敲门声,叶红枫回过神,侧头道,“进来。”

三楼赶来的工作人员打开房门,急道,“叶医仙,周少在楼道口摔伤,脑部出血,有点严重。”

“什么?他怎么会摔伤?”叶红枫神色一惊。

“周少好像是要抓什么人,一时激动,就从楼梯口滚下去了,叶医仙还是赶紧去看看吧!”工作人员将大概情况说明。

叶红枫立刻起身,随他出了看押室。

躺在病床上的谭北斗睁开双眼,浑浊的目光中,看不到半点生机。

谭欣瑶醒来的时候,尾椎骨传来的剧痛已经消失了,但她依旧趴在冷硬的地板上。

浴室的门也依旧反锁着。

她猛地坐起来,下意识的摸了摸屁股,“还好是做梦!但是屁股怎么有点胀胀的?”

她奇怪着。

“你尾椎骨折有点严重,只能用指法肛内正骨,稍有不适,是正常反应。”陈宇淡声答了句。

谭欣瑶身形一僵,实在没有勇气回头看看,刚才说话的人是不是陈宇。

她甚至催眠自己,幻觉,这一定是幻觉!

“你刚才是想给我打电话吗?”

这时,陈宇又问了一句。

谭欣瑶耳廓一红,偷眼看过去。

就见陈宇坐在地上,手里正把玩着她的手机。

“我……我只是试试手机有没有信号。”话到嘴边,谭欣瑶又不知该如何说起。

难道要说自己被周文殊软禁,遭受胁迫,不想失身于此,才想要找他求救吗?

她跟陈宇又不是很熟的关系,而且本来就欠陈宇一个很大的人情,现在再把他卷进更大的麻烦里,岂不是太狼心狗肺了?

“周文殊胁迫你了?”见她久久不说话,陈宇淡声问了句。

“嗯?你怎么知道?”谭欣瑶一愣,脱口而出。

“……猜的,”陈宇把手机还给谭欣瑶,说道,“我刚才上楼的时候,看到周文殊从楼梯口滚下去,摔伤了,他一时半会儿应该是没心情来骚扰你了。”

上楼?

谭欣瑶忽然反应过来,想起陈宇是从通风窗跳进这个房间的,不禁一愣。

她如果没记错,这里是十七楼吧?

见谭欣瑶傻愣愣的,陈宇起身道,“如果你想离开,就在这里等着,我去处理一些事,等我办完,就带你离开。”

闻言,谭欣瑶也慌忙站起来,急道,“还有我爷爷,还有老张,他们两个也被周文殊关起来了。”

陈宇点点头,示意知道了,就转身打开了浴室的房门。

谭欣瑶想追着他走出浴室,但才动了两步,又觉得屁股难受,愣神的功夫,陈宇忽然停住脚步,朝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谭小姐,周少让厨房给你准备了宵夜。”房门外忽然传来了说话声。

谭欣瑶一怔,陈宇示意她把人放进来,之后就三两步躲到了门侧。

谭欣瑶捂着屁股,犹豫道,“那…那你拿进来吧!”

闻言,房门打开,一个穿着黑色工作服的男人端着餐盘进了房间。

谭欣瑶心下一惊,是那个一拳就把老张打倒的工装男?

可不等她担忧更多,陈宇已经夺过工装男手中的餐盘,同时一掌劈在工装男的后颈上,把人打晕了。

谭欣瑶看的目瞪口呆。

陈宇探出身子,往门口两侧看了看,门外的守卫似乎是被这个工装男支走了。

他重新回到房间,关上门,把餐盘放到一旁的柜子上,就拖死狗一样,把身形魁梧的工装男拖到了浴室里,然后扒掉工装男的衣服,套到自己身上,又用胶带把工装男的手脚缠起来,捆了几十圈。

谭欣瑶站在一旁,瞅着陈宇无比娴熟的手法,越发触目惊心。

这个男人真的好帅啊,不止长得帅,办事也从不拖泥带水。

谭欣瑶兀自花痴着,完全没觉得哪里不对劲。

陈宇捆绑完,把胶带装回背包,放到一旁,才说道,“你在这里看着,如果他醒了,老实待着,就不用管他,如果他敢反抗或是试图发出声音,用这个砸晕他。”

陈宇说着,伸手从一旁的洗手台上,抄起了一个维纳斯女神的钢铁摆件。

谭欣瑶接过来,被坠的手臂一沉,但还是信心十足的点点头,示意陈宇放心。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我和年轻继母的故事……
  • [现代]你也太急了,人家衣服还没脱呢
  • [玄幻]“你这个偷窥狂,当心不举!”
  • [历史]主人您别吸,好痒……
  • [玄幻]投资弟子修炼,返我百倍修为!
  • [历史]拦着皇帝跟他收买路钱,然后我被……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