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我爹是曹孟德

第1章 重生曹昂,先保小命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2-09-15 23:00:43

建安二年正月,曹操举兵南下欲征讨张绣,以稳南方边陲防备荆襄刘表发难。

张绣兵微将寡,自知不敌便依从贾诩之策,打算献城投降。

“我穿越成曹操的儿子了?”

整理着脑中细碎的记忆,坐在大帐中的曹昂怀疑许久,这才确定了自己现在的身份。

穿越到古代,凭借智谋踏上人生巅峰迎娶佳人妙女,这种白日梦谁都会做。

可这问题在于,这穿越过来就几个时辰的命未免也太离谱!

“宛城之战,曹操于酒宴之上意图结交胡车儿,夜间强占张绣婶婶邹氏……”

“张绣闻讯起兵作乱,致使爱将典韦被杀、子侄曹昂、曹安民死于乱军之中。”

“这么一算我这小命满打满算不过几个小时了?”

看了一眼账外天色,曹昂一颗心瞬间沉到谷底。

得知重活一世却只有几个小时,这刚刚穿越的喜意一时间就荡然无存

“我不能接受!”

“因为曹操一时兴起就断送老子的性命,哪怕他是我爹我也不干!”

想到这里,曹昂义愤填膺的站了起来,自己连女人的滋味都没尝过,怎么能就这么不清不楚的死了?!

可下一秒,那从身体之中透出的无力感,瞬间便充斥在曹昂心中……

改变既定事实转危为安,这种事情哪有这么简单?

张绣造反主因是曹操意欲拉拢张绣麾下爱将胡车儿,引得张绣自危。

强占邹氏,不过是这事儿的导火索而已!

就算现在去找曹操将后果和盘托出,曹操如今意得志满又怎么是他一个人能劝得动的。

曹操如今身侧谋士云集,此战虽只带了程昱一人出征,但程昱何等聪明岂能看不出此事隐患?

真相只能是程昱看出了这其中的问题,但苦劝无果!

连仲德公都劝不动自己这个亲爹,就算加上自己也没什么大用。

“首先……不能让曹操见到胡车儿。”

“其次,决不能让他知道这城中有美妇的消息!”

曹昂心细如发,迅速就锁定了这件事最为要紧的地方。

邹氏是张绣婶婶,强占邹氏无疑就狠狠给了张绣一耳光!

自己的婶婶被人糟蹋了,张绣好歹也是一方英杰,如何能忍?

苦思许久,正当曹昂想不出对策时,这大帐门外突然钻出个虎头虎脑的小家伙。

“大哥,爹爹说今日营中巡查已经有了人选,不用大哥亲自去了。”

这年方十岁的少年,正是曹操的二子曹丕!

“曹丕……有了!”

曹丕的突然出现,无疑是点醒了曹昂!

官渡之战后,曹丕先曹操一步进入宛城抢了甄宓,让曹操颇为遗憾。

那自己不如效仿曹丕之举先占了邹氏,起码消除一片隐患。

“知道了。”

“子桓,哥哥我有事出趟军营,你替我与父亲说一声。”

既然有了目的,曹昂自然不敢再有所耽搁,提着佩剑便打算动身。

可路过曹丕身旁时,曹丕那懵懵懂懂的话语,让曹昂身子陡然一僵

“子桓……是谁啊?”

曹丕刚刚十岁,依礼法还不能取字,自己却率先把人家的字号叫出来了!

“咳,可是兄长给你提的字,丕儿要是喜欢就跟父亲提一提!”

激动之余做出这种纰漏,曹昂这般着急忙慌的解释显然也唬住了曹丕。

正所谓长兄如父,作为哥哥给自己的弟弟提字简直再合理不过!

“谢谢兄长,丕儿这就去跟父亲说!”

曹昂短暂沉默之下的头脑风暴想糊弄过这个年纪的曹丕何等容易,看着曹丕欢天喜地的跑出营房,曹昂这才长出一口气。

“还是小崽子好糊弄啊。”

……

如今总算有了解决方法,当务之急自然是先去一趟宛城。

不过此行的目的并非找邹氏,曹昂相见的是那一直藏于帷幕之后的那人……

毒士,贾诩!

这么明目张胆的上门求亲,没有聘礼如何也成不了事。

事出突然,曹昂自然得利用所有能用之人,若张绣心生反意不过是一个念头,那么为这个念头添砖加瓦的就必定是贾诩!

“做两手准备,要么逼贾诩做媒人,要么就让贾诩从中保我一命……”

“身为毒士一定会以自己性命为先,要我就这么死在宛城,我就不信靠着张绣和他麾下武威众能够抵挡我曹家铁骑!”

为了活命,曹昂自然不在乎是威逼还是利诱。

以自己安全与一城百姓性命逼迫贾诩就范,他曹昂就不信这贾诩能不在乎自己的性命!

思路清晰的曹昂跳上马背,一路风驰电掣直奔宛城。

张绣军既已决定头像,且奉上了宛城绶印,如今的宛城自然是门户大开。

待明日一早,曹军便会从淯水开拔进驻宛城,而这变故就是今夜发生。

他的生死就在这短短的几个时辰之间了!

“总算到了。”

曹昂抬头盯着门前挂着的“贾府”二字,心中终于长舒口气。

听到曹家公子亲至,贾诩不敢怠慢匆忙便冲出了大门。

曹昂现在可是曹操名义上的嫡长,虽说是庶出,但好歹也算诸多兄弟之中最受曹操器重的儿子!

这么多年曹操都要曹昂随军摆明了就是借机历练,看重之意人尽皆知。

“子脩公子,您这是?”

贾诩显然也未曾料到曹军竟然有胆子只身入城,这贸然入城就是闯进了狼窝!

“子脩有一事相求先生,这才仓促前来。”

“不知世子有何见教?”

贾诩急忙应道,自然也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得罪曹昂。

“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想请先生做媒,替子脩引荐一位姑娘过门。”

曹昂不似作假的模样,让贾诩更是一头雾水。

身为曹操名义上嫡长子,又贵为丞相之子,什么样的姑娘找不来非要在这宛城里找?

这小子不会有什么病吧?

贾诩虽不清楚实情,但碍于曹操颜面也只能乐呵呵的应道:

“不知是哪家的姑娘竟有如此福气?”

在他眼中宛城不过是穷乡僻壤之地,哪里有曹操老巢许都繁华?

既无望族又无名门,曹昂骤然来此求亲让自己为其说媒,他贾诩也相当好奇这位公子究竟看上了哪家姑娘。

“那我也不瞒先生了……”

“我看上的,是张济遗孀邹氏!”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美女老板,属下扎得您舒服吗?
  • [现代]干爹,您比小海豚大多了,可爽死人家了。
  • [现实]被骗到北缅的女人都被怎么玩弄
  • [历史]畜生、别掰开,我刚做的初修复手术啊!
  • [玄幻]圣女还不是也要给强者吹喇叭
  • [现代]舒服完了,逼我离婚是吧?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