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我爹是曹孟德

第2章 以命做局,逼人就范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2-09-15 23:00:43

一向精明的贾诩,在曹昂的面前彻底蒙了。

曹操向来不拘小节他贾诩自然清楚,但他却未曾料到就连曹操的儿子都如此丧心病狂!

“公子,这玩笑可万万开不得!”

“张济与张绣何等关系公子并非不知,公子行此举便是往死路里踏!”

贾诩嘴角微抽,费劲唇舌极尽所能的想要劝阻曹昂的疯狂之举。

那邹氏可是张绣婶婶,张济新丧不过一年,就有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子前来娶亲……

这事儿成了,那张绣那可就是平白无故的多了个叔叔!

这不是抽张绣的脸吗?!

哪怕是旁人,碰到这事儿不管曹昂是个什么人物都得与其拼命……

更何况张绣师承童渊,当初在凉州尚且有个北地枪王的名头,一枪戳死曹昂都算便宜他了!

在贾诩眼中死上一个曹昂确不打紧,但此刻曹军正陈兵淯水之畔虎视眈眈……

一旦曹昂出事,那这数万大军转瞬间便会化作哀兵,到那时城破人亡,自己与贾诩必定死于非命!

于公于私,贾诩都断然不能容许生变,就算是生变也得让自己有机会逃出生天才行!

“先生以为我在说笑?”

“只要邹氏进门,张绣便算我曹家人,父亲重用之下功名利禄自然不必多提,就连先生也必定好处多多啊。”

“这笔买卖无论对先生还是张绣而言,可是好处多多!”

曹昂咧嘴发笑,这说辞自然再路上就已经想好,不怕他贾诩不心动!

他固然怕死,但手中没有把握,怎么可能孤身犯险到这张绣腹地?

连曹昂自己都能算清楚的帐,贾诩若是再看不透彻怎对得起他谋士的名号。

“公子心思深沉,在下佩服……”

贾诩突然放低了姿态,看向曹昂的眼神中也多了几分忌惮。

曹昂突然登门拜访,贾诩以为他不过是想要提前拉拢而已。

但事到如今,贾诩也不得不承认他确实是小看了这位曹家公子!

“世人皆知曹操雄才大略英明神武,今日一看他这膝下长子竟然也有如此才能……”

贾诩在心中一阵轻叹,不自主的开始艳羡起了曹操。

但曹昂此刻却懒得管贾诩心中作何想法,他本就时间不多,继续拖延那便是逐渐靠近自己死期。

所以他必须让贾诩为自己所用!

“子脩也不怕先生笑话,想必先生也听闻过家父那些风流名声……”

“这邹氏本就生的貌美,可这艳名一旦让父亲听到让他动了心思,先生觉得我父亲会作何反应”

事关生死,曹昂也懒得管自己是不是在说亲爹坏话,竟是当着贾诩的面开始危言耸听起来。

但贾诩听后愈发觉得不对,曹操要真的听到邹氏艳名,必定有染指之心。

这就是逼着张绣造反!

而贾诩作为张绣谋士,到时必定要在张绣身后出谋划策,战端一开张绣绝无胜算!

念及此处贾诩自然想请求曹昂劝阻,可回想起曹昂此番来意,刚才尚且情急的贾诩忽然之间便镇静下来,一脸阴翳的看向坐于马背之上的曹昂沉声道:

“公子,莫不是想反了丞相?”

在曹操没到之前先将邹氏占据,那就是儿子抢老子的女人……

曹昂在言辞之中诸多诱导,终于是让贾诩切中了要害!

“错了……先生错了!”

“子脩不想造反,再说为了一个女人造反也并不值当……”

曹昂觉察贾诩上钩,忽然间灿烂一笑,这才娓娓道来:

“我想要的只是曹军接纳宛城,城中军民安然无恙而已……”

“父亲迟早会得到消息,倘若先生也与子脩想的一致,还请先生助我!”

说到此处,曹昂也收敛起了脸上笑意陡然面容肃穆,对着贾诩恭恭敬敬的拜了一拜。

甭管他是真心还是故作姿态,但仅凭刚刚曹昂种种手段,就很对贾诩胃口!

他曹昂可是曹操的嫡长子,若无变故便是日后大汉丞相……

辅佐此人对贾诩而言并非折辱,相反事后大富大贵平安一生可以说信手拈来。

虽说前路远大,但这其中却明显有一处要紧的阻碍!

“公子,张绣虽然投降曹公,但也并非是忍气吞声的性格……”

“公子要真娶了邹氏,奇耻大辱张绣必定会有所报复,而在下身为张绣身边谋士也会为其出谋划策。”

“还是说……公子早已有了应对之法?”

曹昂这么坦诚,贾诩自然也不好在遮遮掩掩,难得的与曹昂交心了起来。

宛城之败,虽说是曹操大意,但更多的仍是贾诩棋高一着。

若非曹昂、曹安民、典韦三人以性命作保,曹操早就没了性命!

“我自然知道张绣会反,婶婶就这么嫁了人他还能这隐忍,传到父亲哪里只会让他心有疑虑……”

“可子脩若一旦死于宛城,这诸多盘算就都变成了无用功,所以这事该如何谋划还请先生好好琢磨琢磨。

曹昂冷笑一声,利诱之后便是威逼。

自己一死,那曹操盛怒之下必定倾尽全部兵马为自己复仇,到那时城破人亡都是小事,更为可能的是曹操说不准便会有屠城之举!

贾诩这种事事都已自己安危为先之人,绝对不会容许自己身处一个极端危险的环境。

不管是为了保全自己性命还是曹昂性命,贾诩不管乐不乐意都必然要在这局中插上一手!

“公子城府之深,实在让在下心惊胆寒……”

“在下这辈子未曾见过有人愿意将性命放于赌桌上,既然公子如此豪情万丈,还请公子言明需要贾诩做什么。”

贾诩虽不介意插手局中,但绝非被逼着充当这棋子之一。

谋士一途隐藏幕后,从未见过任何一人愿意拿自己性命做一场豪赌,更何况依曹昂的身份根本无需将自己的性命当做赌注!

可觉察到曹昂那一副颇为享受的神色,贾诩也只能觉得面前的年轻人更像一个狂徒!

“待我回营置办一番,便会再来宛城一趟见上张绣一眼……”

“先生只需让张绣与胡车儿二人在场便好,事后务必让张绣作乱。”

“至于事后在父亲面前说辞,我会给先生一个满意答复!”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现代]美女老板,属下扎得您舒服吗?
  • [现代]干爹,您比小海豚大多了,可爽死人家了。
  • [现实]被骗到北缅的女人都被怎么玩弄
  • [历史]畜生、别掰开,我刚做的初修复手术啊!
  • [玄幻]圣女还不是也要给强者吹喇叭
  • [现代]舒服完了,逼我离婚是吧?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