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刺绣

第8章 不为人知的善行 领取口令

发布时间:2022-11-25 21:42:38

啥玩意?

做什么做啊,三万也不能做啊。

“林老板,这?”刘桂芳听到我这话,皱着眉头将目光投向林易。

“能做!你把钱准备好就是了。”说完,林易直接将我从刘桂芳身边薅了过来。

“林叔这事真不能做,你没看到吗?那刘桂芳都疯魔了,她儿子差不多都快三十岁了还高考?”我很是无语。

还非得清华,逗我玩呢。

现在我算是明白了,这林易就是个见钱眼开的商人。

只要有钱,你让他干啥他都敢。

如果他不肯,那保准就是钱没给够。

“瞧你说的这话,大侄女我成什么人了。这事真能办,我跟你说……”林易将我拉到一旁,小声嘀咕道:“我前段时间刚收了一个残魂,就是刚考上清华然后给累死的。”

啥?

我一脸震惊:“读书还能过劳死?”

我怎么没听过。

“咋没有啊。尸检说是猝死,但实际上就是没日没夜刷题给累死的。加上考上了一兴奋刺激下就嗝屁了。”林易一本正经的说道:“这人生前最大的愿望就是去读清华,结果十年寒窗苦读,日日头悬梁椎刺骨,都考上了还是没法去。”

“你说说惨不惨?”

我寻思着是有点惨,故而点了点头。

而,我那句即便如此这生意还是不能接受的话,还没说出口。

林易见有戏,便立马道:“那你就难道就不想帮他一把?而且你这帮的不是一个人,是两个人确切的说是两个家庭。马侄女你以一己之力拯救了两个家庭,真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啊。你这完全就是在行善积德。”

“林老板,你可打住吧,我这是修长城了还是抵御外敌了。”

还利在千秋,被他说的我不是经营阴阳绣铺,我是在登基做皇帝?

“反正意思是这个意思。”话到此处林易突然,一脸严肃道:“更重要的是,马小姐,夫有阴德者,必有阳报;有阴行者,必有昭名。这话你马家老太太跟你讲过吧?”

还真讲过,这也是我们《阴行刺绣》的来源——不为人知的善行。

所以最终被他这么一道说,我还是勉强点头:“成,不过三万不能少。毕竟你这残魂价格高,还有我得先看看那谢苗的情况。”

一个考了七年高考的人,这事还真不好办。

“必须的。”林易笑着应答。

而后,他不知道跟刘桂芳说了什么,竟真的让对方连连保证:“马小姐,这钱我们肯定凑给你,砸锅卖铁都给。那你现在就去我家看看吧。”

“好。”我点头答应,同时带上了林易。

毕竟这事是他大包大揽的,那必然要一块去。

生意上门林易二话不说,开着他的二手丰田就带我们去了刘桂芳住的地方。

同时在路上我也让给王晴发了个微信,提醒她今晚洗澡也不要把护身符给摘下来,免得小鬼出现。

见我这副模样,林易忍不住笑了笑:“马老板,你这是卖阴绣还当保姆啊,要不你今晚去蹲点守着他俩?”

“林老板,你介绍的生意要不你去?”我脸黑了大半。

我现在算是明白了,林易看着五十多岁算是我叔叔辈,实在根本担不起叔叔二字。而是个油腔滑调,利益大过天的市侩商人。

“马侄女我开玩笑的,你放心好了王晴多在乎刘正啊。今晚她不会出任何问题的。”林易跟我打着保票道。

我没他那么心大,总觉得王晴这事哪里不对劲。

王晴的回复倒是很快就来了,如林易说的一样。她表示自己会提前洗好的,而且当时再洗澡很容易让刘正起疑心反悔,构不起激/情犯错。

得!都懂,都是人精。

看完消息我收了手机,一旁开车的林易则是用一种“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的眼神瞅了我一眼。

我没回应他,与此同时刘桂芳家到了。

之前看刘桂芳的穿着打扮,我就猜到他们家条件不好,但真没想到这么穷。

这房子别说镇上,恐怕在乡村都见不到。而且这小区一抬头就是密麻麻的电线,偷电的偷网的你都分不清那根是那根。

我看了一眼头顶,在看了看破旧的老小区问道:“你们家在几楼?”

“七楼?”刘桂芳有些尴尬的说道。

林易皱眉:“为啥租这么高?”

“爬楼梯的房子越高越便宜,楼顶最便宜。”刘桂芳如实的说道。

我有些如鲠在喉,那句奉劝“她不如现实点,拿着这钱存起来也比请阴绣强”始终在我喉咙间不上不下。

可当真的开始爬楼,我发现了奇怪的一幕。

那就是整栋楼的人都认识刘桂芳,还一个劲的夸她:“桂芳嫂子你回来了,今年你家谢苗肯定有希望。”

“对,好好努力,我们都看好谢苗。”

啥情况?

看到这一幕我愣住。

林易也有点意外,反倒是刘桂芳习以为常:“谢谢,我也觉得今年我儿子肯定能考上,到时候摆酒一定叫你们。”

“好咧,桂芳嫂子慢走啊。”

就这样我们与其说是爬楼,倒不如说是在一片群众欢送声中回家。

见我和林易两人一脸的狐疑,刘桂芳解释道:“哦,我家小苗没事的时候,就帮着周围邻居家孩子补习功课。你知道的一个清华生补习低年级的孩子,那肯定太容易了。所以邻居们都很感谢我。”

那确实容易,这可不就是妥妥的降维嘛。

但真是这么回事?

我有些怀疑,林易却道:“谢苗呢?他在家吗?”

说这话的时候,林易已经气喘吁吁的爬到顶楼刘桂芳家门口了。

“在,来,你们快进来。”刘桂芳一脸笑容的打开了门。

可迎接我们的并非谢苗礼貌的问候。

反倒是……

“滚,滚出去!”

“谁都不要来打扰我学习。”

“死老太婆,我不是告诉过你,不要影响我学习吗?你耽误我考清华你付得起责吗?!”

一阵辱骂声后,我们只听到“砰”的一声巨响。

屋内房间门重重的关上。

除了辱骂我们连谢苗是方的圆的都没看清楚。

“这就是你说的没事帮邻居孩子补习的人?”她怕不是有两个儿子吧?

“马小姐,你说笑了。”刘桂芳将声音压低到不能再低:“小苗什么都好,就是认真学习的时候不喜欢人打扰。”

举报

热门好书,快上车!

  • [玄奇]别这样大力的撕扯啊,才做的紧凑手术
  • [现实] 死亡凶间
  • [现代]新娶的媳妇得先进蛇棺……
  • [现代]畜生、别掰开,我只是你的姐啊!
  • [玄奇]每天深夜总有个性感小姐姐勾搭我
  • [现代]小姐姐你害怕就跟我睡吧!
下载黑岩阅读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